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66 敲邊鼓

陸景幾乎瞬間就明白柳蘊到底和唐雨瑤說了什么,肯定是把他和羅開鑫做了一個對比。很明顯,他更重視唐雨瑤一些。但問題就在柳蘊的結論上:羅開鑫的事業心太重。
  唐雨瑤能不知道他對她比羅開鑫對她要好?但是戀愛中的女人但凡有一線希望都會給戀人開脫,而柳蘊恰恰是提供這么一個理由:羅開鑫的一切不合適舉動都可以歸結為事業心太重。
  對現在的唐雨瑤而言,事業心太重根本就不是缺點。唐雨瑤自己就是一個事業心很重的人。
  這是她和羅開鑫能談得來的地方。否則,她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什么追求手段沒有見過,怎么會獨獨的中意羅開鑫這位大她幾屆的師兄呢。
  而事業心也正是她前世里能走到其公司銷售副總的原因。
  柳蘊見陸景臉色變得僵硬,心里磕磣一下,怯怯的道:“陸景,沒事吧?”看情況她好心辦錯事了。
  陸景輕嘆一口氣,把手里的餐盤一推,站起來就走。本來這次是一個打破唐雨瑤和羅開鑫親密關系的極好機會。但是,柳蘊的自作主張打亂了他的計劃。
  很多話不說比說出來的效果好的多。柳蘊卻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層次問題啊。
  柳蘊愣愣的看著陸景離開,苦笑不已。
  陸景出了緣石大廈直接前往位于南都大廈中的景華建業分公司。在辦公室坐了片刻之后,陸景給謝晉文打了電話。“謝晉文,查一下最近汪勤勤的檔期,讓她來建業舉辦一個和影迷見面的活動。”
  謝晉文不知道陸景要做什么,但是他的腦袋瓜子絕對好使,當即笑呵呵的道:“景少,那讓小輝明天帶她去建業為新片選角造勢,順便抽取幸運的影迷近距離和我們的影后接觸。”
  至于汪勤勤是否檔期這種事情根本不用考慮,陸景發話,沒有檔期也得有檔期。
  陸景點點頭,“你看著安排吧。”他記得唐雨瑤曾經提過她年輕的時候曾經也是追星族。汪勤勤是天辰娛樂最大牌的影星。想必她的影迷見面會會對唐雨瑤有一定的吸引力。
  柳蘊把事情搞得偏離了軌道。現在也只有將錯就錯了。
  …
  建業市三醫院。
  羅開鑫帶著老吳剛剛拜訪了市三醫院藥品采購的負責人,談的結果還不錯。
  醫院里行人匆匆,似乎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嚴肅緊張的氣氛。老吳回頭看看高聳的市三醫院行政樓,遞了一支煙給羅開鑫。“我聽小馬說。今天早上唐雨瑤在公交車上哭了一早上。”
  羅開鑫表情變得僵滯。然后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沒想到他發火唐雨瑤會哭一早上。但是,他也沒想著和老吳解釋什么。
  唐雨瑤居然背著他,同意陸景去黃海幫她拿回5萬塊錢。這實在讓他火冒三丈、怒不可揭。
  李季同那個大嘴巴早已經把陸景和唐雨瑤在黃海的事情嚷的全公司的人都知道。
  要知道,他現在和陸景是競爭對手,唐雨瑤這個時候怎么能和陸景走得近呢?公司里誰不知道唐雨瑤是他的人。這讓他顏面無光。
  而且,陸景要回了5萬塊錢,而他卻沒辦法幫唐雨瑤,這讓他內心里有種難言的憤慨。他絕不承認他比陸景差。
