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947 資本游戲(下)

毒丸計劃中有這么一種方式:公司可以發行有毒債券。該條款往往作如下規定,即在公司遇到惡意并購時,賦予債權人可以自行決定是否行使向公司要求提前贖回債券、清償借貸或將債券轉換成股票的選擇權。
  許雪現在的要求就是啟動這一條條款。和華銀行借貸50億港元給蘇蘭電器,同時簽訂了這么一個條款。
  其實,這種毒藥條款存在,促進了債券發行,大為增加了債券的吸引力,并且令債權人有可能從接收性出價中獲得意外收獲。
  不過,許雪的目的不是接受出價獲利,而是要讓和華重新控制蘇蘭電器。
  蘇蘭電器總股本20.25億。和華系的股東在超過4港元的高位將手中的股票全部按照發布的公告中所說減持出貨完畢。和華系的股東最終還持有20%的股份。也就是4.05億股。加上新轉化的這15億股,總計持有蘇蘭電器19.05億股,占54%的股份。
  這可謂大局已定。
  羅映浩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牙關緊咬,一言不發。
  長井靜香愕然的看著笑吟吟的許雪,臉色怒容閃現,居然被這手暗棋攪了局。
  高逸心有不甘的道:“蘇蘭電器與和華銀行什么時候簽訂的這個條款,為什么我們一無所知?”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有什么好奇怪的。”坐在許雪身邊的葉靜雨撇撇嘴,用她柔嫩清脆的聲音奚落道。
  “你…”高逸和葉靜雨是老相識,他還追求過葉靜雨。沒想到被她在大庭廣眾之下一句話給堵住。心里火冒三丈。一口氣憋的慌。
  陸景聽的微微一笑。這才是葉靜雨的風格啊。管你是誰,惹的她不爽了。就拿話刺。
  劉博遠搖搖頭。高逸這個人輸不起,沒什么耐心。成不了大器。
  鄧仲與淡淡的解釋道:“蘇蘭電器與和華銀行的協議早在高遠基金進入董事會之前就已經簽約,高先生不知道很正常。所有的協議都是白紙黑字的寫著,現在有律師,可以驗證真偽。”
  高逸被說的臉紅一陣,白一陣,起身離開了會議室。會議室里的中小股東愕然相對,接著又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今天這個反轉真是精彩,可以成為日后的談資。
  和華大局已定。高俊遠也無意再逗留,對董坤城道:“董先生好手段。我很佩服。我期待我們下一次交手。”
  董坤城淡淡的微笑道:“高總過獎了。我想,會有機會的。”他當然不會把高俊遠的威脅放在心上。
  高俊遠站起來,帶著助理昌曉之一同離去。
  劉博遠看了陸景一眼,道:“陸先生,博遠基金無意進入蘇蘭電器董事會。準備將手里5%的股份低價轉讓,請你開個價。”
  “爸,不行。”坐在劉博遠身后的劉和順急忙制止父親。他爸這個舉動無異于是當面投降。
  劉博遠擺擺手,“不用多說。我已經決定了。”說著,心情復雜的看向陸景,等待他的決斷。
  如果,陸景拒絕。那他的臉就丟大了。
  劉博遠是個角色啊,夠光棍,輸了就立刻投降。陸景還真有心“干掉”他。只不過景華和信業銀行還有業務往來,這個時候撕破臉沒什么好處。
  莫心藍看了看陸景。示意他同意。
  陸景對莫心藍微微點頭,然后沉聲說道:“那行吧。與和華銀行一樣的價格,2港元每股。”
  劉博遠心里長長的松了口氣。多少錢是小事,這代表陸景原諒了他在蘇蘭電器收購戰中和陸景為敵的行為。“好,過兩天我會派人來和陸先生洽談,各位,再見!”
