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94 較量開始

姜燕收了笑容,點點頭。陸景快步走向僻靜的樓梯口,“田秘書。”“陸少,上午龔副局長雙規一個小時后,在確鑿的證據面前陸續交代了他違規違紀的事情。莫中衡牽扯到其中一樁成年舊案。三年前他指使龔副局長借用手中的權利,反復罰款,將位于南業區白沙大道134號的八家私營業主的服裝店折騰至虧損,那些店主最后不得不低價將店面轉讓給新虹百貨。
  莫中衡已經被控制起來。”
  陸景左手握拳在空中用力的揮舞了一下,微笑道:“田秘書,我知道了。下面…”
  昨天晚上和田秘書、張處長吃飯時,陸景雖然給的是龔副局長的材料,但是著重點了點莫中衡的名字,看來是起到效果了。
  “呵呵,依法處理嘛!有新的情況再聯系。”田秘書笑著掛了電話。他要給袁市長匯報最新的情況。
  關寧見陸景揮舞著拳頭,等他掛了電話走過來時,笑孜孜的道:“什么事情讓你興奮成這樣?”她幾乎就沒有看到陸景失態過,他似乎從來都是胸有成竹,什么困難都難不倒他的樣子。這般興奮,一定是很好的消息,讓關寧忍不住想問一聲。
  要不是姜燕在面前,陸景鐵定會抱著關寧親一口。“有人覺得我好欺負,結果把自己搭進去了。”
  陸景心里對龔副局長頗為不屑,他被雙規一個小時就交代,足見不是個人物。
  見關寧晶瑩的美眸還有些疑惑,陸景湊到她耳邊道:“官面上的事情。”
  關寧被他的呼吸弄得耳垂發癢,渾身有些難受,又要聽他說話,只能由得陸景占便宜。耳根紅了一片。
  姜燕咯咯輕笑著,心里贊道:“果真是金童玉女。”陸景對她笑道:“張漓在里面吧?一起進去坐會。”
  姜燕點頭,笑道:“張小姐應該還在里面整理試卷。”說著,在前面帶路。
  路過報名處的時候,她指著那個高大,有些黑的青年對陸景道:“小黃工作能力不錯。小黃,過來一下。”
  小黃對報名處咨詢的幾個阿姨笑著說了幾聲“對不起”,然后走到姜燕身邊,“姜姐。”
  姜燕道:“這是我們陸總。”雖然不知道第一名英語的股權分配情況,但是很明顯陸景對第一名英語有很大的影響力,讓小黃在陸總面前露個臉,也算是回報他這幾天辛苦的工作。
  小黃有些拘謹的笑道:“陸總好!”陸景笑著伸出手與他握手,“好好干!咱們這個英語培訓大有前途。”
  “我會的。”小黃黑黑的臉上有了些興奮的神色。
  關寧笑兮兮的看陸景老氣橫秋的說話,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兒。他十八歲的年紀鼓勵人家二十多歲的大學生好好干,實在有些怪怪的感覺。
  姜燕領著陸景進了第一名英語租憑的辦公室。辦公司不大,大約十幾個空格座位的樣子,里面是一間辦公室。
  一路上第一名英語招聘的幾個暑期實習生都頗為詫異的看著走進來的一男一女。兩人看起來都很年輕,男孩到沒有什么特別,女孩卻是一襲白色連衣裙,容貌絕佳,清麗絕倫。
  幾個男生眼睛都看直了。
  姜燕介紹道:“他們主要負責課堂資料的收發,復印等工作,還有就是挑選題庫。大部分都是英語專業的學生。應付高中英語和初中英語在水平上沒有什么問題。”
  這些暑期實習生有大部分是她招聘進來的,這時候需要為陸景介紹一番。要知道,她的工資還是是由景和這邊發放。
  辦公室內白熾燈照的如同白晝。這間辦公室越十幾個平米,白天也需要開著燈。放著一張辦公桌,幾張椅子,顯然平常也是用來做會議室用。
  低頭整理試卷的張漓抬頭看到姜燕帶著陸景和關寧突然走進來,頗為詫異,“咦,陸景,你怎么過來了?你不是說最近很忙嗎?”說著,看到陸景牽著關寧的手,露出個諷刺的笑容,“原來是忙著陪女朋友啊!”
