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981 羅開鑫要教訓人

看到唐雨瑤和別人一起說笑吃晚飯,羅開鑫心里頓時涌起悵然的情緒。他之前周末在這家飯店里和唐雨瑤一起吃過很多次飯。
  接著,羅開鑫的視線落在陸景身上,隨即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陸景從他身邊生生的將清艷絕倫的唐雨瑤“搶走”,他怎么可能不恨陸景。他等了陸景好幾天,總算是逮著陸景了。
  羅開鑫根本就不知道陸景這兩天回了一趟江州。
  羅開鑫打了一個電話后,然后心情復雜的走向唐雨瑤,微笑著打招呼道:“雨瑤,好久不見了。”
  唐雨瑤提出離職之后,每天早上與晚上和他上下班的時間變得不一致,他有幾天沒見到唐雨瑤了。
  羅開鑫又和陳思、陸景打了個招呼。陳思對羅開鑫不怎么看的入眼,在學校的時候就覺得他就是說話動聽會哄人而已,這時淡淡的應了一聲。陸景則是無所謂的笑著喊了一聲羅總。
  唐雨瑤微微笑了笑,道:“鑫哥,你也來這兒吃飯,要不一起?”
  羅開鑫順水推舟的道:“好。我正好也想和你聊聊。”
  唐雨瑤微微有些錯愕,歉意的看了陸景一眼。她剛才也就是客氣一句,她們都吃了快一半了,以羅開鑫的性子不應該同意一起拼桌才對呢。
  陸景對唐雨瑤微笑道:“你請客,你做主。”這點小事,他怎么可能去怪唐雨瑤。
  見唐雨瑤這么在意陸景的看法,羅開鑫臉沉了幾分,但他本來就是來攪局的,便忍著怒氣坐下,招手讓服務員送了兩瓶啤酒上來。玩味的道:“陸景,我們喝一杯吧?”
  陸景隨意的點頭道:“行。”說著,和羅開鑫喝著酒。
  陳思和唐雨瑤對視一眼,都有些無語,她們倆坐在對面都能感受到陸景和羅開鑫之間的敵意。偏偏這種情況下,兩人還在喝酒。好在都是沒怎么交談的喝酒。要是笑呵呵的稱兄道弟的喝酒,那才叫人毛骨悚然。
  除了在嬌妻和紅顏們面前,陸景的話一向不多,和羅開鑫喝著酒,拿著手機給十三發了條短信。讓十三過來接他。他可沒有酒駕的興趣。
  他身邊的護衛是有趙姿和十三輪換。這次從江州過來,十三便換了趙姿的班。
  羅開鑫和陸景碰了一杯,道:“陸景,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吧?呵呵,當時你可是追著她從江州來建業了。既然,你現在和雨瑤在一起。我祝福你們。但是,陸景,你一定要好好的對雨瑤。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陸景來昆泰醫藥投簡歷在面試的時候說了,他是因為女朋友來建業工作,他才從景華創投辭職跟著來建業。
  唐雨瑤和陳思都臉色古怪的看著陸景。什么女朋友啊,他都結婚了。陸景的妻子衛婉儀。她們倆可是認識的。
  陸景笑了笑,淡淡的道:“我會的。”他肯定會對唐雨瑤好,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
  實話說,羅開鑫是個很厲害的對手。語言技巧很豐富。就像他這話里的暗示:試想陸景之前跟著來建業的女朋友,卻在遇到你唐雨瑤之后移情別戀,你如何保證將來不被他拋棄呢?
  要不是陸景早和唐雨瑤說過他和衛婉儀結婚了,這番話落到唐雨瑤耳朵里只怕兩人的關系又要另起波瀾。
  而且,羅開鑫并沒有像不成熟的年輕人那樣,分手之后要死要活,大吵大鬧。鬧的互相視同仇寇。反而表現的很有風度,一副好聚好散的樣子。在唐雨瑤心里留下了好印象。這可以為之后再追唐雨瑤留下來足夠的鋪墊。
  可惜的是,陸景知道羅開鑫的弱點:重視事業勝過重視唐雨瑤。這才獲取到唐雨瑤的好感。
  “陸景,你別笑,我是認真的。”羅開鑫故意帶著幾分酒意認真的說道。“如果雨瑤在你身邊受了委屈,我一定會為她出頭。”
  這話有點刺耳。陸景皺了皺眉頭,沒說話。他自然不可能去和羅開鑫辯論什么。
  “陸景,我知道你在景華創投賺了不少錢,開著一輛幾百萬的白色阿斯頓馬丁。”羅開鑫咂咂嘴,將桌面最后的啤酒和陸景平分,用力的抿了抿嘴,拿起酒杯,“你應該有幾千萬的身家吧。雨瑤,你給我們作個見證,十年之內,我一定會賺到一個億,超過陸景的身家。陸景,這杯酒是我對你的挑戰。”
  說到最后,羅開鑫豪氣干云。他十年之內,一定要賺到一個億,到時候他再來找唐雨瑤重述舊情。
  看著熟悉的羅開鑫,唐雨瑤被勾起回憶,眼神有些黯然,又有些欽佩。
  鑫哥還是那個鑫哥。其實,羅開鑫在她心里并沒什么大的缺點,要不是他心里重視事業超過她;要不是她和鑫哥還只是處在發乎情止乎禮的感情朦朧階段,她也不可能這么理智、決然、利落的就結束了和他朦朧的感情。
  陸景哭笑不得。羅開鑫不去當演員真是可惜了。這番話說的聲情并茂,激勵人心。怪不得他能當上昆泰醫藥的銷售副總,也能在之前贏得唐雨瑤的青睞。
  陸景正要說話,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楊顯在電話興奮的道:“景少,我們今年的全球銷量已經統計的出來,累積銷售2100多萬臺,預計到元旦達到2200萬臺不是問題。呵呵,看這情況,今年我們有希望把LG手機從全球第6的位置上擠下來。”
  “行,我知道了。你和周復生安排犒賞大家。”這是預料中的事情,陸景只是笑了笑,忽而心里一動,問道:“今年的年終分紅方案做出來嗎?”
