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965 不同的處理方案

將晚時分,淡淡的寒風吹拂著黃海這座海濱城市。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平穩的從新華酒店駛向黃海機常
  聞著身邊淡淡的清香,陸景微笑道:“怎么,薪酬要到了你反而不開心?”
  唐雨瑤輕輕的靠在車椅上,略有些疲倦的道:“那到沒有,就是心里感覺空蕩蕩的,仿佛做夢一樣,太不真實了。”
  確實太不真實了,陸景幫她要的不是5萬,而是100萬。而這輛勞斯萊斯幻影更是以前只在羅開鑫的口中聽說過。她現在卻坐在里面。
  陸景扭頭看向窗外。唐雨瑤都不知道她這個姿勢多么的誘-人,那茁壯聳立的傲人酥-胸實在太誘-惑人的眼睛。又豐-滿又挺翹。
  看著車窗外緩緩后退的景物,陸景輕聲解釋道:“如果我不收這100萬,下次那些人只會認為我的朋友好欺負。好了,你要是覺得這錢拿得燙手,我幫你把你這95萬捐給云春市的失學兒童。”
  他知道唐雨瑤的性格,不會接受莫名的饋贈,這多出來的95萬讓她心里不安。
  唐雨瑤松口氣,展顏笑道:“好,這樣我心里踏實多了。那麻煩你了。”略微猶豫了一會,唐雨瑤看著陸景的側臉輪廓,認真的問道:“陸景,你上次給我說你進昆泰醫藥是為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陸景回過頭,溫和的笑說道:“我什么身份,這個很重要嗎?”
  唐雨瑤沉吟了一會,搖搖頭,沒再追問。如果她只是打算當陸景是朋友的話,實在沒有必要探究他的秘密。
  從黃海到建業的飛機只要四十五分鐘。唐雨瑤因為不想明天請假,希望今天晚上就返回建業,陸景給湯開復道謝了一聲之后,就和唐雨瑤坐車去了黃海機場。
  兩人回到建業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陸景安排了車來接他和唐雨瑤回市區。
  冬季的夜晚繁星點點。天邊的曠野里有一層薄薄看不真切的白色。仿佛整個城市處在朦朦朧朧的一層白霧中。
  唐雨瑤從手袋里拿出手機準備給羅開鑫打電話。陸景突然輕輕的按在唐雨瑤的手腕上,看著唐雨瑤清亮的眼眸,柔聲道:“別給他打電話,我請你吃宵夜。”
  看著陸景溫潤清亮的眼睛,唐雨瑤猶豫了一下,放下了手機。陸景今天幫了她的大忙,要是請她吃宵夜都不去,那太不盡人情了。
  陸景請唐雨瑤吃宵夜的地方是建業大學老校區白武校區外的一條巷子中的鹵煮小店,露天的架起幾張桌子在路邊,小店攤主熱氣騰騰的攤位也在店門口。
  九點過一點的時候正是建業學生下晚自習,小巷子中十分熱鬧。三三兩兩的大學生們在小巷子中尋找著美食。
  “坐吧,略等一會就好。”陸景招呼唐雨瑤坐在外面的桌子處,“老板,兩碗中份的鹵煮。”
  “好勒,馬上。”在攤位上忙碌的老板手里的動作不停,熟練的答應了一聲。
  唐雨瑤有些好奇的道:“陸景,你會來這種地方吃飯?”陸景今天拿100萬眼睛都不眨一下,出現豪車,入住度假山莊,看情況就知道他的生活是何等的優裕,很難想象他會來大學校園外的小巷子里吃宵夜。
  陸景招手讓伙計上了一瓶啤酒,微笑道:“這很稀奇嗎?我比你高一屆,在江州大學讀了四年的書。南陽街沒改造之前還不是經常有這樣的小店。”
  陸景咬開啤酒瓶,倒了一杯啤酒,輕輕的咂了一口。
  這家小店是前世里他和唐雨瑤認識之后,唐雨瑤一直念念不忘的口味。給他說了好些回。只是她傷心在建業的往事、情傷。去了黃海之后,就再也沒有回建業。
  唐雨瑤看著陸景熟練的喝酒動作,輕輕的一笑,覺得他現在這個樣子倒是真實了不少。她扭頭四處打量起來,來建業這幾個月還沒有好好的逛過。
  攤主嫻熟的燙著切三角的豆腐、小腸、豬肉,從鍋里舀一勺老湯往碗里一澆,再來點蒜泥、芝麻油、豆腐乳、韭菜花,轉眼之間,一碗熱騰騰的鹵煮便做好了。
  海碗上罩著一層一次性袋子,一端上桌,濃香撲鼻而來。陸景將筷子遞給唐雨瑤,輕聲道:“好吃不在賣相。嘗嘗,你會喜歡上這種味道。”
  世間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坐在你前世的愛人身邊,而她心里裝著的是別人了。
  唐雨瑤噗嗤一笑,道:“陸景,你這樣子說話好奇怪。我現在感覺你這大半天仿佛變幻了好幾個面具似的。行,我嘗嘗。”說著,手挽著她垂落到胸前的秀發,然后極其秀氣的低頭小口吃著鹵煮。
  里面的食材通透綿軟,口感極佳,其中的小腸,酥軟味厚而不膩,沒有任何異味。偶爾吃到一片白肉更是滿口脂香。唐雨瑤贊嘆道:“唔,陸景,真的很不錯。你怎么找到這里的啊?”
