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49 雨夜說心跡

蘭桂坊,“天下第三”酒吧。
  瘋狂的音樂聲充斥在酒吧里,衣衫輕薄的各色男女隨著音樂搖晃著身-體發-泄著情緒。
  陸景一貫不喜歡這種喧鬧的場景,但是看到許雪突然到中央的舞臺上去跳了一支狂野性-感的舞蹈惹得全場驚叫之后,他覺得這種放松的手段也不錯。
  沒想到一貫理智果決的許雪放下“面具”之后也有如此奔放的一面。陸景喝著手里的啤酒,輕輕的一笑。
  他腦子里想著是葉妍昨天晚上和李慕清一起與他盡興的纏-綿之后,癡纏著他要他說情話哄她入睡的情形。李慕清則是溫柔的抱著他,樂不疲此的要他喊她“清兒”。
  陸景心里也是愛煞這兩個女人。他喜歡葉妍的風情萬種,喜歡她的小女兒姿態。他喜歡火辣的李慕清在他面前柔情似水。回憶著和她們的點點滴滴,陸景的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
  “陸景,你在想什么?”葉靜雨無聊的拿著紅酒抿著,好奇的問陸景。她當然知道陸景在想女人。但是,以她和陸景不算融洽的關系,還是不要說得那么直白為好。
  陸景搖搖酒杯,隨意的道:“想一點事情。”他早答應許雪請她和葉靜雨泡吧,正好許雪和葉靜雨最近在香港,今天晚上應約而來。
  葉靜雨撇撇嘴,哼了一聲,不滿的道:“不想說就算了。哦,陸景,我準備借助景華在海外的銷售渠道銷售科訊的手機,你覺得怎么樣?”
  據說,景華今年有望在全球銷售1800萬臺手機。
  陸景道:“沒問題,你自己去和程建楓談。”
  “得。我眼里的大事在你眼里估計不值當什么。”葉靜雨坐在椅子上有些泄氣的踢踢腳,“我回頭自己和程建楓談。”
  許雪作為和華銀行的負責人,得以列席和華的議事會議,她從許雪口中了解到陸景所構建龐大的商業帝國雛形。就算是在葉家最鼎盛的事情。也不及和華的十分之一。
  其實。她心里挺佩服陸景的本事,只不過。陸景一向對她不假顏色。這讓她挺郁悶的。
  許雪剛才的舞蹈驚艷全場,數不清的男人過來搭訕。許雪偶爾也會應約去舞臺上跳一曲。
  “啪--!”許雪一耳光抽在一個帶著耳釘染白頭發的男子臉上,順手一帶,跟著一腳把白發男踢下舞臺。得意的道:“滾,敢吃本小姐的豆腐。”
  陸景坐在酒吧的一角正好看到這一幕,驚愕的道:“我靠,葉靜雨,這是真是許雪?”許雪這形象和她平時表現出來的形象大相徑庭。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葉靜雨笑嘻嘻的道:“怎么不是雪姐,酷吧!雪姐可是練過擒拿的,等閑幾個人不是她的對手哦。況且。保鏢就那兒呢。”葉靜雨隨手往身側一指,一名穿著彈力背心的彪悍中年光頭男子臉上擠出笑容沖這里點頭致意。
  陸景苦笑的揉揉眉心,嘆道:“你確定你們是來泡吧的?我怎么感覺你們是過來喝酒打架。”
  葉靜雨一臉無辜的眨眨眼睛道:“這樣不是正好放松工作的壓力嗎?”
  我去。陸景實在受不了葉靜雨那個賣萌的表情。這尼瑪酒吧泡妞須謹慎啊。碰到許雪這種漂亮有身手不錯,還帶著保鏢來的富家女那真是倒霉透挺。
  許雪在一片火辣貪婪的眼神中笑吟吟的走回來坐下。光潔的額頭上還有著微微的汗珠,越發顯得英姿颯爽,“陸景,這次蘇蘭電器的運作實在漂亮。現代企業不玩幾次資本游戲叫什么現代企業。”
  “都是董叔叔運作的。我根本沒管。”陸景微笑著解釋了一句。
  許雪微微一笑,沒反駁陸景的話,仰頭將一杯紅酒喝了下去,一邊拿著桌子上的酒壺倒酒,一邊問道:“建業那里的電腦企業你已經收購好了,那你下一步準備做什么呢?我看和華內部的郵件顯示,好像白云飲料發展的非常快。”
  陸景道:“白云飲料的事情何夢瑤會負責。我的主要精力還是要集中在消費電子領域。明天香港這里就有一個景華回國人才的見面會。”
  許雪道:“那你什么時候離開香港?我不是幫你在香港馬會買了一匹馬嗎?這兩天正好有馬賽。要不要一起去看。”
  和華銀行拿下蘇蘭電器的控制權之后,她現在對和華銀行的發展有了信心。
  很明顯,陸景是要效仿現代財團的做法,將和華銀行當做和華的核心公司。
  她現在倒是沒有干幾年就走的想法,所以想著和陸景私下里互動一下,這樣才能更好的在工作配合陸景。(平南文學網)
  陸景笑了笑,婉拒道:“下次吧。我下周一的飛機去建業。渝賓高速的項目拿下來了嗎?”
