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61 陸景的目的

吳湖天下會所的休息室里,下午和熙的陽光讓休息室中清冷的空氣里多了幾許懶洋洋的味道。
  昆泰醫藥的老總謝元良正和在會所里新認識的一位朋友閑聊。博海實業的齊儒來,蘇江省有數的民營企業家,主營日化品和房地產。
  謝元良摩挲著頭皮,笑嘆道:“齊總,我倒是有管理問題想要請教你。我手下來了一個新員工,一個月的時間為公司拿下了60萬的藥品訂單。我很看好這個小伙子的前途,但是,我公司里面還有另外一位大將,能力也是相當突出,我最近想要提拔一位銷售副總。實在兩難啊!”
  齊儒來心里就想笑。他非常清楚謝元良口中新來的員工是誰?陸景在昆泰醫藥的銷售業績可都是讓他幫忙銷售的。事實上,他和謝元良認識也是刻意為之。否則,以謝元良一個資產一兩千萬的老總哪里夠資格認識他。
  齊儒來微笑道:“謝總你心里早有答案何必問我啊。”
  謝元良呵呵一笑,翹起大拇指,恭維道:“齊總高明。我是想找齊總討一個讓公司里的人心服口服的辦法。”
  他內心之中當然是囑意提拔羅開鑫。但是羅開鑫太年輕,公司里有不少反對的聲音。陸景就是經常被“反對派”用來舉例。單純的就業績而言,陸景這段時間的表現那確實比羅開鑫強太多。
  齊儒來笑著喝了喝茶,道:“這很容易,你找個機會讓他們倆在一個項目上競爭一下。”
  謝元良一愣,雙手一拍,大笑道:“齊總好主意。”
  齊儒來輕輕的一笑,謝元良心里是不是真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齊儒來琢磨要趕緊給陸景打個電話了。
  …
  ….
  陸景接到齊儒來的電話時,他正在江州。今年10月22日是關寧25歲的生日。陸景在21日下午就和葉妍、宋雨綺回了江州。
  正好EK公司的團隊在賓州做經濟發展咨詢報告,趙清芷、楊晚婷、明雪、何夢明四人坐黃利飛的車,與許雪、何路遙一起回江州參加關寧的生日宴會。
  賓州那邊的渝賓高速公路方案已經確定,黃利飛拿下了渝賓高速公路的一段基建。和華銀行將會為他提供融資。
  白明俊結婚之后,蘇蕓還在江州工作。她早早的約了在云春的葉儀、張勇回江州,以及徐瓊等人來關寧這兒一起聚聚。大學畢業兩年了。她們這幾個室友聚會的時間很少。
  時代在線的李群、蔣耀軍、趙劍華等人是欣然參加關寧的宴會。他們本就是江大畢業的,原本在大學里聚會的時候就和陸景、關寧認識。
  何夢瑤、席雨嘉、江秋若這段時間都在江州,自然是也收到邀請。這種場合當然也不會落下陸景的好友余志成。也不會落下喜歡熱鬧的陳蘇子以及她現在的男朋友廖信華。
  陸景又將工作清閑的邵秋蘭、方琴喊上,張漓也特意從京城飛到江州來。在江州整天畫畫,兼職打理1804酒吧和星光咖啡的徐詠碧也被陸景喊來。徐詠碧又將蘇秀麗和她的男朋友喊上。
  董晚瑤見江州很熱鬧,自然是請假從香港回江州。謝清歌這段時間沒外出采訪,正好在江州。丁靈也拉著董冰來江州玩幾天。她和董冰跟蹤的一個項目剛好完成,正好放松一下。
  定海四中在江州的幾個同學張濤、童佳容等人也收到邀請。
  朋友們聚在一起,氣氛十分熱鬧。這可不同于陸景往常將景華或者和華的高管們聚一起開會和度假。這一次要放松、隨意的很多。
  關寧生日宴會的地點放在鹿山餐廳中。空中餐廳的風格讓眾人用餐的體驗非常不錯。遠道而來的同學們、朋友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當然不會是只玩一天。聚完之后,又各自的小聚。
  江州現在的景點眾多:白沙井、櫻花園、景華植物園、景華國際學校、南陽街、積西鎮商圈、新問廣場、漢寧區商圈、江大、新月湖中的喻山、白玉山、月湖縣的農家山莊等等,足夠大家游玩好幾天。在江州工作的同學自覺的充當向導。
  …
  ….
