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977 發展機遇

中午下班后,柳蘊和好友蔣藍藍說笑著在緣石大廈的一樓食堂吃午餐。在窗口排著長隊打好飯菜剛坐下來,柳蘊道:“藍藍,你今天晚上可別說瘋話埃”
  蔣藍藍笑道:“得了,我現在哪有敢在陸景面前說瘋話。他又不是才出社會的小年輕。倒是你晚上在吳山天下請他吃飯不妥呢。”
  “怎么說?”柳蘊用調羹舀著煎得金黃的豆腐,好奇的問道。
  蔣藍藍分析道:“你本來呢是心里感謝陸景才請他吃飯的。看陸景那天聚餐晚上看的那輛豪車,這種會所的餐廳他不知道去過多少次。所以很難體現出你的誠意。你還不如在你家里弄個火鍋什么的。”
  柳蘊是建業本地人,她家里早早的就給她在財大附近的楓藍雅苑買了房子。
  柳蘊輕笑道:“不是吧,我怎么覺得是你惦記著我那兒的拿破侖xo呢。”
  “去你的,我好心給你出主意呢。”蔣藍藍嬌笑的說道,“聽不聽你自己決定。”
  柳蘊思索了一會,道:“我下午再想想吧。”
  …
  唐雨瑤下午兩點五十五分到南都大廈。進門就見陸景正在一樓大廳里等著她,禁不住輕輕的一笑,沖陸景揮揮手。
  “雨瑤,這里。”陸景微笑著帶著唐雨瑤一起到南都大廈10樓。下午的面試安排在陸景的辦公室里,由何夢瑤單獨和唐雨瑤交流。
  四十分鐘后,唐雨瑤面帶微笑的從辦公室里出來。見陸景正在10樓大廳的辦公區域里和一名英俊的男子在討論著什么。她正想著要不要走過去打招呼時,陸景笑著沖她舉起手。
  陸景給郁揚說了一句。走到唐雨瑤面前,笑著問道。“和夢瑤談的怎么樣?”
  唐雨瑤微微一笑,道:“挺好的。何董事長通知我面試通過,等從昆泰醫藥離職后就可以來報道。”
  陸景笑著領著唐雨瑤到小會議室里,倒兩杯溫熱的純凈水,遞一杯給唐雨瑤。唐雨瑤捧著水杯有些好奇的問道:“陸景,何董事長怎么那么年輕?”
  陸景溫聲道:“夢瑤今年才26歲。比我大一歲。是不是覺得挺詫異的?呵呵,很多事情等你以后在昆成汽車呆得時間久了就知道。”
  不管唐雨瑤前世里給他的印象是多么的風華絕代,在此時,她年輕的二十二歲時候。她也有著小女生剛進大公司的驚訝、新奇、忐忑。
  唐雨瑤輕笑著點點頭,拿起水杯喝水。是有點渴了。剛才面試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她在說話。何董的話非常少,但往往一句話能問到關鍵點上。
  實話說,這位何董給她最深刻的印象卻是她絕美的容顏和特別的氣質:明艷動人、清麗脫俗,見之忘俗。
  陸景坐到唐雨瑤身邊,問道:“雨瑤,既然面試通過,那你準備什么時候從昆泰醫藥離職?”
  唐雨瑤想了一會,輕聲道:“我明天給蘊姐說一聲。”
  陸景笑道:“行。那我讓昆成汽車這邊給你安排住宿。”
  “住宿?”唐雨瑤臉上露出不解的神色,笑問道:“昆成汽車還包吃包住嗎?”
  陸景就笑,“那是當然。你以后的工作地點應該是在棲口區的建北開發區。在那里昆成汽車有自己的宿舍。你不是說陳思這周末要過來玩嗎?正好讓她陪著你去挑下宿舍,早點搬過去。”
  唐雨瑤好笑的看了陸景一眼。道:“你就這么希望我搬離永泰花園?”
  她知道陸景是擔心她和鑫哥的關系又恢復如初。但是,她既然已經做了決定,肯定不會再出現那樣的情況呢。
  陸景忙笑著解釋道:“雨瑤。我當然相信你。是這樣的,事情有些變化。我可能過幾天就要離開建業,我希望在這之前盡量幫你安排好入職昆成汽車的事情。”
  下午他剛收到的消息。現代汽車氣團的股權爭奪再起波瀾。他剛才就是在和郁揚討論這個問題,這對昆成汽車而言是一個機會。
  “我要你相信什么啊?”唐雨瑤心里羞澀,微嗔著白了陸景一眼。陸景這話說的好像她是他的女朋友一樣。隨即,她又反應過來,“啊…,你要離開建業?”
