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42 資本游戲(上)

蘇蘭電器制定的毒丸計劃里面對股東權益里有規定:當公司遭受到并購的風險時,權證持有人可以將手里的股票以董事會認可的任何“合理”價格出售給蘇蘭電器董事會套取現金、短期優先票據或其他證劵。
  葉妍手里的1億蘇蘭電器股票以10港元的價格出售,就是蘇蘭電器董事會認可的合理價格。
  這1億股是使用蘇蘭電器的資金購買,分配自然是按照原有的比例分配給除高遠基金之外的全體股東。而葉妍套現80億港元使得蘇蘭電器的財務情況急劇惡化。
  作為全球有數的金融港,美國三大評級機構在香港住有辦事機構。第二天,惠譽公司就將蘇蘭電器的評級由a-變成b。
  天辰娛樂香港分公司今年人員擴張,便離開了原來的辦公地點,在位于九龍的商業中心區中的寶黎大廈中租賃了三層辦公樓。
  九月初,香港和夏天沒什么兩樣。街面上隨處可見衣著清涼的女子。上午的陽光落在寶黎大廈20層的一間辦公室里,兩位各特色的絕美女子正喝著咖啡閑聊。
  李慕清將手里的報紙放在茶幾上,笑著道,“嘖嘖,80億港元呢,葉妍,你現在可是名副其實亞洲最富有的女人之一啊。我這家小公司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賺到這個數。”
  葉妍笑吟吟的道:“你這兒還小啊?比我手里那個俱樂部的員工還多一些呢。咯咯,你想賺80億啊,給陸景說一聲不就行了。”
  李慕清身形火辣。性子也火辣,沒有掩飾心里幽怨的情緒。道:“那個死人,前段時間衛婉儀在大家都不好說什么。現在好不容易有幾天休息時間。他又跑去建業了。哦,葉妍,香港這里蘇蘭電器被收購的事情他不管?”
  葉妍穿著一件白色的繡花連衣裙,額前齊齊的劉海,古典韻味十足,國色天香。這時聽到李慕清的抱怨,優雅的喝著咖啡,嬌笑道:“你希望他管啊?那樣他可又要忙的腳不沾地了。這件事情是董先生負責。他已經二天沒有出世運大廈的門。”
  她又何嘗不想陸景呢。他只陪了她們一天就去了建業。
  李慕清泄氣的揮手道:“那還是算了。啊,蘇蘭電器的情況有這么嚴重了?你出售1億蘇蘭電器的股票能阻止高遠基金的收購?”李慕清心里怨氣稍緩倒是反應過來。
  葉妍笑道:“都是董先生安排的。我想應該可以吧!蘇蘭電器的情況也沒那么嚴重。我這80億港元要存放到和華銀行中。董先生要協調這個左手換右手的動作所以很忙。”
  李慕清一雙魅-惑的電眼茫然的眨了眨。問道:“那這80億港元還算不算你的資產?”
  “當然算啊。只不過,我現在還不能用。要存放到和華銀行中,和華銀行會把這筆錢重新放貸給蘇蘭電器。”
  李慕清一撫額頭,道:“噢,我都快聽的暈死。”她對這樣的資本運作手法一點都不懂。
  葉妍掩嘴嬌笑,她也不懂。她在整件事情中也是聽安排。葉妍站起來挽著李慕清的手臂道:“好了,這種煩心的事情我們就不管了。上午有事沒?沒事我們一起練瑜伽。女人過了三十就要好好保養呢。我認識一個瑜伽老師…”
  …
  ….
  十一假期過后,蘇蘭電器因為惡劣的財務情況發布公告宣稱取消今年的分紅計劃。三季度業績報十分難看,四季度業績十分不樂觀。明年是否分紅將會視情況而定。
  蘇蘭電器的股票價格猶如跳水般直線下跌。在短短的7個交易日內跌到了3.73港元。這已經跌破當時蘇蘭電器和正英家電重組的4港元發行價。
  香港的各大報紙,股評專家都對蘇蘭電器的前景唱衰。很多香港股民開始減持蘇蘭電器的股票,割肉離場。
  lk俱樂部幽雅干凈的包廂里,午后的陽光落進來。帶著溫暖的海風氣息。
  高逸看了看臉色平靜喝茶的三叔,拿起面前桌幾上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事實上,他的內心可沒有表面上這么平靜。他也沒有料到蘇蘭的電器的股價會短時間內跳水的如此嚴重。他三叔的資金現在深套在蘇蘭電器上了。如果現在拋售離場至少虧損1億美元。
  他內心的憂慮到不是因為擔心他三叔虧錢,而是不爽陸景就躲過這么一劫。
  高俊遠沒心思琢磨侄兒高逸在想什么。他在想著待會和羅映浩的見面的事情。
  蘇蘭電器的股價一路跳水,跌到4港元以下讓高遠基金虧損近25%——差不多1.3億美元……照這個情況下去。三個月后,蘇蘭電器的股票恐怕也不會有多少起色。他希望三星把他的虧損補上。
  幾分鐘后,羅映浩在俱樂部服務員帶領下走進包廂,“呵呵,高總,讓你久等了。呃…,高逸你也在。”
  高俊遠笑著招呼羅映浩坐下,寒暄了幾句后,緩緩的道:“羅助理,我已經按照我們的協議收購了34.6%的蘇蘭電器股份,成功進入蘇蘭電器的董事會。我想接下來應該談談三星補償我的損失的事情了。”
  他和三星的約定,就是他擔任三個月到半年的蘇蘭電器董事牽制蘇蘭電器的決策為三星贏取白電市場創造機會。三星則需要為他這次投資做出一定的補償,算是一種投資背書。雙方約定的補償是2億美元。
  羅映浩不滿的道:“高總,難道你準備現在離場?”
