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71 峰回路轉

陸景和陳思聊了半個多小時,加上他自己的推測總算搞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
  他那天晚上送唐雨瑤回到永泰花園樓下無意識里將唐雨瑤前世里感嘆她昔年情思的句子給說出來:星漢西流夜未央,哪一顆是你,哪一顆是我。
  這句話被唐雨瑤記在她的日記本里。這樣詭異的事情使得唐雨瑤對他講述的故事信了五六分。她不想她自己的人生是個悲劇,在陳思的勸說下,決定考驗一下羅開鑫。
  但是,唐雨瑤考驗羅開鑫得到讓她傷心的結果。不知道羅開鑫是沒有領會唐雨瑤的意思,還是本身就是看重工作。他不愿意在新擔任銷售副總的當天就請假三天。
  唐雨瑤也因此對羅開鑫十分失望,準備離開建業散散心。以陸景對唐雨瑤的了解,自然知道唐雨瑤已經準備結束她和羅開鑫之間朦朧的感情。
  又和陳思聊了一會,得知她的來意之后,陸景推薦了曹嘉給陳思認識,才算打消了陳思要跟他討論詩詞的興頭。
  陳思見陸景確實是半瓢水的水平,道:“好吧。那我掛了。陸景那你可要讓曹嘉盡快和我聯系啊。”
  陸景就笑,“這是當然的。哦,陳思,你剛才不是說雨瑤要去麗江旅游嗎?”
  陳思狡黠的一笑,歪頭道:“是啊。不過,你要給雨瑤打電話確認一下哦。”唐雨瑤不會去麗江。這不過是她和陸景話題的引子。
  陸景對唐雨瑤何其了解,微笑道:“陳思,雨瑤一個人肯定不會去去麗江。就算有我愿意去,她也不會去。所以。我覺得還是你陪雨瑤去麗江散散心最好,我可以負責給你們當向導。”
  陳思被陸景說的咯咯嬌笑。陸景這話說的有意思。這不就是三個人一起去麗江的方案嗎?陳思笑道:“陸景,我還要上班呢。哪里有時間去麗江玩呢。”
  這個問題陸景自然想好了,微笑道:“如果想去玩還是有辦法的啊。你是在杭城工作吧?我知道一家公司那里有幾個不錯的崗位正在招人,你要不要去試試看?”
  陳思噗嗤笑出聲,“陸景,你這是收買我啊?我要問問雨瑤的意見呢。”她倒不懷疑陸景的話。唐雨瑤給她說過,陸景執掌著一家類似于商業帝國的企業。
  但是,她當然不可能為了一份好工作就把唐雨瑤給賣了。好的工作崗位以后有的是,她和雨瑤的友誼可就只有一份呢。
  陸景笑道:“這哪能算收買你啊。我只是提供一個解決你旅游回來萬一丟掉工作的解決方案。征詢雨瑤的意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旅游的費用。我們aa制。不過,我可以幫忙協調登機的時間。這樣的話,我們今天下午或者晚上就可以出發。”
  開玩笑,不征詢唐雨瑤的意見,以她的性子,她到時候可是會當場轉身走人。
  陳思微愣,然后輕笑道:“好吧,我這就給雨瑤打電話。實話說,我也很想去麗江玩幾天。”
  陸景這番坦蕩的話聽起來讓人很舒服。她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唐雨瑤明知道陸景結婚了還會對他有好感。實在是他處理事情的分寸把握的太好。連旅游費用aa制都考慮到。
  換個人來。恐怕巴不得把旅游費用全包了。但是,以她對唐雨瑤的了解,要是那樣,唐雨瑤基本不會考慮去麗江了。
  陸景笑道:“行。你先聯絡雨瑤吧。我一會再和雨瑤打電話。你留個郵箱給我,或者sit號也行。”
