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91 合作大戶

2003年開始的第一天,上午。
  冬季的漢城尤其的冷,比京城更冷。一輛漢城大街上隨處可見的黑色現代低調的停在漢城大學外一家掛著“未營業”招牌的小咖啡店門口。
  一名五十歲上下的中年男子下車,看著“未營業”的招牌笑了笑,緩步進了咖啡店。
  上午時分咖啡店內光線竟然有些幽暗,只看得清兩排書櫥前的精雅小方桌邊等著兩人。一人帶著眼鏡,斯斯文文。一人年青異常,氣度從容。
  等在這里的自然是陸景和駐韓使館的經濟參贊車高寒。見到來人,陸景和車高寒都微笑站起來。
  有些人,步履、氣勢是做不得假的,一認便可知。進門來的五十歲男子,氣度沉穩,長期身居高位的氣勢很足,不可能是看到咖啡店打著“未營業”牌子誤入進來的顧客。
  雖然沒有和國開行的行長保勝利見過面,但車高寒還是笑著伸出手,熱情而不謅媚的道:“保行長,你好。我是駐韓使館的車高寒。”
  保勝利臉上浮起笑容,很慢,伸出大手用力的和車高寒握手,“車參贊,你好。”一個笑容,一個手勢盡顯上位者的威嚴。
  和車高寒打完招呼,保勝利眼睛看向陸景,微笑道:“陸景,我時常想著我們會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正式見面,沒想到是在漢城。”
  他今年在京城里去一位大人物家里拜年時和陸景照過面,但是沒有說話。他相信陸景應該知道他的名字。
  陸景灑然的笑道:“保行長,你好。”他和央行的副行長林忠學是好友。林忠學是今年年底接任央行行長呼聲最高的人選。銀行系統的要員,陸景基本上都有所耳聞。
  車高寒微微錯。聽保勝利的口氣,兩人似乎在某個場合照個面。當然,這對今天的談話而言是好事。涉及到數十億美元巨額資金的調動,雙方有互信的基礎最好。
  車高寒幫保勝利要了一杯平常的拿鐵咖啡,便坐到窗邊。他只是負責牽線,具體談的怎么不是他能管的。
  “國開行可以給和華提供20億到30億美元的資金用于收購現代汽車集團。”保勝利率先打破沉默,“和華有把握拿下現代汽車的控制權嗎?”
  陸景道:“很難。”他答的很快,這個答案很早他想好。
  保勝利玩味的笑著看了陸景一眼,沒說話。
  陸景喝了一口咖啡,又微笑道:“但是可以試試。”
  僅僅四五十億美元就想要將現代汽車收入囊中很難。但是,很難不代表沒有可能。所以,他來漢城了。
  “哦?”保勝利微微一笑,拿起咖啡杯。
  陸景知道他接下來的話關系到他到底能爭取到是20億美元還是30億美元。
  “想要實現對現代汽車絕對控股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入股現代汽車,爭取成為現代汽車董事會的多數派,從而控制現代汽車。在亞太地區資本力量的目光都投到漢城的情況下,50億美元的資本有資格在現代汽車的收購戰中聚攏一批資本,然后取得發言權。”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總資本也就240億美元,扣除掉現代汽車公司之外的資產,再對半折,50億美元砸到現代汽車公司身上會是一個很有重量的籌碼。
  保勝利神色動了動,沉默了十幾分鐘,沉聲道:“資金怎么走?由國開行直接撥付給和華銀行?”
  他既然挑選陸景作為大國戰略的合作者,對陸景旗下的公司架構自然有一定認識。
  陸景沉吟片刻,道:“國開行的資金先走建業市商行的渠道吧!”
