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68 前塵往事

陸景抿了抿嘴唇。他倒不是故意要隱瞞身份,而是他的身份在唐雨瑤眼里并不會加分,反而會讓唐雨瑤疏遠他。
  并非所有的女人看到世家子弟都會哭著喊著求包養的。唐雨瑤潔身自好,平時連別人莫名的饋贈都不會接受,怎么可能拜倒在權勢和金錢的魔力之下。
  陸景道:“雨瑤,你應該知道景華手機吧?我就是景華公司的所有者。像今天汪勤勤所在的天辰娛樂也是我的公司。我高中在京城定海四中就讀,之后去江州大學。我和婉儀是同屆,但是比她大一歲…”
  陸景沒有詳細的提他家世,簡單的帶過,反而將景華、和華公司的成就撿重要的成就做了介紹,對他和衛婉儀的基本情況也說了說。一邊說著話,兩人慢慢的走到陸景停在馬路邊的阿斯頓馬丁車邊。
  唐雨瑤心里很不平靜,按照陸景的描述,他25歲就已經掌握有一家如同商業帝國般的企業。
  她并不想否認心里對陸景的好感。陸景身上處變不驚、溫潤如玉的氣質很容易獲得女生的好感。但是要她在陸景和羅開鑫中間做一個選擇,她還是會選擇羅開鑫。
  因為她對感情很認真,一旦認定就不想放手;也因為她知道陸景可以是一個好朋友,但絕對不會是一個好丈夫。
  見唐雨瑤要上車,陸景道:“雨瑤,稍等。”說著,陸景帶著有些迷惑的唐雨瑤走到車后面打開車子的后備箱。一團團火紅的玫瑰躍在兩人的眼前。玫瑰花香四溢。
  “啊…”唐雨瑤輕輕的掩住嘴,詫異的看著陸景。
  陸景自嘲的笑了笑。道:“本來是想將這些花送給你的,現在想想還是算了。”
  按照計劃。這個時候他應該邀請唐雨瑤去建業大學走走。他后面準備了一堆浪漫的、博取唐雨瑤歡心的小手法,但是他在親口對唐雨瑤說出前塵往事之后。突然覺得這種手段很幼稚。
  唐雨瑤沉默了片刻,展顏一笑,道:“陸景,謝謝。”
  這一句“謝謝”其實是婉拒。陸景知道她謝什么。感謝他鐘情于她,但是她不能接受他的這份感情。
  陸景到這會也明白他自己的心里所想,灑然的一笑,蓋上車子的后備箱,“走吧,雨瑤。我送你回住的地方。”
  片刻后,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平穩的駛向鐘霞區永泰花園。
  “雨瑤,如果我現在說幾句羅開鑫的壞話會不會讓你覺得我這個人人品不行?”陸景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他雖然想通了,但是還是想要竭力的給唐雨瑤強調一下:跟著羅開鑫走,最后的結果不好。
  唐雨瑤輕攏著秀發,微笑道:“我又不能封住你的嘴。”語氣里帶著淡淡的不滿。
  陸景想著估計以后再見都不知道是幾年后了,便不顧唐雨瑤的情緒,說道:“羅開鑫的事業心太重…”
  唐雨瑤微微皺眉。她不是很喜歡聽陸景說羅開鑫的壞話。
  陸景心里嘆了口氣,這就是柳蘊失言所帶來的壞處啊。唐雨瑤已經先入為主的在心里為羅開鑫辯護了。
  如果柳蘊沒有失言,循序漸進之下,他根本不需要被逼的在今天晚上向唐雨瑤講述往事。在他拿下市四醫院的項目之后,一心想要升為銷售副總的羅開鑫就被逼到墻角。
  重壓之下。羅開鑫處理事情失誤的概率可是會成倍的增加。他完全可以水到渠成的讓唐雨瑤認識到羅開鑫的本質,從而獲得逐步的獲得唐雨瑤的青睞。但是,現在….
  “雨瑤。請聽我說完。對一個男人而言,事業心太重根本就不是缺點。但是。如果,你在羅開鑫的心中排在他的事業之后呢?你是否愿意?”
  唐雨瑤若有所思的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接著道:“雨瑤。我知道你對感情的態度,矢志不渝。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給你自己留一條后路,在后悔的時候能有后悔的機會。”
  唐雨瑤愣了愣,她感覺到陸景似乎非常的了解她,想了想,認真的道:“陸景,感情是全部的投入,哪有留后路的可能?有保留的感情那還能長久嗎?”