  說著話,灑然的帶著兒子,助理等人離開。會議室內的人如夢方醒。蘇蘭電器的股價又要大跌了。發現15億新股,再加上高遠基金、博遠基金的減持,蘇蘭電器的股價不跌才怪。
  劉博遠一走,羅映浩也沒繼續在這兒做下去。他今天本來是興致勃勃的來接受蘇蘭電器,卻不想被陸景一棍子打翻。
  鄧仲與哂笑道:“羅助理慢走,現在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羅助理公寓的湯估計還沒燉好呢。”
  羅映浩臉一黑,一口血差點沒噴出來。
  蘇蘭電器的董事會開到這兒已經開不下去了,除了和華的自己人以外,所有的與會者都開始離開。大部分人出了世運大廈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通知手下拋售手中的蘇蘭電器股份。
  長井靜香抿了抿嘴,冷眼看著陸景,“陸先生,好手段。我們走著瞧吧。”
  在她眼里,董坤城雖然是操盤手,但是陸景才是主事者,只不過這一次把主導權放給董坤城了而已。
  陸景道:“可以,好走,不送。”
  會議室里,剩下的和華公司員工俱是大笑起來。
  隨著蘇蘭電器發布新的公告,宣稱和華銀行成為蘇蘭電器的大股東,鄧仲與依舊擔任蘇蘭電器董事長一職,蘇蘭電器管理團隊不變。歷時一個多月的蘇蘭電器收購戰終于結束。
  和華公司成為大贏家,顯示葉妍高價套出蘇蘭電器80億港元的資金,接著和華系的股東又在4港元之上的高位拋售蘇蘭電器的股份,從股市上收攏了大筆的現金。
  要知道,和華銀行通過債券兌換的15億新股才2港元的價格,這一來一去,就是一倍的利潤。
  當然,最大的意義是和華名正言順的借助高遠基金惡意收購的機會調整了蘇蘭電器的架構,徹底掌握住了蘇蘭電器這家上市公司。
  參與收購的高遠基金、博遠基金、三星、三井住友銀行、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自蘇蘭電器發布和華銀行兌換15億新股的公告之后,蘇蘭電器的股價一路走低。大量的賣盤在股市中堆壓,蘇蘭電器的股價迅速的跌到3港元以下。一度逼近2港元。直到一年之后,蘇蘭電器發布公告稱已經償還完和華銀行20億港元的債務。股價才開始隨著香港的牛市緩慢上揚。那個時候,陸景等人又再次減持,收獲了一筆不菲的資金。
  …
  一場秋雨驟然讓香港的溫度降了幾分。傍晚時分,香港山頂1008號別墅的泳池邊明亮的燈光將泳池照的如同白晝,驅散夜色。泳池上空可收縮的頂棚將夜雨完全遮隔開,只剩下淅淅瀝瀝的雨滴聲。
  泳池里“嘩-嘩-”的水聲不斷。陸景正在池中盡情的暢游。當然,姿勢依舊是難看的狗爬。
  距離蘇蘭電器的收購戰已經過去三天,陸景這三天一直留在香港休息,不時的分別陪莫心藍、葉妍、李慕清三人休閑一段時間。
  一名婀娜貌美的年輕女侍者穿著制服從別墅里來到泳池邊。嬌聲喊道:“陸先生,宋小姐回來了,她請你去餐廳。”
  晚飯回來了。“好。我馬上來。”陸景濕漉漉的從別墅泳池里爬起來,洗過澡換了衣服去了餐廳。葉妍和李慕清下午相約去做美容,晚飯她們倆在外面解決。宋雨綺下午打電話回來說給他帶飯回。
  “鴿子十全湯、排骨蓮藕湯、鮑魚湯…”陸景打開整齊放在精美的白色花紋餐布上的食盒,忍不住扭頭對宋雨綺笑問道:“干什么,全是湯啊?”
  宋雨綺笑吟吟的道:“方老師給我打電話,讓我照顧你的生活,多弄點好吃的給你補一下。”
  “…”陸景嘴里一口湯差點沒噴出來。以方琴溫婉的性子她怎么可能說出“補一下”這句話。
  宋雨綺貝齒微露的笑起來,笑容妖嬈,“好吧,方老師沒說。是我看你睡了一下午,怕你晚上力不從心,決定給你好好補一下。”
  陸景翻個白眼道:“我力不從心?昨天晚上是誰求饒來著?非要我下來。還答應給我…”
  “我讓人給送米飯來。”宋雨綺哪能讓陸景說出閨房里的私話。嬌羞的逃出了餐廳。想起昨晚被陸景征服的情形,那是身與心的臣服。宋雨綺忍不住俏臉微微一紅。心里泛起一絲甜蜜的感覺。
  她和陸景的感情,她索取的要多一些。因而她對陸景和其她女子的事情也格外的寬容。她一點都不后悔當時厚顏留在陸景身邊。和他相處的時候。總是快樂多過痛苦。
  葉妍的別墅里平常只留打掃的人,等入住的時候則是將麗都酒店的服務團隊請過來安排。在陸景和宋雨綺說笑的時候,一名侍者送來香噴噴的米飯。陸景就著味美的湯汁盡興的吃著米飯。他下午休息了一下午,再加上傍晚的時候運動了一陣子,肚子早就餓了。
  西式風格,奢華無比的房間燈光柔和無比,宋雨綺洗過澡換了一套黑色的性-感吊帶睡衣和陸景在桌幾邊親昵的一起吃著葡萄。馥郁的體香不斷的傳到陸景鼻子里。陸景一只手愛-撫著宋雨綺修-長渾-圓的大腿。
  宋雨綺身材高挑,曲線玲瓏,秀眉美眼,櫻唇直鼻,算的上是出挑的美女,身上有著水鄉麗人的婉約特質。
  “一會葉妍和李慕清就要回來了。”宋雨綺依偎在陸景懷里,忽然說道。陸景正在解她的衣服和他自己的衣服。
  “回來就回來唄。”陸景愛-撫宋雨綺又挺又翹的雪臀上,她豐-滿挺-翹的兩團酥-胸恰好抵在陸景臉上,綿-軟滑-膩,“雨綺,穿上絲襪和麗都酒店的服務員制服給我一次行不行?”
  “你個混蛋。”宋雨綺嫵媚的嬌嗔道:“我發現你從賓州回來之后越來越壞了。”
  陸景從那溫軟的溫柔鄉里抬起頭,笑道:“那你喜歡我壞還是喜歡我不壞?”
  宋雨綺噗嗤一笑,輕輕的咬著陸景的耳垂,羞答答的小聲道:“只要是你,我都喜歡。”
  陸景被這句話撩的要將宋雨綺“就地正法”,宋雨綺嬌媚的看著陸景,輕聲道:“我去換衣服。”
  陸景想起待會的旖旎舒爽心里一熱,然后只能先無奈的放開宋雨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