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75 離職聚餐

聽著北宮霞的話,陸景就知道她不認識他今天的座駕。陸景喝著咖啡,微笑道:“事情辦完了自然要離職。我的本職工作可不是在昆泰醫藥當銷售業務員。”
  “那你的本職工作是什么啊?”北宮霞微微撅嘴問道。
  “怎么每次回答這個問題我都有種自我標榜的感覺呢。”陸景語氣輕松的笑道,“我是景華公司的老板。”
  北宮霞哪里肯信,沒好氣的白陸景一眼,“你就吹吧!景華可是幾百億的企業呢。好了,你不想說我不問你了。那你和雨瑤的關系現在怎么樣?真像李季同說的那樣?雨瑤上周請假一周。今天我都沒有來得及問她呢。”
  陸景避重就輕的道:“雨瑤知道我結婚了。”這個問題他其實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雨瑤對他有好感,也默許他親吻她,但是她內心的猶豫、掙扎、徘徊他又如何能不知道。
  “你這樣的情況,雨瑤拒絕你很正常呢。”北宮霞理解成唐雨瑤拒絕陸景了。陸景當時就是以這個理由拒絕她的。可能覺得語氣有點幸災樂禍,她又安慰道:“你要不要抽支煙?我不介意的。”
  “我哪有那么脆弱?回頭把你的屋子給熏得全是煙味你怎么休息。”陸景不禁失笑。北宮霞性子活潑開朗,不善于掩飾她的情緒,但心地卻是不錯的。
  北宮霞笑道:“算你還有良心了。”
  “這話說的!”陸景笑著搖頭,“好了。我該回去了。”
  他今晚答應北宮霞上來坐坐,是想要和北宮霞將關系理順。他不會再去昆泰醫藥。不希望走的時候還有一個女孩子心里對他幽怨的情緒。北宮霞那天拿著餐盤坐到他面前說了一句話就逃開的樣子一直被他記著。現在,兩人之間氣氛融洽。他自然要告辭了。
  “啊…”北宮霞心里有些不舍,下意識的道:“不再坐一會嗎?”她知道不管陸景的本職工作是什么。這次離開后,肯定和她的聯系會越來越少。
  陸景就笑,“你這句話歧義也太大了。我都想起‘禽-獸不如’的那個笑話。”
  北宮霞的俏臉騰的變得緋紅,她可沒有留陸景在她這兒過夜的意思,嬌羞的從沙發上彈起來,伸手去掐陸景,“你是個混蛋…”在她自己家里,她自然敢羞惱的去掐陸景。
  陸景伸手一帶,就把北宮霞給架住。笑道:“別鬧了,再鬧真要出事了。”雨綺這個月的好事剛好來了,夢瑤和他還沒到最后一步。他這兩天正難受著呢。
  北宮霞放開手,瞪著陸景,氣鼓鼓的道:“你欺負我。”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以我和你在五組的交情,這還不算吧?”
  “我不說是這個。”北宮霞咬著嘴唇,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道:“我第一次主動喜歡男生,卻被你拒絕。我都快被我同學笑死。”
  陸景愕然無語。這種事可以給同學說嗎?隨即。他想到北宮霞活波的性格,還真有這可能。
  北宮霞見陸景愣愣的,還以為他心里愧疚,走前半步。抱住陸景,輕聲道:“就抱一會。本來只是想著和你說說話的。反正都被你知道,我不管了。”
  環境對人的影響很大。換個地方。以北宮霞的性子,就算心情激蕩也絕不會主動的抱陸景。
  陸景措手不及。雙手揚在半空中。他真沒想著今天晚上和北宮霞發生點什么。
  北宮霞抬頭問道:“陸景,你真結婚了?我打聽過。你投到人力資源部的簡歷上可是未婚呢。而且,你才25歲。”
  陸景哭笑不得的看著北宮霞,“這種事情我有必要騙你嗎?”
  北宮霞輕哦了一聲,眼睫毛微微動了動,就這么定定的凝視著陸景。就一會,其他的事情她不想管了。看著他的眼睛,鼻梁,嘴唇,喉結,突然覺得他很迷-人,北宮霞忽然明白為什么男女擁抱在一起會接吻了。她現在就想要陸景吻她。
  陸景當然不會吻北宮霞。他身上的情債已經夠多了。近距離的看著北宮霞,陸景才發現她的肌-膚只是黑,并不粗糙,伸手撫了撫她耳邊的頭發,摸著她嬌嫩的臉蛋溫聲道:“好了,北宮霞。我意志力很薄弱的。不要低估了你對我的吸引力。”
  “花言巧語。鬼才信你啊,我又沒有雨瑤漂亮。”北宮霞羞澀的嗔了陸景一眼,“陸景,一定很會騙女孩子。”
  話是這么說,她心里卻是甜蜜的緊,將頭靠在陸景的懷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聞著陸景身上的味道。
  陸景倒不反感被這么一個小美女親密的抱著,笑著搖搖頭,雙手輕輕的抱著北宮霞。一只手輕輕的撫在北宮霞被牛仔褲包得渾-圓小翹-臀上。
  北宮霞依偎在陸景懷里,心里有淡淡的情愫彌漫著。她知道她和陸景不可能。但是,就像大學里的女生一樣啊,她對陸景有好感,愿意被他抱著,甚至被他吻幾口也行。不過,她終究是不會讓陸景留下來過夜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北宮霞抬頭看著陸景,認真的道:“陸景,謝謝!”