  高俊遠笑著擺擺手,“當然不會。我和三星約定的是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我不會違約。但是我希望三星能夠支付一部分補償給我。你也看到了,蘇蘭電器股票跳水的厲害,我心難安。”這句話就說的半真半假了。
  羅映浩語氣略帶譏誚的道:“高總見過那么金融市場的大風大浪。不會這點風險就把你嚇住了吧?”
  高俊遠根本不理會羅映浩的激將法,笑呵呵的道:“那當然不會。”拿到手的利益才是自己的利益。他已經做到和三星協議中的要求。現在自然要求落袋為安。
  他感覺到羅映浩應該是另有計劃。但是,他不準備陪著羅映浩繼續玩下去了。
  羅映浩碰了個軟釘子。心里暗罵高俊遠老狐貍,沉吟了一會,道:“高總,答應給你的好處肯定不會少。我可以去安排。但是,我希望高遠基金要遵守協議,不要偷偷的減持。”說著,又強調道:“高總,那蘇蘭電器董事會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高俊遠喝了口茶,笑道:“這是我份內的事情。羅助理,希望三星抓住機會蠶食蘇蘭電器的市場啊。”
  高俊遠不說,羅映浩也知道抓住機會。和高俊遠聊了一會后,見他沒有繼續吸納蘇蘭電器股票的意愿,羅映浩便告辭離開,去了香港市區內的一家日式餐館和長井靜香見面。他想要說服長井靜香加入他的計劃。
  高逸剛才全盤都沒有說愛護,這時忍不住問道:“三叔,羅映浩想要收購蘇蘭電器你為什么不答應?”
  蘇蘭電器的大股東葉妍出售近10%的股份后,和華系在蘇蘭電器的控股已經低于50%。這是一個絕佳機會。
  高俊遠背著手。不悅的哼了一聲,“收購?假設這是一個誘餌呢?你覺得陸景的腦子抽了,認為將蘇蘭電器的財務狀況搞差,將股價拉低就可以嚇阻我們收購?”
  高逸嘴唇動了動。想要爭辯一句,又礙于他三叔的威望,最終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誘餌?為什么不是陸景趁機讓葉妍高位套現然后再低價吸籌呢?
  高俊遠淡淡的看了高逸一眼。知道他心里不服。但是,高俊遠沒興趣給他解釋。他闖蕩金融市場多年屹立不倒。靠的不是膽大而是膽小。
  …
  …
  日式風格的包廂里,羅映浩喝著清酒。點評著蘇蘭電器的公告,“這種小伎倆也就騙騙小股民,我敢打賭和華公司動用了他們的媒體資源。”
  長井靜香穿著傳統的日式和服,麗色逼人,淡淡的道:“哦,羅先生認為蘇蘭電器的股價快到底了?”
  “是的。”羅映浩瞇了瞇眼睛,邀請道:“蘇蘭電器屬于優質資產,其股價最終會漲上去。現在正是吸籌的好時機。長井小姐有沒有興趣進來玩一把。”
  現在和華公司對蘇蘭電器的控股比例已經低于50%,正是出手的好時機。
  長井靜香微微一笑,笑容十分動人,搖搖頭,“羅先生,我認為現在還不是入場的時機。”
  高遠基金、三星和和華三方勝負未分,她怎么可能冒險入場。
  羅映浩略有些奇怪,問道:“難道長井小姐認為蘇蘭電器的股價還要跌?”
  長井靜香沒有回答,而是說道:“羅先生,蘇蘭電器這件事的操盤手法根本就不像陸景的手法,我認為你需要注意。”
  羅映浩、高俊遠根本就沒有和陸景在資本層面交手過。現在慢慢悠悠、耐心周旋的操盤手法不是陸景的風格,少了那股凌厲的氣勢。
  陸景的操盤手法是隱時不動,暴起發難,得勢不饒人。從他將日系手機廠商驅逐出中國手機市場就能看得出來。如果蘇蘭電器換做是他在操盤,不會是目前這樣局勢。
  羅映浩訝然的看著長井靜香,反問道:“不是陸景會是誰?他不是和華的核心人員嗎?蘇蘭電器作為和華公司的核心公司,他怎么可能不管不問。”
  和華公司的實力根本就沒有顯示在公眾的視線中,但是,他自然知道和華公司的事情。以陸景在和華公司的地位,他只要管蘇蘭電器,必然是以他為主導。
  長井靜香笑一笑,“那你可錯了。這次主持蘇蘭電器工作的應該是和華的聯席董事長董坤城。他肯定還有后手,蘇蘭電器的股價還要下跌。”
  羅映浩心里一凜,他在漢城和松阪士夫、長井靜香打過兩次,那時并不覺得長井靜香除了當花瓶外還有什么用處。這時才覺得這個女人很厲害。
  羅映浩沉默的喝著酒,連對方的操盤手都搞錯了,這搞個什么。好一會才艱澀的道:“長井小姐,多謝你的提醒。”
  “不客氣。我們有共同的敵人。”長井靜香聲音變得清冷,“羅先生,我可以向你承諾,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入場。”
  羅映浩大喜,道:“好,有長井小姐這句話,我們這次肯定能贏的最后的勝利。”
  和華在蘇蘭電器的持股比例低于50%讓羅映浩修改了他的既定目標。由高俊遠在蘇蘭電器董事會阻擾蘇蘭電器的戰略決策是本來的目標,這將會由高俊遠繼續執行。
  而他要做的事情是奪取蘇蘭電器的控股權。就算明知道和華有陷阱他還是會踩進去。這源自于他對三星強大資本的信心。他要用雄厚的資本砸出一條路。蘇蘭電器的毒丸計劃也不能阻攔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