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993 拜訪鄭世勇

半個小時后,高級VIP病房附帶的小會客廳里。
  鄭夢奎不解的道:“爸,為什么要告訴陸景、鄭夢先大央公司的股權漏洞?我們手里足夠的資金完全可以自己收購。我們和渣打銀行還有約定…”
  鄭世勇嘆口氣,心里恨鐵不成鋼,聲音微冷的打斷鄭夢奎的話,“夢奎,我們收購現代汽車公司的目標是什么?”
  鄭夢奎嘴唇張著,愕然的愣了愣,然后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將重新奪回現代汽車的控制權。”
  “重新奪回現代汽車?”鄭世勇怒聲喝道:“你怎么奪回?就靠我們手上那11%的股份以及12億美元?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總資產240億美元,我們手上有什么?”
  說到最后,鄭世勇聲色俱厲,恨不得立刻站起來抽兒子一耳光,打醒這個做白日夢的小兔崽子。但是他身體虛弱的他因為怒氣立即劇烈的彎腰咳嗽起來。
  “爸,你沒事吧?”鄭夢奎連忙俯身扶著父親,他也知道他說錯話了。
  鄭世勇喘息了一會,然后眼神嚴厲的道:“我再問你一遍,我們的目標是什么?”
  鄭夢奎這次不敢亂說話,心里雖然不以為然,但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我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進入現代汽車工作。”
  鄭世勇這才臉色稍好了一點,喝了兩口水,語重心長的道:“夢奎,做人最忌諱好高騖遠。我們的目標已經達成。只要月中召開的現代汽車公司董事會上你順利當選為現代汽車公司的董事,我們和渣打銀行的對賭協議就算是勝出。”
  鄭夢奎低頭道:“是的。父親。”
  但是,除了這個對賭的協議之外。他們和渣打銀行還有一個約定:他們可以將手中的現代汽車10%的股份作價25億美元抵押給渣打銀行,同時在半年之內保留這部分股權的權益。
  鄭世勇喘口氣。接著道:“你以為我不想重新控制現代汽車?我比你更想!但是僅僅依靠我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將鄭夢久趕出現代汽車。聯合陸景、更多的資本才有可能。但是這也未必能保證我重新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大央公司那2%的股份讓給和華控制只是賣陸景一個順水人情。我們沒有那么多資金可以消耗。不要提和渣打銀行的約定,那根本就是渣打銀行放給我們的誘餌。夢奎,你記住了,這個誘餌不能吞。只要贏了對賭,剩下的事情我們量力而為就出于不敗之地。”
  鄭夢奎道:“我知道了,父親。”
  他聲音很恭敬,心里卻是長嘆一口氣。父親老了,只知道守成。不借著這次機會博一博,他何時才能重新登上人生輝煌的定點呢?
  他現在執掌的現代產業開發集團和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不可同日耳語。要知道,他也曾經是現代汽車的副社長。難道要他每次見到鄭夢久都要仰望嗎?
  …
  陸景和鄭夢先從現代峨山醫院里出來后在附近一家茶室里坐下,人的助理都等在外面。茶室的雅室帶著濃郁的韓國特色裝飾,清香的茶水四溢。
  鄭夢先沉吟了片刻,誠懇的道:“陸先生,我叔叔有意和我們合作,但是我那位堂弟的心思恐怕不好猜。他和我弟弟鄭夢允走的有些近。他們都喜歡足球。我們和我叔叔的合作要有所保留。”
  陸景笑道:“鄭會長真是商場君子。”
  鄭夢先搖搖頭,有些黯然的道:“陸先生過譽了。”
  他重視家族親情不假,但是在他處在困境的時候是陸景給他注資5億美元。讓他重返現代商船,有機會重整現代集團。而他的家族之中無人肯幫助他。他在感情上需要偏向那方不言而喻。這個時候,他自然不會打小算盤讓陸景在與他叔叔的合作上吃虧。
  陸景理解鄭夢先的心情,拿著茶杯輕輕的品了一口。沉思了一會,道:“鄭會長,我其實是計劃好和鄭先生合作。推薦你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但是,鄭夢奎不甘寂寞。計劃要被打亂了。我們還需要重新尋找新的合作者。”
  鄭夢先輕輕的呼出一口氣,點點頭。建議道:“如果陸先生想要尋找新的資本進行合作的話,四天后漢城紫紀元餐廳晚上會有一個例行經濟沙龍,漢城的金融人物都會出席。現在亞太的資本力量目光都放在漢城,我想屆時陸先生應該會有所收獲。”
  “紫紀元餐廳?”陸景呢喃的重復一句,道:“行。那麻煩鄭會長幫我拿到2張請柬。”
  鄭夢先微笑道:“分內的事情,陸先生不用客氣。”
  漢城作為全球十大金融中心之一,各大銀行,投行、風投、財團、企業都有相應的辦事機構在漢城。現在亞太的資本都在關注著現代汽車的內訌,最近紫紀元餐廳的例行沙龍肯定會匯聚諸多資本大鱷,或者其代言人。
  陸景推他擔任現代汽車的會長,他早有預期。當年現代集團王子內亂后,現代集團三分天下,他作為父親的指定繼承人現在卻境況最落魄。
  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渴望著恢復現代集團的版圖,恢復現代集團昔日的容光。所以,他就算明知道他和陸景聯合起來只有區區20億美元,仍舊義無反顧的跟著陸景為收購現代汽車奔波。
