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992 第一筆資金

漢城萬麗酒店,總統套房。
  小別勝新婚。陸景和衛婉儀有月余未見,見面自然是先述說離別以來的情意。吃午飯的事情都要排在后面。
  陸景盡興的和嬌妻纏綿之后,順手打了個電話通知廚房可以準備午餐了,然后抱著婉儀在豪華的浴缸里舒服的泡著。
  衛婉儀慵懶的躺在陸景懷里,愜意的瞇著漆黑美麗的眸子,享受著丈夫事后的愛撫,忽而問道:“陸景,你和煙詩凝什么關系啊?我怎么感覺你和她之間怪怪的?”
  這樣的話,要是在之前她根本就不會問的。不過,她現在挺在意陸景的,心里好奇就問出來了。
  陸景笑著捏捏衛婉儀嬌俏的美臀,道:“我和她能有什么關系?是這樣的…”陸景把煙詩凝的職業給衛婉儀說一遍,然后故意語氣惡狠狠的道:“她要是敢把主意打到你頭上來,看我怎么收拾他們五處。”
  “那有你這樣的。還和人家是合作伙伴呢。”衛婉儀笑著嗔了陸景一眼,“不過,你這么說,我聽的挺高興的。”
  她倒是不擔心她會成為目標,她相信陸景會保護她,有足夠的能力保護她。
  衛婉儀翻個身,舒服趴在陸景胸口,凝視著陸景的眼睛,忽而展顏一笑,就像是一株月季突然綻放,妍姿俏麗。
  本來衛婉儀笑的很美,很舒心,但是陸景卻是沒來由的有點心虛,“婉儀,你笑什么?”
  衛婉儀多姿的明眸盈盈的白了陸景一眼。嬌俏清秀的笑起來,“陸景。你今天對我太好了。你背著我做了什么壞事?”
  結婚這么久,她和陸景其實已經相互熟悉彼此之間的一些小習慣。就像她現在能感受到陸景心里的歉意。陸景也能感受到她覺察了。
  陸景尷尬的撓撓頭。他倒不是不肯認,關鍵是婉儀是他的妻子,他和其她的女人在一起都算是背著她做了壞事,他不知道衛婉儀要說哪一件事。
  看陸景的動作,衛婉儀就輕輕的掐了陸景一把,然后靠在陸景肩頭嗔道:“壞死了你。我怎么就和你結婚了。”
  她知道陸景前段時間在建業追唐雨瑤。看樣子是追到了。不然那會是這表情。她又想起陸景去江南大學追唐雨瑤給她撞個正著的糗事,心里忍不住一笑。這混蛋,就惦記著唐雨瑤。
  她心里沒怎么生氣。她并不是那種強勢的性格,沒有管制陸景的心思。以陸景所取得的成就。她想要駕馭他根本就不可能。只要陸景這輩子不辜負她的情意,不讓她作為妻子難堪就行。
  陸景心里柔情涌動,抱著衛婉儀如絲如脂般柔滑迷人的身子換了姿勢,讓她靠的更舒服一點,“婉儀,你怪我最近沒有好好陪你?”
  衛婉儀舒服的恩了一聲,閉著眼睛取笑道:“沒有。我知道你最近忙著呢。不過你就算不忙,按時間表排,一個月能輪到一天的時間陪我不?”
  陸景心里大汗。這話說的!他要不是知道婉儀沒生氣。真的可以看成是嬌妻在興師問罪了。
  自從他在賓州遇險,婉儀到香港來看他的時候給他說了對他的愛意之后,婉儀平常和他通話時偶爾會取笑他幾句。
  別看婉儀平時一副溫婉文秀的大家閨秀模樣,她其實并不是沉悶的性子。她私下里生動活潑的一面讓人和她相處一點都不會覺得枯燥無味。
  這不。取笑他來了!
  陸景就笑,“那有那么夸張,陪你的時間肯定有。你可是我的妻子。婉儀。我打算再拼搏十年,到35歲退休。到時候我好好的陪你們。周游世界都行。”
  “你們?”衛婉儀睜開眼睛看著陸景,靈秀無比的明眸藏著微微戲虐的笑意。“陸景,我是說過對你的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可是,你不能指望我24歲就修煉到對你沾花惹草的事情充耳不聞呢。”
  陸景摸摸鼻子,道:“我可以說口誤嗎?”
  衛婉儀嬌俏的嗔道:“誰信呢。”
  看她俏麗清秀的模樣,陸景忍不住吻著她嬌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又是一番情動。
  片刻后,浴缸里的水就嘩嘩的搖動起來,還有嫵媚的低吟…
  …
  …
  陸景和鄭夢先約了下午去漢城峨山醫院探望鄭世勇。和衛婉儀一起吃過飯后,李慕清和丁靈已經到了萬麗酒店的大堂里。
  李慕清作為京城的世家女,衛婉儀來漢城,她正好也在,那肯定是要招待衛婉儀的。更何況以她和陸景的關系,更是要好好招待衛婉儀了。丁靈則是要陪陸景一起去見鄭世勇。
  車內,丁靈聽著陸景轉述上午的資金談判,嘆道:“就這么簡單?”