  老吳輕嘆口氣,道:“羅經理,我是感情上的過來人,說一句你別見怪啊。陸景現在追唐雨瑤越緊,你就越不能給他可趁之機。”
  羅開鑫神情一動,拍了拍老吳的肩膀,“等忙過這幾天吧。老吳,這份訂單要你權力幫我啊,二組里面也就你能挑大梁。”
  老吳的話很道理,但是他早上才罵的唐雨瑤,下午就去給她道歉,這只會毀了他在唐雨瑤心中的形象。等幾天,兩人都心平氣和了再說吧。
  至于陸景,他相信幾天的時間還不至于讓陸景取代他在唐雨瑤心中的地位。
  老吳笑著表態道:“羅經理,我一定會盡全力的協助你拿下市三醫院的訂單。”他勸說羅開鑫,還不是為了在羅開鑫高升之后,能坐上銷售部二組經理的職位。
  …
  陸景晚上拜訪過蘇江省省委書記袁樸春后,由他的女婿蔣敘元送他出了清云湖畔的云翠園。清云湖畔,月影皎潔,沙沙的風聲在冬季里別有韻味。
  蔣敘元和陸景握了握手,道:“以后還要請景少多多關照。”他即將前往浙東金山市任職市委副書記。金山市內最大的企業就是蘇蘭電器。蘇蘭電器在金山市內很有人脈。
  陸景笑著謙虛了兩句后和蔣敘元道別。他自然不會認為他夠資格關照蔣敘元。相互關照而已。
  從云翠園出來,陸景去了齊儒來的紫竹別院。張勝利已經等在客廳里。陸景和張勝利談笑了半個多小時,齊儒來才冒頭。
  陸景笑道:“你這可是姍姍來遲,先罰三杯。”
  齊儒來笑呵呵的喝了三杯酒,然后道:“景少,按照你的吩咐,市四醫院的采購合同已經談下來了,簽字的時間放在下周一。”
  陸景笑著點點頭,“好。”
  …
  周四下午,昆泰醫藥公司內流傳著陸景已經搞定市四醫院采購合同的消息。據說下周一就可以簽約。不少昆泰醫藥的職員在下午上班的時候都好奇的打聽著消息。謝總決定讓陸景和羅開鑫競爭銷售副總可是最近公司的熱點話題。
  “牛人到底是牛人啊,這才幾天的功夫就搞定了訂單。嘿,謝總要頭疼了。”昆泰醫藥的職員其實都知道謝元良中意的是羅開鑫。
  “那是。羅開鑫不爭氣啊。條件創造了,他沒把握好。哈哈。”有人幸災樂禍的笑道。
  “不會是假的吧。怎么要到下周一簽約。”
  “這么怎么假的了?萬一陸景下周一沒辦法簽約,他還能有臉繼續在昆泰醫藥干下去?”
  羅開鑫知道整個下午辦公室的同事都在議論什么。陸景領先了他一步。羅開鑫心情煩躁的看看時間,快到了下班時間,便起身離開了辦公室,準備晚上約市三醫院的一位朋友吃飯。
  平時他每天晚上都會和唐雨瑤一起吃晚飯,和她聊聊天,然后回來加班,或者兩人從吃飯的小餐館里漫步到永寧路公交站臺,一起坐公交車返回租住的地方。
  但是,這兩天他正在和唐雨瑤冷戰。早上沒有一起出門。晚上也沒有一起同行。
  他最近滿腦子都是市三醫院訂單的事情,沒時間關注唐雨瑤。他和市三醫院的藥品采購負責人談的不錯,不代表可以簽約。他還的努把力。
  冬季的夕陽很早便落山,昆泰醫藥晚上的下班時間是晚上六點。下班時天色已經漆黑一片。唐雨瑤和北宮霞說笑著各自拎著手袋步出緣石大廈。
  唐雨瑤問道:“北宮霞。現在公司都在傳陸景已經拿下了市四醫院的訂單。是真的還是假的。”
  北宮霞笑嘻嘻的道:“當然是真的。他上午在小組會議上親口說的。”有時候和唐雨瑤在一起真讓她有點黯然。她知道陸景其實對唐雨瑤有點意思,雖然陸景說他已經結婚了。
  唐雨瑤輕輕的嘆口氣,看樣子鑫哥想要當上銷售副總有點難了。她雖然在和羅開鑫冷戰。但是。她心里還是關心著羅開鑫。
