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94 露出獠牙的第一步

一座將近千萬人口的城市,每天所發生的事情何其多。上到國家大事、經濟大事、體育盛事、各種頭版、社論,下到大眾娛樂、明星、家長里短、各種奇聞,社會百態、美食、醫療、購房、購車等等新聞足以讓人眼花繚亂。
  和華在漢城露出的獠牙也只有正在將眼光聚集到漢城,自認夠資格加入到收購現代汽車棋局中參與的資本力量能敢受到。
  三天的時間,現代集團的鄭夢先展示超卓的領導能力和在現代集團內部的超高聲望,將一家總資產價值7億美元的企業,大央公司收入囊中。
  鄭夢先以3.8億美元的代價收購了大央公司的51%的股份,將大央公司所持有的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旗艦企業現代汽車公司2%的股份牢牢的握在手中。這宣告鄭氏三家夠資格競逐“王者之位”的人物已經全部入場。
  自現代集團三分天下以來,有著要“了解韓國,先了解現代”輝煌歷史的現代集團就日薄西山,而韓國民眾和經濟學者將懷舊的情緒寄托在現代汽車集團,現在正式的企業名稱為現代起亞汽車集團身上。
  誰能執掌現代起亞汽車集團,誰便是現代的“王者”——雖然現代集團只是韓國的第二財團。但這王者之冠的爭奪足以吸引到亞太地區對實業關注的資本的興趣。
  亞太地區的資本力量是一句統稱。投行、商業銀行、風投、各種基金(不管是私募、還是公墓;不敢是信托、還是產業基金)、大財團的投資公司,大企業的投資部門,這些便是資本力量的主角。
  這些金融界的人物們在討論鄭夢展現的卓越能力之時。必然會提到和華的少帥,陸景。一位二十五歲的中國青年,圈子里的新人。
  鄭夢先繼承他父親遺留下來的現代集團幾經裂變。早已經不復往日的實力,現代集團收到和華的資助才開始緩慢的復蘇之路,鄭夢先和陸景的關系不言而喻。
  在韓國的商界中,鄭夢先是出了名恪守承諾的人物。往往他一句話就足以抵得上一堆協議文件。答應了的事情,就一定會辦到。這是現代集團從其創始人鄭周永就留給韓國,乃至全世界商業領域精英們的印象。
  關于把陸景那個青年叫做“少帥”的稱呼是香港金融界的重量級人物,信業銀行的董事,博遠基金的所有者劉博遠帶到漢城來稱呼。這是在截取前些年席卷港臺的武俠名著《大唐雙龍傳》中寇仲寇少帥的稱呼。
  另一位從香港來的重量級人物高遠基金的高俊遠并沒有否認這一稱呼。因而,便在漢城。這個全世界十大金融中心之一的城市中某個圈子內傳開。
  伴隨著的,則是和華那條小鯊魚張嘴露出獠牙的寒光。
  誰也不敢斷言棋局之上多了這么一位英姿勃發、沖勁十足的青年,究竟是好是壞。資本市場本就是詭秘莫測的零和游戲,不開蠱,誰知道結果?這資本的大獎池里多的到底是一條鱷魚還是一條草魚,拭目以待吧!
  有些事情發生在身邊其實又很遠。陸景并不知道漢城里關于他的傳言。在嬌妻衛婉儀三天的元旦假期內,陪著她、李慕清在漢城里悠閑的逛著。當然,陸景的悠閑是建立在其他人忙碌的情況下。
  丁靈在漢城負責協調由唐悅收集的第一手情報傳回給香港。莫心藍放棄關注正在蓬勃發展的移動通信運營商plu,主動請纓在香港負責統籌全局。陸景的助理宋雨綺留下來協調。和華銀行和瑞豐公司秘密的資金渠道早就已經啟動。和華銀行的執行董事、行長許雪忙的腳不沾地,頻繁的和楊星長見面。
  和華的股東,世信銀行的董事陳旭江早就北上,以從事幾十年銀行業務的工作經驗指導建業市商行的董事長徐懷觀和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部副總經理張樂池談判。這位保行長的心腹人物。可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人物。和華想要順暢的拿到國開行的30億美元投資具體需要付出多少代價,需要看陳旭江和張樂池在談判桌上的交鋒。
  陸景見鄭芝荷是在星期天的上午,婉儀離開的第三天。他不可能在妻子還在身邊的時候就堂而皇之的去見鄭芝荷。縱然這是工作的需要,但是。在照顧婉儀的心情面前,得靠邊站。
  漢城這座城市的陽光和東京不同。自殺率位居全世界第一的東京無論在何時總有一股冰冷的鋼鐵森林感。漢城比京城的氣溫更低,眼光落在李慕清的辦公室地板上帶著溫暖。
  或許作為中國人,站在這座幾度被祖先們征服的城市里,最近一次是爺爺輩們不要出國護照就來過的地方,心里會有那么一絲或者幾絲隱然的高傲感。恩,民族自豪感!
