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938 議事制度

陸景并不知道蘇蘭電器股權背后所隱藏的事情。第二天,他和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等人商議過之后,確立和華公司二級議事制度。
  允許資本規模達到80億的企業列席會議,允許關鍵性領域的企業列席會議。這只是入門的門檻,最終由議事會議投票表決那些企業可以列席。
  列席會議的成員有議事的權力,但是沒有表決權。
  陸景的志向是建立一家世界一流的財團,甚至是超一流的財團。那么建立一套類似于管理帝國般的決策機構便是當務之急。事實上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參考了日系財團的決策機構。
  很多人都知道三井財團的經理級別會議——二木會,事實上,三井財團內部在職業經理人和財團家族之間還有一級議事機構,用于協調職業經理人和家族決策者之間的關系。
  這里說明一點,日系財團內部一般都是分為幾支,家族決策者并非一人。以三井財團為例,三井早期一共十三支,到現代就演變成了九支。當然,也并非每一支都能擁有話語權,這要看實力、權謀。
  言歸正傳。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實際上是將這兩個議事機構合并成為一個,因為目前在和華公司內部而言,股東同時也是所在企業的經理人。
  當然,到三十年、四十年之后,和華公司的制度或許還會再變化——必須要將不優秀的股東繼承人對和華財團不利的影響減到最低。當然,這個問題,在陸景活著的時候大概不會顯露。因為陸景擁有和華財團的控制權。
  和華的議事會議同時通過了陸景對和華資源傾斜的意見。就是其中力量發展消費電子、鋼鐵、汽車。
  消費電子的發展方向主要由景華公司承擔,由建業市商行提供資金。鋼鐵行業由龍盛國際、創永國際為主。澳洲的鐵礦石開采則加快速度。和華予以適度的資源傾斜。汽車方面,則需要和華公司大力扶持。
  這三個大的方面涉及的行業、公司零零總總。十分繁復。陸景、董坤城、莫心藍、陳創和、陳旭江、陳笑、周復生、占正方、楊玉立、何夢瑤、吳璇、章文君、鄧仲與、許雪、杜衛成、宋雨綺、蘇曉玉、姬紅俊等人連續開了三天的會,千頭萬緒才算是一個開頭。
  從世運大廈的會議室里散會出來,占哥兒遞了一支煙給陸景,笑道:“其實,我倒是有個建議,要打破各家公司的用人制度,可以相互平調高級管理人員。景華內部好像已經在實施了吧?”
  他也是煙癮大的人,無奈和華公司里面幾位重量級人物都不抽煙,莫心藍、陳笑、何夢瑤干脆是女同志。陸景在這方面一向很注意。結果開了三天會,他憋得慌。
  陸景接了占哥兒的煙,指著正在和陳笑走在一起聊天的章文君道:“章文君擔任白云酒業的總經理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我回頭和董坤城、心藍談一談。”
  占哥兒笑著點頭,“恩。”說著話,一起到電梯口下樓或者上樓。占哥兒突然擠眉弄眼的拍拍陸景的肩膀。他當然認識建業市商行董事長徐懷觀的女兒。
  要不是徐懷觀有急事回了建業,姬紅俊也不可能在這里代表建業市商行開會。陸景在賓州遇險的時候,他給陸景打過電話,知道徐詠碧和陸景在一輛車內。
  陸景這時才發現徐詠碧不知道什么時候等在一間小會議室里,她正全神貫注的看著門口的過道。
  陸景昨天和衛婉儀一起請占哥兒吃過飯。這時有些撓頭又有些火熱的道:“占哥兒,你先走,我和朋友聊幾句。”
  占哥兒一副我懂的神情離開。
  陸景進了休息室,順手關上門。“詠碧,你怎么來了。等了一會吧?”在離開賓州的前夜他和徐詠碧關系突破,這好幾天沒見她。要說不想念是假的。
  “我不能來嗎?我給小靈打過電話,她知道你會議結束的時間。”徐詠碧燦然笑著站起來。手里拿著一杯奶茶,遞給陸景。“給。趁熱喝吧。”
  徐詠碧身材略顯嬌小,穿著一襲白衫長裙,文藝靈動,美麗迷-人。
  “好。”陸景接過奶茶,將徐詠碧攬到懷里,淡淡的清香順著她的發絲傳來。
  有時候動作勝過語言。陸景這個動作將他心底的思念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徐詠碧靠在陸景的懷里,不禁想起那晚在他的愛-撫肆意嬌吟的情形。
  陸景打開奶茶就著吸管喝了一口,然后將奶茶吸管放在徐詠碧嫣紅的嘴唇邊。
  徐詠碧嫵媚的看了陸景一眼,清麗的俏臉上飛起一縷紅霞。這不是間接的接吻嗎?她輕輕的含住吸管,和陸景分享這杯情意綿綿的奶茶。
  “陸景,我明天就回建業。”徐詠碧輕聲說道,語氣里有著不舍和留戀。她特意來和陸景說一聲。其實,那天去紫云山腳下遇險還不是因為她希望和陸景呆在一起,畫畫什么的都是理由罷了。
  陸景再也忍不住,用力的抱著徐詠碧,低頭熱吻。十幾分鐘之后,兩人才從離別的情緒中稍稍出來。陸景希望心愛的女人能跟在他身邊,但是他知道那不可能。
  陸景輕嘆一口氣,惆悵的道:“我還要在香港呆幾天。然后回京城,可能還會再去賓州一趟,大概會在十一之后去建業。詠碧,你在江州等我還是在建業等我。”
  景華的手機業務有周復生、楊顯、程建楓等人主持不用他操心。蘇蘭電器的一切正常。布局消費電子第一步便是去建業收購一家電腦代工企業,讓景華涉足個人電腦業務。
  徐詠碧漆黑的眼眸媚媚的看著陸景,嘴角揚起一縷輕笑。道:“我等你干什么啊?那么多女人陪著你,你還不滿意啊?”
