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5-3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5-3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5-31)     

重生之世家子弟956 本性和選擇

“我在五組呆的還算愉快,暫時沒有調換工作崗位的想法,只能對羅經理說聲抱歉了。”
  這個答案讓羅開鑫心里頗為不快,但是他臉上卻帶著微笑,說道:“好吧,下次,下次希望我們能有機會合作。”
  不知怎么的,從陸景面前的座椅上拿著餐盤離開時,羅開鑫心里同時竟有一種淡淡的輕松感。
  陸景笑了笑,慢慢的吃著米飯、小白菜。
  他腦子抽了才會去二組在羅開鑫的領導下和唐雨瑤做同事。在一個團隊里面,享受最好待遇的永遠是團隊的領導者。這個最好待遇就包括美女的青睞。
  隔著兩張桌子遠的北宮霞看到羅開鑫臉色不愉的離開,似乎兩人談的不是很愉快,便拿手肘碰碰唐雨瑤,“誒,雨瑤,你說他們談了什么?”
  她和唐雨瑤都是今年昆泰醫藥新招的大學生,入職時曾經一起培訓了一個多月。
  “那個他啊?”唐雨瑤偏頭,如云的秀發寫意的落在肩頭,故意笑著說道。
  她知道北宮霞對陸景有點那個意思。只不過,她和北宮霞關系沒親密到無話不說的地步,貿然提醒北宮霞陸景有未婚妻的事情只怕適得其反。
  “北宮霞,你和他進展的怎么樣了?”旁邊一起吃飯的兩個女孩子都輕笑起來。她們都是今年同時進入昆泰醫藥的職員。
  北宮霞小臉頓時微紅,虎虎的嬌嗔道:“我們沒什么,只是好朋友啊。他在面試的時候親口對蘊姐說他有女朋友的。雨瑤。你和羅經理發展的怎么樣?”她很聰明的轉移火力。
  旁邊兩名女孩子都不加掩飾的曖-昧的笑起來,“還發展的怎么樣。都住在一起了咯。”
  唐雨瑤也不著惱。喝了口湯,笑道:“真是要封住你們的嘴。瞎說什么。我和羅師兄住樓上樓下。哦,北宮霞,你坐過去問問陸景不就知道了。”
  男女間的曖-昧話題扯起來根本就說不清楚,她在學校早有體會,這時也聰明的轉移話題。
  “哦,那你們慢吃,我過去問問。”北宮霞雀躍的站起來。相比于和同事們聊天,她更喜歡和陸景說話。只是,剛扭頭。卻發現人力資源部的經理柳蘊和行政部經理蔣藍藍坐到了陸景面前。北宮霞撅起嘴,郁悶的坐下。唐雨瑤三人掩嘴輕笑。
  柳蘊和蔣藍藍坐到陸景對面的座椅上時,陸景正一邊慢悠悠的吃著飯菜,一邊想著他的事情。
  追求唐雨瑤的事情不能急,需要等待合適的時機。他在建業或許要呆上三個月。當然,這段時間他不能耽擱處理其他的事情。葉靜雨昨天給他打了電話,約好明天見面談互聯網的事情。
  “陸景…”柳蘊神色復雜的對正慢條斯理吃飯,看都不看她們一眼的陸景說道。
  她沒想到她刷下的這個青年居然又被公司的謝總給安排進了公司。而且業績突出。半個月拿下了40萬的業務單。為此,她還被人力資源部的部長康紹元叫道辦公室罵了一頓:怎么搞招聘的!
  “柳經理有什么指教?”陸景淡淡的說道。
  他進入昆泰醫藥有段時間了。有北宮霞這個百事通在身邊。他自然知道了昆泰醫藥的招聘是由這位“蘊姐”負責。很明顯,他面試沒過就是柳蘊把他給pass了。這讓他心里對這位人力資源部的經理頗為不滿。
  陸景語氣不善,讓柳蘊臉上浮起一絲羞惱的神色。蔣藍藍咯咯嬌笑,嫵媚的撩了陸景一眼。道:“呃…,陸景,我是行政部的蔣藍藍。你這兒沒人坐吧。”
  陸景沒理會蔣藍藍的媚眼。道:“沒有。”說著,便自顧的吃著飯。
  他聽北宮霞說過。蔣藍藍是公司里有名的艷-女,很喜歡調-戲、挑-逗公司里的小年青們。曾經有個入職一年的男生被她挑逗的氣血翻涌。在大庭廣眾之下撐起帳篷,丟臉丟到姥姥家,只得自己辭職走人。
  蔣藍藍穿著栗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條紋襯衣,緊身的牛仔褲,披肩的長發用幾枚精巧的青春色發卡束起,裝扮粉嫩。她容貌一般,中人之姿,但皮膚很好,身材前凸后翹,乳挺臀肥。確實有本錢把青春萌動的男生挑-逗的蠢蠢欲動。
  蔣藍藍上下打量著陸景,眼里似乎有一團火焰在燃燒著。公司新招的一批人當中,就這個陸景有點意思。
  柳蘊有點受不了好友的德行,表情淡淡的對陸景道:“陸景,謝總剛給我打電話,下午兩點半他在辦公室里你談話。我本來是打算電話通知你,現在看你了,就順便通知你一聲。好了,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
  陸景略微頓了一下。謝元良找他有什么事?他想要再問的時候,柳蘊已經走了。
  蔣藍藍似乎看得出來陸景在想什么,嬌聲笑道:“陸景,你最近業績不錯,謝總剛從黃海回公司,他估計是想鼓勵一下你。”
  陸景微微一笑,沖蔣藍藍點點頭。
  蔣藍藍立時興奮的笑起來,身-體前傾的看著陸景,“我今天晚上沒什么事,你有空請我吃頓晚飯嗎?”