  陸景微笑道:“偶爾發現的。”
  唐雨瑤輕輕的搖搖頭,她發現她對陸景知道的太少了。好在,她只是把他當成一個相處得不錯的朋友,到沒有必要搞清楚他的事情。
  …
  …
  周三早晨,柳蘊和蔣藍藍一起步入緣石大廈,準備開始新的一天工作。
  蔣藍藍笑著和柳蘊說公司里的八卦,“你知道嗎?陸景昨天在會議室里接的應該是唐雨瑤的電話。李季同昨天下午回來之后,在公司SIT的群里面發消息說,看到陸景和唐雨瑤中午在黃海新華酒店的餐廳里面一起吃飯。”
  “啊…”柳蘊驚訝的道:“不是吧,唐雨瑤不是應該給羅開鑫打電話才對嗎?”
  蔣藍藍笑道,“呵呵,誰知道啊。說不定唐雨瑤打了羅開鑫沒接啊。你不記得羅開鑫中間手機響了一次。”
  柳蘊記了起來,有些恍然。
  蔣藍藍又笑道:“李季同還爆料說唐雨瑤在黃海接拍了一組廣告片,據說最后沒拿到錢,白忙活了一場。”
  柳蘊想起這周一在市信息產業區看到陸景走在人群中的事情,白忙活?未必呢。她笑道:“那看樣子陸景是去黃海幫唐雨瑤解決問題去了。”
  蔣藍藍點頭,“是啊。誒,柳蘊,你說陸景到底追到唐雨瑤沒有?”
  柳蘊笑著反問道:“唐雨瑤有那么好追嗎?”
  “哦,那倒也是。”蔣藍藍附和的說道。姿容絕佳的唐雨瑤進公司還沒半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她那兒碰壁。現在公司的同事都知道:談工作可以,談感情就免談。結果搞得公司里現在最受歡迎的女生是北宮霞。
  而且,唐雨瑤似乎對羅開鑫很有意思。
  柳蘊和蔣藍藍道別之后,進了辦公室,想了想,按了內心電話將唐雨瑤叫了進來。
  見唐雨瑤眼睛有點紅,柳蘊給她倒了杯水,好奇的問道:“雨瑤,你怎么了?和羅開鑫吵架了?”
  唐雨瑤每天早上和羅開鑫一起上班在昆泰醫藥不是什么秘密。她昨天才回的建業,如果有陸景同行的話,自然不可能是陸景惹的她哭泣。
  唐雨瑤默默的點點頭。今天早上她給羅開鑫說了陸景幫她要回5萬塊錢的事情。結果羅開鑫大發脾氣,狠狠的批評她天真、幼稚、無知,然后氣沖沖的一個人打車上班去了。
  這讓她很委屈。她和陸景可是清清白白的。然后她賺了5萬塊錢,不應該高興、慶祝嗎?難道就只許她和他羅開鑫一個人是朋友嗎?
