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48 資本游戲(終)

深夜漆黑如墨。淡淡的若情人嬌怨的小雨也變成了中雨。1008號別墅三樓的觀景客廳里,葉妍和李慕清兩人品著紅酒雨夜閑聊,觀賞著雨夜中壯麗的維多利亞港。
  溫軟的紅酒宛若輕妙的歌謠從舌尖滋潤到心里。巨大的的落地玻璃窗外,略添惆悵的雨絲讓天地間的景物仿佛披了一層朦朧。遠山海港美景入眼來。
  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明白在香港,為什么香港山頂的豪宅這般受富豪追捧,而且,幾乎成為了上流社會和普通富豪的分水嶺。
  陸景修長的身影出現在客廳外的走道里,他穿著淺灰色的睡袍微笑而入。
  “陸景,雨綺呢?”葉妍笑吟吟著問道,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水波盈盈。她怎么會不知道陸景和宋雨綺在房間里做什么。心底里仿佛有迷亂的情緒被陸景撩起來。
  “雨綺,先睡了。”陸景臉皮何等的厚,神清氣爽的笑著拉開椅子坐到葉妍和李慕清中間。宋雨綺自然不是他的對手,正慵懶的擁被而眠。
  李慕清電眼迷離的撩了陸景一眼,嫵媚的抬起雪白的手腕湊到陸景跟前給他看時間,戲謔的說道:“你挺厲害的啊,害的我和葉妍等你這么久。”
  優雅的tiffany香水傳來,陸景被李慕清“電”的心里酥麻,伸手撫著李慕清耳邊烏黑清香的發絲,調笑道:“我厲不厲害你昨天晚上不是和葉妍一起試過嗎?”
  “你個流-氓。不許說。”李慕清和葉妍同時紅著臉嬌嗔著來掐陸景。昨天晚上她們倆終究是抵不過陸景的甜言蜜語,一起趴在被褥上仍由陸景從后面胡來。一晚上極盡纏-綿,快樂無比。但是。這種羞人的事情怎么能說出來呢?
  觀景客廳窗邊小圓桌的椅子都是舒適的扶手高背沙發。李慕清和葉妍這樣來掐陸景,三個人都擠在一起了。四只亮晶晶的美眸近距離的出現在陸景眼前。帶著香氣的呼吸噴灑在陸景的脖子上。
  葉妍的眼睛大而嫵媚,十分漂亮。和她古典的容顏十分相配,國色天香之姿。李慕清的眼睛大小恰如其分,一雙電眼嫵媚多姿,魅-惑迷-人。與她精致優雅的容顏相得益彰,火辣的電眼美人。
  看著近在咫尺的兩個絕色美女,陸景心弦忽而被撩動,溫柔的分別吻了吻兩女嫣紅水潤的柔唇,道:“我們去沙發那邊坐。”他當然知道李慕清和葉妍等他到深夜是為什么。
  男女之間不是只有情-欲的存在,還有情感交融的需要。
  陸景對葉妍、李慕清都有感情。她們不是他發泄-欲-望的工具。她們也不是他生命里匆匆的過客。而是會陪著他一起走到人生終點的女人。甚至。在將來,她們還會和他有愛情的結晶。
  觀景客廳里墻角擺著乳白色的真皮長沙發、茶幾。陸景擁著葉妍和李慕清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紅酒一邊說著閑話。這個時候看不看夜景都無所謂,關鍵是在和誰一起說話。
  葉妍忽而想起一件事,嬌媚的輕笑道:“陸景,你把董晚瑤安排到李慕清那兒,你不怕她和逸落、李慧喬、鄭芝荷見面啊?”
  陸景道:“嗨,我和逸落她們沒什么。你們偏要笑話我。晚瑤是學音樂的,到天辰娛樂香港分公司這邊幫忙實在正常。”
  李慕清眉頭一揚,笑道:“你說沒有就沒有啊?我今天和葉妍見到董晚瑤了。小姑娘傷心著呢。你不會對人家小女孩始亂終棄吧?”
  “我都沒亂。怎么棄啊?我明天給她打電話吧。”陸景笑著搖頭。他知道董晚瑤傷心什么。7月份在江州的時候,她說要給他之后再來香港實習,結果因為賓州遇險的事情,陸景回江州的時間很短。根本沒時間陪她。等到九月份底陸景從建業收購電腦代工企業回江州之后倒是空閑,那時候董晚瑤已經來香港了。
  “最后一句話暴露了你的想法哦--。老實說,現在唱片行業根本就不賺錢。歌星想要走紅還是要去演電影。我看你啊,整個就想把天辰娛樂香港分公司給整成你的后-宮呢。”李慕清說著自己都笑起來。她當然知道陸景不是這么想的。只是。習慣性在陸景面前唱“反調”撒嬌。
  葉妍掩嘴嬌笑,風情萬種。嬌媚的少-婦味道十足,“陸景,我怎么覺得你從賓州回來之后變化很大啊,不會是被山洪給嚇傻了吧?”
  陸景笑著抱住葉妍狠狠的吻了下去,直吻得她意亂情迷,軟軟的靠在他肩頭,才笑道:“我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你們都是我在意的人,整天想著對不起婉儀,或者對不起你們,還不如索性灑脫一點。”
  李慕清卻是不給陸景面子,嬌笑道:“你這是找借口呢!”
