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73 出現的原因

麗江古城,一處旅店中。
  晨光熹微,陳思從宿醉中醒來,啊的一聲從床-上翻身起來,然后扶著額頭難受的道:“噢--,雨瑤,幾點了啊?”
  唐雨瑤早上起來洗過澡之后正躺在床-上發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對她的沖擊很大,這時聽見陳思喊她,伸手拿著手機看了看,道:“7點半。”
  “那我們不是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出發了去機場了嗎?”陳思忙起來開了房間的燈,進浴室簡單的沖洗之后,跟著唐雨瑤換了衣服,一起去旅店的大廳里吃早餐。
  陸景和十三早就等在大廳里,見唐雨瑤、陳思出來,陸景對唐雨瑤微微一笑,“早,雨瑤。陳思,早。”
  唐雨瑤精致嫵媚的臉蛋上浮起一絲緋紅,狠狠的剜了陸景一眼,然后嬌羞的避開陸景的眼神。昨天晚上陸景到底算不算強吻她,她心里清楚。
  陳思詫異的看看唐雨瑤,再看看陸景。她感覺兩人之間似乎有問題。但是沒道理她醉了一晚上,雨瑤對陸景的看法就發生變化了啊。
  再前往汽車的路上小睡了半個小時后,趁著陸景去買機票,陳思笑盈盈的把唐雨瑤拉到一邊,打量著道:“雨瑤,你今天有點不對勁呢。我看看,我怎么覺得你今天容光煥發呢?”
  “哪有啊?”唐雨瑤單手捂著她白皙的臉蛋辯解道。
  “你自己看!”陳思笑著從背包里拿出鏡子,放在唐雨瑤面前讓她自己看。
  唐雨瑤看到鏡子里的她,臉蛋精致嫵媚,肌-膚雪白光潤,仿佛透著一層淡淡的光芒,嘴角帶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嬌俏無比。仍誰看到她都知道她心情很好。
  陳思湊在唐雨瑤耳邊取笑道:“看清楚了吧!咯咯,前幾天來麗江的時候,你可是愁眉不展,眉眼間幽怨無比呢。快點老實交代。昨天晚上我醉酒之后。你和陸景發生了什么。”
  唐雨瑤哪里肯不承認,掙扎的抵抗了一會。但終究抵不過好友的逼問,只得承認道:“昨天晚上從酒吧回來的路上陸景吻我了。”
  “啊…”陳思驚訝的張大嫣紅的小嘴,半響才道:“你傻了吧?我沒記錯的話你這可是初吻哦。”
  唐雨瑤在大學里面根本就沒談戀愛。畢業這才半年的時間,和她的鑫哥還處在朦朧的狀態中。哪里想出來麗江玩一圈。居然被陸景占了大便宜。
  但是,她看唐雨瑤現在根本就沒有追究的意思,反而似乎還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唐雨瑤輕輕的點頭。臉上不禁浮出幾縷緋紅,嬌艷嫵媚。
  “噢--,雨瑤,你…”陳思無力的拍拍額頭,她想到了一種可能。唐雨瑤之前可是就對陸景好感的。“陸景他已經結婚了。”
  唐雨瑤低頭道:“我知道。陸景昨天和我說了很多話。我覺得很有道理…。”將陸景說的話對沉思說了一遍之后,唐雨瑤輕聲道:“我相信他不是為了騙我才來建業找我的。我能感受到他心里喜歡我的真實想法。”
  陳思聽的目瞪口呆,她都不知道陸景怎么讓唐雨瑤相信他是真的喜歡她。還有,書上說女人最關注的事情是男人是否愛她。其次才是他有幾個女人。果然如此啊!
  唐雨瑤知道她這個答案會讓陳思感覺到匪夷所思,但是她昨晚面對陸景的時候確實有這樣真實的感覺。否則,她哪能乖乖的被陸景吻那么多次?
  其實,她的心里現在也很矛盾。一方面是她知道不應該和陸景發生親密的關系,因為陸景結婚了。一方面,她心里并不抗拒陸景,她切實的感受到陸景對她的愛意。
  陳思揉揉眉心,眼光落到唐雨瑤今天脖子上的絲巾身上,“這也是他送給你的?真漂亮。”
  唐雨瑤恩了一聲。
  “你果然是個愛情小菜鳥呢,一條絲巾就把你的心給收了啊。”陳思嬌笑一聲,扶著唐雨瑤的肩膀認真的道,“雨瑤,如果你決定了,我就祝福你。”
  在這件事中,她永遠是站在好友唐雨瑤的立場上的。她和雨瑤是閨蜜呢。
  唐雨瑤輕笑道:“說的你好像愛情專家一樣的。你還不是我一樣是菜鳥。我記得你大學四年也沒談過戀愛呢。”
  陳思不服氣的抗議道:“我至少理論水平比你強一點吧?”
  唐雨瑤掩嘴笑起來,然后抱著陳思的肩膀正色道:“好了,說正經的。其實我心里也矛盾著。我對陸景有好感,也愿意相信他的話,但是之后的事情我還沒決定。我不可能答應做他的情人。”
  陳思長舒一口氣,拍拍胸口道:“陸景說他不忍心看著你受傷,可是他和你保持這樣的關系對你的傷害也很大呢。再說,他說他尊重你的選擇,誰知道事到臨頭會怎么樣啊。你能這樣想最好了。哦,那你還答應去昆成汽車工作嗎?”
