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97 紫紀元的新人

罵人的話要怎么樣才爽?每個人的答案不會一樣。
  漢語罵人的詞語博大精深。古往今來,南腔北調,列舉出來足以編纂成一本大部頭的詞典。但是,最爽的罵人句子無一例外肯定是看酒下菜。
  范增對楚霸王的那一句“豎子不足與謀”。自此之后但凡罵人“豎子”都會將在楚漢爭霸中就好比如打dota把劉邦爆了幾回壓制得不敢出門就差虐血池卻在最后時刻被翻盤的項少聯系起來。
  張飛在虎牢關下一句“三姓家奴”把三國第一猛將有虓虎之稱的呂奉先罵的聲名盡失。
  罵太監為“閹人”很爽,其實更爽的罵法是一位大牛說的“割雞焉用牛刀”。
  羅映浩的臉黑下來。他出生在韓國,在建業生活的時間滿打滿算還不到五年,他自然不明白這其中的復雜而精妙之處。但是他感覺到他被陸景罵的很痛,有針在扎心,讓他想要跳起來打人。只是在紫紀元餐廳打架,他不知道陸景在不在乎,反正他丟不起那人,也不敢把紫紀元餐廳的口碑給砸掉。但是,在一時間他竟然也想不到話來反駁陸景。
  場面有一個微小的停頓。
  丁靈白皙甜美的臉上露出輕輕的笑容。
  陸景和她在門口像侍應生一樣一遍一遍的向來賓推銷觀點,這根本就是營銷當中最低等的路邊發傳單的方法。雖然有效果,但是如果有更好的營銷手段,誰愿意用這樣事倍功半的初級手法啊?這都是眼前這個馬臉在搗鬼。陸景這話罵的解氣呢。
  李怡馨蹙起眉頭。她雖然對陸景印象不錯,但是這時候她肯定是站在羅映浩一邊的。幫理不幫親,那需要一定層次的人物才能玩的起。因為當你有困難的時候,幫你的一定不是“理”而是你的親人或者朋友。李怡馨自認當她有困難的時候肯定是羅映浩幫她。
  李怡馨微微鞠躬,誠懇的道:“陸景,對不起。今天我們招待不周,請你見諒。”
  陸景略微有些詫異李怡馨的態度。他對李怡馨的了解僅限于前世里她在美國殉情自殺之后媒體大肆報道的文字。在他心里李怡馨只是一個心地不壞、不算特別漂亮的花瓶。現在這番大氣的話卻她身上卻是多了一絲靈性。
  陸景記得有媒體爆料,李怡馨疑似是三星集團的繼承人。這和陸景剛才說的“繼承人之一”那便是天壤之別。帶來三星走向輝煌的李健熙本就不是三星創始人李秉喆的長子。嫡長子繼承制在三星內部沒有傳統。更何況進入近現代之后,財團采取的都是競爭培養繼承人。如果李怡馨的能力足夠,李健熙要把他的小女兒指定為繼承人也不是沒有可能。現在看來傳聞并非無風起浪。
  “李怡馨,我接受你的道歉。”陸景微微頷首,他確實沒有繼續計較的意思。和羅映浩這樣的小角色糾纏不休沒什么意義。羅映浩在此次收購現代汽車公司的棋局中連入局的資格都沒有。但是,陸景也不會虛偽的對李怡馨說“沒關系”。
  李怡馨明眸微彎,有種長出一口氣的感覺,再次微微躬身道:“謝謝!”
  陸景禁不住一笑,心里感嘆在新世紀居然還能碰到家教如此傳統的韓國女子。當然,這種客氣的禮儀其實是一種疏遠的態度。陸景自是不會在意,道:“李怡馨,我想請你幫我帶句話給李會長。”
  “怡馨,拒絕他。”羅映浩這時已經恢復過來,臉色鐵青的說道。事實上李怡馨代他道歉之后,他便有了臺階可下。
  李怡馨臉色露出遲疑的神色,思考了一會,道:“陸先生,如果我父親比較忙的話,我未必能在最近見到他。如果你是要我轉達商業上的事情,我建議你和金室長聯系。”
  李怡馨口中的金室長是三星戰略企劃部的室長金佑榮。三星戰略企劃部是三星集團的核心決策部門,擔任室長的金佑榮是李健熙的親信。
  陸景笑了笑,道:“我這話有點粗糙,還是請李小姐私下里帶話比較合適,我確信李會長愿意聽一聽。請轉告李會長,我有打破烏龜殼的辦法。”
  說著,陸景沒給李怡馨拒絕的機會,和丁靈一起離開了紫紀元。正如羅映浩所說的,他今天該接觸的人都已經接觸過,是時候離開了。當然,是被羅映浩趕走還是主動離開,這里區別就大了去。
  景華韓國分公司的那輛黑色勞斯萊斯在陸景到了漢城之后就被陸景征用。返回臨江別墅的路上,丁靈看著車燈下陸景微微沉思的臉龐,沉思的男人無疑是很有魅力的,丁靈輕輕的靠在他肩頭,嘴角帶著一抹溫柔的笑意,道:“陸景,你這么有把握李怡馨會幫你傳話?”