  陳思嬌笑道:“行啊。”說著,將她的郵箱和sit號報給了陸景。她知道陸景要她的郵箱和sit號干什么。陸景應該是要將工作職位的詳細信息發給她。
  陸景掛了電話。靠在椅子上長長的出了口氣。他在建業這段時間近距離接觸唐雨瑤其實失誤很多,好在他無意的一句感嘆讓事情峰回路轉。曙光再現。既然羅開鑫已經在唐雨瑤心里出局,他當然要抓住機會。
  好一會。陸景才收起心中的感慨拿起手機給何克林打電話。何克林是京城快遞的總經理,京城快遞在杭城設有南方總部。他準備推薦陳思去京城快遞任職。
  …
  陳思下午很快就和唐雨瑤溝通好。唐雨瑤略微猶豫了一下,同意和陳思一起去麗江散散心。畢竟,她一直都想著去麗江游玩幾天。雖然,多了陸景同行,但是她相信陸景不會讓旅途的氣氛變得糟糕。
  12月9日傍晚,陸景和唐雨瑤、十三一起飛往杭城,然后在杭城機場和陳思匯合,一起飛往麗江。當晚住在了麗江古城中的一處古香古色帶著異族風情的旅店中。
  12月份的麗江陽光明媚,只是早晚溫差過大。白天穿著薄薄的線衫就可以,早晚卻要穿上厚外套。休閑的日子過得很慢,也很快。逛逛街,吃吃小吃,睡睡懶覺,一眨眼,三人便在麗江古城呆了三天。
  一米陽光是麗江古城一處有名的咖啡店。濃郁的咖啡香氣在午后溫暖的陽光中四溢,帶著淡淡的閑適感。周四下午的時候,陸景和唐雨瑤、陳思逛街逛到這里,便在店外坐下來要了咖啡,休憩一小會。
  陳思俏麗清瘦,坐在高挑、豐韻的唐雨瑤身邊顯得很嬌小,“陸景,你給雨瑤講的那個故事的結局是怎么樣的呢?”這幾天她早和陸景熟絡起來,于是便好奇的問著她心里的問題。
  唐雨瑤的眼神落在陸景臉上,她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來。
  陸景被陳思這句話給勾起往日慘淡的回憶,慢慢的攪拌著咖啡,抿了抿嘴,輕聲道:“雨瑤懷了我的孩子。”
  “…”陳思一口咖啡把她自己給嗆。猛的咳嗽起來。她一直都認為陸景的故事是編的。就像看網絡小說一定要看到結局一樣,她很好奇最后的結局是什么。陸景這時候編出這么一個結局。實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太那個啥…
  唐雨瑤皺起眉頭。臉上浮起一絲嗔怒羞惱的神色。和陳思不同,她對陸景之前講的故事有點信。但是陸景結婚了,要說她會不知道自愛的給陸景當情人,那怎么可能?還有孩子?陸景這話真是編得太過分了。
  陸景看了唐雨瑤和陳思一眼,聲音低沉的道:“我服毒自殺了。”
  “…”這回,唐雨瑤和陳思都一下子愣住,臉上的表情僵住。她們倆哪里會想到陸景居然又說出這么一個悲劇的結局。這太不符合邏輯了。
  唐雨瑤有些不信,輕聲問道:“你為什么會自殺?”陸景執掌著一個商業帝國,又是京城的世家子弟。怎么會自殺呢?
  陸景沒有回答,而是帶著追憶的神色說道:“故事的結局就是這樣的。我和雨瑤見的最后一面是在京城機場,我送她去柏斯。”往事沒法解釋,牽扯的東西太多。他說了唐雨瑤、陳思也未必信。
  陳思眼睛珠子轉了轉,道:“陸景,我覺得你不去搞藝術真是可惜了。悲劇結局是標準的藝術手法哦。”
  陸景笑了笑,道:“那這個故事你們就當故事聽了。”
  唐雨瑤心里涌起異樣的情緒,無語的搖了搖頭。陸景說的慎重其事,哪里像編故事?也不像是專門占她的口頭便宜。哪有人會專門給自己的角色安排一個自殺結局的?