  陸景失望的輕嘆一口氣。他知道他今天晚上是無法讓唐雨瑤改變主意的。
  唐雨瑤微微笑了笑,“好了,陸景,我們不爭論這個問題好嗎?今天是周五,你周一的那份訂單還簽嗎?”她其實覺得和陸景說話很有趣。當然,前提是陸景不要老想著說羅開鑫的壞話。
  陸景肯定的道:“簽。就當我臨走前給昆泰醫藥最后的禮物了。”
  唐雨瑤心里松了口氣,知道羅開鑫的副總位置算是保住了。
  建業市夜里的道路上車流稀少,陸景很快就將唐雨瑤送到永泰花園中她住的宿舍樓下。唐雨瑤沉吟了一會,終究是什么都沒說,拿起手袋下車。
  陸景跟著下車,深深的凝視著唐雨瑤。
  清艷若明月的臉蛋,精致嫵媚的嬌艷容顏,白皙如雪的肌-膚,挺立的豐乳,豐饒誘-人的妙曼身材,豐腴性-感的妙臀,修-長圓-潤的雙腿。不管從哪一方面來看,她都是明艷動人到極致的女人。
  “我上去了,再見,陸景。”唐雨瑤第一次被陸景目光灼灼的看著,心里沒來由的有些慌張。
  “星漢西流夜未央,哪一顆是你,哪一顆是我。”陸景感嘆著心哀傷的情緒,然后灑脫的一笑,鄭重的道:“雨瑤,保重。”
  唐雨瑤渾身一震,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輕輕的點頭,失神的轉身上樓。身后傳來汽車的關門聲,然后是汽車發動聲,最后遠去。歸于寂靜。
  唐雨瑤回到宿舍之后,失了魂似的徑直去翻她壓在書箱深處的日記本。她從大學開始便有寫日記的習慣。多少不拘。多長時間間隔也不拘,想起來便記一記。到現在已經累積了有六本。
  書箱里的書被唐雨瑤翻的凌亂。一個秀氣淺紅色軟封面的筆記本被唐雨瑤找到。她直接翻到做了記號的一頁。那是大四那年圣誕節晚上寫的日記。
  娟秀的字跡落在唐雨瑤眼里,“…星漢西流夜未央,哪一顆是你,哪一顆是我…”唐雨瑤手中的日記本落到地上。
  她清楚的記得那天晚上,宿舍里的姐妹們因為這是大學里最后一個圣誕節,在宿舍里喝了一點酒。她那個時候已經和昆泰醫藥簽約,想著日后可以和羅開鑫在一起工作,心里情思搖曳,在日記本中寫下了這句話。
  陸景是怎么知道這句話的?她的日記本陸景根本就不可能看過。
  唐雨瑤快步走到窗戶邊。窗外已經空無一人。只有月光皎潔,星空璀璨,冬夜清寒。
  …
  冬天的夜晚尤其的冷,陳思結束了一天的工作,貓在宿舍里美滋滋的看了兩集電視劇就上-床睡覺。明天是周末,她可以好好的睡個懶覺。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哎呀,誰啊?”陳思抱怨的從溫暖的被窩里伸出手,去拿床-頭邊木椅上的手機。“雨瑤,什么事情啊?打擾我睡覺下次你來杭城我要你請我吃飯哦。”
  唐雨瑤卻是沒心情和陳思開玩笑,道:“陳思,有件事情你幫我參謀一下。”
  “什么事情啊?”陳思笑嘻嘻的道。“你別有給我說你又多了一個追求者啊,我還是單身呢。你這樣很招人恨哩。”
  “是陸景的事情。他今天送我回家的時候說了一句我寫在日記里的話。之前,他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唐雨瑤情緒有些低沉的給好友敘說著陸景給她說的那個故事。
  她心里有一種難言的情緒。她感覺到陸景似乎對她非常的熟悉:性格、生活習慣、食物口味、今天晚上甚至說出了她深壓在箱底日記本中記錄情思的話。
  她現在對陸景說的故事有五六分信。因為唯一看似合理的解釋就是她會在經歷一系列變故之后。于十年之后三十二歲之時,和陸景在黃海再次相遇。她會親口告訴陸景這些事情:她的生活習慣、口味、對在建業和羅開鑫情思的回顧…
  陳思聽唐雨瑤說完。咯咯嬌笑道:“你傻啊,騙小女孩的故事你也信?鬼知道是不是他編的。沒準剛好湊巧呢。星漢西流夜未央。我想想,噢,曹丕《短歌行》里面的句子嘛。又不是你的原創。”
  唐雨瑤搖搖頭,沒說話。她沒給陳思說后面的那兩句。湊巧要是能湊到一字不差的地步那可比陸景的故事更離奇了。
  陳思很難理解唐雨瑤心里的震驚,好奇的道:“哦,雨瑤,你沒問他那個故事結局是什么?”
  唐雨瑤氣的笑起來,“你個小迷糊,這話能問嗎?”在當時那個氛圍之下,問故事的結局,無異于是向陸景表示好感。
  陳思點點頭,“哦,那也是啊。雨瑤,陸景可是結婚了的人。你別犯傻啊。”
  她和唐雨瑤大學同學四年,做了四年的室友,對唐雨瑤很了解。陸景一句“不經意”的話撩動了她的心弦,唐雨瑤這時候心亂了。
  唐雨瑤無語的拍拍額頭,“我知道啊。我可沒那么幼稚。我是在想他的話是不是真的。我可不想以后失戀,然后事業也沒了,又進監獄。”
  就算她愿意相信陸景給她講的故事,就算她對陸景也有好感,但是,這都不會促使她去愛上陸景。陸景不僅結婚了,還有情人。她可沒那么傻。
  “咯咯,你終于承認了和羅開鑫有關系啊---。”陳思嬌笑著在床-上打滾,笑了好一會才道:“雨瑤,你不要是糾結陸景的故事真與假。陸景說來說去不就是告訴你羅開鑫不可靠、不值得托付終生嗎?那你就考驗下你那位鑫哥對你的心意啊,反正你現在又不是他的女朋友。”
  “你這什么餿主意!我怎么考驗啊?”唐雨瑤郁悶的道:“我看你是言情電視劇看多了。”
  陳思笑兮兮的道:“同學,藝術是來源于生活的。你就不想知道你在羅開鑫心里是什么位置嗎?如果他真的是陸景說的那樣:看重事業更勝過看重你呢?”
  唐雨瑤沉吟著沒說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