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85 平安夜(上)

看電影的時候陸景又陸續接到不少問候的電話和短信。他也沒有避諱唐雨瑤,擁著她接著電話。唐雨瑤見陸景來了電話,將電影按了暫停,舒服的靠在陸景懷里,亮晶晶的美眸看著他,嘴角帶著溫婉的微笑,享受著和他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電影劇情一步步推進,逐步的推進到引人入勝的部分。畫面中男主角杰克和女主角露絲不顧世俗偏見相戀,在船艙里情到濃時,婉轉相就。
  “啊…”唐雨瑤哪里看過這種畫面,清艷如明月的臉蛋上浮起嬌羞的緋紅,嫵媚至極。唐雨瑤羞澀的扭頭看向陸景,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陸景,我沒聽陳思說有這段啊?”
  陸景在唐雨瑤耳邊小聲道:“我這是未剪切版的。”說著話,低頭凝視著唐雨瑤絕美的眼眸,輕喊道:“雨瑤…”
  唐雨瑤能聽得出來陸景話里灼熱的渴望,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還記得陳思臨走前告訴她的話。
  …
  (此處省略700字)
  ….
  “還疼不?”浴室里,看著陸景身上在那晚受傷的淤青,唐雨瑤心里柔柔的問道。
  “好的差不多了。”
  …
  …
  洗過澡,陸景幫唐雨瑤吹干她烏黑豐澤的秀發,溫柔的抱著她躺倒被子上。像絲緞一絲的柔順長發散開,臉靨如鮮花怒放,絕美的眼眸迷離而有著深邃的誘人神采,橫陳在水藍色的棉被上的唐雨瑤有著異常動人的美麗。
  “雨瑤…,有很多事情,我沒法和你說。我們相處的久了,你會慢慢的發現、明白。”
  “我會的。”
  “還記得我在麗江給你說的話嗎?”
  “恩?”唐雨瑤略有些迷惑的看著陸景。陸景在麗江給她說了很多話,她不知道陸景要說的是那一句。
  “如果我能牽住你的手,我這輩子就絕對不會放棄。”
  唐雨瑤愣愣的看著陸景,心里有強烈的悸動。情緒濃烈到極致。弓起身子,雙手抱住陸景的脖子。動情的道:“陸景,就算以后被你拋棄,我也不會后悔今晚和你在一起。”
  “我不會的。”
  …
  …
  雪下了一夜,不知道什么時候停的。屋內的空調打著。溫暖如春。看著身邊清艷嫵媚的唐雨瑤如同小貓一樣的躺在他懷里,陸景笑了笑,溫柔的理了理她耳邊的秀發。
  唐雨瑤身材豐韻娉婷,嬌軀渾白如玉,就像是月色凝成。曲線起伏,這是女人夢寐以求的身材曲線。陸景都要感嘆造物主的杰作。
  她的美,是華麗的!
  重新擁有唐雨瑤的感覺讓陸景心里歡喜仿佛要讓他爆炸開。這時。看著懷里的佳人便有些情難自已。
  唐雨瑤被陸景鬧醒,微微瞇著眼睛,嬌柔的道:“好困呢。陸景,讓我再睡一會。”
  “好。”陸景也舍不得真繼續欺負她。起床去做早餐。他昨天買了足夠的食材。
  唐雨瑤睡到上午十點多才起來,收好昨晚睡覺前換下來帶著血跡的床單,溫柔的給餐桌邊的陸景一個擁抱,嬌艷的臉蛋上帶著動人的笑容和陸景一起喝著瘦肉粥。
  經歷了一回,唐雨瑤算是知道陳思說的話錯的多么離譜。那妮子完全是個理論派。昨晚那個時候她如何拒絕得了陸景的溫柔和情意啊!
  新瓜初破的唐雨瑤身上已經有與往日清艷嫵媚不同的風情,一顰一笑都帶著溫婉明艷的氣質。陸景心動,情動的和她膩在一起。下午的時候,兩人在客廳里將昨天還沒看完的泰坦尼克號一起看完。
  陸景一連陪了唐雨瑤三天,間中情動的時候會憐惜著和她做一次。周五的時候帶著唐雨瑤去昆成汽車辦理了入職手續。她下周一30號將會正式開始上班。
  建業在24日晚上下了雪,到29日雪已經容的不見蹤影。冬季正午和熙的陽光照在建業大學建北校區中,三三兩兩青春正好的大學生們路過,散發著開朗的笑聲。
  陸景挽著唐雨瑤在建業大學建北校區里散著步。他上午剛剛借用昆成汽車行政大樓里何夢瑤的豪華辦公室處理了一上午的工作,中午和唐雨瑤吃過飯出來走走。
  唐雨瑤看著陸景,忽而輕輕的一笑,動人至極。陸景好奇的問道:“雨瑤,你笑什么?”
