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97 大唐雨景里的談判

皇冠車開上了紫竹大道,王燦在車內笑道:“陸景,3千萬你都不肯答應,嘖嘖,莫心藍大手筆啊,這個莫文輝看樣子很重要啊。”陸景開著車,一手夾著煙,笑道:“那是當然,莫文輝牽扯進去了,新虹百貨的問題就會暴露出來,所以他們想要保莫文輝。
  新虹百貨在京城有5家門面,加起來可就不只是3千萬了。
  我看,你來的時候沒有說錯,莫心藍不過是做做樣子,試探下我們的虛實。當然,能用錢解決我們自然最好。
  她的主要希望估計還是放在白昆,或者劉家身上。
  她今天晚上犯了兩個錯誤。第一,把我們當成沒見過錢的小孩。莫家在新虹百貨上面的投資可不止這個數。我的目的是削弱莫家資本的實力,自然是不能答應。
  第二,讓白昆陪著她談判。她或許是想著給我們施壓,但是這恰恰表明她對目前的局勢缺乏足夠的掌控力。只能把希望放在別人身上。
  莫家在京城官場上的實力不值得一提,一旦上了市級的層面,他們就只能依托他人。”
  王燦笑著點點頭,感嘆道:“你這份從細節見內心的揣摩功夫越來越熟練了。你當年要有這份功力,李菲菲早被你追到了。”
  陸景把煙滅了,微微一笑,嘆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祝愿李菲菲在北美過得順利吧!”
  王燦點點頭,他最近頭疼著接下來做什么,也沒有和李菲菲聯系過,問道:“那個白昆什么來頭,他說話真TM發酸,欠抽啊。”
  陸景笑道:“不要被他文質彬彬的外表騙了,聽說他在云南曾經用步槍獵熊,是個桀驁不馴的人物。不過他自身有能力也沒用,白家長不了,他們做事太不規矩了,遲早要出問題。你二舅不是在魯東嗎,提醒他注意那邊的走私情況,就和白家有關。”
  王燦動容道:“陸景,你這消息真的假的。這可是會牽扯出一大批的干部。”
  陸景笑了笑,打著方向盤,把車子倒到了路邊,“你得空和你二舅提一聲就行,至于真假,他那個層次的人物,自然能判斷的出來。到你家了,我就不上去叨擾了。替我向馮阿姨問好。”
  “行,保持聯系。”王燦下了車,看著陸景的車遠去,想著今天在大唐雨景見到的奢華絢麗,腦子模模糊糊有點明白今后要走的路了。
  …
  新的一周開始了,周一京城市的市長辦公會上,九名副市長都在默默的翻著手中的材料。分管工商行政管理的袁市長突然拿出了這么一份關于新虹百貨違規的材料,其負責人莫文輝違法的事實證據確鑿,令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袁市長向馬市長匯報過沒有。
  領導京城市政府全面工作的馬市長輕輕的把材料放到面前,“大家都說說自己的看法吧。”
  常務副市長李市長把眼睛上的老花鏡拿下來,放在面前的材料上,慢慢的說道:“材料很詳實,袁進市長的工作做得很扎實。但是,我們要換一個角度看問題,新虹百貨每年都要為市里上稅近3千萬,是市里的利稅大戶。有些違規的地方,瑕不掩瑜嘛!當然,罰款的方案,我看可以,做錯了事要受到處罰。
  新虹百貨是京城市民日常生活,購物的首選地方,如果我們大張旗鼓的讓稅務局的同志去調查,會不會引起社會不穩?六中全會就要召開了,我認為一動不如一靜。維持京城市經濟繁榮,社會穩定,團結的大好局面是我們整個班子的責任。破壞這個大好局面時要承擔政治責任。”
  袁進默默的喝著茶水,聽著大家接下來的發言。基本都是與李市長的意見相同。常委副市長林市長的意見更是偏向新虹百貨,“對待這樣一家為市里經濟做出貢獻的企業,我們不能只看到它的缺點而沒有看到它的優點,這顯然是不符合唯物主義辯證法的。我認為,罰款1000萬的處罰太重,這明顯是情緒化的罰單。
  莫文輝這個人我沒有見過,但是去年市里面的十佳青年優秀企業家是有他的吧。”說到這兒,林市長頓了頓,沒有繼續往下說。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難道市里準備自己打自己的臉不成。
  “袁進市長,你的看法呢?”馬市長微笑著問了一句,給他一個發言的機會。他的意見都是寫在材料里面,他什么態度不問可知。
  馬市長不想做得太過,讓人詬病。
  袁進想了想,組織自己的語言,“對于新虹百貨的問題,我主張重罰是基于殺一儆百的考慮。市里的經濟秩序不能因為新虹而受到干擾。只有有秩序的經濟繁榮,才是長久的繁榮。
  我建議稅務局的調查,目的不是為了想讓新虹關門,新虹百貨是市里的老品牌,老形象,讓它關門只能說明我們的工作不到位。
  但是,現在的新虹就像是長在京城市身上的毒瘤,不斷的吸著我們的養分。我們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去整頓它。
  整頓新虹的管理層,查處違法違規的不法分子,并不會對新虹造成大的影響。我們完全可以與其資方溝通,讓他們派出新的管理人員。
  我相信整頓之后的新虹肯定能煥發出新的面貌。新虹百貨的發展也會更上一個新的臺階。所以我認為不會影響到團結穩定,安定繁榮的大局。”
  林市長拿著白瓷杯子喝著茶水,反問道:“你這個整頓要多久?一個月,兩個月?”
