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963 細微的裂痕

建業市信息產業區。冬日的寒風吹的陸景、林清秋一行人衣袂飛揚。一輛輛黑色的轎車整齊的停在園區馬路邊。隨行的干部們跑前跑后的安排著林副市長的行程。
  位于秦江區寧臺鎮的建業市信息產業區在設立之初就確立了推動互聯網和化傳媒的發展宗旨。
  隨著全球互聯網行業的逐步復蘇,建業市信息產業區的形勢一片大好。已經有幾家當初接受建業市商行貸款的互聯網企業喊出了上市的口號。
  林清秋穿著性的黑色西服,帶著眼鏡,一副嚴厲肅靜的裝扮。縱然如此,也難掩她天生的麗質。曼妙多姿的身材、秀麗嫵媚的的容顏,讓她顯得成熟而俏麗。
  林清秋遠眺著生機勃勃的信息產業區,笑著對陸景感嘆道:“試看今日之寧臺,是誰家之天下。”
  陸景就笑,“總不會是景華的吧?”
  林清秋微微一笑,看著陸景,眼眸里有微微的嗔怪,道:“走了,去參觀你的企業。不發感嘆了。”
  當初,陸景勸她讓出分管的旅游工作,轉而負責信息產業區。這一舉動贏得市委柳書記的好感,這為她日后晉升建業市常委副市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而現在,信息產業區更是成為建業市對外的一張名片。建業市信息產業區的互聯網企業蓬勃發展,成為僅次于京城、江州之后互聯網企業規模第三的城市。
  這將會成為她進一步晉升的成績。想想當年因為離婚得不到晉升的艱辛,她心里真的感慨良多。
  今天參觀的第一家互聯網企業——潮網是一家從事于互聯網圖書銷售的企業。潮網也是建業市信息產業區里第一批提出要上市的互聯網企業之一。
  潮網的大股東是景華,提出上市這一戰略目標自然少不了靜雨的功勞。
  就在陸景陪著林清秋參觀潮網的時候,昆泰醫藥的柳蘊則帶著黃整心急火燎的在位于信息產業區的雜志《醫學博覽》的會客室里和《醫學博覽》的主編交涉。
  最新一期的《醫學博覽》列舉了藥品銷售公司對整個醫學產業鏈的弊端,在建業市內頗有名氣的藥品銷售公司昆泰醫藥被點名。柳蘊則是代表昆泰醫藥來公關,希望在醫學界頗有名氣的《醫學博覽》高抬貴手不要再盯著昆泰醫藥。
  《醫學博覽》出面接待柳蘊的是一位主編,總編什么的連面都沒有露。
  “柳部長,我們雜志的宗旨就是事實求是,你們公司被我們雜志點名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后面是否還有關于你們公司的負面報道我不能做出保證。”
  交涉了快一個小時,得到這么一個答復,從《醫學博覽》雜志大門出來的柳蘊和黃整對視著嘆了口氣。
  柳蘊道:“先回去吧,給謝總匯報下情況再做計較。”
  黃整也束手無策,道:“只能先這樣了。哦,蘊姐。快看,好長的車隊,八成是有領導在視察。唉,我們要是關系就好了,一個電話就可以搞定這件事。”
  “別想著有那種好事了。”柳蘊順著黃整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頓時臉色微微一變。她看得清楚,走在隊伍最前面的一行人,陸景在間的位置。
  黃整沒怎么和陸景接觸過,隔著這么遠認不出來很正常,她卻是和陸景接觸過幾次,只看他挺拔的側影就能認得出來。
  柳蘊震撼至極,她知道陸景所在的位置意味著怎么樣的權勢。同時她心里又浮起了那個疑問:陸景到底是誰?
