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46 資本游戲(中四)

金秋十月,秋色無邊。江州,,積西鎮清江心語小區、方琴的公寓內,飯菜飄香,豐腴美艷的方琴正圍著圍裙在廚房里炒菜,偶爾回頭看一眼在餐廳里看她的陸景,嘴角浮起一絲淺淡的微笑。
  清純嫵媚的關小寧拿了一盤炒好的土豆雞塊出來,她在廚房里打下手,笑著對陸景道:“趕緊洗手去。馬上就午飯了。雨綺姐快回來了吧?秋蘭姐呢?”
  “雨綺剛發短信說已經在黃遠酒店將菜打包好了,正在開車回來。秋蘭姐還在書房里呢,我去喊她。”陸景溫柔的在關寧臉上親了一口,惹得美人嬌嗔,才笑著去了書房。
  方琴將隔壁的房子也買下,兩套房子之間打通,變成了寬敞的四室兩廳格局。陸景徑直去了那邊的主臥室里。邵秋蘭正喜滋滋的坐在書桌邊看照片。
  前段時間,陸景讓謝晉文幫他辦的假身份已經下來,他已經和邵秋蘭登記結婚,邵秋蘭現在看的是他倆的婚紗照。
  “姐,吃飯了。”陸景走到邵秋蘭身后,雙手扶著她美麗細膩的香肩。江州的秋天并不熱,但房間里開了空調,她傳得很輕薄,一襲白色的吊帶長裙,精美的項鏈,雪-白的肌-膚,微露的白-乳,端的是成熟、性感的絕色佳人。她身上知性優雅的氣質更添其過人的風姿。
  “吃飯了啊。”邵秋蘭欣然的合上婚紗相冊,嘴角帶著明媚的笑容投在陸景懷里。道:“陸景,今天怎么沒把你的碧兒喊來?”前些天,她和陸景在一起的時候聽他接徐詠碧的電話這么稱呼徐詠碧。
  陸景笑著在她渾-圓的美臀上輕揉一記。戲謔的笑道:“還叫我的名字,叫聲老公來聽聽。”
  邵秋蘭哪里肯喊。她心里肯喊,但是嘴里哪好意思喊啊。陸景都小她那么多歲。“你別轉移話題呢。”
  “到底是誰轉移話題啊。”陸景笑著道,低頭吻著懷里的佳人。他今天下午就要飛往香港,準備參加明天的蘇蘭電器董事會。何夢瑤和吳璇都因工作不在江州。留在江州的幾人都過來吃飯。徐詠碧還沒和他突破到最后一步,哪里還意思過來。
  邵秋蘭心醉的抱著陸景,回應他的愛吻。雖然知道結婚是假的,但是她現在仍舊是開心的想要唱歌,恨不得把她所有的。最好的東西都給陸景。
  陸景迷戀的吻著懷里的佳人,雖然昨天晚上要了她幾次,這時候仍舊覺得不夠。陸景輕輕的將她的吊帶裙吊帶順著滑膩的肩頭向下撫去,又解開她膚色的蕾絲花紋胸罩扣子。吻著她細嫩的肌-膚以及一雙勾魂動魄的雪兔。
  邵秋蘭被陸景挑動了情緒。輕輕軟軟的靠在陸景身上,勉強保持著清醒,“你個死人,快停下來,我們要出去吃飯了。”
  陸景笑道:“叫聲老公我就不欺負你了。”
  “你個無賴。”邵秋蘭沒好氣的白了陸景一眼,然后踮起腳尖附在陸景耳邊,用極輕,但是情意綿綿。帶著她獨有吳地軟語口音的聲音,嬌軟的喊道:“老公…”
  陸景感覺魂都丟了三分。擁著性-感嫵媚的麗人,輕嘆道:“真是不想走啊。”
  “可是你還是要去香港呢。”邵秋蘭不舍的說道,抬頭深情的看著陸景,“我聽雨綺說,香港那邊的情況很危險,你是過去救急嗎?”