  “最多三天!”袁進斬釘截鐵的道,“查賬和處理具體違規的人,和日常的經營完全可以剝離開。”
  林市長淡淡的笑道:“下面人心惶惶,日常經營怎么會有序的進行?新虹超市目前有三家大股東,他們都是有派駐代表在管理層任職。我看要他們自覺的配合是不可能的,你這樣的重罰一樣會損壞資本方的利益。”
  袁進道:“就算現有的資本方不愿意配合,我們可以勒令他們整頓,接受市里面的指導改組董事會,我相信以新虹百貨的招牌和優質的資產會有很多資本愿意進入的。”
  “有些事不能想當然!”林市長笑了笑,拿起杯子喝水,不再與他辯論。
  接下來幾名排名靠后的市長都談了談自己的看法,有些人是不參與,有些人是贊同李市長的意見。
  馬市長見差不多了,就道:“那行吧,罰款的事情就按照袁市長的意見辦,對莫文輝還是以批判教育為主。”
  袁進皺眉道:“市長,我保留我的意見!”馬市長眼睛瞇了一下,臉上的笑容逐漸的淡去。他的眼光在袁進身上停留了兩三秒,然后宣布散會。
  …
  市長辦公會上發生的一幕很快就傳了出去。大唐雨景俱樂部里面觀景位置最佳的聽雨軒里面,莫心藍正在單獨宴請白昆。
  山風卷來,十分涼爽。修建在山腰間的這棟別墅,視野極佳,可以遠眺湖東區的燕子湖,又可以欣賞連綿的香山楓林,再過到十月份時,香山紅葉就會被秋風次第吹紅,是難得一見的盛景。
  莫心藍笑意盈盈的給白昆倒了半杯紅酒,“這次多謝白少幫忙,cheers!一會我讓文輝過來敬你一杯。”
  白昆愉快的與莫心藍碰杯,看著她嬌嫩白皙的手指如蘭花般持著高腳玻璃杯,仿佛有著勾人的魔力。他笑道:“心藍設宴款待,何必要他過來打擾我們的雅興。有心就行了。”
  白昆迷戀的看著莫心藍嬌艷的紅唇,她唇形很美、紅潤豐澤,下頷圓潤,膩白如玉。雙峰飽滿而豐翹,將上衣撐起一個完美弧度的半圓,非常迷人。
  看著白昆色授魂與的樣子,莫心藍無奈的嘆口氣,左手不經意的碰了碰坤包,那里有手機。
  白昆搖了搖手中的紅酒,在杯子口聞了聞,“心藍,你就像紅酒一般醇厚香甜。我上次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說著,站起來,走到開著的窗戶邊,斜倚在窗戶邊,拿著酒杯側著頭,有些期待的笑道:“你嫁給我之后,我們一起去全世界游山玩水,盡情的體會大自然的美景,比你在這兒苦心經營大唐雨景不好上很多嗎?”
  莫心藍喝著紅酒,搖了搖頭,“白少,謝謝你的美意,但是我還沒有準備好投入到一場完美的愛情中,給心藍一點時間好嗎?”
  白昆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我怎么會讓心藍難做。”
  兩人談天說地聊了許久,直到晚飯時分,白昆才戀戀不舍的告辭離去。莫心藍應付完白昆,腳步有些踉蹌的走回到自己的居室。她的助手馬晴扶著她,擔憂的道:“心藍姐,你沒事吧。”
  莫心藍搖了搖頭,“還好,紅酒上頭了,休息一會就沒事。你給我備一點小米粥吧,我睡醒了起來喝。”
  她吩咐了一聲,搖曳生姿的走向居室里面的臥室。她今天下午請了劉松小酌,又請了白昆,感謝他們在莫文輝事件上所出的力。
  連赴兩場,縱然是紅酒她也有些受不了。
  …
  夕陽打在寧水街街道的側墻上,明亮金黃。陸景才下了出租車就接到了唐悅的電話。
  “陸景,袁市長的影響力還是不行啊。咱們這次怕是要輸了,就打下一個莫中衡,外加罰款1千萬,對莫家和新虹百貨來說,不痛不癢啊!
  新虹現在擺脫了困境,騰出手來,我看他們的報復馬上就要來了。”
  陸景看著群山環繞中的錦園別墅,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唐悅,你真的認為我們會輸?”
  唐悅有些詫異的道:“上午市長辦公會上已經有定論了。能罰他們1千萬已經是最理想的結果了。”陸景笑了笑,“耐心的等一等,唐悅。就算京城是豫北派系的地頭,豫北派系內也不見得是鐵板一塊。市長辦公會不是常委會。”
  唐悅有些愕然,他看不出哪里有翻盤的可能。京城是豫北派系的重地,常委會自然是豫北派系的人占優,他這個紈绔公子哥都知道,莫非陸景能有手段改變某些人的想法?
  陸景笑著掛了電話,慢步走進錦園別墅,腦子里想起下午田秘書打來的電話:“陸少,袁市長決定向市|委林書|記反應情況。耐心的等一等。”
  陸景明白田秘書的意思,這是讓他不要亂動關系,免得適得其反。估計袁市長是有一定的把握說服林書記贊同他的觀點。否則不會讓秘書特意叮囑自己一句。
  看來,講道理的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