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41 股份之爭

香檳色的保時捷卡宴中在午后的陽光中緩緩的駛離九龍香格里拉酒店。
  莫心藍輕輕的靠在陸景肩頭,見他還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沉思模樣,突然覺得他這種孩子氣的樣子很好笑,嬌笑道:“好了,別生氣了。上市公司對所有的資本開放,高遠基金用這種方法出口氣實在很正常。你不是在賓州教訓了高修平一頓嗎?”
  陸景摟著風情絕美的莫心藍,凝視著她精致無瑕的容顏,已經三十二歲的她氣質高貴優雅,曼妙性-感,堪稱尤-物,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女人魅力。
  陸景微笑道:“我哪里生氣了,我在想其他的事情。你說起高修平的事。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我前幾天回京城,凌姐說要把我從那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普通會員升為白銀會員。我現在想想覺得好笑,上位的最快辦法果然是踩著別人的肩膀啊。”
  莫心藍咯咯輕笑,笑盈盈的橫了陸景一眼,“你還有心情說笑,我白擔心了。那你剛才在想什么?”
  “在想收購建業一家電腦代工企業的事情。現在手機業務步入常規的發展軌道。基帶芯片、液晶技術兩項關鍵的基礎技術已經掌握,剩下的就是需要時間來追趕前面的手機廠商。景華是時候進行橫向發展了。”
  莫心藍嘖嘖兩聲,取笑道:“正是應該讓雅靜來聽聽你這番論調,她可是天天在我面前抱怨聯科、越信電子發展遇到瓶頸。難啊,難啊之類的。你倒好。直接說你就等著時間積累變成一流廠商了。”
  陸景大膽的將手放在莫心藍高-聳的酥-胸,輕柔的壓著。笑道:“好吧,我承認我驕傲了。但是。景華目前的情況就是這樣的。”
  景華在功能機時代想要沖擊全球手機銷量第一的寶座大概不可能。他的目標是先成為全球六大手機廠商之一,倒智能機時代就是景華發威的時候了。
  莫心藍被陸景的流-氓動作弄的臉飛紅霞,嬌嗔著將陸景的手打掉,附在陸景耳邊小聲笑道:“你也不怕累著啊。咯咯,我可是知道前幾天陳笑、吳璇、葉妍都找你偷吃。”
  陸景感受著她豐-滿挺-翹的玉兔壓在手臂上,扭頭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輕笑道:“我現在想把你給偷吃掉。”
  “我可沒這個想法。我下午還有事情要處理呢。”莫心藍狡黠的一笑,俏皮的眨眨眼睛,吩咐道:“十三。去中環莫氏集團的總部。”
  十三聽話的拐了車頭。
  “…”陸景哭的心都有了,小伙伴已經強烈抗議了。但是,他拿這個風情絕美、氣質高貴優雅的尤-物沒一點辦法。
  莫心藍嫣然一笑,在陸景耳邊小聲道:“晚上來我那里還是去葉妍那里?”
  “你這個妖精!”陸景“惡狠狠”的將莫心藍抱在懷里。莫心藍眼波流媚的燦然笑著,深情而溫柔的看著陸景。陸景心里“降妖除魔”的心思哪里還壓得住,“十三,去香港山頂1016號別墅。”
  下午茶喝完,董坤城和鄧仲與回了和華公司的總部世運大廈商量對策。
  “老鄧,你什么看法?”辦公室里。秘書上了茶便退出,董坤城笑著說道,“高遠基金收購了蘇蘭電器32%的股份,這差不多動用了40億港幣。大手筆啊!”
  鄧仲與神態輕松的微笑道:“董總。高遠基金是不是和我們有過節,他著完全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搞法。”和華公司在蘇蘭電器里占有過半數的股票,高遠基金無論怎么折騰都沒有。就是決策的時候有點麻煩。
  “不是和我們有過節。是和陸景有過節。”董坤城哈哈一笑,把陸景和高家的恩怨給鄧仲與簡略的說了說。
  “難怪呢。”鄧仲與恍然的說道。“那我們的任務還真不輕。搞不好高遠基金已經和三星取得聯系了。”
  董坤城老辣的道:“我想三星和高遠基金已經混在一起了。白電市場中蘇蘭電器和松下、西門子、三星競爭的很激烈。三星有理由去拖蘇蘭電器的后腿。高俊遠花費40億港幣就為了惡心一下我們這不太可能。”
  鄧仲與沉吟了一會,道:“董總。蘇蘭電器上市之初就已經制定了毒丸計劃,現在條件已經觸發,我們是不是增發優先股。”
  董坤城笑了笑,“高遠基金的目的是參與到蘇蘭電器的日常事務中來。不是收購蘇蘭電器。增發股份的事情先不急。這件事其實是一個讓我們進一步加強對蘇蘭電器控制的機會…”
  聽完董坤城的話,鄧仲與信服的道:“董總不愧是老江湖。”