  江大的星光咖啡館中,張濤對余志成大發感嘆道:“靠,四中三大校花齊聚啊。咱們四中似乎還沒有誰能在畢業后把三大校花都喊來聚會的吧?嘖嘖,陸景…”
  余志成毫不客氣的在他女友肖秋紅面前揭穿他,“你不是想說董冰還是和以前一樣漂亮吧?”當年在四中,他可是知道張濤很喜歡董冰。
  肖秋紅似笑非笑的看著張濤。張濤郁悶的道:“我x。”
  …
  …
  景華科技園的櫻花園入口處,秋風蕭瑟,丁靈指著紀念動工儀式的石碑后面的文字笑道:“冰姐,看這首詩。”
  董冰好奇的看了一會,道:“沒什么特別的啊,水平不高。”
  丁靈甜美的笑道:“橫著念所有詩句的第一個字。”
  “為邵秋蘭建櫻花園。”董冰恍然,然后笑嗔道:“陸景這個混蛋,還真是夠浪漫的。怪不得邵老師在京城呆得好好的會考研來江州。”
  …
  …
  景華植物園內,明雪指著一處在大棚里盛開的玫瑰,笑著對趙清芷、楊晚婷她們道:“你們猜陸景昨天送了多少朵玫瑰給關寧?”
  趙清芷清亮的眼眸靈動的轉了轉,轉身問道:“晚瑤,你快說呢。”董晚瑤就住在新豐公寓里面。
  董晚瑤泄氣的道:“我哪里知道。哥和關寧姐這兩天住在白沙井呢。反正新豐公寓里面是沒有一朵玫瑰花。你們應該問小明。”
  何夢明輕輕的笑道:“我怎么知道啊。陸景又沒請我去做飯。”其實,她姐肯定知道。陸景這幾天和她姐一起黏糊了一段時間,說是討論工作。但是,誰知道呢。
  幾個女孩子都咯咯嬌笑起來,讓植物園內猶若姹紫嫣紅的春天般。人比花嬌!
  聚會在一起的快樂日子總是很短暫,三天后,陸景和何夢瑤、宋雨綺一起去了建業。景華科技園在建業的園區落成,陸景受建業市政府的邀請出席慶祝儀式。
  關寧留在江州繼續招待沒有離開同學、朋友。葉妍則是留在江州和方琴、張漓一起小聚幾天。
  …
  …
  周二上午,唐雨瑤步履輕快的走進人力資源部部長柳蘊的辦公室,“蘊姐,你找我?”
  “坐吧,雨瑤。”柳蘊笑著點點頭,看著唐雨瑤豐潤的身材,漂亮的臉蛋,心里不禁輕輕嘆口氣,怨不得陸景會喜歡她,實在是太漂亮,她要是男人也要動心。
  柳蘊寒暄道:“這段時間工作還順手吧?”
  “恩,還行。”唐雨瑤有些好奇柳部長這時候找她什么事。
  柳蘊親和的笑著問道:“公司的旅游你選擇去哪個地方玩?”
  唐雨瑤道:“我準備和之前二組的同事一起去麗江。”
  柳蘊嬌笑道:“那可就巧了啊,你可能去不了呢。來,看看這張表。”柳蘊將手里的表格遞給唐雨瑤。
  唐雨瑤接過來一看,是一張推薦她參加黃海一個自我提升培訓的表格。時間是從后天到這下周二總共六天時間。剛好和她去麗江旅游的時間沖突。她頓時有些猶豫了。
  柳蘊道:“雨瑤,整個公司就兩個名額。銷售部的名額給了五組的小李。人力資源部這個名額我決定給你。隨著我們公司的業務擴大,我們人力資源部也要擴招。雨瑤,我希望你盡快成長起來。你和小李都是公司看好的苗子。”
  “…”唐雨瑤心里糾結起來。很明顯,這是公司在選拔后備的管理人員梯隊。她渴望提升,也希望能夠拼出一片屬于她自己的天地來,但是,她也希望去麗江啊。
  柳蘊似乎看出唐雨瑤所想,微笑道:“本來五組的名額是給陸景的,他前段時間又給公司拿下了20萬的訂單。一個月就給公司拿了60萬的訂單實在是個好苗子,但是他上周四強行請了一周的事假。所以,公司就把名額給了小李。雨瑤,旅游以后有得是時間,但是這個培訓的機會就一次。”
  唐雨瑤心里失神了片刻:原來陸景請假了。她還以為陸景是因為看到她和羅開鑫一起坐車上班,就沒再來找她。
