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90 股權分布

高俊遠贊許的點點頭,他認可高修平的判斷,道:“那么,你認為他的第二步是什么呢?”高修平說了第一步,自然還有下文。
  高修平微笑道:“分析現代汽車公司的股權分布就能發現,取得現代汽車公司控制權的關鍵是要獲得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公司交叉控股所持有的現代汽車公司20%的股權。
  而要取得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公司各家公司的股東大部分都是原來現代集團的人。除了利益,想要取得大部分人的支持,減少收購的阻力,最好是讓這些股東明白,現代汽車只是內部在爭權奪利,而不是被外來的資金收購。
  所以,陸景第二步肯定是選擇代理人。據說,他和現代集團的鄭夢先關系很好,和華在現代集團有近5億美元的投資。”
  高俊遠大笑,點點煙灰,道:“說的好。我對這次收購的看法,其實和陸景一致。”
  高修平詫異的挑了挑眉頭。
  高俊遠悠的站起來到落地窗前,看著窗外因冬季早來的傍晚中夜色深沉燈火璀璨,背負雙手,微笑道:“第一步尋找盟友,減少收購帶來的風險。第二步選擇代理人,避免收購之后的動蕩。但是,我的選擇人與陸景不同。”
  …
  從費城俱樂部離開,唐悅開著一輛白色寶馬車緩緩的送著陸景回臨江的別墅。陸景的助手丁靈坐了來時候的那輛勞斯萊斯里面。
  陸景笑道:“有什么事情需要避開小靈對我說?”
  唐悅笑笑,頭也沒回,道:“鄭孟日給我說了一件事情。他已經說服鄭家的那個小女孩鄭芝荷同意跟著你。”
  陸景失笑的靠在車后排舒適的車椅上。“靠,我沒那么無聊嗎?哦。鄭孟日給你說鄭芝荷的事情有什么用?鄭芝荷不是在李慕清手下當歌手嗎?”
  唐悅嘿嘿一笑,“這你的消息就落后了。天辰娛樂的金牌音樂發行人彭德明認為鄭芝荷唱歌不行。她已經轉到天辰影視韓國分公司去演電視劇了。陸景,其實,這件事,我認為你應該接受。”
  “說說看。”陸景沒有急著拒絕。唐悅不僅是他的表哥,更是景華的商業情報部門主管。
  唐悅道:“自古屬國向上邦稱臣,必然會進獻美女。如果上邦不收,屬國必然見疑。以現代集團和和華的關系,我想情況是類似的。”
  現代集團從生死存亡的境地被陸景救出來,陸景那5億美元的投資當然不是以借貸的方式注資給鄭夢先。有一部分是收購了現代集團股份的。
  只不過,和華承諾了現代集團有優先回購的權力。現代的資本游戲,本就是“朋友”越多越好。但是,現代集團對和華公司而言,不是“朋友”關系,而是處在從屬地位的。
  陸景掂出一顆煙,點上抽了幾口,哭笑不得的道:“怎么搞得我都有種我是帝王的感覺。這件事以后再說吧。我不會在身邊留一個沒有感情的女子。”
  唐悅笑著勸道:“你這么說其實也沒錯。陸景,和華不是你一個人的和華。也是我們大家的和華。”
  陸景笑罵道:“靠,讓我賣身你都說的這么理直氣壯。”說著,沉吟了片刻,“在完成收購現代汽車公司之前。這件事不要再提。等成功之后,我會做一個答復。”
  他知道唐悅說的是對的。如果將鄭芝荷留在他身邊可以讓鄭氏兄弟對和華放心,那么。從和華公司的角度來說,他必須要這么做。和華不是他一個人的和華。
  但是。他很難接受將一個女人當做貨物或者籌碼這種事情發生在他身邊。這與他的觀念不符,對鄭芝荷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至于。鄭孟日怎么說服鄭芝荷的,用腳趾頭都能想到是什么方式。
  …
  漢城城東區,臨江別墅。
  “清姐,你什么時候到的?”
  “一個小時之前。小靈,你現在不是在和華銀行工作嗎?陸景怎么又把你拉到漢城了?”
  陸景和丁靈一進門就看到李慕清正換了一身淺藍色的家居棉衣在客廳里優哉游哉的吃著葡萄。縱然如此,電眼美人的火辣風情還是遮掩不住,嫵媚無端。
  李慕清和丁靈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然后愉快的拉著手說話。李慕清的工作地點基本都在香港。丁靈入職和華銀行之后,也在香港。兩人聯系的非常緊密。有些話題,丁靈甚至不會和董冰討論,但是會和李慕清聊。這倒不是她和董冰起了隔閡,而是因為她和李慕清都和陸景有親密無間的關系。
  陸景一手抱住一人,溫香滿懷,笑道:“你們倆感情什么時候好的這種程度了啊?”