  陸景一手摟著丁靈的腰,笑道:“賭一把而已。要是三天之內李健熙沒什么反應,我再讓鄭夢先或者車參贊幫我傳話就是。不過,李怡馨怎么看都不像是…”
  陸景說到這兒便住口了,眼睛看了一眼小妮子34D的豐滿乳峰。和這對晚上都能讓他窒息的白兔相比,李怡馨實在不能算是胸大。無腦自然也說不上。正常情況下,李怡馨會幫他傳這句話。不是要見面才能說話,有手機呢。
  丁靈自然知道陸景沒說出口的話是什么,白皙秀美的臉蛋不由的變得羞紅,嬌羞的在陸景腰間掐了一把,道:“你怎么最后把李怡馨的稱呼換成李小姐。你就不怕她心里不舒服懶得給你傳話了啊?”
  陸景就笑,“正要那樣我也沒法。我又不是那種英俊到在高中時就可以勾-搭漂亮女老師的男人,你覺得李怡馨心里對我能有多少好感。她擺出一副疏遠的態度,我還不識趣的稱呼她的名字干嗎?”
  丁靈掩嘴吃吃嬌笑。是哦,沒有帥到那程度,可是定海四中最美麗、人氣最高的方老師和邵老師最終都去江州了。
  二十四歲的小妮子久經他的滋潤,一顰一笑已經頗具女人成熟的韻味。陸景正看得心里一蕩,接觸到丁靈戲虐的眼神,他突然反應過來他這句話的語病。
  陸景在丁靈細膩潔白的耳垂邊小聲道:“小靈,待會兒我要執行家法。”
  …
  …
  待陸景帶著他的助理離開后,羅映浩皺著眉頭問道:“怡馨,你真要幫陸景給會長傳話?”
  李怡馨心里其實也沒拿定注意。陸景罵羅映浩,讓她心里對陸景那點好印象消失殆盡。她最近忙著玩賽車呢,那有時間專門為陸景傳話。只是陸景這句話有些玩味。她有些躊躇不定。
  “映浩哥,你覺得陸景那句話是什么意思?烏龜殼?”
  羅映浩想了想,道:“我猜不出來。不過,今天晚上的沙龍話題是現代汽車公司的情況。我想應該和這個有關。據說和華有興趣收購現代汽車公司。”
  “啊…”李怡馨驚訝的張開嫣紅的小嘴,“這怎么可能?現代財團是國內的第二財團,和華公司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實力?”她還沒有正式接觸三星集團的工作。
  羅映浩攤開手道:“這我有不知道了。大概是有些人喜歡自不量力吧!”
  李怡馨有些頭疼的道:“那我還是給父親說一聲吧。免得錯過什么。”三星作為韓國的第一財團,私下里要是和現代財團沒有點齷蹉才怪。她對這些情況有些了解。看陸景說的無比自信,她決定還是傳話。
  …
  …
  晚上十點許,高俊遠和高修平從紫紀元餐廳里離開坐車返回漢城希爾頓酒店。
  車內,高俊遠問道:“怎么樣?”整個晚上,高修平的重心不在交際聊天上,而是在觀察陸景。
  高修平微笑道:“他差不多和來紫紀元的賓客都接觸過,每一個人和陸景的談話都沒超過五分鐘。我看他找到合作者的概率很小。”
  之所以說很小,是因為不能排除陸景私下里和人達成再見面的可能。但是收購現代汽車公司這么大一盤棋,就算陸景拿到和人見面的機會,他還是不看好陸景能洽談到夠分量的合作者。現在亞太資本的一些代表們齊聚漢城,和誰合作不是合作?不僅只是和華一家手里有美金。
  高俊遠微微一笑,愜意的抽著手里的香煙,淡淡的道:“陸景還是把商界的人脈看的太簡單。沒有一兩次合作,誰會理會他?他既然謀求收購現代汽車公司,又有多少利益可以讓出來呢?注定是和大鱷們談不攏。我們明天就可以回香港了。漢城這里冬季是在太冷。”
  “回去?”高修平有些不解,“三叔,我們不等到15號的現代汽車董事會召開嗎?”
  高俊遠笑道:“我這次來漢城主要是和鄭夢久達成協議,協議達成自然可以回香港了。15號現代汽車例行的董事會上,擁有11股份的鄭夢奎肯定能當選為現代汽車的董事。但是,他想要撼動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的地位那可就要費時間了。我們沒必要等在漢城。現在收購的時機還沒有成熟。”
  今天晚上和亞太地區匯聚到漢城的各方資本代表們聊了聊,他心里大致有譜。鄭夢久父子在現代汽車控制著55的股權,他們這些資本根本無法觸及到現代汽車的核心控制權。
  各方資本現在已經有共識:希望鄭夢奎進入現代汽車公司之后,將現代汽車搞亂。
  鄭夢奎的父親鄭世勇擔任過現代汽車的會長,雖然心腹被清洗干凈,但是他絕對熟悉現代汽車的運作流程。營好一家現代大企業很困難,但是要搞垮一家大企業那真是不要太容易。
  當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后,資本力量才能乘虛而入,不斷的蠶食。最終就像一群鯊魚一樣,將現代汽車撕咬碎,吞下去。能搶多少,那要看各家的本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