  陸景苦笑道:“今天和華的會議已經開完。大家也都要準備離開香港了。”陳笑要回柏斯,吳璇、宋雨綺、何夢瑤要回江州。
  “哦---”徐詠碧拖長語調。掩嘴笑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和陸景在一起會特別開心,她甚至不愿意去想其他的事情。衛婉儀在香港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而且,她父親對她滯留香港有些不滿。
  陸景將喝完的奶茶杯子放在桌子上,擁著徐詠碧到窗前,兩人俯視著樓下香港的高樓大廈風景。陸景低頭吻著徐詠碧,在她耳邊呼著熱氣道:“碧兒,你真不知道等我干什么?”
  徐詠碧被他一句碧兒叫的心酥身軟。她當然知道陸景的等他是什么意思。陸景想要她。
  徐詠碧猶豫著,突然身后掐了陸景大腿一把,她感覺到陸景的變化,“休息室呢,你別亂來啊。
  陸景苦笑,小聲道:“碧兒,我這是正常反應。”懷里抱著徐詠碧這樣一個美人,他沒反應那才叫奇怪了,倒不是他那個上腦想在這里和徐詠碧歡好。
  徐詠碧笑著嗔了陸景一眼。甜蜜蜜的道:“壞蛋。”
  …
  陸景晚上和婉儀、趙清芷約了一起吃晚飯,他本來打算帶徐詠碧一起。但是徐詠碧笑著拒絕。
  半島酒店的餐廳里,陸景已經將整個felix餐廳提前包了下來。趙清芷嘰嘰喳喳的講著她騎馬的事情,讓餐桌上的氣氛十分熱鬧。
  衛婉儀輕抿著紅酒。不時溫婉的和說幾句話引領餐桌上的話題。
  董冰笑著搖搖頭,衛婉儀這風范真是絕了,比她還要顯得大家閨秀。典型的豪門淑女范。
  陸景微微一笑,在桌子下面輕輕的握住衛婉儀的手。他知道衛婉儀其實不太喜歡裝成這個樣子。
  衛婉儀笑著嗔了陸景一眼。卻是由著他握住她的手。
  董冰笑容明麗的說道:“陸景,你猜我們今天下午碰到誰了?”
  陸景根本就不理董冰賣的關子。直接問正抿嘴而笑的丁靈,“小靈,碰到誰啊?”
  丁靈甜美的笑道:“四中的另外一位校花,楊晚婷。她在一家電子商務公司里面做事。”
  “這么巧?”陸景愣了愣,沒想到時隔多年,居然聽到楊晚婷的消息,若有所感的喝了一口酒。
  衛婉儀輕輕的一笑。她一看陸景的樣子就知道有故事。
  董晚瑤好奇的笑問道:“哥,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趙清芷也立即豎起耳朵看了過來,絲毫不掩飾她的八卦之意。
  陸景就笑,“不用都這樣吧。想起有點丟臉的往事。小靈和董冰都知道。”他在高二的時候給楊晚婷寫過一封情書,那是他平生寫的第一封情書,也是最后一封情書。
  董冰見大家都很好奇,毫不客氣的揭陸景的老底,說道:“陸景給我們楊校花寫過一封情書,被楊晚婷的好友上門問罪的時候,他說是隨便寫著玩,鍛煉文筆,不要當真。”
  “…”一群女孩子先是一愣,繼而接著哄笑起來。
  衛婉儀溫婉的淺笑,這還真是陸景的風格呢。他追唐雨瑤被她發現的時候,就是這個賴皮忽悠的風格。
  一頓飯吃下來,陸景都快被董冰爆料爆得黑歷史全透光,除了他幫丁靈打架那一段沒說以外,他在高一、高二的糗事都給董冰都出來。陸景都不知道董冰這小妞對他哪來那么大的“仇”。
  吃過晚飯,董冰開車載丁靈去她那里休息。趙清芷和董晚瑤坐了后面一輛車,跟著陸景的車一起回香港山頂的別墅。衛婉儀上車之后再也繃不出,撲到陸景懷里大笑。
  “好了,婉儀,看我出糗也不用這么開心吧。”陸景無語的摸摸嬌妻的秀發。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黃利飛的大伯黃容川打來的。陸景迷惑的接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