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983 禍兮福所倚

送走陸景四十分鐘后,洗過澡關燈睡覺的唐雨瑤和陳思躺在被窩里相對夜聊。
  陳思看著唐雨瑤的眼睛,笑兮兮的道:“雨瑤,被陸景吻的滋味如何?這次可別用你醉酒了做借口啊。你剛才可是清醒著呢。”
  唐雨瑤嬌羞的捂著臉,心里有些甜蜜,嗔道:“你找個人試試不就知道了。”在閨蜜面前她要自然的多。
  陳思笑道:“我可沒你這么傻。陸景就把你拉在身后,你就感動的讓他當著我的面吻你呢。”
  陸景先拉唐雨瑤,然后才站到她們面前。她心里也感動著,但是沒有唐雨瑤那么感動。陸景拉唐雨瑤明顯是一個下意識的護住她的動作。
  陳思不說還好,一說唐雨瑤立即笑著伸手掐著陳思的腰肉,“今天的事不許到處亂說啊。”這妮子可是守不住話,她不得不先“警告”這妮子一番,免得她成為同學之間的“笑柄”呢。
  陳思不滿的抗議道:“許你做,還不許我說啊。沒這樣的道理啊。”感覺唐雨瑤來真的,陳思忙投降道:“噢,好吧,三頓大餐,至少是半島咖啡那個級別的。可別想著像今天這樣用小飯店糊弄陸景一樣糊弄我啊。”
  唐雨瑤輕笑道:“成交。”
  陳思哀嘆一聲,道:“得,我又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了。”
  唐雨瑤笑道:“行了呢。我可是要你吃飯的,頂多算利誘吧?還有,我怎么糊弄陸景了,今天的餐館是這附近最好的餐館。”
  陳思取笑道:“是哦,好到你的鑫哥都剛好去吃飯了。你們以前經常在這兒吃飯吧?”
  唐雨瑤神色有些黯然的輕點點頭,然后認真的道:“陳思。羅開鑫今天做的太過分了。幸好陸景的保鏢來的快。他怎么可以這樣!”
  本來吃飯的時候,她還很是一如既然的欽佩、欣賞羅開鑫。但是羅開鑫居然做出找小混混打陸景的事情讓她心里很不滿:是羅開鑫先不要她的,他有什么資格沖陸景發脾氣?要不是陸景占的優勢面太大,她現在都想打電話過去罵他。
  陳思敏銳的覺察到唐雨瑤心里立場的變化。忍不住嘆口氣。正色道:“雨瑤,你到底怎么想的?陸景結婚了。而且聽他剛才那口氣,我怕你在他身邊連小四都排不上了。你要是和陸景在一起,我們幾個回頭見到衛婉儀不得尷尬死。”
  她看得出來唐雨瑤已經有點陷在陸景這里的意思,但是相互之間的感覺再好。還是有很現實的問題需要解決。”
  唐雨瑤看著白色的天花板發呆,悠悠的長嘆一口氣。
  陳思所說的問題,她很清楚。她內心里依舊糾結、猶豫著。但是,今天晚上驟然發生陸景挨打的事情,她才清楚的知道她內心里對陸景好感已經轉化為情意。
  其實在麗江被陸景借機吻了她,她內心里只是對陸景初步敞開心扉:她相信陸景的話,相信陸景愛著她。但是。從那天早上被陸景牽住手,到今天下午看房子時被他擁抱。她心里已經慢慢的有陸景的影子。
  到今晚陸景下意識的護住她,她心里悸動,甚至不拒絕陸景吻她。親昵的拍她屁-股。她和陸景在一起感覺很舒服、愉快、愜意。她也期待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
  如果,這都不是愛情,那還是什么?
  陳思笑勸道:“雨瑤,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唐雨瑤輕笑著推了陳思一把,“你才發春-心了呢。你就不能讓我今天晚上舒舒服服的睡個好覺嗎?非得現在提醒我這件事。”
  陳思笑道:“這是你遲早要面對的事情啊。你看看你今天晚上的表現,我不提醒你啊,估計陸景把你吃了,你都心甘情愿。”
  “吃什么吃啊?沒羞沒躁的。”唐雨瑤臉紅的嬌嗔了一句,沉默了好久,輕輕的握住陳思的手,輕聲道:“陳思,我也挺猶豫的。先不去想這件事了。反正,我知道我不討厭陸景。我打算先去昆成汽車工作。近距離的和他接觸之下,或許我會受不了他的這些問題、毛病,到時候我會下決心離開他。”
  陳思無語的翻翻白眼。就唐雨瑤這鴕鳥心態,只怕陷在陸景那里就出不來了。
  不過,她也知道這種感情的事情,只有當事人才體會的最深,她也只能作為朋友提醒一下唐雨瑤。“雨瑤,你想好了就行。雖然我還很擔心。好了,不說了,我們睡覺吧。”
  唐雨瑤點點頭。
  …
  …
  深夜,南山別墅。
  浴室的落地鏡子前,葉妍和宋雨綺看到陸景一身的傷痕,都心疼的難受。
  葉妍小心的檢查著陸景身上的傷,憤然的道:“那個什么小公司的副總居然這么混賬。(平南文學網)陸景,你要是擔心你唐雨瑤有想法,我找人去修理羅開鑫。竟然欺負到你頭上了。”
  看著國色天香的葉妍一副小女人發飆的樣子,陸景就想笑,捏捏葉妍滑膩的臉蛋,“好了,這不是沒什么事嗎!”
