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60 再進一步

位于建業市東北方向的北牧山這兩年經過瑞豐旅游和立豐地產的充分開發已經成了建業市內旅游、休閑、聚餐的好去處。
  昆泰醫藥人力資源部有十六個人,再加上邀請了其他部門的同事,周五下午下班之后,一共二十人下樓,開車的開車,打的的打的。
  人力資源部這次聚餐的原因是柳蘊新官上任,請同事們吃飯聯絡感情。
  蔣藍藍毫不猶豫的坐上了陸景的昆王汽車副駕駛座上。一上車,蔣藍藍就笑說道:“陸景,今天可是我要求柳蘊帶上你的啊。你可不能趕我下車。”
  康紹元離職的前因后果她很清楚。陸景有能力以80萬的年薪讓獵頭將原來人力資源部的部長康紹元挖走,這讓她實在不敢再風-騷的挑-逗陸景。他根本就不是才畢業出來混社會的小年輕。
  見蔣藍藍收起她平日里那套煙視媚行的作風,換了一副面孔,陸景心里舒服了不少,嘴角浮起一絲微笑,道:“放心,我不會趕你下車。走吧。”
  見外面的同事三三兩兩的搭配好坐車出發,陸景也發動了汽車,跟著車隊浩浩蕩蕩的前往聚餐的地點:位于北牧山山腳下商業街——江業街的白湖酒店。
  “誒,陸景,你是不是對唐雨瑤有點意思啊?”蔣藍藍興致勃勃的找陸景說話。
  陸景讓柳蘊升上人力資源部的條件就是將唐雨瑤調離銷售部二組。這已經是十分明顯的事情了。
  陸景沒興趣和蔣藍藍討論說唐雨瑤,微笑著轉移了話題,“柳部長今天怎么了。我看下樓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
  蔣藍藍咯咯嬌笑道:“這個啊,說起來就好笑了。柳蘊和她男朋友吵架了。她男朋友覺得她工資太高。心里不舒服,不愿意來參加今天的聚會。”
  陸景笑著搖搖頭。柳蘊這個男朋友也算是極品了。
  陸景的車開的很穩。很快就到了江業街白湖酒店的停車場。先到的同事已經進了包廂。片刻后,包廂里上了酒菜,眾人立即觥籌交錯。陸景以要開車為由便沒有喝酒。唐雨瑤則因為是新調入人力資源部,也喝了近兩杯啤酒。
  陸景笑著問坐在身邊的唐雨瑤,“唐雨瑤,前兩天的演唱會你去聽了感覺怎么樣?”
  唐雨瑤白膩如脂的鵝蛋臉上有一點酒后的緋紅,動人的輕笑道:“挺好的。李慧喬據說原來還是建業第一人民醫院的護士呢,后來在建業參加歌唱選秀節目被天辰娛樂簽下。再然后在韓國參加李逸落的演唱會一下子爆紅,說起來。她的經歷真是個傳奇。”
  陸景微微一笑,說了一個唐雨瑤不知道的段子,“其實,李慧喬當初在建業的選秀是第二名,后來因為第一名是作弊買來的,她才有機會參加‘我在歌唱’選秀節目的全國賽區決賽。”
  “啊…,還有這樣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唐雨瑤好奇的和陸景聊著起來。
  坐在陸景斜對面的北宮霞看到陸景和唐雨瑤談笑正歡,很有默契的樣子,一連著郁悶的喝了幾杯啤酒。這幾天她和陸景的關系疏遠了不少。
  雖然那天陸景很明確的告訴她他結婚了。但是,她現在看到陸景和唐雨瑤聊的痛快,心里依舊是痛苦極了。
  吃過飯后已經是晚上九點,新上任的人力資源部經理黃整提議去江業街盡頭的人工溫泉浴場泡溫泉。蔣藍藍等人雀躍的相應。唐雨瑤扶著北宮霞在一旁笑著婉拒。“我就不去了,我送北宮霞回家。”
  柳蘊見有幾個男生躍躍欲試的想要給北宮霞和唐雨瑤當護花使者,就說道:“陸景。你送下北宮霞、唐雨瑤,正好你開車了。這小妮子今天喝醉了。”
  北宮霞醉眼惺忪的仰著頭抗議道:“蘊姐。我沒喝醉。”
  眾人都哄笑起來。北宮霞平時的人緣也挺好的。
  ….
  夜色寥寥,建業市內清寒的冬夜十分安靜。陸景開車送了北宮霞回她的住處。北宮霞一個人租房住在白武區的一處小區里。小區中路燈柔和。幾棟單元里只有點點的燈光。
  “二單元,301,應該就是這棟了。”唐雨瑤扶著北宮霞上樓。到301的門口后,陸景笑道:“唐雨瑤你來在北宮霞的包里找鑰匙吧。我扶著她。”
  “行啊。”唐雨瑤有些詫異陸景的細心,一般來說,男生不適合翻女生的包包的,當即欣然伸手讓陸景去扶北宮霞。
  就在這交換的瞬間,陸景感覺到他碰到唐雨瑤的手。細滑的觸感,陸景心里忽而有悸動,想要把這白嫩的小手緊緊的握住再也不放開。他現在有能力保護她了,不會讓她在懷孕的時候遠走澳洲避難。
  前世與這輩子的記憶交融,讓陸景在這一瞬間失神,心底有百般的滋味涌上來。
  唐雨瑤俏臉微微一熱,好在夜色中陸景肯定看不太清楚,趕緊有些慌亂的翻著北宮霞的手袋。
  十幾分鐘后,唐雨瑤幫北宮霞大致的整理了一下,才關上門,和陸景一起下樓。陸景剛才并沒有進北宮霞的房間。因為進門他就看到北宮霞丟在茶幾上的白色胸罩,就退了出來。
  黑色的昆王在建業市區內疾馳著。唐雨瑤鬢角的挽了挽秀發,道:“陸景,你人挺正派的啊。”
  其實,她住在鐘霞區,距離北牧山反而要近一些。陸景先送北宮霞回白武區實際上是繞遠了路。如果陸景先送她回家,再送北宮霞,誰知道會發生什么?而且陸景剛才的表現讓她覺得很順眼。一般男生看到女生的臥室都會不由得多看幾眼,多呆一會。而陸景卻自己退了出去。實際上,她那會根本沒有空去管陸景。
  至于。兩人碰到手指的事情,那只是不小心。
  陸景笑了笑。道:“這算是你夸獎我了。聽得我都有些飄飄然啊。”
  唐雨瑤輕輕的掩嘴一笑,顧盼生姿。“你真是經不起夸獎啊。”
  ….
