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43 資本游戲(中一)

蘇蘭電器自九月底被高遠基金惡意收購以來,股價一路下跌。股東的名單也在變化。繼原有的股東之后,又新增了了兩家大股東:高遠基金擁有34.6%的股份,博遠基金擁有3%的股份。
  董坤城吃過早飯從家里驅車前往世運大廈和華公司總部辦公。他最近負責蘇蘭電器的事宜,龍盛國際的事務全部交由副手打理。
  董坤城進入辦公室沒一會,蘇蘭電器的負責人鄧仲與就臉帶微笑的進來,“董總,楊星長剛才打電話給我,他發現市場上除了高遠基金、博遠基金還有人在秘密的大量收購蘇蘭電器的股份。我們的策略奏效了。”
  和華公司在蘇蘭電器的股份跌破50%,那些人能沒有想法?和高俊遠在董事會糾纏沒什么意思,董坤城和他制定的目標是將他們一舉擊潰。
  董坤城坐在辦公桌后打個手勢,笑道:“老鄧,坐。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景華投資那邊的公告可以發布了。你和姬紅俊協調一下。上午十點就發出去。”
  “好的。”鄧仲與又笑著請示道:“董總,你說蘇蘭電器這一次的董事會放在黃海總部還是放在香港為好呢?”
  董坤城就笑,“你都決定了還來問我?”
  鄧仲與嘿嘿一笑,道:“這一次我估計高遠基金、博遠基金都只是會派副手過來,不過,我還是想放在和華這邊,要給他們一點期待啊。哈哈。”
  “行吧。”董坤城笑了笑。和華公司的高管都是銳氣十足。這是要當面打臉。要是依他的意思,自然是放在黃海為好。
  …
  …
  10月11日上午十點。蘇蘭電器對外發布公告:大股東景華投資將會在六個月內減持完手中所持有的6480萬股蘇蘭電器股票,約占蘇蘭電器全部股份的3.2%。
  這個利空消息一出,當天蘇蘭電器的股票應聲下跌,到上午收盤時已經跌至3.20港元,股市上出現大量的拋盤。
  高遠基金總部大樓內,高俊遠迷惑不解的看著電腦屏幕顯示的蘇蘭電器股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景華投資和和華公司是穿一條褲子的。他怎么也沒想到董坤城還要繼續向下壓蘇蘭電器的股票。
  董坤城要干什么?高俊遠滿肚子疑慮。
  “咚-咚-咚-”的高跟鞋聲音由遠而近,昌曉之穿著緊湊修身的黑色套裙輕扭著貓步走進來,“高總。有新消息過來了。”
  高俊遠視線從電腦上挪開,實現落在身材凸凹有致的女助理身上。
  昌曉之走近幾步,道:“高總,蘇蘭電器一筆3億元的遠期貸款即將到期,蘇蘭電器的董事長鄧仲與準備于明天在世運大廈召開董事會會議討論對策。”
  高俊遠沉思了一會,道:“曉之,你代表我出席。看看和華那幫人到底玩什么把戲。”
  昌曉之答應下來。又忍不住提醒道:“高總,我們在蘇蘭電器的投資上虧損45%了。”
  按照公司制定的投資策略,這樣嚴重的虧損要么割肉立場,要么繼續買進分擔損失。但是精明過人的高總這一次卻什么都沒做,這讓她憂心如焚。
  高俊遠眉頭微皺,隨即又輕嘆口氣。揮揮手,“你不要再說了,我知道了。蘇蘭電器董事會的事情你要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昌曉之不知道他和三星的協議。高遠基金的虧損已經達到了2.2億美元,這超過了三星承諾補償給他的2億美元。昨天晚上,羅映浩打電話告訴他蘇蘭電器的操盤手是董坤城而不是陸景。當時。他心里就有隱約有些不妙的感覺。
  現在看來姜還是老的辣啊!高俊遠心里對在商海沉浮多年的董坤城他很是忌憚。
  當然,2千萬美元的損失他還是能沉住氣的。現在就看董坤城再玩什么把戲。
  “我會的。”昌曉之無奈的退出高俊遠的辦公室。
  …
  …
  就在高俊遠對董坤城壓低蘇蘭電器股票價格的手法迷惑不解的時候,羅映浩正在香港中環的一棟大樓30層的奢華辦公室里指揮三星金融部門的負責人持續買進蘇蘭電器的股份。
  三星金融部門的負責人有些遲疑的道:“羅助理,這幾天蘇蘭電器的股票走勢有點怪啊!一路下降,但是蘇蘭電器的董事會居然不做任何的挽救措施,放任股價下跌,這和常理不符,我們是不是謹慎一點為好。”
  “不,李部長,繼續買入蘇蘭電器的股票。”羅映浩嘴角流露出張揚的笑意。
  他確實看不懂蘇蘭電器的舉措,但是他就知道一點,和華對蘇蘭電器的控股已經少于50%。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買,買,買。最終奪取蘇蘭電器的控股權。