  他知道葉妍私下里很有些辦法。她的交際圈很廣。雖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要把羅開鑫整的灰頭灰臉那是輕而易舉。
  站在一旁的宋雨綺眼睛紅紅的道:“這還叫沒什么事啊?背上兩道傷,手臂上的傷痕都紫了…”她心里也不滿著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打量著他的傷勢。
  浴室里的暖光燈打的十足,溫暖如春。鏡子前,陸景脫只剩下一條內-褲。充滿了男人魅力的身-體上有幾道醒目的淤青傷痕。他原來和劉小山打架多次,對他身上的傷勢心里有數。
  陸景在葉妍和宋雨綺的臉蛋上分別吻了一口,安撫兩人心里的怒氣,“好了,我洗個澡。一會你們幫我用云南白藥和黃道益揉一揉,過兩天傷痕就會消掉。”
  葉妍和宋雨綺的臉都變得緋紅,“行吧。”說著,一起出了浴室。陸景死活不肯去醫院,她們倆沒辦法只得同意他的想法。
  …
  …
  唐雨瑤和陳思一起在星期天將東西清理好,打包好。周一的上午便在陸景的幫助下,搬到了棲口區建北開發區昆成汽車的住宅樓中。兩室一廳的公寓里已經布置好了家用電器,可以拎包入住。
  晚上在昆成汽車的小餐廳里吃過飯,陸景在唐雨瑤的公寓里坐了一會,見她還沒收拾順當,便告辭回了南山別墅。唐雨瑤和陳思則是在她的新住處度過第一夜。
  陳思舒服坐到客廳沙發上,手里端著從冰箱里拿出的飲料,笑著對正在拆封一個箱子的唐雨瑤道:“雨瑤,陸景處理事情真是無微不至呢。就怕你以后離開他不適應呢。”
  唐雨瑤不以為意的笑道:“我有手有腳的,有什么不適應?你當冰箱的飲料是陸景親手買的啊?他只是問過我和你的口味之后,打了個電話而已。”
  “管他呢,舒服就行。”陳思笑兮兮的說道,“雨瑤,我明天回杭城。”
  唐雨瑤一愣,走到沙發邊,扶著好友的肩膀道:“怎么突然要走?不是說好明天陪我過平安夜的嗎?”
  陳思嬌笑道:“先別說這個。你先回答我,陸景今天吻你沒有?”
  唐雨瑤猶豫了一會,輕輕的點頭。陸景今天避著陳思吻了她好幾回。
  陳思拍手道:“這不就結了。我還留在這兒給你們當電燈泡啊。我自己回杭城過圣誕節呢,反正我要到元旦之后才去京城快遞上班。”
  “陳思…”唐雨瑤有些不舍的抱著好友。
  從工作半年的昆泰醫藥辭職,是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辭職。雖然有陸景在她身邊照拂著,但是心里不禁有失去目標的惆悵和打亂人生節奏的感覺。
  再加上她自己這段時間自身感情的變化。她知道她和陸景這時候美好的感情是不穩定的。有陳思陪著她說話,給她提醒,她心里要安定的多。
  陳思輕輕的拍拍唐雨瑤的背,“你早點入職呢。有工作心里就安定的多。還有,雨瑤,你可別把你自個陷的出不來,要守好最好一道底線哦。”
  唐雨瑤心底惆悵的情緒給陳思破壞的干凈,哭笑不得的道:“你平常都看的什么書啊,我怎么感覺你越來越腐女了。趕緊談男朋友吧,別整天挑來挑去的。”
  陳思容顏清秀,才華出眾,從來就不乏追求者,只是這妮子自己看不上眼。
  陳思咯咯嬌笑,“急什么啊。你不也才開始談嗎?”兩人在還未收拾完畢的公寓里說笑起來。
  …
  …
  昆成汽車廠區內的路燈還沒有亮起來,陰霾的天色叫廠區籠罩在黑沉沉的暮色里。陸景和唐雨瑤從昆成汽車的小食堂里吃飯出來,坐到車里往唐雨瑤的住處南季樓去。
  有些黑黢黢的粉灰落在車窗,待看到融化有水跡往下淌,陸景才知道下雪了。
  車到南季樓下時,雪下得紛紛揚揚,仿佛漫天的蘆花。陸景擁著唐雨瑤在12樓的客廳窗口看著外面的雪,平安夜里廠區中白雪皚皚,景色正好。
  屋子里很安靜,只有空調的嗡嗡聲,但即便是這樣也似乎能聽到雪落的聲音。
  聞著唐雨瑤身上的幽香,雙手環著她的腰,陸景問道:“雨瑤,陳思怎么突然離開建業?她不是元旦之后才上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