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78 面試

洗手間的門關著,和溫暖的客廳隔開,里面清冷無比。陸景打開門,在洗漱臺前洗了一把冷水臉,輕輕的拍拍臉,想著該告辭了。
  “陸景…”柳蘊出現在衛生間門口,斜扶著門框,解釋道:“你別生氣啊,藍藍的性子就是那樣,她人不壞。”
  陸景笑著擺擺手,“我哪有那么容易生氣。你倒是挺為你的好朋友著想啊。”
  他對蔣藍藍沒什么好感,對柳蘊的感官卻是不錯的。他和唐雨瑤關系能突破的關鍵一步就是柳蘊將唐雨瑤調到黃海去培訓。而且,他能感受到柳蘊對他似乎有點尊敬。當初面試的時候她可是高傲而強勢。昆泰醫藥矜持的人力資源部美女部長在他面前如此乖巧可人,想著也是一件讓人暗爽的事情。
  “你言不由衷呢。”柳蘊笑了笑,走進洗手間從架子上拿了條干毛巾遞給陸景,“藍藍心里有苦衷,反正你已經離職了,我說給你聽吧。”
  陸景接過柳蘊遞來的干毛巾擦著臉,“你說說看。”
  柳蘊感嘆的道:“蔣藍藍是昆泰醫藥的老員工。她原本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三年前她丈夫出國,不久后兩人的婚姻破裂。她丈夫在外面有其她的女人。兩個人只是維持著表面婚姻關系應對家里人。蔣藍藍雖然很喜歡捉弄年輕的男孩子,但實際上這些年她都是潔身自好,沒搞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她心里很苦。”
  陸景揉揉眉心,嘆了口氣,道:“她這樣不行。想要尋找到一份可以慰藉她心靈的感情很困難”
  每一個人要給別人一個什么印象,都是通過他的言行來展示的。蔣藍藍到底是不是潔身自好。他不敢斷言。但是,蔣藍藍風-騷放-蕩的行為卻會塑造一個不好的形象。
  痛改前非什么的。其實有點唬人。人的習慣一旦養成,僅僅是靠自己的自制力去改是相當困難的。蔣藍藍這個樣子,沒有人會相信她可以糾正的過來。
  “…”柳蘊愣愣的看著陸景。陸景這話說得很到位。蔣藍藍的心思她其實猜得到一點:有點賭氣的成分,又有點尋找新感情的成分,也有不敢邁出“婚外情”那一步的恐懼。
  柳蘊沒有想到陸景把握人心的這么準確,由衷的道:“陸景,你真是厲害。我覺得你來做人力資源一定比我做的好。”人力資源工作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識人。
  陸景就笑,“沒那么夸張。”說著,將手里的毛巾遞給柳蘊。
  柳蘊轉過身一邊晾毛巾一邊說道:“陸景。我有一家大型企業邀請我去做人力資源副總,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柳蘊身材消瘦修長,發絲隨意的披在肩頭。這時,她的外套已經脫掉,穿著藍色的高領毛衣,白色的修身長褲。翹挺的小圓臀在白色長褲的包裹下曲線曼妙。修長細瘦的長腿如圓柱,渾身透著一股成熟的風情。
  陸景欣賞著柳蘊窈窕的背影,笑道:“這有什么好考慮的,當然是拒絕。大型企業的人事關系都是復雜。你需要為在你的履歷增加足夠輝煌的經歷以便于以后能壓得住場子。所以,我建議你至少要在昆泰醫藥干上三年到五年的人力資源部部長,然后再跳槽到一個更大的平臺上發展。”
  柳蘊掛好毛巾,回頭見陸景眼睛里有些男人看女人的意味。清秀的臉蛋上禁不住浮起兩團酡紅。聽陸景說完,道:“我本來還有點動心的,你這么一說。我都不敢去了。再去吃一點東西?”
  陸景婉拒道:“不用了,我吃的差不多了。”
  柳蘊知道陸景是不想再和蔣藍藍見面。微笑著道:“走吧。火鍋的食材才吃了一小半呢。你在公司食堂里可不是只有這點飯量。藍藍這會兒肯定已經醉倒了。她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
  陸景和柳蘊回到簡雅的餐廳里。片刻的功夫。蔣藍藍果然已經醉倒在餐桌邊,嘴里嘀咕不停。柳蘊拍拍蔣藍藍的肩膀,見她沒反應,將她扶到客廳的沙發上躺好,才過來和陸景接著一起吃火鍋。
  隨意的聊著天,向火鍋里下了金針菇、千張、蝦,柳蘊又起身給陸景添酒,笑著道:“陸景,你離職之后應該不會再來昆泰醫藥了,你投遞到人力資源部的簡歷上有多少信息是假的啊?”
  酒液從瓶口緩緩的落入到酒杯中。柳蘊俯身倒酒,藍色毛衣下挺翹的酥-胸曲線更加迷-人。聞著柳蘊身上的香味,陸景微笑道:“五五開吧。”
  柳蘊放下酒瓶,嬌笑道:“我還以為都是假的呢。”見陸景的眼神有些放肆的看著她的酥-胸,柳蘊忍不住白了陸景一眼,羞澀的拿手遮住她的胸口,手剛放上去卻是醒悟過來她穿著高領毛衣,就算是俯身倒酒陸景其實也什么都看不到。
  柳蘊身材消瘦修長,五官清秀,酥-胸凸起的曲線曼妙。平心而論柳蘊并不算是特別漂亮的美女,但是她這個手撫酥胸的動作卻是魅-惑無比。陸景都覺得嗓子有點干。他這兩天可是清心寡欲,正是處在要火山爆發的前夕。
  “你還看!”柳蘊嬌嗔了一句,心里有些酥麻的感覺,問道:“你女朋友不在你身邊?”