  ….
  北牧山山腳下的溫泉浴場中的溫泉池很多。嬉水的人也很多。昆泰醫藥十幾個人投進去瞬間就走散。
  蔣藍藍穿著狂野的豹紋比基尼,乳大臀肥,將她豐滿的身材展現無疑,充滿了挑-逗的意味。
  柳蘊穿著純白色的比基尼,消瘦的身材修長高挑,酥胸凸起的曲線聳立,翹挺的小圓臀在白色比基尼的包裹下與修-長細瘦的大-腿結合的完美無瑕,配著她臉上矜持的神情,身上帶著一股難言的誘-惑。
  一路上走著。雖然燈光暗淡,但不少火辣的眼神掃了過來。蔣藍藍和柳蘊隨意的找了一處僻靜的溫泉池躺下讓溫泉池水浸過身-體。
  蔣藍藍想了想,笑著推了推身邊的柳蘊,問道:“誒,柳蘊,你剛才為什么要幫陸景說話?我看小劉他們幾個躍躍欲試呢。”
  柳蘊笑道:“小劉?你覺得陸景來昆泰醫藥是為了什么?”
  蔣藍藍眼睛珠子轉了轉,咯咯嬌笑道:“難道是為了追求唐雨瑤不成?”
  柳蘊琢磨著道:“你別說呢,我覺得很有可能。不管是不是,我幫他說句話沒壞處。藍藍。你覺得他什么來頭?我當初面試他的時候就覺得奇怪,他面試的時候太淡定了,完全不像一個求職者,倒是像身居高位經常發號施令的人。”
  蔣藍藍仰頭吐一口氣。笑道:“我管他什么來頭,反正我不會去惹他了。倒是你要小心點哦。別不小心自己倒貼上去了。”
  “你個浪蹄子…”柳蘊嬌嗔著去掐蔣藍藍。
  …
  11月20日,羅開鑫終于跟著公司的老板謝元良拿下了黃海的業務單。返回了建業。
  初冬季節,干枯的樹葉稀疏。投下破碎的陽光,地面上。偶爾有幾片落葉,踩上去噶吱吱作響。
  羅開鑫按照慣例在樓下等唐雨瑤一起出門坐公交。但是,唐雨瑤足足比平常晚了十分鐘后才出現。“啊,鑫哥,不好意思,出門晚了一會。”
  羅開鑫笑道:“沒事,我們倆偶爾遲一次也沒什么大事。我這次跟著謝總在黃海跑下了一筆200萬的單子,呵呵,雨瑤,我想年底我應該就能升上銷售副總。”
  唐雨瑤贊嘆道:“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真是厲害。”
  羅開鑫臉上淡然的笑了笑,心里卻是樂開了花。他最喜歡唐雨瑤用這種崇拜的語氣和他說話。“雨瑤,下周公司有年度旅游,你準備去哪兒?我們一起。”
  他這次回建業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唐雨瑤做他的女朋友。
  唐雨瑤憧憬的道:“我們一起去麗江吧。我最喜歡書中描寫的一米陽光。想想看,下午的時候,悠閑的坐在咖啡廳外,就這一米陽光品著甜甜的咖啡該是多么的愜意啊。”
  羅開鑫立即道:“好,我們就去麗江。”
  說著話,兩人一起出了永泰花園。一向準時、誤差不超過3分鐘的324路早已經離開。一輛黑色的昆王等在路邊。
  “我們打的走吧。”羅開鑫走到馬路邊去蘭出租車。
  “好的,等一會啊,我去給人打招呼。”唐雨瑤看到昆王的車,心里忽而有些愧疚的感覺。她這幾天都是坐陸景的車上班。都已經養成習慣晚一點出門。
  她并不討厭陸景,所以才會每天默認陸景送她上班。實在是蹭車的好處很多,可以懶床五到十分鐘,然后在車里寬敞的空間里還可以再瞇一會,也可以和陸景說笑一會,再心情放松的開始新的一天工作。
  在她的心里,當然是羅開鑫的地位要重一些。但是,看到陸景在一旁卻不過去打招呼不是她的性格。畢竟,她和陸景之間清清白白,沒什么見不得人的。
  看著唐雨瑤走向黑色的昆王汽車,羅開鑫的臉色頓時陰了下來。他早已經聽說過,他不在公司這段時間,陸景和唐雨瑤走的很近。湊巧路過永泰花園?誰信!
  “哼,這次旅游回來唐雨瑤就是我女朋友了。你小子給勞資死心吧。”羅開鑫心里憤憤的想道。
  陸景微笑著和唐雨瑤說了幾句,然后灑然的開車先離開。以他對唐雨瑤的了解,想要贏得她的青睞,還需要時間。
  陸景一邊開車,一邊撥了柳蘊的電話,他當然知道最近昆泰醫藥要組織旅游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