  …
  …
  昆泰醫藥的年度旅游在12月1日,周一就結束。外出旅游的職員陸續的返回建業。
  周二上午,謝元良在會議室里召集昆泰醫藥所有的高層管理人員開會。
  謝元良環視了一圈之后,徑直說道:“我們公司被《醫學博覽》雜志點名的事情,我會親自處理。最近公司的氣氛有點浮躁。大家日常的工作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
  一干管理人員紛紛表態保證不會人浮于事。
  謝元良滿意的點點頭,道:“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下面我布置一下現在到年前的工作。昆泰公司的銷售額在今年有明顯的提升,我準備提升一名銷售副總來負責新增長的業務。”
  說到這兒,謝元良停頓了一下。會議室里頓時想起一陣嗡嗡的聲音。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坐在會議室左邊的羅開鑫和坐在門口處敬陪末席列席會議的陸景身上。
  公司早有傳聞謝總想要提拔羅開鑫擔任銷售部的副總,但是有不少人反對,認為單純的論業績的話陸景也有資格。
  羅開鑫自信的笑了笑,略帶敵意的看了陸景一眼。不是因為工作上的競爭,而是他知道陸景對唐雨瑤很有想法。
  謝元良坐在會議桌邊局的位置上,對手下員工的神態看得一清二楚,就笑道:“看來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啊。沒錯。我認為羅開鑫和陸景都有資格。但是,最終的職位只有一人。當然,我們不是用投票的方式來決定人選。”
  人事任命權是他作為公司老總的天然權力,他當然不會下放給手下的高管投票去決定。
  會議室的眾人都看向謝元良等待他宣布最終的決定。
  謝元良微笑道:“正好公司現在遭遇困境。我需要有開拓的能力的銷售副總。我了解到市三、四醫院兩家醫院正好在舉行藥品招標,你們兩人誰能拿下訂單,我就任命誰為公司的銷售副總。”
  謝元良看向陸景和羅開鑫。羅開鑫迎著謝元良的目光道:“我沒有問題,請謝總分配任務吧。”
  昆泰醫藥開會是不禁煙的,陸景正然自得的品著香煙,見謝元良的目光看過來,從容的微笑道:“我也沒問題。”
  謝元良點點頭,“好,那羅開鑫你負責第三醫院的業務,陸景你負責第四醫院的業務…”
  謝元良的話音未落,羅開鑫的手機響起來。羅開鑫看看號碼。掛了電話,然后調成震動模式將手機放到褲兜里。
  謝元良知道銷售人員經常有各種電話,倒也不以為意,接著說道:“那以十天為限。我希望看到結果。”
  羅開鑫手指將褲兜里震動的手機給掐掉,昂然道:“我沒問題。”然后挑釁的看著陸景,“陸景,你呢?如果你覺得不滿意。我可以和你換一換。”
  謝元良心里暗贊一句。他這么安排其實是有深意的,他知道羅開鑫在市三醫院有點關系。羅開鑫這句話一說,日后就算有人知道這層關系也沒人能說什么。
  陸景淡然的笑了笑,道:“不用了。我隨便。”他其實看得出來謝元良內心里囑意羅開鑫。換做他,他也不可能去提拔一個才進公司不到三個月的職員。謝元良這么做不過是為了平息昆泰公司內部對羅開鑫不滿的聲音。
  雖然是陪練,但是陸景心里并不打算放棄。這可是堂堂正正在唐雨瑤面前證明他比羅開鑫強的機會。
  謝元良一錘定音,“那好,就這樣決定了。”話音剛落,陸景的手機鈴聲卻是響起來。一陣悅耳略帶傷感的風鈴聲。
  陸景看看號碼,臉上浮起詫異的神色,先接通了電話,然后歉意的站起來道:“不好意思。謝總,我接個電話。”說著,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里不少管理人員心里都微微搖頭,只憑這一點,陸景做的就沒有羅開鑫好,看看謝總此刻的臉色就明白他心里囑意誰。
  …
  …
  陸景自然不知道會議室的眾人在想什么,但是就算知道他還是會出來接電話,因為給他打電話的是唐雨瑤。他心里當然是在意唐雨瑤的感受。而不是在意謝元良的感受。
  “唐雨瑤…”陸景出了會議室,拿著手機往公司走。
  唐雨瑤聲音有些急,道:“陸景,我遇到麻煩了。我給那家廣告公司拍了一組共三支廣告,那個導演許諾我拍完這一系列的廣告后,一起支付給我五萬塊的薪酬。但是,現在廣告公司卻以各種理由不給我結賬。我找他們交涉的時候還有人暗示我去陪廣告公司的老板吃頓飯。真是氣死我了。你說,現在怎么辦啊?”
  她剛剛給羅開鑫打了3個電話都被掐斷,只得給陸景打電話討個主意。畢竟,接廣告的主意是陸景給她出的。
  陸景吃驚的揉揉眉心。他沒想到廣告公司居然會玩這樣的花樣,溫聲安慰道,“別急,別急。你現在還在黃海?那家廣告公司也是黃海的?”
  唐雨瑤情緒稍緩,道:“恩,我住在黃海新華酒店里面。下午兩點鐘退房。我和李季同是下午的汽車回建業。廣告公司是哪里的我不清楚,不過他們還要在黃海拍幾天的廣告。”
  陸景道:“行,你在黃海等我。我現在飛去黃海。我幫你把那五萬塊錢拿回來。”
  陸景的話讓唐雨瑤微微有些一愣,陸景在黃海能有什么關系?唐雨瑤沉吟了片刻,道:“陸景,要不還是算了?”
  她怕陸景只是腦一熱,想著幫她辦事情就沖到黃海來了,結果卻于事無補。她只是問問陸景的意見,不是請他幫忙。
  陸景輕輕的一笑,道:“你這可是言不由衷了。放心吧,我在黃海有點關系。我一會讓人派車給你安排新的住處。你收拾下行李。”
  唐雨瑤打電話給他其實就是希望他能想個辦法把拍廣告的酬勞拿到手。
  這個時候陸景自然不可能退縮?看唐雨瑤不怎么相信他的樣,他有必要稍稍展示一下他的實力。
  唐雨瑤忍不住撲哧一笑,陸景這牛皮吹的。她也不好揭穿他,就輕聲道:“行了,陸景,我相信你還不成。”
  陸景又寬慰了唐雨瑤幾句,才掛了電話。然后,立即給宋雨綺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