  楊顯笑哈哈的道:“景少,今年景華的純利近180億(約合21.7億美元)。具體的方案我們還在討論。”
  陸景點點手指,道:“那拿出2億美元給大家分紅吧。當然,這只是初步建議,你們繼續討論。剩下的資金留出10億美元給我。我另有用途。”
  和楊顯聊了一會,陸景掛了電話。見唐雨瑤、陳思、羅開鑫都在愣愣的看著他。陸景就笑,“怎么都看著我?”
  他略微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的手機質量很好,就算坐的近,楊顯的話三人應該是沒聽到多少。倒是他的話給聽的清楚。
  羅開鑫神情復雜的看著陸景,手里的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半響,重重的嘆了口氣,將杯子里的酒喝光,失落的站起來。走向飯店門外。
  他滿腦子都是陸景嘴里10億美元這句話,其他的事情一概與他無關,失魂落魄的在街上胡亂的逛著。
  見羅開鑫離開,陳思掩嘴嬌笑道:“陸景,你壞死了啊。不想喝酒就直說嘛。打擊人也不是這樣打擊的。雨瑤的鑫哥不會給打擊的從此一蹶不振吧?哈哈!”
  羅開鑫剛才說他十年之內要賺到1個億,結果陸景現在就在掌握著10億美元資金呢。這一記無聲的耳光抽的響亮。
  唐雨瑤在桌子底下不滿的掐了陳思一記:什么叫“雨瑤的鑫哥”?忒難聽。她都結束這段感情了。
  陸景無辜的攤開手。笑道:“我哪有那么無聊,只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吩咐下手下的員工辦一下。”
  唐雨瑤輕聲道:“不說了,我們接著吃飯吧。”她相信陸景是無心之失。他和羅開鑫本來就是不同級別的對手。只是這對羅開鑫的打擊可就大了。
  吃過飯,唐雨瑤結了賬,陸景三人一起出了小店右拐,順著馬路在寒風中快步往永泰花園方向走去。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半。借著月色和路邊昏黃的燈光都能看到吃飯的小店門口似乎在冒著白氣。
  這時。馬路對面的一家小飯店里五六個拿著長木棒的街面混子突然涌到馬路中間沖著陸景三人而來。為首的剛子吼道:“就那個男的,別讓他跑了。瑪德,敢泡鑫哥的女人。”
  “搞死他。”身后幾名小弟揮舞著長木棒嗷嗷叫著沖上來。
  這番凌厲的氣勢將唐雨瑤和陳思嚇呆。她們從來就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陸景連忙將身邊呆立的唐雨瑤拉到身后,又往前走了一步,遮住唐雨瑤和陳思,頭也沒回的大聲道:“跑。你們快跑。”他自己瞇著眼睛鎮定的看著路燈下呼嘯而來的混混。
  陸景鎮定是因為他很清楚,這些混混絕不敢要他的命。街頭斗毆,他還是有幾分經驗的。他當年參軍回來,在四中的時候沒少和劉小山混戰過。當然,他是勝多敗少。
  “啊…”唐雨瑤和陳思都不知道跑。退了兩步,看到為首的一人一棍子砸向陸景的頭,嚇的發出高分貝的尖叫。
  陸景抬手護住了頭,手臂上重重的挨了一棍子。他緊跟著一拳砸在為首混子的下巴上。嘎啦嘣脆,剛子立時失去戰斗力。后面跟著沖過來的小弟們亂棍雨點般的砸下來。陸景立刻處在下風。場面十分混亂。
  “住手!”這時,馬路盡頭一聲嬌喝。十三早就到了,一直遠遠的跟在后面。見情況緊急,十三拔槍沖天開了一槍。“嘭”的一聲槍響讓正在亂斗的混子們都嚇的住手。街頭斗毆的混子哪見過槍。
  看到馬路邊一名女子英姿颯爽的手持手槍快步移動過來,手里的槍口十分平穩的對著這邊,“都不許動。”有人嚇的雙腿直抖。
  見十三趕到,陸景心里松口氣,將手里搶來的木棍丟在地上,呸了兩口。他身上挨了幾下,好在這伙混混打架很有經驗,沒人沖他的要害打。
  這一切發生在很短的時間,唐雨瑤和陳思這時也回過神來,上前關心的問陸景,“陸景,你怎么樣?”
  “沒什么事。”陸景渾身疼的很,嘴里卻是開玩笑道:“今天這算是美女救英雄。”
  “你這人,還有心思說笑?”唐雨瑤責怪了陸景一句,幫陸景整理著凌亂的頭發和衣服。(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