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70 事業和她

唐雨瑤哭得梨花帶雨。羅開鑫苦惱的揉揉眉心,他知道這一次,唐雨瑤是真傷心了。但是,唐雨瑤連機票、行程都安排好了,他被逼的連一點回旋的余地都沒有了。
  包廂里的氛圍很沉悶,兩人都沒有心思吃飯。
  “雨瑤,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羅開鑫開了個話頭,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
  唐雨瑤一時間有些心灰意冷,她來給羅開鑫說這件事的時候,她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用一句通俗的比方來說,她已經將設置的這個關卡難度降到最低,但是羅開鑫還是沒有通過。
  在她和事業之間,羅開鑫選擇了事業。
  她心里并不想責怪羅開鑫。畢竟,有時候感情是很虛無縹緲的,誰能保證幾年的戀愛之后就一定能走入婚姻的殿堂,然后一輩子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沒準,因為什么小事戀人又分手了呢?
  而成功的事業卻能保證在錯失了一個女孩子之后,還有另外的女孩子可以選擇。
  如果,讓她在事業和一個她愛的男子之間做一個選擇,她會怎么選擇呢?
  想歸這么想,但是,她心里難免會覺得憂傷。一種痛徹心扉的憂傷。理智的來說,她需要結束這段和羅開鑫朦朧的感情了。她絕不能將她的人生交給一個看重事業更勝過她的男子。
  或許,對常人來說,一輩子都不見得再有這樣選擇事業和女人的機會,但是她相信,她和羅開鑫以后肯定都會面臨著這樣的選擇。因為,羅開鑫很有能力,一定會出人頭地的。
  她相信她也可以。陸景不是說了嗎?她十年之后會在黃海通過代理銷售豪華汽車,東山再起。
  “鑫哥,我打算過兩天就搬離永泰花園。鐘霞區那里離公司有點遠。”
  “不行!”正在沉吟著的羅開鑫霍的站起來,大聲否決,“雨瑤,就這么一點小事,你就要我和劃清界限嗎?有你這么考驗人的嗎?”
  羅開鑫至始至終都沒明白唐雨瑤的題目是要他在她和事業之間做一個選擇。他以為唐雨瑤不知道是聽了誰的慫恿突然耍小女孩脾氣,要驗證一下他對她的感情,讓他陪著她出去玩幾天。麗江不就是她一直想去的地方嗎?
  也不能說羅開鑫理解錯了。但是,當一件事情被賦予象征意義之后,當事人得出的結論是截然不同的。
  唐雨瑤垂淚道:“鑫哥,這不是小事。”
  “你,你簡直是不可理喻。”羅開鑫氣的拍桌子,但旋即,他又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坐回到椅子上。
  唐雨瑤如此的美麗,他怎么不想擁有她?而現在,他卻感覺到他和唐雨瑤的關系似乎是破裂的冰面,一道裂縫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擴大,最終會崩塌。他感覺到心慌。
  一直以來,唐雨瑤對他言聽計從,從不反對他的意見。他在唐雨瑤面前都是一副大男人的形象。但是,他知道他現在絕不能再強勢對唐雨瑤發火了。
  羅開鑫深吸一口氣,苦口婆心的勸道:“雨瑤,你在永泰花園還有房租。而且,白武區那里的房租很貴的。你的工資又不高。要不,你先住著。過兩天你氣消了我們再談談。”
  唐雨瑤低聲道:“房子我會轉租出去。我問過北宮霞,她那里的房子比永泰花園每個月只貴了300塊。我在黃海拍廣告拿了五萬塊錢,房租的事情暫時還撐的住。”
  一提到她在黃海拍廣告的事情,羅開鑫心里就騰騰的上火,他和唐雨瑤關系的裂痕就是從那件事開始。“雨瑤,是陸景教你這么做的嗎?”
  唐雨瑤淚眼婆娑的看了羅開鑫一眼,不知道他怎么提起陸景,搖頭道:“不是,陳思給我說的。”
  羅開鑫哪里肯信,氣憤的道:“那陸景是不是在你面前說過我的壞話?”
  唐雨瑤猶豫了一下,點頭道:“恩。”壞話陸景確實說過,她不想騙羅開鑫。
  “這個王八蛋。”羅開鑫怒罵道。陸景這王八蛋居然暗地里給他使絆子。誰尼瑪中午說去旅游,下午就走的?這不是為難人嗎?他是有工作的人,不是無業游民。
  “雨瑤,你不要跟陸景走的太近,他這個人心思很重。他費了這么大的心機來破壞我和你的關系,不就是想和你好嗎?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他的心思。”
  唐雨瑤咬咬嘴唇,道:“鑫哥,陸景結婚了。我不會和他發生什么。”她知道陸景愛慕她的心思。
  “哼,他果然很卑鄙。”羅開鑫恨恨的罵了陸景一句,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了幾口,正要說話,卻是接到老吳打來請示工作的電話。他知道老吳其實在問他銷售部二組經理的位置著落。
  “老吳,我還在外面吃飯,等一會我回去說吧。”羅開鑫掛了電話,思索了片刻,誠懇的道:“雨瑤,你先別急著做決定搬出去。既然你打算出去麗江旅游,你和陳思一起去麗江玩幾天吧。等你回來,我們再好好談談,行嗎?”