  因而,漢城冬季的陽光略顯柔婉。柔婉的就像此時在陸景面前羞答答低頭的美麗少女。
  鄭芝荷十九歲,身材中等,有些消瘦,巴掌大的臉蛋、五官精致,所以顯得嬌小玲瓏。不過,緊緊的水磨藍牛仔褲將她勻稱的腿型襯托得修-長,很好看的比例。
  陸景臨時征用了李慕清在天辰娛樂韓國分公司——t-q公司的辦公室。從陸景在坐在辦公桌后的角度能看到鄭芝荷被牛仔褲裹得挺翹圓潤的嬌臀。
  雖然唐悅說的沒錯,鄭芝荷姿色氣質絕佳,但是不能指望陸景對一個連中文都不會的女孩有多大的感覺。他僅僅是出于審美觀看了看鄭芝荷,但這足以讓站在寬敞明亮辦公室中間,心中忐忑不安的少女羞澀的低下頭。
  她已經答應族叔鄭孟日的要求,同意做眼前這位年輕大人物的情人。
  陸景并沒有打量鄭芝荷太久,笑著打個手勢。用韓語道:“鄭芝荷,你坐吧。不要太拘束。”
  鄭芝荷哦了一聲,卻沒有挪動腳步。
  陸景笑著搖搖頭。他要不是做樣子,何必單獨與鄭芝荷相處。陸景略微想了想,打開話匣子,“我聽說李慧喬最近在韓國人氣很高,哦,你可以給我說說她的消息嗎?”
  李慧喬是鄭芝荷的好朋友,說起這個話題,鄭芝荷稍微自如了一點。就這么一問一答,陸景嫻熟的韓語消除了鄭芝荷心里的尷尬和緊張。聊了十幾分鐘。鄭芝荷便順著陸景的意思坐到辦公室乳白色的高背沙發上。
  陸景給鄭芝荷倒了一杯水,坐到鄭芝荷對面的沙發上,緩緩的道:“鄭芝荷,鄭孟日怎么和你談的我不會過問。我和你做一個約定吧。五年之內我們對外保持情人關系就行,我并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五年之后,這個約定便解除。我還你自由。”
  他沒打算把鄭芝荷留在身邊一輩子,現在這個樣子只是權宜之計。五年之后,他有把握和現代集團的關系更加親密,完全不用依靠鄭芝荷與他“畸形”的關系來維持。
  鄭孟日許諾給她的條件。就當是耽擱她五年的時間的回報吧。
  鄭芝荷愣了愣,心情復雜的看了陸景一眼,低下頭,心里有些高興。又有些失落,低聲道:“謝謝你,陸先生。我知道怎么做。”
  陸景笑著點點頭。打個手勢道:“行,那改天我們再聊吧。我回頭會約個時間和你吃飯。”
  得到陸景的保證。鄭芝荷心里釋然的松口氣,這時站起來道:“好的。陸先生,改天見。”
  陸景和未來韓國連續三屆獲得百想藝術大賞最佳人氣獎、韓國十大美女排名連續五年第一、未來廣告界、時尚界的寵兒,鄭芝荷小姐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就這樣草草的結束。
  陸景在李慕清的辦公室里喝了一杯咖啡,見李慕清還沒回來,忍不住給她打了個電話,“清兒,你怎么還沒回來?”私下里的時候,他現在都在喊李慕清的昵稱。
  李慕清在電話里咯咯嬌笑道:“我這不是給你留時間嗎?這么快就完事了啊!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哦。”
  陸景額頭冒了幾條黑線,這一語雙關的話說的,當即“惡狠狠”的威脅道:“清兒,瞎說的后果很嚴重的。”
  “啊…,你還是當我沒說呢。”李慕清歡暢的笑起來,和陸景說了幾句,掛了陸景電話。片刻后,就帶著一名少女回到辦公室。李慕清介紹道:“這是成彩英,十六歲,我這段時間在漢城挖掘的。剛進入t-q公司的練習生。你看怎么樣?”
  陸景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麗少女,笑道:“很不錯的女孩子。”他只看一眼就知道李慕清為什么看中這個女孩,她和李慕清一樣,是電眼美人,十六歲的年紀就已經亭亭玉立,青春嬌艷,嫵媚的鳳眼配著她精致的五官,有著難言的性-感氣質。可以想象再大上幾歲,定然是性-感無匹、光彩奪目的美人兒。
  成彩英美麗的大眼睛笑成月牙兒狀,笑兮兮的道:“謝謝你的夸獎,大叔。”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一個不留神成了大叔了。
  以他對韓語的理解,成彩英這是在夸他。韓語里大叔的意思大致分為幾類,其中一類便是形容很帥、很酷的男子。以他的外貌,自然很難享受到這個待遇,大概是他的評價讓成彩英很有好感。
  李慕清韓語不行。不過,成彩英之前在其他的演藝公司里帶過練習生,學過漢語,兩人日常交流沒什么問題。李慕清讓成彩英離開后,靠在陸景懷里,笑吟吟的問道:“怎么樣,比你的雨瑤如何?”
  陸景單手抱著李慕清的細腰,一手撫著她的秀發,略有些驚訝的笑道:“婉儀還給你說這個?”
  “噢,你反應也太快了吧?”李慕清詫異的白了陸景一眼,笑著道:“我這兩天和衛婉儀關系好著呢。晚上去紫紀元餐廳我陪你去?”
  陸景笑道:“那還是算了,你那火爆脾氣。今天晚上的沙龍我恐怕會碰到幾個熟人。到時候肯定要打招呼。”他已經從唐悅那兒得到消息,高家的高俊遠已經來漢城了。
  李慕清嫵媚多姿的電眼電了陸景一眼,小意的道:“那我保證不發脾氣。”
  陸景笑道:“這也能保證?乖乖的洗白白在床-上等我回來吧。”
  李慕清雖然被陸景滋潤的嫵媚成熟,很瘋的事情也陪陸景玩過,但是被陸景這樣調-戲還是會忍不住羞澀,精致明艷的臉蛋浮起緋紅,心里有些酥麻的感覺仿佛在身上電過,讓她情意涌動。
  李慕清嬌軟的靠在陸景懷里,輕聲道:“我是擔心你今天晚上去吃虧呢。”
  陸景笑了笑,道:“放心吧,沒那么夸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