  董坤城笑著擺擺手,道:“這件事你還需要和金山市政府溝通一下。我會去和陸景、葉小姐商量具體的事宜。”
  鄧仲與道:“我明天就去金山。呵呵,現在我很是期待欣賞欣賞高俊遠的表情。”
  蘭桂坊酒吧是香港出了名的夜店場所,主要的客人是白領、游客等人群。“天下第三”酒吧便是蘭桂坊酒吧中的佼佼者。到2002年9月,香港的經濟已經從亞洲金融危機中緩慢的恢復。“天下第三”酒吧最近幾個月每晚爆滿。
  “泡吧其實講究的是氣氛,并不在于多么奢華的地方。當然,酒的味道要純正。”天下第三酒吧里,高逸大聲對羅映浩說道。
  不得不大聲。酒吧的dj玩的很嗨,音樂聲很大。他代表他三叔招待這個棒子。剛剛請他吃過韓國菜。
  羅映浩笑著拿起啤酒瓶和高逸碰了碰,用語調怪異的普通話道:“你這個說法我贊同。這里氛圍很好。”
  一邊喝著酒,一邊說著話。兩人的關系慢慢的熟絡。高逸將幾名湊過來搭訕打扮得性-感的女子打發走,笑呵呵的道:“羅助理。我三叔還在繼續收購蘇蘭電器的股份,用不了幾天大概蘇蘭電器就會易主了。”
  羅映浩知道的情報比高逸多的多。微笑道:“沒那么容易。蘇蘭電器董事會的人也在收購蘇蘭電器的股票。他們已經持有超過蘇蘭電器50%的股份。”
  高逸愣了愣,隨即笑呵呵的道:“羅助理胸有成竹,應該是有辦法了。”
  羅映浩被高逸這記小馬屁拍的很舒服,笑哈哈的透漏了一點消息,“我們是希望高總能夠進入蘇蘭電器的董事會。這個目標肯定能達成,但是,和華公司肯定不愿意。哦,你看過蘇蘭電器的董事會章程沒有?”
  高逸心里暗罵一句,他尼瑪到香港來度假的。沒事看蘇蘭電器的董事會章程干什么。但他不想在羅映浩面前丟臉,笑著道:“恩,看過。”
  羅映浩嘴角揚起一絲自得的笑容,道:“蘇蘭電器肯定會發行大量的優先股來稀釋高總的股份。嘿嘿…”
  說到這兒他便住口了。所謂優先股是毒丸計劃中的一部分。蘇蘭電器的董事會章程里面對優先股的規定是,在遭遇到而已收購時,除惡意收購者之外的股東可以使用半價購入公司的優先股。
  優先股可以等同轉為公司的普通股票。這會加大惡意收購者收購公司的難度。但是,發行優先股也是需要成本的。并且,新股大量充斥在市場中會使得股票價格應聲下跌。
  想要通過新股發行來稀釋高遠基金所占有的股份比例未必奏效。高遠基金會繼續調動資金趁機吸籌。
  高遠基金、三星所能調動的資金量遠遠大于和華。這是以勢壓人。這一次可不僅僅是三星在窺覷,據他了解三井財團的長井靜香也在關注。她倒是說不定也會出手。
  如果博弈的過程中。和華的負責人腦子犯傻,使得所持有的股票少于50%,嘿嘿,那樂子就大了。
  三星內部的戰略部門評估過。花費20億美元收購蘇蘭電器奪取其控制權也是值得的。未來中國的家電市場絕對不止20億美元。
  高逸自是不知道羅映浩心里想什么,干笑著附和了兩聲。接著邀請羅映浩喝酒。
  周三上午股市剛剛開盤,蘇蘭電器便發布公告。大股東葉妍作為將會以每股10港元的價格向蘇蘭電器董事會出售其名下1億股蘇蘭電器的股票。
  這顯然是蘇蘭電器在應對高遠基金的惡意收購。蘇蘭電器向葉妍支付80億港元的股票費用,將會使得蘇蘭電器現金流吃緊。財務狀況極其惡化。
  這個消息讓蘇蘭電器的股票應聲下跌20%,由昨日收盤的每股5.84港元跌至每股4.67港元。
  下午的時候。香港電視臺的股評專家們紛紛發表評論。認為這是兩敗俱傷的做法。高遠基金就算能夠蘇蘭電器也將會面臨一個爛攤子。
  高遠基金的總部大樓里,言曉之手拿著一疊資料,穿著高跟鞋輕扭著進了高俊遠的辦公室。
  “高總,這是你要的資料。”言曉之將資料放在高俊遠的辦公桌上。
  高俊遠看了一會資料,冷笑道:“這樣就想嚇退我嗎?曉之,命令投資部門跟進吸籌。”
  蘇蘭電器應對他進入蘇蘭電器董事會的第一招就是使得蘇蘭電器財務惡化。
  但是,這種應對手法未免太差勁了。他的目標是拖住蘇蘭電器,使其在于三星競爭中處于下風。蘇蘭電器財務惡化,損失的是他們自己。更何況現在蘇蘭電器的股票價格下降,他正好再吸一部分籌碼。
  言曉之答應道:“好的,高總。”說著,猶豫了一會,說道:“高總,我們已經投入了40億港元了。”
  高俊遠信心十足的微笑道:“我知道。曉之,我們的損失會由三星幫我們在其他地方補回來。”
  言曉之想了想,沒說什么,走了出去。她心里卻是擔憂三星到底能給公司多少補助呢?這已經是投入近5億美元了。一旦虧損,后果很嚴重。
  高俊遠起身走到窗戶邊,從高樓上俯視著香港:毛頭小伙子,我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是資本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