  他不誠懇也沒辦法,唐雨瑤是那種很有主見的女孩子,今天這個氛圍他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唐雨瑤的決定了。
  唐雨瑤猶豫了一下,道:“好的,鑫哥。”
  她雖然打算結束和羅開鑫朦朧的感情,但是并不打算和羅開鑫絕交。畢竟,她畢業以來,羅開鑫幫助了她很多,在工作中也教會了她很東西。
  羅開鑫點點頭,頭疼的揉揉眉心。
  他原本以為他和唐雨瑤冷戰幾天的功夫陸景搗鼓不出什么動靜。哪里想到陸景在離職之前居然還把他的后院給點著了。他還不知道要花費多大的功夫才能讓唐雨瑤回心轉意。
  羅開鑫卻不知道他今天的表現已經讓他錯過了唐雨瑤。
  …
  …
  12月冬季和熙的陽光落在緣石大廈東側,樹影斑駁,絲絲的寒風凜然。
  唐雨瑤獨自的在林蔭小路上徜徉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心情不是很好,想了想,撥通了陳思的手機。她不是邀請陳思去麗江,而是想和陳思說說心里話。
  陳思在杭城工作,不可能突然的請假陪她去麗江。
  “呀,雨瑤,你那位鑫哥的答案讓你滿意嗎?”陳思接到唐雨瑤的電話,略有些興奮,歪頭笑兮兮的問道。
  唐雨瑤嘆口氣,“陳思,我已經訂好機票和行程。但是他不愿意今天請假陪我去麗江玩三天。他對事業的看中確實重過我。”
  “今天?噢--”陳思用力的拍著她清瘦小巧的額頭,“我不是讓你周六去說嗎?你這可是主動給他降難度啊。哦,那你現在還不趕緊退機票去。都是錢呢。”
  唐雨瑤挽了挽秀發,語氣憂傷的道:“一會去吧!我打算最近離開建業外出散散心。陳思,你知道誰最近不忙的?”
  陳思眼睛珠子轉了轉,咯咯嬌笑道:“你先別忙著問誰不忙啊?要不,你問問陸景忙不忙?他不是打你的注意嗎?現在正好順路考驗一下他,免得你以后被他騙了。”
  “你神經啊,好端端的把他扯進來干嗎?”唐雨瑤嗔道:“我有那么容易騙嗎?”
  陸景上回給她說他手里有一家商業帝國一樣的公司,他的時間可協調性大著呢。她為羅開鑫設置的命題在陸景那兒根本沒難度。以陸景對她的好感,電話打過去,他肯定有時間。
  陳思卻是毫不留情的揭穿唐雨瑤,笑吟吟的道:“你好難騙哦?羅開鑫哄你幾句,說他現在怎么努力、將來怎么厲害,你就認可他了。要是我沒記錯的啊,羅開鑫連玫瑰花都沒給你送過吧?”
  “那時候關系都沒有挑明哪有送玫瑰的。”唐雨瑤辯解了幾句,服軟道:“好了,陳思,不用給陸景打電話,他肯定有時間。但是,我不想和他一起出去玩。”
  “嘻嘻,不試試怎么知道呢?”陳思笑道:“好吧,我其實是對念出‘星漢西流夜未央’的陸景有點好奇,不過打電話過去總得有個由頭啊。快點把他電話給我吧。”
  “你個小花癡。”唐雨瑤笑著嗔了好友一句,把陸景的電話號碼報給陳思了。她不打算去麗江,給陳思拿去做話題也沒什么。
  陳思是她們江南大學里面有名的小才女,小腦袋里面裝了很多詩詞。大概因為陸景連續兩次都出口成章,她有點探究、討論的興趣。現在真正對詩歌感興趣的人可是鳳毛麟角。
  …
  …
  陸景對唐雨瑤的事情已經不抱任何希望,只能期待以后再見。周末兩天回了京城一趟,和衛婉儀小聚了兩天。周一早上打電話辭職后,才心情不佳的飛回建業。
  下午接到陳思的電話時,他正在昆成汽車行政大樓頂層何夢瑤的辦公室里上網閑逛。何夢瑤今天一天都在召開昆成汽車的高管會議。宋雨綺則是代表他出席。
  “陸景,我是唐雨瑤的室友陳思,對我還有印象吧?”電話里傳來一聲輕笑,聲音很陌生。
  陸景對陳思一點印象都沒有,但是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說沒印象,笑道:“陳思,你好。”
  陳思輕笑道:“雨瑤訂了今天下午去麗江的機票,但是沒有人陪她去,你有時間嗎?”
  陸景的思維何等敏銳,他幾乎瞬間就明白了陳思話里的潛在信息。心臟立即不可抑制的跳動了起來,仿佛有鼓聲在震動一樣。他強抑著心里的激動,深吸一口氣,道:“我有時間。不過,我有個疑問,唐雨瑤訂機票去麗江她為什么不邀請羅開鑫同行呢?”
  陳思皺皺精巧的鼻子,“誰說雨瑤沒邀請他?但是他要以事業為重,不想突然請三天假陪雨瑤呢!”
  哈哈!陸景心里突然有種仰天大笑三聲的沖動。羅開鑫居然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了他的本質,真是自己做死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