  陸景輕笑道:“不客氣。”他能體會到北宮霞心里那種純情的愛戀,所以自覺的充當了一會“道具”。當然,總體而言,他是沒吃虧的。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北宮霞忍不住嬌羞的一笑。這就是陸景。哪怕他對她并沒有那種感覺,這個時候還是會順她的意。他對女孩子太溫柔了,這樣其實更容易招惹女孩子。
  陸景哪里知道北宮霞心里想什么。要是知道,肯定要她在“女孩子”面前加上“美麗”這個前綴修飾語。
  “我送送你吧!”北宮霞送陸景到門口,輕聲說道。
  “那我一會還要送你重新上樓。就到這兒。晚安。”陸景微笑揮揮手,下樓去了。
  北宮霞看著陸景的背影消失。片刻后聽到樓下的汽車離開聲音,但是她倚在門口。久久的不愿意關上門。
  …
  永泰花園。
  冬季的清晨起著白霧。羅開鑫整理著他的衣領在樓下等著唐雨瑤一起坐車去上班。片刻后,唐雨瑤準時出現在樓梯口。
  羅開鑫笑著招呼道:“雨瑤,早。永寧路公司后面新開了一家湯包店,味道很不錯,待會到站后你先別買早餐,我去幫你買一籠。”
  唐雨瑤笑著和羅開鑫打過招呼,然后道:“鑫哥,謝謝。不用了。”
  羅開鑫失望的笑了笑,和唐雨瑤一起往永泰花園外走去。他現在對唐雨瑤比以前要殷勤得多。但是他感覺到唐雨瑤對他似乎有點不同了。
  那種淡淡的疏離感讓他意識到他和唐雨瑤之間曾經的裂痕。但是,他相信給他時間,他一定可以將他和唐雨瑤的關系修復如初。
  說著話走出小區,羅開鑫和唐雨瑤準備前往公交站臺。再過兩三分鐘,324路就會到達。
  這時,一輛白色的阿斯頓馬丁正緩緩的從馬路邊駛過來。陸景從車里露出臉,微笑著喊道:“雨瑤,這么巧啊。我順路送你。哦,羅總也在。”
  唐雨瑤上周六和陸景在杭城分別后又幾天沒見到他了。雖然在麗江被他吻的情形仿佛還在昨日。但這時再見到陸景卻不會莫名的臉紅。聽到陸景這搞怪似的話,忍不住美眸橫了陸景一眼,算是和他打招呼。她早知道陸景以前就是刻意等在這里的。哪里是什么巧遇、偶遇之類的?
  羅開鑫看到陸景心里本就不爽,這時看到唐雨瑤似乎和陸景很有默契。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勉強的回應了陸景一聲,對唐雨瑤道:“雨瑤。我們打的走吧。”
  唐雨瑤拒絕道:“不了,鑫哥。我正好有點事情要和陸景說。公司見,拜拜。”
  羅開鑫一愣。上上周同樣是在這里。陸景也是等在路邊,那時候唐雨瑤只是和陸景打了個招呼,就和他一起坐出租車離開,但是現在唐雨瑤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他,坐到陸景車里。
  看著唐雨瑤坐進陸景的車里遠去,羅開鑫憤怒的用力握住拳頭,手指甲用力的卡在肉里。他心里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他似乎要失去唐雨瑤了,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陸景。
  車內,唐雨瑤輕攏著她的秀發,內心里的矛盾讓她沒想好怎么和陸景相處,但早上突然見到陸景心里無疑是開心的。
  陸景一邊開車一邊回頭微笑道:“雨瑤,周末在杭城玩的怎么樣?”
  唐雨瑤道:“還行吧。你昨天晚上的離職聚餐怎么樣?”
  陸景笑著道:“離職聚餐就是喝酒交流感情啊。我來者不拒,酒到杯干就是了。”
  唐雨瑤被陸景說的一笑,找回去麗江之前和他相處時的感覺,輕笑道:“你要少喝一點酒呢。哦,我記得你給我說過你在建業住在南山腳下,怎么一大早繞到我這里來了。”
  陸景上次在杭城的時候說他在南山腳下有別墅。南山都已經靠近秦江區,陸景早上繞到鐘霞區這邊,要橫穿白武區。現在才7點多,那他至少得6點半就出門。
  陸景笑著道:“我昨天晚上聚餐的時候可是聽說你早上和羅開鑫一起上班,我緊張的不行。只好今天過來送你了。”
  他當然不會說,他這兩天精力充沛,又沒人陪他“晨練”,只能早起。
  唐雨瑤展顏一笑,微嗔道:“我和你什么關系都沒有,你緊張什么啊?我都和鑫哥一起上了半年的班了呢。”
  唐雨瑤今天穿著白色的羽絨服、修身的卡其色休閑褲,展顏輕笑之下有著清麗淡雅的風情。
  陸景就笑,“你沒聽說過‘此一時,彼一時’這句話嗎?”
  唐雨瑤知道陸景是說兩人在麗江發生的事情,俏臉微微染上輕紅,輕哼了一聲,扭頭看向車窗外不理陸景,嘴角卻是帶著淡淡的笑意。
  陸景今天繞這么遠來送她讓她心里有些開心,還有種淡淡的、說不上的溫暖感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