  他最近去其實沒什么事情了。要不是蘇蘭電器收購事件突然打亂了他的安排,他現在就已經去了建業。
  他想要去建業見見唐雨瑤。不是他風流多情,實在是心里放心不下前世里那個和他相知的女人。那是生命里無法舍棄的羈絆。
  許雪微微點頭,笑著道:“我只管投資黃遠實業。黃利飛說有點眉目了。”
  一邊喝著酒,一邊閑聊著。陸景起身去衛生間。走道上不時的有俊男靚女在搖擺。陸景輕松的走過。天下無三酒吧的衛生間非常干凈,很上檔次。
  從衛生間里出來,陸景在衛生間外裝修得頗有些古韻的洗漱臺前洗手,寬大的鏡子里照著五個銅質圓環小巧舵盤式的旋轉水龍頭前的酒客。
  突然,一張熟悉的美人臉映入陸景的眼簾。陸景詫異的扭頭,驚奇的道:“楊晚婷,是你吧?”他身邊正在洗手的女子居然是四中三大校花之一的楊晚婷。
  陸景身側喝的微醉的一名高挑時尚女郎醉眼迷離的看了陸景一眼,清冷的道:“咦,陸景,你怎么出現在這里?”她聽好友林蓉說過陸景家世不凡。
  “我怎么就不能在這里?”陸景聽的一笑,道:“你燕大畢業之后在香港工作?”
  陸景對楊晚婷前世的生活軌跡略有了解,記得她后來好像成了香港某位富商的金絲雀。現在突然在香港遇到她,倒也情有可原。
  楊晚婷點點頭,道:“我在香港一家電子商務的公司里工作。你呢?”她對陸景印象不佳,但是突然遇到高中同學,確實有話可聊。
  “我?”陸景關了水龍頭,拿紙擦了手上的水珠,微笑道:“你沒林蓉聯系?她父親在交州任職,這么近,按理說你們應該有聯系才對?我記得你們在四中的時候關系挺好的啊。”
  楊晚婷和陸景在進入衛生間的長廊盡頭聊天,這里是酒吧的后門出口,酒吧里的聲音正好不大。
  楊晚婷淡淡的道:“你是說林蓉知道你的消息?她出國留學了。”
  陸景一愣,笑道:“哦,那她應該不知道我的消息,我在江州工作,偶爾到處跑一跑。我們有差不多四五年沒見面了吧?呵呵,董冰在香港的龍盛國際里面工作,你知道吧?”
  楊晚婷微微搖頭,“我不清楚。”董冰是當年四中的學生會副主席,絕對的風云人物。而她是四中的校花,學習成績中的佼佼者。她和董冰相互之間也認識。
  陸景道:“那我把她的電話給你,你們有空自己聯系。”陸景倒是沒說找楊晚婷要她的手機號碼。以陸二少在四中狼藉的聲名,還是不要自取其辱為好。
  楊晚婷從米色的手袋里拿出手機記了董冰的手機號碼,猶豫了一下,道:“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
  陸景一怔,笑著說了他隨身的手機號碼。看來,進入社會這一兩年的磨練已經讓四中曾經高傲的冷美人校花性子有所改變。
  “等等。”陸景喊住了要離開的楊晚婷,勸道:“楊晚婷,酒吧里比較亂。如果你一個人來喝酒的話,我建議你現在就離開酒吧。心情不好要買醉的話,可以在自己的宿舍里大醉。”
  楊晚婷被陸景說破心思,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繼而變得驚訝。陸景的話一絲不差。她最近確實心情不好,而且今晚也是下班之后一個人來酒吧喝酒,沉默了一會,道:“陸景,謝謝,我知道分寸。”
  陸景笑著點點頭,看著身材高挑,神清骨秀的楊晚婷重新走入到酒吧里,拿著手機撥了一下號碼,“十三,進酒吧來,幫我看護一個女孩子。”
  分寸?楊晚婷把社會想的太簡單了。一顆迷-藥加催-情藥下去,你再有分寸都沒有。想想某島的那位富少大家就知道了。
  陸景將楊晚婷的容貌說了一遍。楊晚婷身材高挑,長發及背,神清骨秀,國色天姿,這樣的絕色女孩在酒吧里很好認。他到不怕十三給認錯人。
  看到四中的三大校花,陸景就有種于花蕾初放之時,嘆繁花逝去的感覺。當然,現在關寧和董冰都已經改變了原有的生命軌跡,陸景自然不會再有這樣的感嘆,倒是現在突然遇到楊晚婷,陸景心里又涌起來這樣的感覺。
  當然,如果不是楊晚婷剛才道謝,他也不會給十三打這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