  兩人說笑著出了緣石大廈。這時,一輛黑色的昆王轎車緩緩的停在她們面前,陸景微笑著放下車窗,問道:“兩位美女,去那兒吃晚飯?我送送你們。”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北宮霞臉色的笑容斂去,繃著臉,只是眼睛卻偷偷的瞥陸景。
  唐雨瑤微笑著挽了挽頭發,道:“不用了,我和北宮霞各自回住的地方吃晚飯。”
  羅開鑫因為她和陸景走的近而生氣。正在公司門口,她那能去坐陸景的車呢。回頭又解釋不清楚。她可沒有和陸景發展超出朋友以外關系的想法。
  陸景自嘲的笑了笑,打開車門下來,將手里的兩張門票遞給北宮霞,“這是明晚在希爾頓酒店舉行的汪勤勤影迷見面會門票。我想你應該有興趣。謝謝你那天告訴我的消息。”
  北宮霞一下子愣住了,她都沒想到陸景會給她禮物,她以為陸景手上的東西是給唐雨瑤的,繃著的臉一時間想微笑卻轉化不過來,變成哭笑不得的表情。
  唐雨瑤看得輕輕一笑,猶若皎潔的明月。
  陸景將票塞到北宮霞手里,然后笑著對唐雨瑤道:“我聽柳部長說你那天哭了一早上。心情不好可以出來走走、散散心。悶在家里會越難受。”
  唐雨瑤輕聲道:“我會的。”心里對陸景略微有些愧疚。
  其實,如果她和陸景是朋友的話,坐他的車也沒什么。問題是她要顧忌羅開鑫的感受,只能是對陸景稍稍疏遠了。
  “我還有事情,明天再見。”陸景笑著揮揮手,坐到車里開車離開。他晚上要去和謝晉文見面吃飯。謝晉文已經帶著言輝、汪勤勤等人來了建業。
  看著陸景的車遠去,北宮霞郁悶的踢了一腳馬路上的小石頭。她有點生她自己的氣。下次見陸景絕對不能先繃著臉了。
  唐雨瑤看著賭氣的北宮霞,笑著拍拍她的肩膀,勸道:“北宮霞,陸景他結婚了。而且還有一個很漂亮的情人。”
  之前,她和北宮霞的關系不密切,這些話倒不能說,但是她最近調到人力資源部之后,和北宮霞的關系很好。再加上陸景那天已經告訴北宮霞他結婚了,這時候說倒沒什么。
  “啊…”北宮霞詫異的看著唐雨瑤,“雨瑤,你怎么知道的?”
  唐雨瑤臉上露出追憶的神色,一晃兩年過去,“我認識他妻子,他妻子是我學姐。”
  北宮霞哦了一聲,“原來你和陸景有這層淵源啊。怪不得陸景會為你去黃海。羅經理真是太小氣了。”
  唐雨瑤坐324路上班的路上會有幾個同事在中途的站點上車。她哭了一早上的事情,公司里早就傳遍。
  唐雨瑤微愣,她都不知道北宮霞的小腦袋怎么突然轉到這上面去了。她明明是要給北宮霞說陸景是個很風流的人不是良配。
  聽著北宮霞的話,唐雨瑤有心為羅開鑫辯解一句,最后還是放棄。她心里還生著氣呢。哼,都不聽她解釋,只知道發火。
  北宮霞晃晃手中的門票,“雨瑤,明天晚上你跟我一起去吧。剛好兩張票。”
  唐雨瑤笑道:“你不找個男生陪你一起去?”
  北宮霞跺腳嗔道:“我沒男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別提李季同啊,他太沒勁了,居然在sit群里爆你在黃海的行蹤。我真是瞎了眼,以前還覺得他這人可以呢。你不是正好跟我一起散散心嗎?我記得你好像很喜歡看汪勤勤的電影吧?”
  唐雨瑤想了想,同意道:“好吧。明天晚上我們一起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