  …
  …
  蘇蘭電器的股權原本分別分布在葉妍、和華、瑞豐、莫氏集團、景華投資、金山市政府、蘇蘭電器管理層等股東的手中。剩下約有51.7%的股份在香港股市中的投資者手中。
  九月底因為高遠基金惡意收購蘇蘭電器的股份,陸景指令葉妍將所持股的比例增至到22%。
  雙方的收購大戰讓不少股市的投資者注意到蘇蘭電器的股價異動。
  緊接著,董坤城接手處理蘇蘭電器反收購行動。葉妍高價出售了近10%的股權,套出80億港元現金。這致使蘇蘭電器形勢急劇惡化。各方資金紛紛入場。
  最終向香港證監會通報持股情況的是高遠基金、博遠基金。兩家分別持有34.6%、3%的股份。蘇蘭電器的董事會也因此而改組。由原來九名董事變成了十一名董事。
  10月12日,蘇蘭電器董事會改組之后的第一次董事會會議在世運大廈40樓的會議室里如期召開。
  明亮寬敞的會議室里。蘇蘭電器十一名董事依次放在橢圓形的實木長桌邊。他們身后則是列席會議的人員。
  鄧仲與環視一周,敲敲桌面。微笑著道:“今天是董事會改組之后第一會議,我先給各位介紹下新成員,高遠基金的董事長助理言曉之小姐,博遠基金的全權代表劉和順先生。大家歡迎。”
  會議室里很快響起一陣不算熱烈的掌聲。會議室里大部分人基本都是和華系的職員。
  坐在鄧仲與左手側的葉妍嘴角微微一翹。她雖然減持10%的股份,還有12%的股份,依舊是蘇蘭電器的大股東。
  葉妍心里暗道:“博遠基金是劉博遠的公司。劉和順是劉博遠的兒子。看情況劉博遠和高俊遠這兩位并不重視今天的董事會啊。估計會有驚喜吧。”
  葉妍又看了看瑞豐公司的副總王燕東。陸景國慶回了京城,現在在江州還沒來香港,這讓她很幽怨。她還以為陸景會來香港主持這次的董事會呢。
  鄧仲與見掌聲差不多。擺擺手,說道:“好了,正式開會。各位,我這次開會的緣由我想大家已經知道。蘇蘭電器有3億元的債務到期,我們今天需要討論如何償還這筆貸款。”
  話音剛落,言曉之立即語氣凌人的道:“鄧先生,作為蘇蘭電器的董事長和總經理。你對目前蘇蘭電器財務惡化負有直接責任,我建議立刻重新選舉董事長。”
  列席會議的人員立即交頭接耳。十分不滿。這是典型的倒打一耙,要不是高遠基金惡意收購蘇蘭電器怎么會這樣。
  鄧仲與擺擺手,臉色略帶嘲諷,不緊不慢的道:“言小姐,一味的指責解決不了問題。重選董事長不是你想選就可以選的。”
  幾名董事早看不慣高遠基金的這個女人。紛紛出聲附和。
  言曉之被搶白一句,心里十分不爽。這時聽到鄧仲與繼續道:“解決方案我已經和和華銀行談妥。和華銀行愿意借貸50億港元給我們。3億元的貸款不是問題。但是,貸款也是需要支付利息的。蘇蘭電器的財務狀況想要在短時間之內好轉很難。因此,我準備將蘇蘭電器的研發團隊和專利剝離出去成立一家新的公司,賣給有興趣的買家。我和和華銀行的許董談過。和華銀行承諾可以出資30億港元收購這家公司。同時授權我們蘇蘭電器繼續使用我們原有的技術和專利。大家可以討論討論。”
  董事會成員里面除了新來的言曉之和劉和順以及不管事的葉妍,其余人對這件事都知道。對此毫無意見。一個個的表態支持。
  言曉之卻是臉色一僵,變得十分難看。80億港元啊,轉一圈又回到了蘇蘭電器的手中。但是,卻把蘇蘭電器最有價值的資產的給剝離出去。
  將研發團隊和專利技術剝離開,剩下的蘇蘭電器剩下的就只是一個制造工廠,最多也就商標等軟性資產還有點價值。這么一家空殼公司,香港的股民怎么會買賬,只怕股票再難以回到4港元以上。這樣一來,高遠基金豈不是要虧死!
  “不行,我不同意。”言曉之大聲抗議道:“鄧先生,你們這是搞陰謀詭計,違背香港的股市規則。”
  說著話,言曉之扭頭看向劉和順,希望他支持她的提議。這時來之前達成的默契,結果她卻發現劉和順正深情的偷看葉妍,一副事關不關已的樣子,頓時氣得心里吐血。
  言曉之自然不知道劉和順很早就是葉妍的愛慕者。況且,他來之前就得到父親的吩咐,一切議題投棄權票。
  鄧仲與哂笑道:“言小姐,蘇蘭電器的每一步運作都是符合香港股市規定的。是否違規你說了不算。下面,開始表決。同意管理層提出方案的董事可以舉手。”
  “刷”
  鄧仲與率先緩緩的舉起手,剩余的八名董事齊齊舉手。
  言曉之知道大勢已去,她的反對毫無效果,憤然離席,向門外走去。
  “哈哈…”會議室一角不知道誰笑了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