  這句話讓陸景禁不住啞然失笑,放下手里的筷子看著蔣藍藍道:“我晚上有事情。”
  此時,蔣藍藍襯衣領口的扣子就解開了一粒,前傾之下,陸景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她白膩的頸脖,甚至一點點白-膩的胸部輪廓。
  但是,這種程度的挑-逗對陸景而言毫無殺傷力。他根本就不吃蔣藍藍這一套。看來,北宮霞的消息還是蠻可靠的。陸景心里將蔣藍藍劃歸為不可交往的一類。他可不想唐雨瑤沒追到,其他的花邊新聞倒是滿天飛。
  蔣藍藍追著問道:“那明天晚上呢?”
  陸景拿出紙巾擦擦嘴,從容的道:“明天晚上也沒時間。”
  蔣藍藍不死心的道:“后天呢?或者中午也行。”
  陸景笑了笑,“蔣經理,你這樣太心急了。其實,像柳經理那樣矜持的做派更合適。”
  蔣藍藍一愣,繼而掩嘴吃吃的笑起來,這位看樣子不是初哥啊,說不定還是花叢老手呢。她坐回到椅子上,笑瞇-瞇的道:“陸景,你行啊。那么,現在請我喝杯咖啡可以嗎?我可以告訴你你柳蘊姐姐的事情哦。”
  陸景心里正好有一個想法,見蔣藍藍這么說,略微沉吟了一下,站起來道:“行,在公司的休息室里,我請你喝速溶咖啡。”
  “速溶咖啡?”蔣藍藍不滿的嘟囔著站起來,跟在陸景身側,一邊走一邊泄氣的道:“好吧,是咖啡就行。”
  見陸景和蔣藍藍混在了一起,不遠處的唐雨瑤嘴角浮起一絲不屑的笑容,心里給陸景下了評語:風-流成性。
  “混蛋。我就知道她不是好人。”北宮霞心里罵著蔣藍藍,怒眉一挑,暗暗握緊拳頭。
  …
  昆泰醫藥在三樓前臺的側面有一間不大的休息室,布置了咖啡,飲水機、花盆植物、書籍,用來給員工在繁重的工作之中略作片刻的休憩。
  陸景和蔣藍藍走進休息室的時候,休息室里空無一人。這也在陸景的意料之中。大部分吃完午飯都抓緊時間上會網,然后準備午休。這樣才有充沛的精力在下午工作。
  當然,休息室是鏤空的玻璃間隔開,不可能做什么隱密的事情。陸景也不怕和蔣藍藍在這兒喝杯咖啡會傳出什么風言風語。
  “說吧,你想要知道什么?”蔣藍藍抿著手里一次性紙杯中的雀巢咖啡說道。經過陸景的提醒,她也收起了她煙視媚行的一套作風。
  陸景這段時間在公司里風頭正勁,而且據她私下里觀察陸景的能力絕對很強。如果能和他春風幾度,她不介意現在收斂一點,也不介意出賣一點好友柳蘊的情報。
  陸景微笑著靠在椅子,道:“從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說起吧,我想知道柳經理為什么會把拒絕我進入昆泰醫藥。”
  “啊…,哈哈,你最關心的居然是這件事?”蔣藍藍忍不住嬌笑,她還以為陸景關心柳蘊的私事呢,比如有沒有男朋友之類的。“好吧,告訴你。柳蘊認為你離職的理由太隨意了,假設你女朋友離開建業的話,那么你是不是也要跟著離開建業呢?我聽說你可是回答你女朋友是浙東省人。她是從公司人員的穩定角度出發。這是沒有錯的。不過,誰又能想到你的能力這么強呢。哦,據說你是謝總親自打招呼招進來?”
  陸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轉而問起柳蘊在人力資源部的地位,權力等事。
  很快,他便從蔣藍藍嘴里了解到昆泰醫藥的人力資源部沒有設置副部長,只有兩名經理。柳蘊便是人力資源部部長康紹元之下話語權最大的經理。
  “這么說,如果康紹元離職之后接任者應該是柳經理了?”陸景看似漫不經心的說道。
  蔣藍藍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說道:“那當然,柳蘊的業務能力是很強的。”
  陸景點了點頭,和一頭霧水的蔣藍藍道別,徑直出了緣石大廈。
  其實,今天羅開鑫邀請他去銷售部二組工作給了他一個啟發:假設通過人力資源部將唐雨瑤調離羅開鑫所在的銷售部二組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