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51 友誼與事業

“嗚----”簡單雅致的宿舍里,楊晚婷跌坐在地上失聲痛哭。她怎么都沒想到她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上午在公司里發生的一幕幕不斷在腦子里閃過。
  “你個賤婦,居然敢勾引我老公,老娘抓花你的臉。臭不要臉,我呸。”
  “嘖嘖--,真是想不到啊,楊晚婷也會做這樣的事情。”
  “這有什么想不到的,她畢業才多長時間,擔任總經理助理,你覺得卞總看中的是她的能力?”
  “床-上能力也是能力的一種嘛。不過,她生的真是漂亮。要是我是卞總,也要把她給收了。有事秘書干,沒事干秘書。”
  “唉,真是心痛啊,楊晚婷平時看起來很冷艷,原來也是個倒貼的貨色。”
  上午的時候,公司老板卞總的夫人突然來公司里打她,取鬧,逼得卞總讓她離職。平日里公司那些見到她對她恭敬的同事,都紛紛說著怪話。那些惡毒的言語向帶刺的鞭子一樣抽在她心頭,讓她痛苦萬分。
  臉上火辣辣的傷痕更是讓她悲憤不已。她和卞總根本就沒有私情,挺多就是平常卞總對她好一點罷了。她沒做那種事,但是沒有人肯聽她的辯駁,認定她就是卞總的情人。
  而等她失魂落魄的收拾了自己東西,以屈辱的離職方式走出辦公室大樓的時候,那個女人帶著人在辦公大樓前當眾辱罵她,將她推到,把她手里的東西打落了一地。
  “小婊-子,你以為這件事就這么玩了嗎?我告訴你,沒完。立刻滾回到內地去,香港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
  一想到那女子高聲的辱罵。楊晚婷就心如刀絞。當時,辦公大樓前圍滿了人。
  …
  …
  “事情就是這樣?”陸景將手里的報告丟到茶幾上,眉眼間隱隱有怒氣。他今天中午和周復生一起回辦公室的時候,在路上居然遇到了楊晚婷被一個女人辱罵。
  無論是誰。看到自己的高中同學。昨天晚上才進過面的高中同學被推到在地上被人惡毒的辱罵都會心里不舒服。但是,陸景當然不會下去和婦人爭吵什么。留了十三在當場查看情況。
  “是的,陸先生。”站在沙發邊的職員恭敬的說道。他是景華商業情報部門的員工。很快就查清楚這家叫仁利商行的電子商務公司老板
  卞祺然的底細。
  和華公司的總部就在香港,人脈深厚,想要查的慢都不可能。
  陸景語氣很淡的吩咐道:“動一動這個卞祺然。把話點透。還有那個女的。我記得香港這邊黑澀會活動得挺頻繁的吧?”
  景華的職員會意的點點頭,悄然的退了出去。
  陸景笑著對周復生道:“我們接著談。說到那兒了?”
  周復生心里好奇,但什么都沒問,答道:“說到準備明年的手機銷售任務了。”
  …
  …
  楊晚婷住在沙田一棟出租的村屋中,夜色漸漸的籠罩下來,房間里漆黑一片。楊晚婷抱腿坐在床-上,豐茂的長發凌亂的落在她肩頭。哭了一下午,她眼睛里已經沒有眼淚。
  此刻,她正為被羞辱感到憤怒,為惡語感到痛心。為前途感到迷茫。這時,手機的鈴聲突然響起來。
  “楊小姐,今天和你吵架的那個女人帶著人來你的房間了,如果她動手的話,請你給我打電話。當然,我想她不敢動手了。”楊晚婷居住的村屋樓下,一輛黑色的凱迪拉克停在馬路邊。清秀的十三對著手機說道。
  “啊…”楊晚婷驚呼一聲,“十三,是你對嗎?”昨天晚上她被人下了藥,差點就被帶出酒吧了,就是那個清秀的姑娘救了她,不然她就要被毀了。
  十三沒多說,掛了電話。楊晚婷聽著手機里嘟嘟的忙音,心里感情的情緒才起來,房間的門就被敲響,門外傳來上午罵她的那個惡毒女人的聲音,“楊小姐,我是小成啊,請你開開門啦。請你開開門啦。”
  小成?這個成夫人上午的時候不知道多么囂張。楊晚婷得了十三的電話通知,這時心里也有了底氣,拿著手機將門打開一點,冷冷的道:“你有什么事?我警告你…,啊…,卞總,你也來了。”
  卞祺然是一名近四十歲的瘦高男子,穿著筆直的西裝,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一見到楊晚婷連忙彎著腰,仿佛他的脊椎上壓著千斤大山,“不敢,不敢。小楊,哦,看我,楊小姐,你叫我小卞就可以了。”
  小卞?楊晚婷差點都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茫然的看著眼前的男子。這那里還是那個指點江山的卞總?