  她沒想到陸景這么快就要離開建業。她還在猶豫糾結著以后來昆成汽車怎么和陸景朝夕相處呢。其實,和陸景相處很愉快,她也喜歡和他在一起,只是她內心里依舊有著猶豫。
  這時她才反應過來,陸景執掌一個商業帝國,根本就不可能長期在建業呆著。
  陸景肯定的點點頭,然后輕輕的握住唐雨瑤的手。他也希望在建業多呆幾天,好時時和唐雨瑤見面。但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
  感受著陸景手掌的溫度,唐雨瑤精致的臉蛋微微一紅,美眸輕橫了陸景一眼。她能感覺到陸景留戀的情緒。早上才給陸景握住手了,這時候也沒想著掙扎抽出來。
  “陸景,住處的問題我入職之后再辦吧,我現在都還沒加入昆成汽車。”
  陸景笑了笑,道:“搬家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處理完的事情。等到你入職之后,那你有幾天就得坐兩三個小時的公交車上班了。雨瑤,住宿是昆成汽車的內部福利,房子空在那里也是空著。你提前一點拿到房子不要緊的。”
  鐘霞區到棲口區的建北開發區需要坐近三個小時的公交。
  唐雨瑤想著冬季早上六點不到就要起床,心里先打個寒顫,同意道:“那行吧!這周末我和陳思去挑房子。”
  她剛才猶豫其實是不希望欠陸景太多人情呢。她只是對陸景敞開了心扉,并沒有打算把她那顆心交給陸景。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認陸景照顧她照顧的很細心。照這個趨勢下去。她真擔心她就這么“陷”在陸景這里了。
  …
  位于建業財經大學附件的楓藍雅苑是建業市內有名的高檔的小區。柳蘊2000年就由家里在這兒給她買了一間三室兩廳的房子。餐廳里,火鍋的湯底已經沸騰。飄香四溢。
  屋子里開著空調,蔣藍藍穿著白色毛衣軟軟的靠在沙發上。看看手表,“柳蘊,陸景怎么還沒來?是不是走錯地方了,要不你出去接他一下。”
  這時門鈴聲響起。柳蘊連忙放下手里的蘋果,起身去開門。透過貓眼看到門外正是陸景。柳蘊開了門,笑著道:“陸景你來了。呵,你怎么還帶禮物來了?”
  陸景將禮物遞給柳蘊,笑道:“要是去吳山天下吃飯我肯定不帶禮物。誰讓你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在你家吃飯。柳蘊,不好意思。臨時有點事情,拖晚了一點。”
  下午的時候,上午剛散會的昆成汽車高管又重新開會,評估現代汽車的股權變更對昆成汽車可能的影響。他比約定時間晚到了半個小時。
  陸景和柳蘊只是略有交情,對這些禮節性的小事他一般都很注意。
  “沒事,我和藍藍也沒等多久。快進來吧。”柳蘊笑著將陸景讓進來,招呼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的蔣藍藍開始吃火鍋。
  明快簡潔的餐廳里,三人依次而坐。柳蘊準備的火鍋湯底是鴛鴦鍋,切好的大白菜、小白菜、包菜、花菜放在一邊。豆腐、豬血、肥牛、羊肉卷、豬肉丸等等菜肴放在精致的瓷盤里。酒是拿破侖xo。看得出來柳蘊很費了一番心思。
  說笑著幾杯酒下肚。蔣藍藍涮著羊肉。笑吟吟的問道:“陸景,你對楓藍雅苑很熟?你都沒要柳蘊去接你你就來了。”
  陸景笑道:“我來過這兒幾次,柳蘊一說地方我就知道。”建業市的常委副市長林清秋就住在楓藍雅苑這里,他來過幾次。
  柳蘊舉杯和陸景碰了碰。誠懇的道:“陸景,一直向對你說一聲謝謝。你給我的那張卡對我的用處很大,讓我看到另外一個精彩的世界。”
  陸景仰頭喝了酒。微笑道:“是我先請你幫忙的。不用這么慎重其事。”
  一說起唐雨瑤的事情,柳蘊便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陸景不喜歡她繼續糾結這件事,頓了頓。繼續再和陸景喝了一杯酒。
  陸景笑著搖頭。他和唐雨瑤的關系不是柳蘊想的那樣。至少目前來說,他和唐雨瑤最終走在一起的概率很大。陸景起身去客廳落地衣架上拿他的外套。
  屋子開著空調,再加上吃著火鍋,熱氣騰騰,陸景早就脫掉了灰色的外套。陸景手里拿了幾張卡回來,遞給柳蘊,“我已經從昆泰醫藥離職,這些卡也沒什么用,都送給你吧。”
  他當初進昆泰醫藥追唐雨瑤,準備了幾張建業豪華去處的會員卡。本來是打算用來換人情的。結果,柳蘊好心辦壞事,使得他呆在昆泰醫藥的時間大大減少,這些后續的會員卡也沒什么用。他來之前就想好送給柳蘊。
  “謝謝。”柳蘊道謝之后準備收起來。她不知道陸景的具體身份,但是他肯定是和吳山天下會所里面那些大人物們一個層次的人。
  柳蘊哪里知道她其實低估了陸景的層次。
  “給我看一下。”蔣藍藍從柳蘊手里拿過來一看,“噢-,北牧山溫泉的會員卡,凱撒翡麗的卡,嘖嘖。真是奢侈呢。陸景,有沒有我的份啊。”
  陸景微笑道:“我都送給柳蘊了,你和她商量吧。”
  蔣藍藍酒多喝了幾杯,早忘了在陸景面前的克制脾氣,不滿的道:“陸景,你是不是對我有看法啊?”柳蘊明明通知陸景她今天也會來吃飯,陸景卻沒有給她準備任何饋贈的禮物。
  陸景心里確實對蔣藍藍有看法。沒有人會對一個行為不檢點的女人有好感。他早將蔣藍藍列入敬而遠之的名單。不過,這個時候他自然不會和蔣藍藍爭論什么,“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間。”
  “誒…”柳蘊無奈的搖搖頭,蔣藍藍的苦衷她是知道的,可是陸景不知道。柳蘊想了想,起身追著陸景去解釋。她不想陸景誤會她的朋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