  唐雨瑤略微惦著腳尖,在陸景耳邊嬌羞無限的道:“我們上大學那會兒,江南大學里就說平安夜是女孩子的濕身夜。好像,我也沒能逃過。”
  看著美麗的唐雨瑤,陸景就像把這個風情獨特的女孩抱在懷里好好的吻一回。
  唐雨瑤的性子與眾不同。她是一朵嬌艷又帶刺的玫瑰,說話有點“辣”,氣質清艷嫵媚,溫婉明艷。
  她不像關寧的清純嫵媚。關寧的美麗是有一種在某個旅游勝地寧靜的小巷子里偶遇一位絕色姑娘的驚艷之感。關寧的嫵媚中帶著清純,如水佳人,安靜悄然,但抿嘴一笑便有萬般風情。
  此時的唐雨瑤還沒有“遺世獨立”的風姿,她的嫵媚就像火紅的帶刺玫瑰,讓人清晰無誤的感受到她熱烈的青春之美,但只為她心愛的男子綻放。
  而雨瑤的溫婉是對心愛男子的順從,帶著江南水鄉女子如煙雨般的溫婉氣質。
  陸景輕輕的擁著唐雨瑤,輕笑道:“我沒故意選在那晚,只是陳思剛好那天離開。雨瑤,你真美!”
  “雖然這幾天你夸了我很多次了,但是我聽的還是很高興呢。”唐雨瑤嫣然一笑,溫婉的挽了挽秀發,輕聲問道:“陸景,你是不是要走了?”
  陸景前天周五的時候都帶著她去辦了入職手續,她知道陸景這兩天肯定要離開了。只是,她有些不舍。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不舍的抱著唐雨瑤。前世最后的一兩年里,唐雨瑤一直陪著他,現在他才和她兩情相悅的聚了五天,如何能舍得離開。
  但是,今天上午雨綺給他說過,漢城的情況又發生變化。他準備明天啟程去香港,召集和華眾人商議對策。
  夜里,陸景和唐雨瑤在離別前享受著彼此的愛意、溫柔、激-情,最后擁在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陸景推遲了兩班飛機,等唐雨瑤中午醒來,安排好她的午飯,又特意打電話幫她請了一天假,才依依不舍的和她吻別,坐飛機去了香港。
  …
  …
  建業機場,vip候機室。
  葉靜雨前來送許雪飛往香港參加陸景召集的會議——商議參與現代汽車控制權爭奪的事情。
  許雪笑吟吟的看著葉靜雨,把她看得毛骨悚然,然后才笑道:“靜雨,平安夜那晚你是不是給陸景打電話了?”
  葉靜雨撇嘴道,“是啊。別提多沒勁了。他還在陪人看電影,電影聲音很大。他說話都是敷衍的很。早知道我不給他打電話了。”
  許雪一雙美眸轉了轉,嬌笑道:“哦---?我可是沒見你對那個男生這么好過呢?”
  葉靜雨翻翻白眼,理直氣壯的道:“你想哪兒去了啊?我這是努力和陸景改善關系。我們倆現在可都算是在他手下做事呢。”
  說著,輕笑起來,神秘兮兮的在許雪耳邊回擊道:“陸景說要拿你試試,你這次去香港遇到他就找個機會和他試試唄。反正你們都抱在一起了。”
  那天四季綠都酒吧喝完酒之后的事情,她事后自然是都了解到。
  許雪認可葉靜雨的理由,又被葉靜雨抓住痛腳,頓時氣勢回落,氣的伸手去掐葉靜雨,“那只是個意外好不?你個浪蹄子,想要人試試別扯上我。”
  葉靜雨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反擊道:“我又不去香港,你扯上我干什么啊。”
  說笑著,便到了登機時間。許雪和葉靜雨道別后,收起了玩笑心思,開始思考著這次和華的行動中和華銀行能夠起到什么作用?
  …
  …
  香港馬會的vip包廂。
  信業銀行的董事劉博遠微笑著喝了口茶,問正和他對飲的陳旭江,“陳董,和華對現代汽車有想法吧?”
  他在蘇蘭電器股權爭奪戰中跟著高遠基金的高俊遠身后渾水摸魚,算是站在和華的對立面,但是他在蘇蘭電器的董事會上當場向陸景認輸。借著這個由頭,他這段時間與和華的董事陳旭江經常聯絡感情。
  陳旭江放下茶杯,笑呵呵的道:“劉董怎么這么說?”
  劉博遠微微一笑,道:“你不會認為和華內部的資金調動能夠瞞的住我吧?”
  陳旭江笑了笑,反問道:“劉董莫非有什么想法?”劉博遠這倒是一句實話。陸景正在和華內部募集資金,準備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劉博遠是香港金融圈子中頂尖的人物之一。和華銀行幾位股東的賬戶資金異常確實瞞不過他。
  當然,等到和華銀行擔當大任之后,和華內部的資金調動就不會被人所察覺。
  劉博遠也不隱瞞他的想法,笑道:“你們大戶吃肉,我這樣的散戶可是想跟著喝口湯啊。”他不看好現代汽車集團的掌門人鄭夢久父子能夠應對這次內外夾擊的局面。
  陳旭江哈哈一笑,“劉董這樣有實力的基金都是散戶,這可是要讓我無地自容了。”
  劉博遠笑一笑,也不和陳旭江繼續扯這個話題,他只是想借陳旭江之口向和華的那位少帥表明博遠基金會參與到這饕餮盛宴中,請不要誤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