  柳蘊溫和的拍拍唐雨瑤的肩膀,道:“我本來正好要和你說說羅開鑫和陸景的事情,現在倒不好說了。”
  唐雨瑤抬頭,紅著眼睛奇怪的問道:“蘊姐,什么事啊?”她今天上午才回公司,公司里的事情都不知道。
  柳蘊道:“昨天上午開會的時候,謝總宣布讓羅開鑫和陸景競爭銷售副總的職位。誰先拿到市三、四醫院的訂單誰就當這個銷售副總。限期十天。”
  “啊…”唐雨瑤絕美的眼眸閃了閃,她有些明白為什么今天早上羅開鑫會發那么大的脾氣了,原來他和陸景是競爭對手。結果,她卻和陸景走的很近。
  柳蘊笑著搖搖頭,問道:“雨瑤,你是第一次談戀愛?”
  “啊…,蘊姐,我,我沒有…”唐雨瑤有點臉紅,她和羅開鑫互有好感,但是還沒有挑明。
  “傻丫頭。”柳蘊笑著摸摸唐雨瑤豐盈烏黑的頭發,溫聲道:“有時候要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再做最終的選擇。昨天上午的時候羅開鑫掛了你的電話吧?陸景當時也是列席會議的。他接了你的電話才走出會議室,當時謝總的臉就黑了。”
  唐雨瑤微微一愣,心里忽而有些難言的滋味涌上來。她不知道陸景趕到黃海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柳蘊接著道:“銷售副總的職位,謝總給的時間有限。昨天下午羅開鑫就去拜會市三醫院的采購負責人了。我聽李季同說,陸景昨天去了黃海。我想,你真的需要多考慮一下。”
  唐雨瑤用力的抿了抿嘴,然后有些茫然的問道:“李季同?”她昨天中午和陸景見面之后,就沒再和李季同聯系過。
  她哪里知道她那天讓李季同吃了一個閉門羹,李季同心里不爽之下,將他在黃海的見聞都給爆料爆出來了。
  柳蘊道:“你待會回去登陸一下SIT你就知道了。”
  唐雨瑤沉默的點了點頭,心里對李季同的不滿達到極致。這個碎嘴男。
  柳蘊拍拍唐雨瑤的肩膀,道:“羅開鑫的事業心太重,他適不適合你,我覺得你啊,要再觀察觀察。另外,這段時間心情不好,不要影響到工作。這次培訓回來,要交一份心得上來。去吧。”
  “好的,蘊姐,我下午交給你。”唐雨瑤急急忙忙的出了柳蘊的辦公室。她現在要去搞清楚李季同都說了些什么。
  至于,感情的事情,蘊姐哪里知道陸景已經結婚了啊。
  …
  …
  唐雨瑤回了公司,陸景自然又恢復在緣石大廈吃午餐的習慣。打完飯菜,陸景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來。
  北宮霞徑直拿著餐盤坐到陸景對面,看了他一眼,默然不語的低著頭吃飯。
  陸景笑著搖搖頭,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這個青春嬌嫩的小姑娘了。自從那天晚上事情挑明了之后,兩人的關系就迅速的疏遠。
  北宮霞見陸景臉上有笑意,不忿的輕踢了他一腳,然后低頭悶聲道:“你有沒有把握?羅開鑫在市三醫院早就打通了關系。他很快就能拿下訂單。”
  陸景一愣,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北宮霞給他說的是什么事,原來是和羅開鑫競爭的事情。他腦子里還轉著今天晚上和蘇江省省委書記袁樸春見面的事情。
  北宮霞瞥了陸景一眼,俏臉微紅的道:“我不是關心你啊,就是告訴你一聲。”說著,拿著餐盤逃跑似的離開了。
  這還不是關心?陸景有些頭疼的揉揉眉心。
  這時,柳蘊又拿著餐盤坐到了陸景面前,閑聊幾句后,柳蘊微笑道:“陸景,我上午和唐雨瑤聊了一下。唐雨瑤早上和羅開鑫吵架了。呃…,我和她說我覺得羅開鑫的事業心太重了。”
  陸景聽到唐雨瑤和羅開鑫吵架,神情一震,接著聽到柳蘊下面的話,臉色變得一僵,頓時有種把柳蘊按在桌子上打屁-股的沖動。我去,勞資被你害慘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