  畢竟,陸景那么聰明細心的人,肯定能感受到她平時若有如無流露出來拒絕他的意思。
  柳蘊拿起茶杯輕輕的喝茶,等待唐雨瑤的答復。說的太多,反而適得其反。
  唐雨瑤想了想,道:“蘊姐,那我不去旅游了。”
  柳蘊笑道:“恩,你今天下午把這個表填好交給我。然后準備后天去黃海。”
  唐雨瑤拿著表走出柳蘊的辦公室,回到座位上,想了一會后,用內線給羅開鑫打了電話,“鑫哥,我今年可能去不了麗江了…”
  羅開鑫正在電腦面前查資料,接到唐雨瑤的電話,半響說不出話來。
  他為了這次麗江之行可是花費了很大的心力。二組的組員都答應配合他。他還準備在麗江小鎮里送花給唐雨瑤來確認他和唐雨瑤的情侶關系。可是,現在這一切居然成了泡影。
  羅開鑫強壓著心里的不快,溫聲道:“沒事,雨瑤,你這個培訓要緊,我們下次還有機會一起去玩。”
  …
  …
  下午時分,景華建業分公司,陸景的辦公室里。傍晚的夕陽搖搖欲墜,將辦公室的地板染的金紅。
  昨天陸景已經參加了景華建業科技園的慶祝儀式。三點鐘的時候宋雨綺接了一個電話后去了景華建業科技園。辦公室里就剩下何夢瑤陪著他。
  何夢瑤全神貫注的敲下最后一個按鍵,然后輕輕的松了口氣。至此,陸景郵箱里的郵件全部處理完畢。
  “夢瑤,處理完了。”陸景走到何夢瑤身邊,溫柔的抱住她,輕聲問道。
  辦公室里開著空調,何夢瑤脫掉了外套,穿著藍色的襯衫,黑色的高腰休閑褲,清麗脫俗的氣質中帶著幾許明麗的辦公室女郎風情。
  何夢瑤恩了一聲,回頭看著陸景,嬌羞的輕聲嗔道:“你的手啊…”陸景的豬手正放在她的酥-胸上面。手指還在亂動。
  陸景腆著臉一笑,溫柔的吻著何夢瑤紅潤的嘴唇,唇分之后才說道:“心里是不是說,就知道欺負我。”
  何夢瑤認真的點點頭。她心里真是這么想的。不僅僅是說陸景占她便宜,而是這家伙要去追女孩子,沒心事工作,卻把她從江州喊過來幫他處理工作郵件。
  陸景緊緊的抱著何夢瑤,這個讓人愛惜的女孩子啊。總是那么云淡風輕,那么清冷。只有懂她的人,才知道她有著豐富的內心世界。
  何夢瑤能感受到陸景的情意,雙手環著陸景的腰,聞著他身上的味道,舒服慵懶的閉上眼睛靠在他懷里休憩。她處理了一下午的郵件有點累了。
  “夢瑤,我…”陸景內疚的道。他第一次反省,他花費這多時間去追唐雨瑤是不是應該。他感覺到內疚了。
  何夢瑤美麗的眼睫毛輕輕的動著,沒有睜開眼睛,而是嘴角浮起一絲笑意,清聲道:“你想和我說你的那個夢?”
  陸景詫異的道:“你怎么知道?”他是準備給何夢瑤說說他前世的事情。
  何夢瑤睜開眼睛,絕美眼眸里有著淡淡的得意,還有濃濃的情意,“關寧給我說過。”
  陸景懂她的心思,她又何嘗不懂陸景的心思呢?
  陸景笑了笑,沒在說話,溫柔的抱著何夢瑤。
  他能感覺到他和何夢瑤之間的那種默契,一種相知相得、知道彼此心意的感覺。說不出來,卻真實存在。就像現在,他只說了一個話頭,何夢瑤就知道他要說什么。這是他和何夢瑤最終走在一起的原因。
  軟軟的溫香軟玉在懷,何夢瑤身上淡淡的清香傳來。陸景偶爾淺淺的吻一下何夢瑤,她的一切都讓他沉醉。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景手機的風鈴聲突兀的響起來。陸景歉意的對何夢瑤笑笑,接了電話,“柳蘊?”
  柳蘊道:“是我,陸景,唐雨瑤已經答應后天去黃海參加培訓。”
  陸景笑著點點頭,“好,明天上午我們在麗都酒店見面。”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