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96 紫紀元餐廳

陸景一聽就懂。樸志夕不是不想賣,而是哪有大庭廣眾的情況下談細節的道理。陸景要了樸志夕的聯系方式,聊了幾句便開始和丁靈告辭離開。
  “陸景,好像開局不錯哦。”站在紫紀元餐廳的落地窗邊,景福宮的夜景入目,丁靈笑著對6景說道。
  6景輕輕的搖搖頭,“小靈,恰恰相反,我們的開局很糟糕。”
  “啊…”丁靈美麗的杏眼不解的看著6景。剛剛才接洽了有出售現代汽車股票意愿的新韓銀行啊!
  6景轉身指了指正在聚成幾個圈子相互交談的漢城金融界人士,“小靈,你看,我們實際上是被排斥在外的。”
  這場沙龍聚會規模并不大,從他和丁靈進來已經有近十分鐘,但是舉辦沙龍的主人還沒有出現招待他和丁靈,這所展現出來的態度就破為玩味了。
  丁靈輕輕的咬著嘴唇。這是她習慣性的動作。6景說的是對的。但是這還不足以說明開局的糟糕啊!
  6景解釋道:“小靈,我們今天晚上的目標是尋找合作伙伴,而不是買股票。現階段而言,持有現金比持有股票更具備說服力。”
  鄭夢久父子目前控制現代汽車過5o%的股權。這就像一個烏龜殼一樣保護著現代汽車的控制權。外界很打破這層保護,觸及到現代汽車的核心控制權。
  此時持有現代汽車的股權根本就沒有話語權。反倒是手里持有現金會被視為有資格入局的人物。
  因為,現代汽車的股票總額并非是一成不變的。現代汽車的董事會批準定向增計劃并不困難。誰會傻傻的等在那里讓外人搶著自己的公司呢?
  只有持有現金才能有應付現代汽車后手的能力。
  如果本末倒置,以為先搶到一部分股份作為“合縱連橫”的籌碼注定會在后面被踢出這盤棋局。
  想要把股票作為籌碼,至少需要等到鄭夢久父子喪失對現代汽車的絕對控制權——其控制的股份低于5o%。那時候,沒有任何一家企業、個人擁有控股地位,持有更多的股權在棋局中所擁有的份量才重。
  丁靈點了點頭,她確實沒有想到這一點。
  6景看了一眼真正不斷的有賓客進入的紫紀元餐廳,揉揉眉心,道:“好了。我們繼續努力找人聊聊吧,看看能否有收獲。來了一趟,總不能空手而歸。”
  …
  …
  高俊遠在香港的商界打拼了很多年。香港作為亞洲有數的金融中心,他在亞太地區的金融圈子中名氣并不算小。
  高遠基金的規模只有1o億美元,但是其調動資金的能力至少在15億美元上下。這并不比一些投行在亞洲分布所能調集的資金少了。更不要說他背后的家族力量。
  因而,高俊遠和七八個“朋友”聊得很開心。眼神的余光借著喝酒的時候偶爾掃一眼和人攀談不久就分開的6景,心里舒服至極。
  看對手吃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不是?如果是曾經在其手上吃過虧的對手那就更有成就感了!
  高修平站在高俊遠看著6景帶著他那位甜美清秀的助理沒有和任何一個人交談過五分鐘以上。顯然是屢屢碰壁,心里暢快無比。
  這兩天“6少帥”的名頭雖然響,但是合作,特別是大筆資金的合作,誰心里會不顧慮爾虞我詐的風險呢?
  新人沒有人引薦,想要加入到一個圈子里所付出的努力是難以想象的。
  看看一旁的鄭夢奎混得如魚得水。何等受資本人物的歡迎。6景今天就失策在他沒有讓鄭夢先陪他過來。當然,就算鄭夢先陪他過來,恐怕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
  主人家不歡迎嘛!
  …
  …
  劉博遠在紫紀元餐廳的咖啡色方形柱子邊一邊眺望著窗外景福宮的夜景,一邊偶爾欣賞一下6景的囧態。他自認是個體面人,所以采取了這種很含蓄的欣賞姿態。手里搖晃酒杯里蕩漾的酒液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
  在6景離開韓國匯兌銀行、新韓銀行那個圈子沒多久他就過去和6景打了一個招呼。只是禮節性的招呼。他沒有用他的人脈為6景鋪路的意思。
  他和陳旭江相交屬于平等交往,如果他這么對6景那便是謅媚了。雖然他知道這么與6景相交所帶來回饋更大。
  生意人都得學會狗臉。前一刻在談判桌上你死我活,下一刻便在飯局上相見恨晚。談笑風生。但是,“狗臉”的精髓不是這樣的。而是上一刻相遇時仿佛老友重逢,熱情洋溢,朋友啊,兄弟啊;下一刻從背后沖上去抽冷插兩刀,挖下一大塊肉來吃,再踩上兩腳也是司空見慣。血淋淋的,但是真實。這便是險惡的商界。
  如果一句謅媚的評價可以換回更大的利益。劉博遠是不介意的。促使他不為6景引薦的真實原因是6景在他心里種了一根刺。
  在蘇蘭電器的董事會上,他當場向6景認輸,換取的是博遠基金一線生機,丟掉的是他作為香港金融圈子中重量級人物的榮耀,伴隨著的還有他打拼大半輩子的風光。
  至于“少帥”這個稱號,6景要是當真,他也不會不配合的。
  劉博遠淡淡的一笑。掃了6景一眼,再看看窗外的夜色。夜色正好!
