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969 星漢西流夜未央

周一上午,昆泰醫藥銷售部五組的經理冷偉曄剛坐到位置上,他的電話就響起來,“冷經理,我是陸景,麻煩你派北宮霞去市四醫院和他們簽訂一下銷售的訂單。我已經和他們說好了。”
  臨走了,他打算送北宮霞那個小姑娘一個人情。由她簽訂合同,對她日后在公司的發展有好處。
  冷偉曄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坐在椅子上,笑著道:“怎么,你小子周一上午就要請假啊。”
  電話里陸景笑道:“不是請假,我是要辭職。”
  “什么?”冷偉曄猛的坐直身-體,“陸景,你怎么會突然要辭職呢?”
  陸景笑了笑,“不想干就辭職了。好了,冷經理,我還要給柳部長打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冷偉曄一愣,都不知道說什么好,重重的嘆口氣,見五組的職員都在,站起來拍拍手,大聲道:“五組的人員都來小會議室開會,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
  柳蘊接到陸景的辭職電話要顯得平靜的多,她早知道陸景是為了唐雨瑤而來,估計這個周末他已經和唐雨瑤“攤牌”了吧。
  “陸景,對不起啊,我…”柳蘊內心里很有些愧疚的說道。
  陸景輕嘆了口氣,道:“算了,這時候說這些也沒用了。”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的。柳蘊好心辦錯事,是層次問題,不是態度問題。他能怎么發火?
  這時候陸景并不知道他周五晚上無意的一句感嘆在唐雨瑤心中引起的波瀾。
  柳蘊道:“陸景,我這周四生日。我邀請你來參加可以嗎?”
  陸景敷衍道:“看情況吧。”
  柳蘊無奈的嘆口氣,聽到陸景那邊已經掛了電話。想了想,撥了唐雨瑤的內線,“雨瑤,陸景辭職了。你安排走一下他的離職流程,我要像謝總匯報。”
  “好的,蘊姐。”唐雨瑤輕聲答應下來,用力的咬了咬嘴唇。陸景真的辭職了。
  柳蘊整理了一下外套,拿起筆記本去了公司老板謝元良的辦公室,周一上午他一般都在辦公室里。
  謝元良精神不錯的坐在辦公桌后面聽完柳蘊的匯報。惋惜的道:“唉,陸景是個好苗子啊,可惜了。這件事我知道了,待會公司的部長、高級經理的管理人員一起開下會。銷售副總的事情也該確定了。”
  柳蘊心里忽而有些反感謝元良,大概陸景主動離職離開正好可以讓他名正言順的提拔羅開鑫吧!
  “謝總,你看我們能不能以公司的名義請陸景吃頓離職飯。畢竟,他給公司拿下了那么多的業務。”
  謝元良隨意的道:“行,我最近比較忙。你張羅吧。你是人力資源部部長嘛!”
  陸景離職的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傳遍了昆泰醫藥,這種牛人離職的消息一向是話題新聞。而陸景離職的時候指定北宮霞代替他去市四醫院簽訂合同的事情也傳開。很多人都在猜測他和北宮霞的關系。反而很有人留意到陸景其實是為了唐雨瑤才來到昆泰醫藥。
  對于陸景的離職。有人發愁,有人高興。羅開鑫就屬于高興的行列中。他剛才去參加了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會議,正式被任命為銷售部副總。
  他那筆市三醫院的訂單無法在周一上午簽約。周一上午的時候市三醫院要開會才能確定。要是陸景不辭職,他可就是明明白白的輸給陸景了。
  羅開鑫返回辦公位置之后。想了想,撥了唐雨瑤的內線電話。是時候修復他和唐雨瑤關系了。
  電話片刻之后就接通,羅開鑫柔聲道:“雨瑤。上周三早上我對你亂發脾氣是我不對。中午我請你吃飯好嗎?”
  唐雨瑤挽了挽額前的秀發,平靜的道:“好的。鑫哥,我正好也有事情想和你說。”
  …
  羅開鑫新任副總正春風得意。再加上是要修復和唐雨瑤的關系,他將中午請唐雨瑤吃飯的地方放在了緣石大廈二十分鐘車程的巴蜀坊。
  巴蜀坊精美的包廂里,幾道精致的大菜擺放在圓形的餐桌上,羅開鑫看著容顏精致嫵媚的唐雨瑤,笑著舉起裝有蘋果醋的酒杯,道:“雨瑤,我才升任銷售副總,在中午喝酒容易被人詬病,我以醋代酒,鄭重的向你陪罪,請你原諒我那天沒有控制我自己的脾氣。”
  以他和唐雨瑤親密的關系,這番話他說的十分輕松。相信四五天過去,唐雨瑤心里有氣也早就消了。
  唐雨瑤搖搖頭,道:“沒事的,鑫哥,我是后來上班才知道你和陸景成了競爭銷售副總的對手。我和陸景走的近的事情又被李季同那個大嘴巴給說出去。你發脾氣我不怪你。”
  “雨瑤…”羅開鑫心里掠過一絲感動,他沒想到唐雨瑤會這樣體貼的為他著想,心懷激蕩之下伸手去握唐雨瑤的手。
  唐雨瑤伸手去拿手邊的濕毛巾,不著痕跡的避過了羅開鑫的手。
  羅開鑫尷尬的收回手,他感覺今天唐雨瑤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太一樣,就笑道:“雨瑤,你上午的時候不是說有事情和我說嗎?”
