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940 浴室交心

黃容川居住在香港山頂的黃家老宅,是他父親傳下來的產業。三層樓高,占地二畝,裝修的富麗堂皇,用來舉辦一個小型的聚會極為便利。
  香檳色的保時捷卡宴在十三的駕駛下沿著太平道緩緩的停在黃家老宅門外。
  黃容川得到兒子的通報,笑著迎了出來,道:“陸景,可算等你來了。聽小飛說前兩天你不在香港?”說著,邀請陸景進入華麗的別墅中。
  陸景跟著黃容川往別墅里走,微笑道:“回了一趟京城,還去了一趟賓州。”他和黃利飛在賓州見了一面。渝賓高速的事情還沒有定論,黃利飛一直在渝都爭取參與到這個基建項目中。
  黃容川點了點頭,笑道:“小飛進取心很強。我老咯。”黃家下一代就看黃利飛的了。他現在對經營實業沒什么興趣,偶爾做點金融投資撈外快。
  黃容川的別墅里已經來了不少賓客。黃容川得意的給陸景介紹了幾個看起來頗有分量的人物,然后拉著陸景到了客廳左角的沙發處,介紹一位長相英俊的中年男子,“這位是信業銀行的董事劉博遠。我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劉董,這是和華公司核心成員陸景。”
  劉博遠微笑著和陸景握手,客氣的寒暄了幾句,大有深意的道:“陸先生英姿勃發,少年有為。”
  劉博遠的話是好話,但是聽著很怪異。陸景笑了笑,道:“劉董過譽了。”他自然沒忘記曾經“欺負”劉博遠兒子劉和順的事情,兩人的恩怨就是那個時候結下的。
  劉博遠點了陸景一句。含而不露,轉頭問黃容川。“高遠基金的高總還沒來?”
  黃容川道:“高總大概還有一會。”
  正說著話,高遠基金的董事長兼總經理高俊遠帶著他那位骨感的美艷女秘書昌曉之一起走進來。
  別看昌曉之長得骨感。該大的地位一點都不含糊。一襲銀白色的抹胸長裙將她裹的前凸后翹,顯得十分性-感。
  劉博遠微笑著對陸景道:“陸先生,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和高總聊聊。”
  陸景笑了笑,“我會的。”
  黃容川知道陸景和高俊遠不對付,賠笑著和陸景說一聲,招呼高俊遠去了。
  陸景也沒有興趣和劉博遠這位香港金融界中的重量級人物多聊,和宋雨綺一起在客廳左側餐廳的自助餐臺取了一點食物,在餐桌處邊吃邊聊。
  宋雨綺穿著一套靚麗的藏青色職業套裝,她身材高挑。凸凹有致,穿得十分有辦公室女郎的韻味。
  “看什么啊?中午沒看夠啊?”宋雨綺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嘴角露出一個妖嬈的笑容。
  陸景小聲笑道,“我在想你穿上一條肉色的絲襪肯定很迷-人。”
  宋雨綺笑罵了陸景幾句,心里卻是想著晚上要不要真穿上絲襪給他看。說笑了一會,宋雨綺忽而想起一件事,道:“哦,陸景,蘇子今年年底結婚。她喜歡過你。”
  陸景愕然的愣一下。嘴里的牛奶還沒下咽,立即咳嗽起來。拿紙巾擦過嘴,陸景順過氣之后苦笑道:“雨綺,我說。下次你說這種事的時候能不能別在我吃飯的時候說。”
  宋雨綺嬌媚的掩嘴而笑。她知道陸景對蘇子沒那個意思。
  “陸先生看起來很輕松啊,還有心情打情罵俏。”一個譏誚的女子聲音在陸景兩人身旁響起。
  陸景扭頭一看,發現竟是三井財團的長井靜香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過來。正一臉諷刺的笑容。
  宋雨綺微微蹙眉。她雖然是陸景的女人,但是長井靜香的話帶著明顯的諷刺。她心里很是不滿。這個女人穿著典雅性-感的黑色套裙,過膝裙擺下露出誘人的肉絲襪美腿。漂亮是漂亮。但是說話太煞風景。
  陸景淡淡的道:“長井小姐有什么話就直說。”
  長井靜香優雅的拿著餐盤,冷笑道:“我只是來看看你的囧態而已。你難道沒發現蘇蘭電器的股票最近有些異常嗎?”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原來是這件事,恐怕要讓長井小姐失望了。”
  長井靜香詭異的一笑,拿著餐盤離開。臨走前丟下一句話,“那也未必。”
  看著長井靜香優美的離開的身姿,陸景臉色微沉。連續兩個人都這么說,他開始反思蘇蘭電器的應對策略,琢磨了一會,道:“雨綺,你覺得高遠基金在耍什么手段?”