  陸景心里愕然。這段時間與張漓通話比較多,她似乎對自己的怨氣都消了,那天偷看她的事情,也沒見她計較。心里還說這是個好現象。
  沒想到一見面就被她嘲諷了。
  “你們坐吧。”張漓站起來去倒水,她穿著粉灰色短袖寬松T恤,白色的五分緊身褲,亭亭玉立,小腿肌膚如玉,芊芊玉足在灰白色的涼鞋里十分迷人。
  “上午才忙完的。”陸景解釋了一句,心里有些發癢,那天窺見張漓胸前雪白豐挺時,她就是穿的這件T恤。
  張漓到了兩杯水,一杯給關寧,一杯給姜燕,對陸景道:“要喝水自己動手。”
  陸景摸著鼻子苦笑,正要說話,手機鈴聲響起來。他接了電話。
  “陸景,是你在查莫中衡吧?你一個小屁孩敢攙和官場的事情?別把你們家的那點家底給敗光了。嘿嘿,把自己搭進去就好玩了。”
  陸景皺著眉頭,不客氣的道:“劉松,你喝酒喝糊涂了吧?你確定是在和我說話。”
  劉松在電話里道:“怎么,你有意見?我警告你,眼睛招子放亮一點,這里是京城,不是江南。你想要肆意妄為還欠點火候。”
  陸景不屑的道:“神經病!”說著,就掛了電話。
  劉松的意思是京城是豫北派系的地頭,不是江南。那又怎么樣?政治的游戲規則又不是“劃地頭,比大小”。
  莫少鋒見劉松掛了電話,問道:“怎么樣?”劉松怒氣沖沖的道:“那小子把電話掛了,麻痹的,他囂張的很。你放心,我這就給我二叔打電話。保管你堂兄沒問題。”
  見陸景掛了電話,關寧將手中的水杯遞給他,然后自己去飲水機那兒倒了一杯。張漓說道:“關寧,你不要對他太好,他這人得寸進尺,而且色得很。”
  關寧抿嘴笑道:“我知道的。”
  姜燕咯咯的掩嘴笑起來。
  陸景摸著鼻子道:“張漓,你沒必要這樣黑我吧?好歹我幫了你不少忙呢。”
  “那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呢。”張漓皺著嬌俏的鼻子說道。她從辦公桌上拿了幾頁試卷遞給姜燕,“你拿出去復印下,一會方姨下課時要用。”
  “哦,好的。”姜燕只得拿了試卷走出辦公室,不能聽到里面的八卦讓她心里大叫可惜。
  張漓靠在辦公桌上,一手微撐著桌沿,一手去撩額前的碎發,翹臀被桌子邊壓出一道痕跡,兩條長腿交叉著,“陸景,你上次說的考試成績不提升就退款,咱們怎么操作?今天已經21號,28號第一期的培訓班就要結束了。”
  陸景沉吟了一下。這個東西還真的有很多貓膩,英語學習也講究實效性,比如這個月學習了,不鞏固,說不定過兩天就忘了。那考試考差了算誰的責任呢?
  陸景想了想,說道:“暑期班用咱們自己的試卷吧。如果是開學后的班級以學校的實測為準,但是這又牽扯到一個問題,我們必須要把班級更進一步的細化才能做到更有針對性。光是一個高級班和一個低級班恐怕不能很好的幫助學生應對學校的考試。這需要方老師在授課的時候自己把握好知識點,然后講給學生聽。”
  現在第一名英語分為低級班和高級班。低級班主要是初中的學生,而高級班主要是高二以及高一年級的學生。這其實也間接了劃定了要培訓的知識點范圍。
  張漓想了想,說道:“好吧,我會和方姨商量的。我們已經請了丁老師過來幫忙。
  還有,你有時間過來看一下,可別什么都不管啊。這件事情不做成功,你不許不管我們。
  方姨的身家、前途可是全壓在這上面,這段時間她很拼命。我看得都心疼。”
  陸景點點頭,“這段時間有些忙了,哦,對了,你們住在梅北二村
  那里是不是太遠了,要不要考慮搬到市區來住?”