  唐雨瑤點點頭,道:“恩,我決定答應陸景的邀請。”
  陳思覺得有點難以理解,“你居然答應?他可是為了追求你才給你提供這個職位的。”
  唐雨瑤反問道:“陳思,你覺得陸景會害我嗎?”陸景給她提供的這個崗位不可能是閑職。
  陳思沉思了片刻,搖搖頭。她和陸景接觸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也看得出來陸景不是那種心思陰沉的人。他身上有一種讓人很舒服的陽光氣質。
  唐雨瑤道:“這就是了。其實,我今天早上想了很久,這個職位對我而言鍛煉的意義比現在在昆泰醫藥要大得多。”
  陳思嬌笑道:“那你可欠陸景一個人情呢。”
  唐雨瑤卻是微笑道:“誰說的?陸景可是比我心急呢。”
  …
  …
  陸景一行四人的飛機在下午抵達杭城。唐雨瑤早和陸景說了要在杭城陪陳思過周末,等周一再回建業。陸景準備先送她們倆出了飛機場接機室再去買杭城飛建業的機票。
  他是民航的高級vip客戶,只要有飛機去往目的地,就可以上飛機。陸景不在杭城過周末是考慮需要給唐雨瑤一點思考的時間來適應兩人的新關系。
  京城快遞來接機的專車已經等在外面。陳思先坐到了車里,唐雨瑤在路邊和陸景道別,“陸景。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你不能騙我。”
  陸景現在心情不知道有多么好,語氣輕快的道:“什么事情?”
  唐雨瑤偏頭看著陸景,“你能告訴我我大三的時候,你去江南大學找我的時候食堂外面那個和你站在一起的女子是誰嗎?”
  陸景臉上的笑容一滯。唐雨瑤當時根本就沒回頭。估計是她的室友和她說的。但是那么遠遠的看一眼。怎么兩年后還記得這件事啊?陸景苦笑道:“真問這個啊,我說真話你別生氣。”
  唐雨瑤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陸景揉揉眉心。道:“她是葉妍。建業市里的聯科手機你應該有印象吧?她是其中一個股東的侄女。我九六年就和她認識,她的資產基本上都是我幫她在打理。我在建業南山腳下買的別墅和她的別墅挨著的。”
  陸景這番話對他和葉妍的關系暗示的已經很明顯了。唐雨瑤輕嘆一口氣,這是預料之中的答案。陸景心里如果真的很重視她,在第一次去她見面的時候。這種隱秘的事情,帶在身邊的女人絕對是他信的過的。
  只不過,陸景那天運氣不好,撞到他現在的妻子衛婉儀了。
  唐雨瑤咬咬嘴唇,道:“陸景,去昆成汽車的事情我要再考慮考慮。過兩天我想好了再給你答復。”說著,坐到等在路邊的車里。
  陸景心里一愣。神情沮喪的看著唐雨瑤坐車遠去。以他對唐雨瑤的了解,根本就不應該是這樣的情況。吻都吻過了,唐雨瑤應該答應他的邀請才對啊。
  正在疾馳前往市區的車內,陳思嬌笑的夸道:“雨瑤。看到陸景那表情我笑死了。哈哈。”
  唐雨瑤笑著挽挽頭發,“我不能白給他欺負了啊,總得嚇嚇他。免得他以為我好欺負。”
  …
  …
  南山別墅18號別墅。
  吃過晚飯后,陸景泡了澡,換了一身衣服在書房里給何夢瑤、宋雨綺說著和唐雨瑤的麗江之行。
  “嗨,我都沒搞明白她怎么想的呢。”陸景有些撓頭的說道。
  何夢瑤坐在陸景身側的沙發上,穿著簡雅的白色繡花睡袍,烏黑的長發披肩,清淺的一笑,宛如白蓮出水,清麗脫俗,清聲道:“陸景,你最壞了。避無可避。”
  陸景苦笑,他知道何夢瑤的話是什么意思。他第一次吻何夢瑤的時候就是兩人一起摔倒在地上。這一次他吻唐雨瑤也是將她抱著的。所以,何夢瑤這么取笑他。
  宋雨綺正在書桌前幫陸景整理著他最近的行程,笑道:“陸景,我看你是關心則亂。你讓唐雨瑤辭職跟著你走,總等給她足夠的時間想想。你周五晚上給她說的,現在才周六的晚上呢。”
  陸景來建業是為了唐雨瑤的事情,她和何夢瑤在來建業的時候就知道。該吃的醋當時就吃了,這會倒也不會說他什么。
  陸景想想,覺得也是。
  宋雨綺道:“哦,陸景,你在麗江的時候給我打電話說昆泰醫藥的人力資源部部長要你選個時間和昆泰醫藥的同事一起聚餐算是告別。我看你下周一晚上可以。”
  “行吧,你安排好。我回頭給柳蘊打電話。”陸景隨意的說道,又問道:“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應該沒什么事情了吧?”
  宋雨綺嫵媚的嬌笑道:“你想偷懶啊。金山市正式邀請你去金山投資。”
  陸景嘆口氣,看向何夢瑤,叫苦道:“真是不想去啊。我還想著圣誕節前在江州應該會很輕松。”
  何夢瑤輕笑,清聲道:“金山市有一個深水港。董先生和陳創和先生已經策劃很久了。”
  “那就更應該他們倆去了才對啊。”陸景笑道:“夢瑤,你現在都被我帶壞了。驅使著員工拼命的干活啊。”
  何夢瑤明眸微嗔,嘴角浮起一絲俏皮的微笑,她突然流露出的俏皮模樣動人至極,“我才沒有呢。再說,你又不是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