  宋雨綺也有些迷茫,道:“我么你吃完飯和高俊遠聊一聊應該就能知道了。”
  陸景點點頭。但是,他不能主動找高俊遠談,那樣得不到什么有價值的情報。
  高俊遠不緊不慢的和六名今天來參加沙龍的客人在沙發處聊著。高遠基金擁有10億美元的規模,在香港的投資領域很有名氣。這時,昌曉之輕扭翹臀走到高俊遠身邊,俯身耳語道:“高總,陸景已經看了三次手表,他好像準備離開了。”
  高俊遠點點頭,站起來對正在聊天的幾人道:“各位,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
  眾人都客氣的笑道:“高總,你先忙,不要緊。”
  高俊遠笑著拿起酒杯,跟著昌曉之穿過別墅客廳走到陸景面前,虛偽的笑道:“陸先生,好久不見了!”
  陸景之前和高俊遠在一次聚會上見過,微笑著說著沒營養的廢話,“恩,有段時間了。高總風采依舊,可喜可賀啊。”
  高俊遠也難得和陸景饒彎子,輕輕的笑道:“陸先生,大概下周我們就會成為合作伙伴了。我已經收購了蘇蘭電器32%的股份,我準備下周一向香港證監會報備,同時要求進入蘇蘭電器的董事會。”
  陸景心里有數。微微一笑,道:“高總想要謀奪蘇蘭電器的控制權怕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持有蘇蘭電器51.2%的股份。”
  高俊遠卻是笑著搖頭。否認道:“不,不。我并想要蘇蘭電器的控制權。我只是對蘇蘭電器的高回報很感興趣。不過,我覺得蘇蘭電器的發展戰略有點問題,我會在董事會上提出意見。”
  陸景有點摸不準高俊遠的意圖,臉上的笑容淡去,暗諷道:“那我等待高總的提議通過。”說著,和宋雨綺一起離開。
  看著陸景兩人走出別墅的們,高俊遠冷冷一笑,心里不屑的道:“小兒怎么能知道我的想法。我只是要拖延蘇蘭電器的發展步伐,免得蘇蘭電器和三星競爭白電市場。”
  …
  陸景對高俊遠的想法看不透。連夜和董坤城、莫心藍、鄧仲與、楊星長商議之后。做出暫時繼續收購股市上蘇蘭電器股票的決定。
  周一上午,香港股市開盤之后,股民發現蘇蘭電器的股票一路上揚,很明顯有資金在托底。
  緊接著,高遠基金宣布持有蘇蘭電器32%的股份,正式成為蘇蘭電器的第一大股東(陸景、葉妍、莫心藍等人的持股都是分散的)。高遠基金給蘇蘭電器的董事會秘書辦公室發了信函,要求在近期重組董事會。
  9月24日,蘇蘭電器發布通告,宣稱高遠基金惡意收購蘇蘭電器。蘇蘭電器的董事會不認可高遠基金進入蘇蘭電器的管理層。
  高遠基金的總部大樓里,高俊遠看著辦公室里液晶電視上的股評新聞,曬笑道:“你說不認可就不認可了嗎?”
  從襄水趕來香港的高逸此時正坐在高俊遠的辦公室的沙發上,恭維道:“三叔。你這次動作太漂亮了,我看蘇蘭電器已經沒有辦法拒絕你進入蘇蘭電器的董事會。”
  高俊遠微笑著拿遙控器按了靜音,道:“辦法很多。就看他們怎么用。”
  ….
  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
  長井靜香泡了一杯清茶坐在辦公室里看著申請貸款的材料,神情十分愉悅。這讓本來美麗異常的她顯得更加嬌媚可人。
  “真是讓人期待啊,要是蘇蘭電器采取增發股份的方式那就有意思了。三井也可以橫插一手。蘇蘭電器是和華公司的成員企業。拖垮它對三井十分有利。”
  長井靜香抿了一口茶,嬌美的笑起來,宛若美人蛇。
  …
  “真是可惡,竟然打著這個算盤。你們看看。”陸景將手里秘書組匯總的分析放在小圓桌上。陸景約了董坤城、莫心藍、鄧仲與下午在香格里拉酒店喝下午茶。
  五天的時間已經足以讓景華的情報部門收集到相關的資料。而景華那邊的秘書組已經將高遠基金可能的動態做了分析。最大的可能是高遠基金進入蘇蘭電器的董事會和和華唱反調。這將會極大的影響到蘇蘭電器決策效率。
  一個在董事會的大股東,花費時間肯定能找在蘇蘭電器內部找到高管代言人。
  這個時候真是蘇蘭電器和三星爭奪國內家電市場的關鍵是時候。如果蘇蘭電器內訌,很容易被三星搶占上風。
  陸景說可惡,就是覺得這種競爭的手法實在太惡心。
  鄧仲與從黃海飛來香港,這時,拿起a4的紙看了看,道:“景少,我對蘇蘭電器的管理層有信心。只要董事會繼續否決高遠基金的任何提議、人事任命就可以。”
  見陸景臉色不爽,莫心藍勸道:“發展慢一點就慢一點,上市公司就是這么個樣子。”
  董坤城笑呵呵的道:“陸景,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吧。你專心處理消費電子的事情。”
  陸景想了想,道:“那拜托董叔叔了。”以董坤城綿里藏針的性格,這種消耗心神的爭斗由他主持應該不會落了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