  只是,她雖然對陸景有好感,但是陸景畢竟不是她什么人,她的好奇心也沒有旺盛到一定要尋根究底的地步。這個話題便到此為此了。
  …
  五天的麗江旅游行程很快就要結束。周五的晚上。返回杭城的前夜,在陳思的提議下陸景一行找了一家熱鬧的酒吧泡吧。麗江古城的酒吧很出名,陳思想要體驗一下。
  喧鬧、瘋狂的音樂讓酒吧里氛圍很好。有頹廢買醉的酒客倚欄喝著啤酒。有人穿著單薄的衣衫在隨著音樂起舞。
  唐雨瑤和陳思還是第一次來酒吧,好奇的打量著酒吧中的一切。陸景要了果盤、小吃。紅酒上二樓來。酒吧里人多,氣溫比室外高出不少。唐雨瑤和陳思都解開外套露出里面的絨線衣。
  唐雨瑤穿著淡黃-色的緊身絨線衣。纖腰豐胸的曲線若隱若現,與精致嫵媚的臉蛋交輝相應,風姿動人。陸景看得都差點失神。酒吧里不時的有羨慕的目光掃過來。要不是陸景坐在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過來搭訕。
  陳思托著下頜四處打量,“陸景,酒吧里好像也沒什么好玩的啊。就是喝酒啊。”
  陸景笑著搖頭,道:“你確定?麗江古城可是號稱一-夜情之都。”
  陸景話中點到即止的意思唐雨瑤和陳思聽的明白。陸景的意思是說酒吧里有意思的不是喝酒聊天,而是男人和女人一起喝酒聊天。
  陳思俏臉一紅,微嗔道:“陸景,我發現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呢。”
  陸景微微一笑,和唐雨瑤輕輕的碰了碰酒杯,“現在心情還是不好?”
  唐雨瑤抿著酒,微微搖頭,“還行吧。”她現在心情確實不算好。她剛“失戀”呢,就算在麗江這幾天玩的開心,但心情沒有那么快調整過來。
  陸景笑著點頭,問道:“那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唐雨瑤沉吟了一會,還沒回答,陳思建議道:“雨瑤,我覺得你最好還是離開建業吧。你現在和你那位鑫哥鬧翻了,留在建業也沒意思,要不來杭城和我一起工作?”
  唐雨瑤無奈的道:“你自己的工作還著落呢,我怎么和你一起工作啊?”陳思無緣無故突然請了五天假出來玩,她公司的經理要是看她順眼才怪。她回去就得考慮辭職的事情,然后考慮陸景給她提供的幾個崗位。
  陸景微笑著喝酒。他想要邀請唐雨瑤來他身邊工作,但是一時間不好說出這個邀請。
  唐雨瑤沉思了片刻,忽而問道:“陸景,你覺得我僅憑一次選擇就認定羅開鑫是什么樣的人會不會太草率了,而且我現在離開昆泰醫藥是不是顯得太薄情寡義了呢?”
  她想聽聽陸景的建議。畢業以來羅開鑫對她照顧有加。她這幾天心里一直糾結這兩個問題。
  陸景聲音溫潤的說道:“怎么會?雨瑤,你和羅開鑫認識有兩年了。這半年來更是一起上下班,他的性格其實你能感受到。你給羅開鑫設置的考題只是誘因,促使你去思考你們之間潛在的裂痕。羅開鑫二十六七歲的人了,他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早就定型。如果以后他有機會再一次在你和事業中做選擇,他的選擇不會與這次相反。”
  陸景的話落在唐雨瑤的心頭,讓她的心結松動。沉默了一會,她釋然的嘆口氣。
  她知道羅開鑫肯定能有再次選擇的機會。因為她知道羅開鑫的實力。就像陸景說的,羅開鑫三觀已經定型。他再次選擇肯定和這次選擇一樣。這也正是她僅憑著一次考驗就要結束和羅開鑫朦朧感情的原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