  …
  …
  紫紀元餐廳是長方形的布局,三面的落地玻璃窗,可以27o度欣賞著樓外的風景。可以容納二三十人舉辦經濟沙龍。但是,其實紫紀元餐廳也不算太大。
  此時,羅映浩和李怡馨拿著優雅的波爾多酒杯在餐廳盡頭就著星輝和餐廳明亮的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6景在餐廳入口處一次又一次的試圖和人攀談,但沒有人最終留下來和他交流。
  哦,6景臉上還帶著微笑。只是,他的心情未必如臉上的笑容。
  羅映浩努努嘴,笑著道:“怡馨,這場好戲如何?”
  他現在的心情不僅僅是酒液搖動的歡快,而是有一種手里拿著的煙花沖上天后燦爛綻放的那種爽。
  他心里對6景的怨氣大著。蘇蘭電器收購那一戰上,他被6景當面奚落。等6景到了他的地頭上他要不是“回饋”一下,實在不是他羅映浩的風格。
  李怡馨皺著眉頭道:“映浩哥,這樣不好。”她知道紫紀元餐廳的主人是三星集團,而她對6景的印象不算壞。
  “哈哈,我忘了怡馨你不喜歡這樣。”羅映浩嘿嘿一笑,將手里的酒杯放下,“那我去通知他可以離開了。沒有受到邀請就來紫紀元實在太不禮貌了。”
  李怡馨想了想。快走兩步跟上羅映浩,她還是決定跟著羅映浩一起去見6景。她知道羅映浩在算計6景,而且算計的很成功。但是太小家子氣。
  如果可以,她希望能代表三星向6景道歉。一個在二十幾歲的年紀就可以和她父親對話的青年不應該在三星受到這樣的冷遇。
  …
  …
  6景并不知道紫紀元餐廳里那些“舊識”們的想法,如果知道了,也只會說一句“呵呵”。
  沒有人規定只能他“打”別人。還不許別人看到他的時候阿q一下。
  好吧,“呵呵”的意思就是sb。
  從他在鄭夢先手里拿到請柬進入紫紀元餐廳,他其實已經推開了漢城這個圈子的門。這個圈子里的人可以“高貴冷艷”,各種“傲嬌”,但是誰也不會傻到忽視他。
  因為,他推開門進來了。這本身就代表著實力。
  開局不順并不代表著結果也不順。沒有人停留下來和6景長談,如果是6景和他們另外約了時間再談呢?紫紀元餐廳怎么看都像是一個適合談話的地方。
  6景和丁靈拿了紅酒在臨窗的位置潤嗓子。一個小時不停的游說,他有點口渴。
  “紫紀元餐廳能在漢城有今天這樣的地位,和這里風景有很大的相關啊。”6景微笑著對丁靈感嘆道。
  丁靈今晚穿著一件粉色的外套,白色的修身鉛筆褲。白色的鉛筆褲把她渾圓的秀臀包得又圓又翹,和大腿相連的曲線彎的迷-人。看得讓人恨不得用手去托一下那臀,看看在手掌中扭動的時候會是何等魅-惑。
  丁靈被6景看得心里有些羞澀,嬌嗔了6景一眼,答道:“那讓璇姐把它買下來。”今天晚上受到的待遇讓她心里生氣呢。跟著6景這么久。6景紈绔子弟的那一套她摸得透徹。
  一家餐廳的服務不好,不是打電話投訴它,而是把餐廳買過來,再把經理和職員喊過來淡淡的說道:“你們自己選擇辭職吧!”很裝,但是很解氣。
  6景就笑,“你這樣太狠了吧。我們倆都還沒搞清楚這地方屬于誰呢。”
  羅映浩和李怡馨這時恰好走過來。羅映浩的馬臉上浮起一絲不屑的微笑,“6景。這間餐廳屬于三星集團。你想買,大概是不可能的。”
  羅映浩是馬臉,譏笑的神情看起來有點丑。襯托的姿容比丁靈遜色一籌的李怡馨人比花嬌。當真是綠葉襯紅花。
  李怡馨穿著一件黃-色的雙排扣修身長款羊毛大衣,黑色雅致款式的羊毛衫。駝色的厚厚褲襪,黑色高跟長筒靴。一雙腿顯得圓潤而修長。打扮的很時尚。她本就是一個追求時尚的前衛女子。
  李怡馨欲言又止,耳垂上的貝殼狀耳墜搖晃了一下。
  6景笑了笑,沒搭理羅映浩,拿著酒杯抿了抿紅酒。看到李怡馨讓他心里微微一動。
  羅映浩要得就是這種效果,微笑道:“6景,今晚來參加沙龍的貴賓基本都到齊了,就我觀察你好像大部分人都聊過對吧?你是不是應該向我告辭了。”
  他不介意讓6景知道他一直都在看笑話,看6景碰壁之后又繼續和人攀談的笑話。
  這種感覺很爽。幾乎可以和他把漂亮的女人壓在身下噴出時的爽相媲美。
  6景淡淡的看了羅映浩一眼,輕蔑的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三星集團的繼承人名單中好像沒有你的名字吧?你身邊的李怡馨倒是三星的繼承人之一。”
  羅映浩知道6景說的是事實。他父親就算是三星集團的第二股東也沒用。三星是李氏的三星。他確實不是三星集團的繼承人。“那有怎么樣?”
  6景輕哼一聲,“狗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