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989 高二叔

12月31日,陸景和丁靈一起飛往漢城。
  漢江迂回穿城而過。陸景上次來漢城,莫心藍在與江南區隔江相望的城東區買了一套臨江的豪華別墅。陸景和丁靈在別墅里略作休息后,匯合了前來別墅的唐悅前往費城俱樂部與鄭夢先、鄭孟日共進晚餐。
  鄭夢先穿著冬裝,還是那副帶著眼鏡的儒雅模樣,身后站著鄭孟日和助理樸弘基。陸景笑著和他們握了握手。幾人在俱樂部的包廂里寒暄幾句,便開始有服務員送上美味的中式菜肴。
  一起喝了幾杯酒,鄭夢先便帶著歉意的道:“陸先生,現代集團這次只能拿出5億美元的資金用于與和華聯合收購。請你見諒。”
  他上午的時候和陸景通過電話,知道陸景來漢城的目的。實際上在他叔叔鄭世勇試圖謀取現代汽車公司股權時,他就已經開始在著手準備。
  只是,現代集團沉疴已久,能東拼西湊擠出5億美元已經是極限。
  陸景笑著擺擺手,“鄭會長不用太介意。擠出5億美元對目前的現代集團來說已經很了不起。資金問題我們再一起想辦法吧。”
  鄭夢先笑著點點頭。說是商量,資金問題主要還得靠陸景來解決。
  吃過飯后,幾人換了一間休息室喝茶。鄭夢先給陸景三人介紹現代汽車公司的股權情況。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在集團內部公司采取復雜的交叉控股方式進行持股。現代汽車公司公司控股現代起亞汽車集團。而鄭夢久父子通過各種方式總計持有現代汽車公司37%的股權。
  其他約20%的股權間接的控制在起亞汽車公司、現代零件供應商以及現代精工公司、現代鋼管公司、仁川制鐵、現代資本等19個與集團產業有關的核心公司手中。
  同時,韓國三大商業銀行:韓國國民銀行、韓國友利銀行、韓亞銀行分別在現代汽車公司擁有約10%股權權益。
  當年,現代汽車公司奉命收購起亞汽車公司,銀行提供了不少資金。這些資金通過公司債券、期權、可轉債、優先股認購等等金融方式慢慢的轉化為現代汽車公司的股權。韓國三大商業銀行自然能判斷的出現代汽車公司在并購起亞汽車公司之后,其股權價值在日后會升值。
  另外,還有約23%的股權分布在現代汽車的戰略投資伙伴關系的企業、交好的個人投資者、海外的財團手中。現代汽車在發展的過程中。因為對外融資、拓展,交換、出售了部分股權。
  除此之外,除了鄭夢久父子之外鄭氏家族部分成員手中還擁有現代汽車總計約10%的股權。鄭世勇曾經長期擔任現代汽車公司董事長,他父子持有8%的股權。其余2%的股權散布在鄭氏家族成員手中。
  在銀行、戰略投資企業、個人投資者、海外財團手中33%的現代汽車公司股票并非無法收購。只不過要看股票持有者的要價。前段時間。鄭世勇父子就收購到3%的股票。
  陸景手指輕輕的點了點桌面。他的目標和鄭世勇父子是不同的。
  鄭世勇父子是為了重返現代汽車公司。和鄭夢久爭權。他們控制現代汽車公司不一定需要51%的控制權。通過人事滲透的方式,可以謀取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公司交叉控股的20%股權。此消彼長之下,他們只要獲取超過鄭夢久父子控制、影響的股權就可以宣告勝利。
  但是,和華采取的是收購模式,想要拿下現代汽車公司。必須要與合作伙伴一起獲得超過51%的股份。
  任何一次大型資產的收購涉及的當然不會僅僅是股權,還包括很多場外的因素、手段。因為對國際化的公司而言,很難出現一言堂的絕對控股。這其中就包括合縱連橫,各種金融手段、政治手段的運用。
  比如:三星的李氏家族明面上持有三星集團旗艦企業三星電子2%的股份,以復雜的交叉控股方式實際控制權有48%。但依舊沒有51%的絕對控股。
  然而更絕的是,2014年,韓國政府在李健熙病重準備將三星集團交到兒子李在镕手中之時。準備出臺不允許大企業內部交叉控股的法案。李氏家族甚至有失去三星的危險。假設法案頒布李在镕找誰說理去?