  陸景笑道:“我還有一件事要拜托鄭會長。我希望鄭會長盡快完成對大央公司的收購控制其手中2%的現代汽車股權。這件事只有鄭會長能辦好。”
  鄭夢先笑著答應下來,“一周之內,我會完成收購。”
  和鄭夢先分別之后,陸景和丁靈一起返回漢城萬麗酒店。準備和婉儀、李慕清一起吃晚飯。同時,一系列的命令通過丁靈不斷的發出去。和華可以開始組建前期談判的收購團隊了。收購大央公司獲取現代汽車2%的股權是和華展示收購實力的第一步。
  和華和現代集團之間緊密的聯系瞞不住人。
  黑色的勞斯萊斯行駛在漢城繁華的大街上。這座近1000萬人口的國際化大都市在下午冬季和熙的陽光下有清寒的異國風情。
  陸景想了想,撥了唐悅的電話。“唐悅,給鄭孟日說一聲,我要鄭芝荷的手機號碼,過兩天,我準備請她吃頓飯。”
  電話里唐悅明顯錯愕了一下,陸景那天可是拒絕的很堅決的,笑道:“沒問題,你想通就行。我這就給鄭孟日打電話。”
  “想通個屁啊。”陸景沒好氣的笑罵一句,解釋道:“我剛才和鄭夢先去探望了鄭世勇。鄭世勇同意合作。但是他兒子鄭夢奎很有野心,鄭世勇手上那11%的股份我很有可能爭取不到。現在收購現代汽車的困難又增加了。我需要對鄭夢先、鄭蒙日兄弟表示出更加親近、倚重的姿態。”
  現代汽車這場收購涉及的資金交鋒至少達到100億到200億美元。如此巨大的資金量也意味著這些資本力量會開出異常豐厚的條件來爭取各方的支持。
  不要以為鄭夢先只有5億美元的現金和現在實力還弱小的現代集團就無足輕重。實際上,不管是哪一方的資本力量,收購現代汽車之后,想要穩定局勢就必須要將鄭氏推到臺前做“傀儡”——資本的收購是為了賺錢,沒有人希望收購到一個爛攤子,現代汽車的資本回報率未必就比金融產品高。
  換言之,不管誰收購現代汽車,都繞不過鄭夢久、鄭世勇、鄭夢先這三個人。必須要在其中選擇一方作為在現代汽車的“代言人”。
  陸景固然相信鄭夢先的人品,不會在關鍵時候背叛他。但是,他還是要加一道保險:接納鄭夢先送給他的女人,鄭芝荷。這是表示親近的姿態。
  鄭孟日既然通過唐悅提出來。肯定是得到鄭夢先的首肯。至于鄭芝荷日后怎么安排到時候再說。頭疼!
  唐悅哪里管陸景啰哩啰嗦的說一通理由,嘿嘿笑道:“我懂的。等我電話。”說著,掛了電話。
  我日。陸景那還不知道他說的話唐悅沒聽進去。他都還沒來得及通知唐悅今天晚上來漢城萬麗酒店吃晚飯。
  雖然唐悅在漢城過的不知道比他瀟灑多少倍。但是衛婉儀過來了,自然要招待一下唐悅。唐悅還是他表哥嘛!
  坐在陸景身旁的丁靈把他的電話聽的一清二楚。甜美白-皙的臉蛋上浮起秀美的笑意。以陸景表現出來的一貫的形象,理由說破天也沒人信呢。
  …
  夜色清寒。漢城。漢城江南區的一處不起眼的豪華別墅里。
  三人相對而坐,一壺清茶裊裊。
  相對年輕,擔任現代起亞汽車集團董事的鄭一玄有些沉不住氣,提醒道:“父親,鄭夢先今天已經和漢城峨山醫院和鄭世勇見過面,同行的還有和華公司的那個年輕人。我們必須要警惕。”
  漢城峨山醫院是鄭家的私人醫院,他們在峨山醫院自然也有眼線。鄭世勇見過那些人,他們一清二楚。
  鄭夢久頭發花白,臉上頗有滄桑之色,嘴角的魚尾紋動了動,淡淡的反問道:“警惕什么?”
  鄭一玄道:“鄭世勇謀求進入現代汽車公司董事會,難道我們不應該警惕嗎?”
  鄭世勇這是再向他們父子發起挑戰。沒有人會認為現代汽車的前任會長重返現代汽車僅僅會是謀求一個董事職位。
  鄭夢久笑了笑,看起來有些冷酷的笑容,“賢重,你怎么看?”
  叫賢重的男子約莫四十多歲,很典型的韓國男子面孔,圓臉,面部線條很硬朗,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看起來讓人感覺到很沉靜。
  高賢重,四十二歲,畢業于哈佛大學商學院,在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任職超過十五年,鄭夢久的核心參謀。全程參與了當年現代集團的王子之亂。
  高賢重微微欠身,輕笑道:“會長,我們穩如磐石。”
  鄭夢久微微一笑,看了鄭一玄一眼,拿起茶杯喝茶。他們手中控制的現代汽車股份達到57%,就算有幾家下屬企業有漏洞,他們最終的持股比例還有52.3%。就算鄭世勇要挑戰他在現代汽車的權威,何懼之有?
  鄭一玄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他認為應該主動收購市面上的現代汽車的股份,穩固控股地位。
  高賢重道:“會長,鄭董事,我有一個建議,如果大央公司被人收購,我們可以將大央公司提出集團的體系之外。”
  大央公司總資產7億美元,如果被踢出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產業鏈,其價值將會大幅縮水,除開所持有的2%的現代汽車股份,最終能剩下7千萬美元的資產都懸。
  鄭夢久微笑著點點頭,吩咐道:“恩,一玄,你來負責這件事情。”
  鄭一玄無奈的答道:“好的,父親。”
  鄭夢久并沒有給兒子說明他應對鄭世勇挑戰的真正辦法,他根本不會輕視和華的少帥。陸景的厲害他是領教過的。
  鄭夢久輕輕的啜了一口茶,道:“賢重,后天晚上,你和我一起見見高遠基金的高俊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