  不知道是什么緣故,前世里讓方老師香消玉殞的事件一直沒有發生。但是陸景能肯定余元超絕對不會死心,等他的錢輸光之后,一定會打方老師的主意。
  要讓張偉盯緊點才好。
  張漓搖了搖頭,“過段時間再看吧。”她的神情有些柔弱,剛才兇陸景的那股氣勢似乎全然不見。
  關寧美目里波光流轉,走到桌子邊與張漓并肩站著說話,問培訓班的事情。
  陸景喝著水,偶爾插句話,怡然自得的偷偷欣賞著兩人的美腿。張漓的腿較之關寧要豐腴一些。但關寧的身材纖細,一雙美腿顯得圓潤筆直,更增窈窕的美感。而張漓的美腿則彈力四溢,有一股青春的活力。美腿被白色的緊身褲包裹著,性感異常,令陸景的目光不時的從她腿根處滑過。
  聊一會兒天,等到五點半下課。半個月后再次看到方老師,她似乎瘦了許多。不過精神不錯,沒有那種凄苦憂傷的神色。
  陸景打個手勢笑道:“方老師,你要注意休息,不用太累著自己了。等第一名規模上去了,自然就能有盈利。”
  方琴明艷的臉蛋上露出一個笑容,“謝謝。我會的。我要對學生負責,不能讓他們交了錢,卻學不到什么東西。”
  再一次看到陸景,聽著他關心的話語,她心里有些暖暖的。
  新聘請的丁老師不在,陸景請關寧、張漓,方老師去維也納西餐廳里吃晚飯。飯后送張漓和方老師回家后,在屋子略坐了一會,陸景送關寧回家。
  漫天的繁星點點,直掛在暮色的蒼窘之上。陸景擁著關寧在北海公園僻靜的小路上散步。晚風吹得關寧裙擺飛揚,陸景不時的吻著她敏感的耳垂,弄得她嬌軟無力。
  一處桂花樹影下,陸景親昵的抱著關寧,柔情蜜意的愛吻著。關寧嬌嗔著將陸景的怪手從胸前打落,紅著臉道:“張漓姐說你色死了,真的沒有說錯呢。”
  陸景鍥而不舍的又攀上峰巒,隔著薄薄的蕾絲裙和胸衣感受那驚人的彈性,“這才多大一會啊,你就喊她張漓姐。”
  “女孩子的友情你不懂呀!”關寧放棄了抵抗,騰出右手將陸景的臉給扭過去,不讓他親自己,“我知道張漓姐為什么討厭你了,你把她出國留學的事兒給攪黃了對不對?”
  陸景的手從關寧裙子下滑了進去,順著大腿向上摸,“張漓把這事都和你說了啊。”
  關寧臉紅得滴血,架住陸景的胳膊,不許他動,“大壞蛋,那里不可以。”
  感受著她大腿處溫軟滑膩的肌膚,陸景只覺的銷魂蕩魄。
  “陸景,方老師的處境好艱難呢,第一名英語的培訓班能辦成功嗎?”
  “當然能。”陸景手指頭勾了一下。
  關寧覺得身體里仿佛有一股電流在走,讓她有說不出的酥麻感。接著,感受到小腹被一根硬硬的東西頂著,想著那天在海嘉大廈里,自己還傻乎乎的摸了一把,關寧就大發嬌嗔的在陸景腰間掐著,“不許想壞事。我生氣了!”
  陸景無奈的把手退出來,心里哀嘆,“情火難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