  陸景好笑的捏捏她清純秀美的臉蛋,“能有多復雜啊!小靈,你通知許雪,由她負責這件事。讓徐懷觀和國開行談判。”
  這場收購,他需要國開行的資金才能有希望完成。他在香港料定他出現在漢城表現出對現代汽車公司的興趣之后,國開行一定會派人和他聯絡,現在果然如此。
  陸景不是神仙,國開行所遇到的問題,陸景自然不知道。
  在拿到國開行的資金之后,陸景還需要尋找新的合作伙伴。就像他給保勝利說的:擁有50億美元資金的和華,將會吸引到其他的資本加入。
  當然,前提是和華得先顯露一下實力。
  和鄭夢先在路上匯合后,陸景一行人進了漢城峨山醫院。寒風冷冽,去往醫院住院樓的高級療養樓的路上十分安靜,靜靜的能聽到落葉沙沙的聲音。
  漢城峨山醫院是現代集團出資修建的私人醫院。鄭世勇作為現代集團鄭氏家族的重量級人物,在漢城峨山醫院里自然受到了最好的照顧。
  陸景和鄭夢先已經和鄭世勇約好拜訪的時間。處在療養狀態中的鄭世勇在兒子鄭夢奎的陪同下,和陸景、鄭夢先、丁靈、樸弘基見面。
  “叔叔。你今天氣色不錯。”鄭夢先關心的問候了幾句,笑著說道。“應該很快就可以離開醫院了。”
  鄭世勇坐在輪椅上笑著點點頭,慢慢的道:“這需要聽醫院的安排。陸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鄭先生,是的,我們又見面了。我這次帶來了20億美元支持鄭夢奎先生重返現代汽車公司董事會。”陸景心里暗嘆一口氣。和上次見面相比鄭世勇顯得更加老態,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
  現代汽車公司一共15名董事。陸景說支持鄭夢奎進入現代汽車董事是沒錯的。他要的是董事長的職位,和得到董事會多數派的支持。
  站在鄭世勇身后的鄭夢奎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五月底的時候他和父親建議陸景提供20億美元支持他重返現代汽車董事會,但是陸景拒絕了。現在等到局勢明朗,又跑來說支持他。可惜,他不稀罕了。
  鄭世勇看不到身后兒子的表情,笑呵呵的道:“好。我們聯起手來一定可以把鄭夢久父子趕出現代汽車公司。”
  他是那種老派人物,一口韓語說的很用力。很有氣勢。以陸景的韓語水平自然聽得出來鄭世勇的決心以及真心愿意和他聯手的想法。但是,鄭夢奎臉上的表情卻是破壞了這一層意思。
  鄭夢先微微皺起眉頭又很快的舒展開。他對他這位堂兄弟看不入眼。
  陸景不動聲色的微笑道:“鄭先生的想法我愿意支持。不過,我得先把資金轉化為現代汽車的股份。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下屬公司控制著現代汽車20%的股份,不知道鄭先生有沒有好的建議給我。”
  想要把鄭夢久驅離現代汽車公司,需要先得到這20%股權的控制權使得鄭夢久在現代汽車公司的股份低于50%。這是實際操作收購的第一步,也是陸景今天來探望鄭世勇的目的。
  鄭夢奎插話道:“我建議陸先生收購另外可收購的43%的股份。”
  鄭夢久父子通過各種渠道持有現代汽車公司37%的股份,加上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內部復雜交叉控股的20%股份,牢牢的控制著現代汽車公司。
  鄭夢奎的建議是不安好心的。現在消息稍微靈通一點的人士都知道亞太地區的資本都在關注現代汽車的股權爭奪。這個時候。可出售的股份自然是價格要上浮。上浮多少,那要看股份持有者的想法,上浮150%500%都是有可能的。
  陸景心里搖搖頭,從他和鄭夢久接觸的認知來看。鄭夢奎斗不過鄭夢久是理所當然。此人見小勝則驕,難堪大局。
  鄭夢奎見陸景不說話,解釋道:“陸先生。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內部復雜交叉控股的20%股份最好是由我們來收購,避免引起公司的大動蕩。”
  這是鄭家內部的事務。他不希望看到外來的資本進入。
  鄭夢先道:“夢奎,這部分股份由我來收購如何?”
  鄭夢奎一下子語塞。
  鄭夢先是被指定的現代集團繼承人。由他來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成員企業,那些成員企業自然不會出現大的動蕩。除了部分鄭夢久的心腹高管,其他人都是在為現代集團工作,僅此而已,至于是為鄭夢久還是為鄭夢先,抑或是為他鄭夢奎都不重要。
  陸景看向輪椅中還在沉吟的鄭世勇。
  鄭世勇沖陸景點點頭,道:“大央公司手中持有現代汽車公司2%的股份。這家公司的控制權并不完善。陸先生,可以考慮取得大央公司的控制權,獲取其手中現代汽車公司股權的支配權。”(未完待續……)
  ps:該一個bug,鄭世勇在漢城峨山醫院,不是漢城現代醫院。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