  唐雨瑤看著羅開鑫眼睛,認真的道:“鑫哥,我想去麗江玩三天,你能不能陪我去?”
  “什么?”羅開鑫失聲道:“你怎么突然有這樣的想法?雨瑤,今天才周一,你那里來的三天假?”
  唐雨瑤道:“我和蘊姐談過,我說我最近心情不好想要出去散散心,她說可以批給我一星期的假。”
  羅開鑫愕然的張著嘴,不知道說什么好,拿起手中的酒杯猛的喝光里面的蘋果醋。他有點明白唐雨瑤的意思了,唐雨瑤有點考驗他的意思。估計是陸景這幾天讓她對他的感情有所動搖了。
  羅開鑫想了想。道:“雨瑤,周末去兩天行不行。我這幾天可以加班完成手上的事情,我們可以周五的晚上一下班就飛麗江。到星期天的晚上再飛回建業。”
  唐雨瑤搖搖頭,堅持道:“鑫哥,我想今天下午就走。你陪我去可以嗎?”她的聲音里帶了一絲哀求。
  羅開鑫仰天嘆口氣,靠在椅子上,動之以情的道:“雨瑤,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考驗我對你的感情,對吧?雨瑤,我這輩子認定的妻子就是你。我甚至有一回做夢都是和你一起走進婚姻的殿堂。我夢想著親手給你披上婚紗。帶上結婚戒指。你相信我嗎?”
  唐雨瑤心里柔情涌動,捂住嘴,用力的點點頭,“鑫哥,我相信。”
  羅開鑫看著唐雨瑤的美眸,那里面有點點淚花,深情的道:“雨瑤,我希望我能給你一個穩定的生活,富裕的生活。我們不用像現在這樣租住在永泰花園那種舊式小區里。我們會在建業擁有一套自己的大房子。可以把你的父母接過來照顧他們。我計劃買一輛車,等我們有孩子的時候,我們可以在周末帶他去郊游。雨瑤,你知道嗎?這是我的夢想。”
  不得不說。羅開鑫的口才那是相當不錯的。這是搞銷售人員的必修功課。
  唐雨瑤幸福的淚花差點就落下來,她知道羅開鑫對她是有感情的。不過,她依舊記得昨天晚上陳思對她說的話:考驗。很簡單啊,你讓他在事業和你之間做選擇。看他怎么選擇。
  唐雨瑤輕柔的道:“鑫哥。我已經買好了今天下午兩點半去麗江的機票。住宿我都和旅行社聯系好。你為我請三天假可以嗎?就三天。”
  羅開鑫心里一口血差點沒吐出來,合著他說半天。唐雨瑤還是堅持要他陪她去麗江啊。
  羅開鑫語重心長的勸道:“雨瑤,我不知道你從誰哪里學會這一招的。但是,考驗也不是你這樣的啊。我上午剛提拔了銷售副總,下午就去找謝總請假三天,他會怎么看我。我在公司里的工作還怎么開展。”
  唐雨瑤低下頭。
  羅開鑫道:“雨瑤,我這么努力的工作也是為了我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啊。我對你說過,愛情不是空中樓閣,是要有物質基礎來支撐。我希望我們倆都為這個目標而努力呀。”
  唐雨瑤哀婉的低聲道:“鑫哥,工作對你來說真的那么重要?比我還重要?”
  “你…”羅開鑫一句“不可理喻”差點脫口而出,話到嘴邊壓了回去,“雨瑤,當然是你重要。換一個時間好嗎?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陪你去麗江。你也要為我想想啊。”
  如果他下午請假,他在昆泰醫藥里奮斗的這么幾年的成果就化為烏有。他剛被提拔就請假,謝總對他的印象不知道會壞成什么樣。那他在昆泰醫藥的前途就完了。
  再換一家公司發展,又談何容易。他當年為了銷售部二組的經理位置,連續2年每天加班到晚上9點。他是昆泰醫藥業績最好的業務員,然后碰到二組的經理因故離職,他才得以上位,否則不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
  他又不是加班狂。一想到連續2年加班到晚上9點,他心里有打寒顫。現在唐雨瑤就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考驗,就要他放棄這一切,他如何能愿意。
  淚花終于忍不住落下。這一次卻不是幸福的淚花,而是失望的眼淚。唐雨瑤抬起頭,兩行清淚從如玉的臉頰上滑落,聲音里有說不出的失落,“鑫哥,我明白了。”
  羅開鑫不知道她已經很為他著想了。陳思給她出的主意是周六的時候就讓羅開鑫陪著她去麗江玩。
  但是,她考慮到那時候羅開鑫還不知道陸景要離職,肯定還在為那個銷售副總的位置努力的跑市三醫院的訂單。所以,她推遲到今天周一,一切塵埃落定之后。
  她考慮到她提出的旅行要求會很突兀,羅開鑫肯定沒辦法安排周全,她把去麗江的機票,行程全部給安排好了。
  找個借口,請三天假真的很難么?
  老家有人生病,請假回去一趟,可不可以?
  去外地拜訪一個客戶,聯絡關系,請假三天,可不可以?
  女朋友出了點事,請假陪她三天,可不可以?
  她在人力資源部里見慣了各種請假理由。但是,羅開鑫壓根就沒想著請假,他腦子里想的是如何鞏固他銷售副總的位置。
  陸景真是一語中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