  陸景笑著抱頭靠在沙發上,“我找借口干嗎?我夸我自己很有魅力,你們倆不會起雞皮疙瘩吧?”
  “當然會!”李慕清和葉妍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后都是嫣然一笑,溫柔的依偎在陸景懷里。陸景這家伙確實是一個很魅力的男人啊。
  陸景沒好氣的拍拍兩女的俏臀,手感極佳,“故意氣我啊。小心我把你們倆就地正法,以振夫綱。”
  葉妍咯咯嬌笑著站起來,“我才不給你機會呢。我洗澡去了。你們倆慢慢玩。”她知道李慕清心里有事情,故意留下空間給她和陸景。
  “誒…”李慕清被葉妍說的俏臉一紅,看著葉妍離去三樓觀景客廳。
  陸景心思細膩,將李慕清摟在他臂彎里,低頭看著這個火辣明艷的電眼美人兒,低頭吻了吻她光潔的額頭,“你有話給我說?”
  李慕清幽幽的道:“我就是有點羨慕邵秋蘭。聽說你和她假結婚了,還陪她去拍了婚紗照。陸景,在你的心里,我究竟處在一個什么樣的位置?”
  陸景想著他和衛婉儀結婚之后返回江州,幾乎所有的紅顏心里都帶著幽怨,各自使著小性子“懲罰”他,唯獨李慕清從香港趕到江州“取悅”他,想要他記住她的好。
  興許是她二十多歲的時候被李家逼婚,她被逼的宣稱她自己是同性戀,這個身材火辣,性子火辣的美人兒實際上在心里很缺乏安全感。
  而他能俘獲她的芳心,就是因為當嚴景銘欺負她的時候,他出頭了;當史自成調-戲她的時候,他保護她了;當她的父親李遠高仕途無望時,他助推了李遠高去遼北,扶搖直上,從而使得她在李家地位大漲,不再受家族的逼婚。
  他能給李慕清安全感,所以她才會傾心相許。只是,現在她擔心在他心里沒有地位了。
  陸景愛憐的撫摸著李慕清精致明艷的臉蛋,看著她的眼睛,緩緩的,一字字的輕聲道:“清兒,你們每個人在我心里都是獨一無二的。我不否認,我最喜歡的是關寧。和婉儀這輩子也不會分開,我不會違背我在婚禮上對她的誓言。甚至,我內心里還幻想著有一天李菲菲能對我好。但是,清兒,在我心里,永遠都為你留著一塊地方。秋蘭姐是獨一無二的,小妍是,你也是…”
  陸景緊緊的抱著李慕清,貼著她的精致無瑕的臉蛋。
  李慕清情淚止不住的滴下來,雙手死死的抱著陸景的脖子,狂亂的吻著他的額頭,臉頰,嘴唇,抽泣道:“你個死人啊,就知道騙我的眼淚。”
  門外本來是開玩笑偷聽的葉妍聽到陸景這番自剖心跡的話,兩顆珍珠般的淚珠在嫵媚的眼睛里打轉。她輕輕的捂住嘴,她怕她忍不住會哭出來。
  陸景幫了她很多,甚至可以說陸景早就了今天的她,沒有陸景,她的生活不知道要糟糕成什么樣子。她對陸景感激、愛慕、心悅誠服。但是,她也擔心她在陸景心中的地位啊。
  她固然是長的國色天香,古典韻味十足。但是,陸景身邊又哪里缺少各種風情的絕色麗人呢。以容貌、身-體來取悅陸景,終究韶華易逝。
  論女兒風姿她不及莫心藍。莫心藍是千嬌百媚、智慧與美貌并重的優雅女人,男人夢寐以求的性-感尤-物。
  論溫婉賢惠,她不及方琴。方琴就是居家的賢妻良母典范。
  論猜陸景的心思,她不及關寧。關寧是陸景的“解語花”。
  但是,現在無意間聽到陸景這番話,她才驟然的放下心。縱然韶華逝去,陸景也不會拋棄她。
  觀景客廳里,李慕清動情的吻著陸景的嘴唇、脖子,一手解開陸景的睡袍。她心里有團炙熱的火,只想現在就融到陸景身-體里,將全部的身心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他。
  李慕清在陸景心口印下一個唇印,抬起頭,看著陸景的溫潤的眼睛,動情的說道,“陸景,我要你。”
  陸景的心弦也被李慕清撩動,溫柔的笑了笑,捧著李慕清的臉蛋,吻掉她臉上的淚花,輕輕的拍了拍她的翹-臀,輕聲道:“那你也要先下來把衣服脫掉啊。”
  李慕清嬌羞的白了陸景一眼,在沙發前站直,伸手解開她寶藍色牛仔褲的扣子…。一件件的衣衫開始緩緩的落下,露出她曲線優美而性-感,散發著致命的女性魅力,全身雪-白無瑕的嬌-軀…
  客廳里突然發出的聲音驚醒了陷入沉思的葉妍,葉妍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聲音,暗啐了陸景一口,渾身燥熱的離開,去了浴室。(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