  李慕清美麗的眼眸輕盈的“電”了陸景一眼,絲毫不掩飾她內心里歡快的情緒,然后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頭,笑道:“讓小靈給你說。”
  丁靈清秀甜美的臉蛋上浮起羞澀的緋紅。她那好意思說。就在這間別墅里,上半年來漢城的時候,她和李慕清、吳璇一起和陸景瘋了一晚上。
  陸景噙住李慕清遞來的葡萄,隔著棉質的睡褲輕輕的捏了捏她火辣的俏臀。
  李慕清和唐雨瑤一樣,都是魔鬼身材,豐胸細腰,妙臀美腿,黃金比例的分割,跌宕起伏的曲線更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但是,李慕清身材顯的修長,唐雨瑤身材顯的豐腴。類型完全不同,兩人的氣質也不同。
  李慕清盈盈的嗔了陸景一眼,在丁靈面前倒是沒什么顧慮,但是還是會忍不住羞澀呢。“陸景,你怎么只募集了15億美元就跑到漢城來搞收購啊?我這外行都覺得你這想法不太現實。”
  陸景吻了吻李慕清和丁靈之后,坐到客廳舒適的真皮沙發上,笑道:“你干脆說我傻大膽的了。”
  “我可沒那么說呢。”李慕清白了陸景一眼,喜滋滋的坐到陸景身邊,也和他一樣靠在沙發上。兩個域前在香港葉妍的別墅里,陸景在雨夜里向她表明心跡后,她現在只想對他更好。
  陸景道:“小靈知道我對資金的打算。”
  李慕清好奇的看向丁靈。丁靈甜美的一笑,自信的道:“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總資產高達240億美元。光靠和華自有的資金肯定是不夠的。所以,需要需找合作者聯合收購。但是,現代集團實力太弱小。這次指望不上。不過,我猜陸景這次來漢城其實最大的目的就是在期待和一個最大的合作者見面。”
  陸景贊許的對丁靈一笑。他帶丁靈來漢城,就是因為有用到和華銀行的地方。當然,另外一個主要的原因是他想偷懶,指著丁靈幫他處理郵件。婉儀早早的給他打過電話,說元旦假期要來見他。
  正說著資金的事情,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一看號碼,駐韓使館車參贊的電話,笑道:“最大合作者的中間人電話來了。”
  …
  深夜。京城,焦興修的辦公室里。
  焦興修桌子上的電話不斷的響著。連續的接了幾個電話,大約過了半個小時焦興修才算消停下來。
  焦興修歉意的對正坐在待客沙發處的煙詩凝道:“詩凝,不好意思,讓你等久了。”
  煙詩凝悠然的喝茶,笑道:“焦哥,沒什么。我正好品一下你買的好茶葉。焦哥,你大半夜里把我叫過來,是準備讓我去新加坡出任務?”說到最后,語氣中不自覺的帶點興奮。
  焦興修笑道:“這茶葉是陸景送我的。詩凝,我并不準備派你去新加坡。我準備派你去漢城。”
  自從年中的時候煙玉成轉入華夏移動任職之后,煙詩凝臉色的笑容便多了些,不再是那副冰冷的性子。她正在慢慢的恢復她剛進五處時候的狀態。那是她和老容真是一對讓人羨慕的璧人啊。夫唱婦隨。可惜…
  或許時間正在慢慢的沖淡她對老容的思念吧!這是好事。死者已逝。沉寂在往事中不好。他和老容是兄弟,當然不會把老容的妻子往危險的地方派。
  煙詩凝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斂,不樂意的道:“焦哥,漢城那里根本就沒有什么值得收集的情報。我不想每次去任務都像旅游一樣。”
  焦興修早知道煙詩凝會這么說,解釋道:“最近亞太地區的資本都在往漢城湊。那里即將發生大事。有價值的目標很多。當然,危險比去新加坡小一些。”
  煙詩凝不怎么信,好奇的問道:“什么大事?”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正在內訌,亞太的資本力量都像分一杯羹。”焦興修接著壓低聲音道:“國家開發銀行的保行長已經秘密去漢城和陸景見面。如果這次和華能收購成功,我們可以獲得汽車發動機一部分核心技術。發動機這東西,可以民用,可以軍用。價值你想想就清楚。日本的重工一直就很厲害,平常造汽車,卡車,戰時換掉生產線就是坦克,裝甲車了。”
  煙詩凝想了想,道:“那我去漢城吧。”
  很明顯,如果和華收購成功,那她的行動小組估計就不用做什么了。但是,如果不成功,怕是要乘亂獲取現代汽車的發動機技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