  直接讓和華銀行接受國開行的資金,那和華日后在全球的投資勢必也會面臨著國開行在全球投資遭受抵制的困境。“遮羞布”是有必要的。這不是遮給敵對對手看,而是讓“盟友”可以為和華辯護。
  并且,他不希望和華未來的核心公司和華銀行的資料被國開行摸透。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誰知道國開行是什么情況,會由誰來掌?他不得不慎。
  保勝利理解的點點頭,感慨道:“謹慎一點也好。歐美的資本對我們警惕性太高。”
  國開行和第二石油集團在新加坡那里有一筆石油投資近期就被高盛和三井聯手利用新加坡政府坑了,虧損近十億美元。
  陸景喝著咖啡笑了笑,看樣子保勝利對此很有體會。
  全球的資本力量以歐美為最,這體現的最為直接的部分就是歐美社會的主流人物掌握著世界的輿論的話語權。共和國的國企都描繪成“洪水猛獸”,在全球市場舉步維艱。
  保勝利感嘆完,下定決心,道:“國開行將投資30億美元用于這次收購中。我希望這筆投資能夠具備戰略意義,同時在未來五到十年內為國開行帶來豐厚的匯報。”
  “我想現代汽車的發展不會讓保行長失望的。”陸景微微一笑,伸出手,“保行長,合作愉快!”能拿下30億美元的投資讓他心情很不錯。
  保勝利聞言一笑,和陸景握住手,道:“陸景,我很期待你后面的表現。”
  陸景和保勝利商談完大致的方向,便沒再討論具體細節,轉而聊起對投資的看法。細節問題自然會由他們的助手去完成。一個小時后,陸景和保勝利笑著握手道別。
  車高寒微笑著送兩人離開,然后面帶微笑的坐在咖啡店里悠閑的品了一杯卡布基諾咖啡,味道香甜。
  如果陸景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成功,那他的履歷上可是添加了輝煌一筆,上升有望。目前來看,陸景成功的希望很大。
  …
  …
  保勝利坐回停在咖啡店路邊的黑色現代中,黑色現代起步離開。
  “老張,讓你說準了。陸景確實是還打算繼續尋找資金合作。我聽了他的方案,成功的概率很大。”保勝利靠在車椅上,緩緩的說道。
  此時駕駛座上開車的不是他的司機,也不是他的助理,而是他倚為智囊的國開行投資部副總經理張樂池。國開行在新加坡虧損了近十億美元,需要一筆大投資來提振士氣,挽回印象。張樂池給他推薦了和華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這個項目。
  張樂池三十多歲,年富力強的精明模樣。他并沒有居功,輕輕的笑了笑,道:“行長,和華手里沒有足夠的資金,必須要與人聯合。我們這時提供資金給和華可以享受到他們的投資紅利。”
  保勝利笑著點點頭,“具體的事宜你代表國開行和和華談。這場收購不會很快結束,在年前達成協議就可以。”
  張樂池欣然領命:“好的,行長。”
  …
  …
  漢城機場。
  看著拖著皮箱,穿著厚厚的駝色棉衣外套依舊顯得窈窕嬌俏的衛婉儀溫婉而笑,陸景也沒管是不是在機場這樣的公眾場合將她抱在了懷里,“婉儀。”
  結婚以來,他和衛婉儀的感情與日日增。看著俏麗的嬌妻,這時也沒克制情緒。
  衛婉儀俏臉一紅,小聲道:“煙詩凝在呢。”煙詩凝的堂兄是煙玉成和衛婉瑩訂婚了。她見過煙詩凝。今天在飛機上恰巧碰到來漢城出差的煙詩凝。
  話是這么說,衛婉儀卻沒有推開陸景。要不是想這家伙,她哪會元旦假期來漢城。漢城現在可是比京城的氣溫還要低。
  “管她呢,我先抱一會你。”陸景笑著在衛婉儀耳邊低聲說道。熟悉的發香涌入到他的鼻子里。
  煙詩凝孤身一人拖著黑色的小皮箱,帶著墨鏡,風姿綽約的站在不遠處。不少路過的機場旅客都把目光投落在她身上。煙詩凝身材高挑,曼妙婀娜,就算看不到她的容貌,但這也足以讓她的風姿遠勝一般人。
  煙詩凝年中的時候和焦哥一起請陸景吃過飯,和陸景的關系有所改善。只是看到陸景毫不避忌的和衛婉儀抱在一起,她只得再等等才能過去打招呼。
  片刻后,陸景握著衛婉儀的手和煙詩凝打招呼。煙詩凝笑著道:“我代表七礦到漢城出差。今天恰巧碰到婉儀了。”
  陸景和衛婉儀感情再好,在她心里也不會為陸景加分。她可是知道她那次去找陸景求助的時候,陸景正在干什么。她心里依舊鄙視陸景的花心。不過除開這件事,陸景這人還是不錯的。
  她這句話是在向陸景解釋。她是特工的事情衛婉儀根本就不知道。但是陸景知道。假設陸景要是誤認為她和五處把主意打到衛婉儀頭上那紕漏就大了。
  這個青年可不是京城地面那些借著家族權勢混日子的公子哥。陸景是他要是發怒,后果會相當嚴重。
  衛婉儀略微有些詫異煙詩凝的話。代表七礦出差?這話聽的怪怪的,煙詩凝本身就是七礦的員工啊。
  陸景眼睛瞇了瞇,微微點頭,道:“哦。祝煙小姐出差順利。”
  煙詩凝笑道:“承你吉言。說不定我們會有合作的機會。”說著,告辭離開。
  陸景笑一笑,也沒在意,和衛婉儀坐回車里返回漢城萬麗酒店的總統套房。
  他哪里知道日后煙詩凝會給他捅一個大漏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