  陸景摸摸鼻子,強迫他自己挪開目光,道:“我結婚了。”
  “啊…”柳蘊驚呼道:“這么重要的一條狀況,你居然在簡歷上作假。”
  陸景無所謂的聳聳肩,笑道:“我又不是靠簡歷找工作。柳蘊,你上次說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了?”陸景忽而想起柳蘊那個極品男友來。
  柳蘊和陸景碰了碰酒杯,語氣惆悵道:“都分手好一段時間了。家里介紹的。他那個人度量太小,我和他不合適。我今年二十九歲,家里天天催我相親,我都快煩死。陸景,你怎么這么早就結婚了?”
  “順其自然唄。”陸景吃著菜,笑說道。
  柳蘊就笑了笑,清秀的臉上帶著嫵媚的緋紅,“你不止一個女人吧?”陸景年少有為,看他熟練的用眼神吃她的豆腐就能猜得他的一些情況。
  陸景并不否認,點了點頭,問道:“你呢?”
  柳蘊手撐在餐桌上,一手拿著酒杯,追憶道:“大學的時候談了一個男朋友,畢業之后就分手了。后來工作一年之后談了一個,但是家里不同意,四年前就分手了。現在都是家里介紹的,沒一個覺得合適。”
  正說著話,躺在沙發上的蔣藍藍突然呻-吟一聲,喊著要喝水。柳蘊倒了一杯水,拿到客廳的沙發邊給好友喂水。陸景放下筷子也過去幫忙。
  將蔣藍藍安頓好之后,柳蘊將水杯放在茶幾上,扭頭對陸景嫵媚的笑道:“藍藍就是這樣的,我們接著聊。”話音才落,就感覺酒勁涌上來,一下子靠在陸景身上。
  “你這樣還能喝?”陸景伸手將柳蘊抱到懷里,輕輕的將她額前的秀發整理好。
  柳蘊臉頰緋紅,眼眸羞澀又嫵媚的看著陸景。她和陸景都是成-年人,彼此之間的好感也不用掩飾,都到這份上了,今天晚上后面要發生什么,兩人心知肚明。
  陸景在柳蘊滾燙的清秀臉蛋上親了一口,大手撫著她毛衣下翹挺的玉兔。手掌隔著她白色的修身長褲,撫摸著她翹挺的小圓臀,修長細瘦的長腿,感受著柳蘊成熟的女人風情。
  過了很久,柳蘊感覺到她的毛衣、內衣被推了起來,乳罩的扣子被解開,一雙細挺鴿-乳給陸景細細的揉著,正感覺心底的火苗燃燒的時候,耳邊突然聽到陸景道:“你那天在緣石大廈吃飯的時候給我說你辦事情辦砸了,你都不知道我多么想打你的屁-股。”
  柳蘊嫵媚的嗔了陸景一眼,嬌聲道:“你真是混蛋。”說著話,順從的轉過身背對著陸景,扶在沙發扶手上,烏黑的秀發垂落在沙發上,緩緩的翹起俏臀。
  看著撅起的被白色休閑褲包裹得渾圓的小翹臀與修長細瘦的長腿一個曼妙的弧度呈現在眼前,性-感無比。陸景那會真的打柳蘊?一手愛-撫著她的俏臀、細腿,一手扶著柳蘊的細腰,將她白色休閑褲的扣子解開,輕輕的將她白色的休閑褲、淺灰色的打底褲、黑色的保暖長褲,寶藍色的蕾絲三角內-褲褪到腿彎處。雪-膩的圓臀、粉潤的長腿落在陸景的眼前。陸景輕柔的按了兩下,感受著柳蘊肌-膚的細-膩和圓臀的彈性。
  柳蘊雪雪的恩了兩聲,回頭嗔望著陸景,幾年沒有的渴望突然被陸景給撩了起來。
  這時,陸景口袋里的手機鈴聲忽而響起來。陸景愣了愣,手里揉著柳蘊的雪-臀,看看號碼接了電話。許雪打來的電話,“陸景,你吃飯吃完沒?我和靜雨、雨綺已經到了四季綠都酒吧。”
  “你們先喝吧,我一會就來。”陸景從灼熱的情緒當中清醒過來,苦笑著揉揉眉心。自重生以后,他本來是想著從此與一-夜情隔緣。沒想到差點在柳蘊這兒破戒了。實在是最近的情況特殊,再加上今晚的氣氛確實不錯,他和柳蘊相互看的還對眼。不過既然被許雪的電話打斷陸景也沒有繼續進行下去的意思,用手指幫了柳蘊一回,溫柔的抱著她溫存了好一會才告辭。
  柳蘊無奈的嘆口氣,她知道她留不住這個出色的青年,幽怨的吻了陸景幾口,整理好衣服送陸景到門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