  陸景笑道:“那怎么可能,我是接收勝利果實的。”
  …
  10月22日,蘇蘭電器的股東大會如時召開,很快就選出了十一名董事會成員。第二天,所有的董事會成員在世運大廈召開董事會會議,不少中小股東都得以列席。
  高俊遠在助理昌曉之、侄兒高逸的陪同下走入會議室,將蘇蘭電器改組之后的董事局會議放在世運大廈里是他的提議。既然贏了,就應該上去狠狠的踩上一腳。打人要打臉一向是他的原則。
  會議室當中是一張深紅色的橡木橢圓桌,蘇蘭電器的董事長鄧仲與坐在主位上。
  高俊遠對坐在對面的羅映浩點點頭,坐到了博遠基金的劉博遠身邊,笑呵呵的聊起來。眼光余光一掃,還有四五個位置空中,應該是和華的人。
  陸景、董坤城、莫心藍、許雪、葉妍、王燕東等人一起有說有笑的進了會議室。
  陸景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墻角座椅上的長井靜香。那是列席會議的座位。
  長井靜香穿著精致的綠套裙,風情動人,見陸景看來,長井靜香明艷動人的一笑,微抬下巴做了一個高傲的挑釁動作。
  陸景笑了笑,和大家一起落座。
  主持會議的鄧仲與見董事會的人都來齊,沉聲道:“大家都來到了,我們開始開會吧。蘇蘭電器的股權幾經更迭,按照公司的章程和股東大會的決議,我們今天需要重新選舉出董事長,繼而任命新的管理團隊來管理蘇蘭電器。現在開始第一項議題,選舉董事長的人選。”
  董事長的人選是從董事會當中選舉產生。按照正規的流程制度的話,需要有提名人選,經過各方充分的醞釀。這可不是表決舉手一人一票。而是要股權的多少來說話。
  但是,現在這情況,鄧仲與壓根就沒有準備什么候選人。
  列席會議的劉和順心里嘀咕了幾句,“靠,都認輸了。面子功夫都懶得做了。”腹誹完,劉和順得意的看向坐在橢圓會議桌邊葉妍嬌俏的背影,志得意滿。
  羅映浩操著怪腔怪調的漢語傲然的道:“鄧經理,你連人選都沒有準備,怎么選。我看還是別玩虛的,大家直接把股份擺到明面上來拼吧。最終選來選去還是要靠股份說話。我的公寓里燉了一罐湯。中午回去正好喝上。哈哈。”
  這話說的很囂張。列席會議的不少附和。
  “羅助理,這話有道理。”
  “鄧總,這方法可行。節約時間啊。”
  鄧仲與笑了笑,敲敲桌面,道:“行,那就這么辦。各位董事可以征集中小股東的意向,然后再來表決。”
  蘇蘭電器總計股本20.25億股。小股東的力量根本就無足輕重。所謂征集意見不過是做個樣子,倒是一些隱藏在中小股東中的人值得注意。
  羅映浩道斷然否決鄧仲與的意見,道:“不用了。直接開始吧。我們三星擁有蘇蘭電器15.7%。”
  劉博遠合上面前的文件夾,微笑道:“博遠基金有5%的股份,我推舉羅助理擔任蘇蘭電器的董事長。”說著。似笑非笑的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正側身和莫心藍低聲說著話,神態放松,見劉博遠看過來,只是微笑著點頭。他當然明白劉博遠的示威之意。
  董坤城道:“和華擁有20%的股份。我認為蘇蘭電器的管理層不動為好。”
  蘇蘭電器的管理層總共持有4%的股份。
  鄧仲與笑著道:“我自己當然支持我自己繼續擔任了。”這句話讓會議室里劍拔弩張的氣氛稍稍緩和。
  羅映浩微微皺眉。見鄧仲與神態輕松,陸景已經在和莫心藍說笑,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高俊遠這時開口道:“高遠基金擁有26%的股份。我支持羅助理擔任蘇蘭電器的董事長。”
  “什么?”會議室里頓時響起嗡嗡的聲音。高遠基金不是擁有34.6%的股份嗎?怎么變成了26%。
  “精明人啊,肯定是趁著蘇蘭電器股價上漲到4港元之上的時候減持了。”會議室里不乏明眼人,有人心里嘆道。
  高俊遠對著董坤城微微笑了笑,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其實,心里大感得意:解套的功勞還要得益于董坤城啊。董坤城老謀深算,他則是技高一籌啊!哈哈。
  羅映浩臉上浮起怒氣。尼瑪。居然偷偷的減持,否則現在大事以成。
  陸景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輕笑道:“讓律師核查股權吧。羅映浩,我沒算錯的話,46.7%的股權好像還不能讓你拿到蘇蘭電器的控制權吧。”
  羅映浩臭著臉不回答陸景的話。他和陸景是老對手了。
  這時,列席會議的高逸站起來朗聲道:“我手里有3%的股權,我支持羅映浩擔任蘇蘭電器的董事長。”
  會議室里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高逸那張英俊的臉上。羅映浩臉上一喜,對高逸道:“多謝高先生的支持。”
  陸景笑著搖頭,“49.7%,還差一點啊。”
  羅映浩不爽的怒聲道:“就算沒有超過50%有怎么樣,你拿下剩下所有股東的支持。”
  陸景笑道:“為什么不可以?”
  “大言不慚。”墻角列席會議的長井靜香優雅的捋了捋頭發,“陸先生,起碼我就是不支持你的。”
  “哦,長井小姐手上有多少股份呢?你要是有30%的股份,那我只能認輸了。”
  長井靜香輕輕的一笑,任誰都看得出她的得意之情,“不多,我只有8%的股份,不過足以超過50%了。”
  “好。”羅映浩大笑著陸景,“你還有什么話說?我這次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會議室里列席會議的人都不禁搖搖頭。其實從高遠基金開口支持羅映浩起就大局已定。陸景在那兒饒舌不過是逞口色之快。要知道在一家上市公司中,30%的股權就可以做到相對控股,根本不需要超過50%的股權絕對控股。
  支持羅映浩的股東手中股權已經超過40%,在眾人看來勝負已經毫無懸念。實際上對這些中小股東而言,上面的權力斗爭不過是看戲,他們的意見根本不重要。
  一直含笑坐著的許雪這時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道:“羅助理,我這邊有一個和華銀行和蘇蘭電器簽訂的條款,請律師過目一下。我要求將和華銀行手中價值30億港元的債券按照協定轉化為15億蘇蘭電器的股份。”
  什么?
  會議室里的眾人被這個消息搞得措手不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