  平常,他經常關心她的生活、工作,談起他成功的事業何等的意氣風發,談起他創業維艱的時候是何等的勵志?在這一瞬間,她心中的那個讓她欽佩的成功男人形象轟然倒塌。
  成夫人是一個很幾分姿色的漂亮少-婦,這時一用力將卞祺然擠開,擠出甜甜的笑臉,“楊小姐,我,我是小成,我給你賠罪來了,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們。”
  說著話,極其麻溜的擠進了楊晚婷的房間里,將手里的禮品放到客廳的桌子上。楊晚婷這時才發現她一只手上吊著繃帶,嘴角、眉角都有幾塊淤青。
  楊晚婷心里極為震驚,在這下午到晚上這短短的六個小時的時間里發生了什么事情?誰在幫助她?成夫人賠罪道歉的話楊晚婷一句都沒聽進去,只是呆呆的站立著。
  沉思?茫然無措?冷漠?
  看著楊晚婷的表情,成夫人和卞祺然卻不敢再猜下去。如果,楊晚婷不答應原諒他們那么后果會很嚴重。成夫人下午的時候已經被人打斷了一只手。而卞祺然的公司這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就在來沙田的路上,他還不斷的接到合作伙伴打來放棄和他繼續合作意愿的電話。如果生意全無,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他就會成為千萬“負”翁。
  “啪---!”成夫人用力的打了她自己一個耳光,情真意切的哀求道:“楊小姐。我錯了,我對不起你。其實我才是卞祺然的小三啊。”
  “…”楊晚婷掩住嘴,既覺得驚訝又覺得好笑,心里有種空蕩蕩的感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居然是被小三打了。這就是自稱好男人典范的卞祺然?楊晚婷看向卞祺然。
  卞祺然一臉懇求的看著楊晚婷。
  “我原諒你們了。請你們走吧!”楊晚婷打開門,示意這兩人趕緊走。她一刻都不愿意留這兩個人。
  她心中倒塌的不僅僅是她之前一直欽佩的卞總形象。還有一種世界觀被崩塌的感覺。這讓她覺得惶然。她發現她根本就不了解這個社會。它根本就不純潔。
  …
  …
  世運大廈的頂層都是陸景的辦公區域。奢華明亮的休息室里,楊晚婷穿著白色中袖修身蕾絲印花連衣裙,容顏有些憔悴的站在窗前看著天際邊悠悠的白云。
  “陸景,你是不是很看不起我?”沉默了很久。楊晚婷回頭,認真的看著陸景,輕聲說道。她已經知道十三是陸景的保鏢。
  陸景正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處理郵件,聽到這話,雙手枕在腦后靠在黑色可滑動的老板椅上,道:“沒有。”
  對女人而言,她生命里總會遇到讓她蛻變的男人。好的或者壞的。有點是初戀。有點是丈夫,有的是分手的戀人,有的便如同楊晚婷這樣,人生的偶像。
  楊晚婷不信。慘然的笑了笑,說道:“我知道我在四中里面被你們男生說是冷美人。結果,現在你卻發現我在給人當小四。反差很大是不是?”
  陸景斷然的道:“我相信你沒有當小三或者小四。”
  楊晚婷愕然的看著陸景,嘴角浮出一絲苦笑,輕嘆道:“陸景,其實你應該知道我對你印象不好。沒想到,你居然會相信我沒有。而我的那些同事、朋友都相信我就是卞祺然的情人。陸景,我不否認我對卞祺然有好感。”
  陸景點點頭,沒說話,他知道楊晚婷現在只是要一個傾聽她說話的人。
  他一點都不奇怪楊晚婷對卞祺然有好感。很多人都以為,富豪泡小蜜直接粗鄙的拿錢砸。這樣都能成功,可見這小蜜的品德多么的低下。其實不然。
  一張幾百萬的支票放在一個漂亮女人面前,如果她不諳世事,根本就沒多少吸引力。
  但是,如果一個女人天天擠地鐵、公交上班,突然有一天有人用高大上的寶馬、奔馳專車送她上班呢?
  如果一個女人拎著兩三百塊錢的手袋,突然有一天,她拎了一個幾萬塊的手袋在閨蜜面前出現呢?
  如果一個女人在大城市里租住在農民村,或者不足三十平的出租屋里,或者和幾個姐妹們合租,突然有一天,她可以搬到一棟獨立的小別墅里…
  如此種種,當金錢的潘多拉魔盒被打開之后,對任何人的誘惑力都是非凡的。網都是慢慢張開的。沒有人不食人間煙火。當然,每個人面對這種溫水煮青蛙般的誘惑反應是不一樣的。有人會安于現狀,有人會拒絕,有人會想要索取的更多。
  有這么一個人生活中對楊晚婷噓寒問暖,給予她高薪水,在工作中提拔她。楊晚婷對他有好感很正常。當然,以楊晚婷寧可偷偷打工賺學費的性格,陸景知道她不會自甘給人當小三、小四。
  但是,如果楊晚婷被人用了“手段”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楊晚婷近似自語的道:“其實,我知道卞祺然對我有些想法。他表現的不像是一個老總對助理的關心,有些過了。我們同學現在大部分月薪能有8000就算高工資。我現在的月薪是三萬港元。我無法拒絕這份工作,總覺得我自己一定能把握好其中的界限。但是,陸景,其實在別人的眼里,這個界限根本就不存在。呵呵,我挺傻的。要不是鬧出這檔子事,我估計我…”
  她沒說下去。那種話她說不出口。
  陸景輕聲道:“想哭就哭吧,我不笑你。”
  這句話讓楊晚婷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嘩嘩的流下來。只不過,這不同于前天她在宿舍里痛苦的淚水,而是情緒發-泄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