  各種手段層出不窮!并不是簡簡單單的拿錢、談判、然后買股權。
  當然,最終反應到董事會層面起決定性作用的是股權。
  陸景自是不知道日后韓國政府和三星之間的博弈,但是他判斷現代汽車公司內亂引起的這場匯集亞太地區大部分資本關注的饕餮盛宴,必要會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擾。
  丁靈微微蹙清秀的眉頭。思考了一會,道:“那我們的精力還是應該要放在謀取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公司交叉控股的20%股權之上。但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應該對交叉控股的公司控制的很嚴。”
  鄭夢先儒雅的道:“丁小姐,這里面的股權關系很復雜,很多內情我都不了解。我梳理這其中的關系,暫時沒有發現可以利用的漏洞。但是,我叔叔鄭世勇應該有可能清楚一些事情。”
  陸景微微點頭,問道:“鄭先生還在醫院里?”
  鄭夢先臉色有些黯然,道:“是的。他還在漢城現代醫院里面療養,暫時沒有大礙。”他對家族親情有些看重,雖然這個習慣讓他吃了不少虧。
  陸景道:“那請鄭會長把我預約一下,不知道明天可不可以讓我去探望一下鄭先生。”
  他認可鄭夢先的判斷,如果交叉控股的公司里面有漏洞,那么鄭世勇一定知道。
  鄭夢先同意道:“這沒問題,我一會讓人安排。”
  陸景笑道:“那麻煩鄭會長了。不知道鄭會長最近有沒有時間?”
  鄭夢先微笑著扶了扶眼鏡,道:“我有時間,陸先生最近有什么安排嗎?”
  陸景就笑。“這次和華和現代集團聯合收購現代汽車公司我判斷時間可能會很長。我想先介紹鄭會長和國會議員李宰范認識。”
  鄭夢先臉色一喜,有些激動的搓搓手,“陸先生,什么時候?明天嗎?”
  雖然這大半年來有三星、現代汽車在前面吸引火力。但是他身上背負的賄-賂、政治獻金等罪名不洗脫掉。始終讓他心里有根刺,寢食難安。
  鄭孟日輕輕的咳嗽一聲。提醒兄長。鄭夢先不好意思的一笑,“啊…,陸先生,我失態了。”
  陸景理解的笑道:“不管是誰。壓在背上的大石頭即將被挪開都會失態。”
  唐悅、丁靈、鄭夢先、鄭孟日、樸弘基都笑了起來。
  陸景這番話說的很自信。
  鄭夢先的罪名其實在韓國的大企業負責人里面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罪名。韓國政壇和大企業之間的勾結、齷蹉由來已深,沒有人能獨善其身。
  鄭夢先所缺少的只是在韓國政壇上為他辯護的人。鄭氏家族的政治資源是被他弟弟鄭夢允所繼承的。2002年韓日世界杯才剛剛結束,在韓國國內聲望大增的鄭夢允已經在為下一屆的總統競選做準備。
  但是,鄭夢允根本就沒有幫助鄭夢先的意思。
  唐悅這段時間在漢城的活動,和進步新黨的副總裁李宰范關系已經打通。有李宰范的政治力量為鄭夢先辯護,鄭夢先再識趣的給韓國政府捐贈一筆資金,脫罪的概率很大。
  更重要的是。鄭夢先將不會受到韓國檢方的“打擾”,可以將他的精力放到商業事務上來。
  這次和華與現代集團的聯合并購,鄭夢先將是站在臺前的人物。這點,陸景和鄭夢先都心知肚明。根本不用刻意的去交流這件事。
  …
  …
  香港。
  高俊遠送走了族兄高俊耀和侄兒高逸,整整一天都在部署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事宜。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作為全球汽車20強,資產總額達到240億美元,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旗艦企業現代汽車公司需要花費高遠基金和海益集團120億美元以上的資金。
  有時候合作伙伴和策略很重要。
  高遠基金總部,頂樓的小會議室里。
  高修平看著樓外的深沉的夜色,默默的抽著煙等候。好一會,高俊遠臉色舒泰的進來,“修平,來了,坐。”
  他剛和美艷無比的昌曉之臨時打了一場“友誼賽”。昌曉之現在還光著雪-白的身子綿軟的躺在他辦公室里的沙發上。這種征服的感覺讓他對即將到來的大戰很興奮。
  “三叔。”高修平打了個招呼,拉開椅子坐下來,問道:“三叔,你準備怎么著手收購現代汽車公司?”他今天并沒有離開香港,而是被二叔留下來協助三叔高俊遠。
  高俊遠舒服的靠在椅子上,點了一支煙,微笑道:“我今天剛得到的消息,亞洲最大的風投基金,開悅資本有意介入到現代汽車公司的收購中。呵呵,修平,你覺得陸景會以為什么方式來收購現代汽車公司?他手上的資金量估計遠遠不夠。”
  高遠基金在亞太地區的投資界還是很些名氣的。對高俊遠來說,整整一天的時間足以讓他查到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大致的股權分布。
  高修平早想過這個問題,自信的道:“三叔,陸景第一步肯定是要尋找合作伙伴,籌備到足夠的資金。他手上十幾億美元的資金只是讓他有了入場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