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3 反擊

王明虎推開書房的窗戶,悶熱的氣息從紗窗里透進來,讓他有股躁動。最近氣氛越來越凝重了。侄兒王燦剛剛離開,他希望自己查處新虹百貨。新虹百貨有問題,他當然知道,但是新虹百貨背后的勢力不是那么好惹的。
  王明虎嘆了口氣,走到書桌邊上,拿起電話打給大哥。
  “哥。小燦希望我能查一查新虹百貨。”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新虹百貨后面站著劉家和白家。陸家和劉家的事情,我們到底要不要攙和?”
  電話里面的聲音很厚實,聽著讓人心寬,“明虎,這個漩渦我們避得開嗎?我們的實力根本就無法明哲保身,站隊是必然的。我要去遼東的消息,你知道了吧?”
  王明虎苦笑了一聲,“聽爸說了。唉!現在這個形勢,對陸家很不利啊。”
  王書記在電話里笑道:“明虎,有些事情要看長遠。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好。老領導和陸老一向關系極佳。我們已經自然站隊了。放心吧,陸家的船,沒有那么容易沉的。有些人太天真了。”
  “那好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恩,要給出明確的信號。三心二意,咱們是走不遠的。”
  王明虎掛了電話,默默的抽著煙。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自己已然沖到了第一線,不知道自己這個常務副局長的位置還能不能坐住了。
  風雨如晦啊。過河卒子難回頭。
  …
  晨曦從樹梢里透過,別墅區的道路寧靜而靜謐,楊樹林里有山鳥清啼,讓山林顯得愈發的清幽。
  莫心藍開著自己天藍色的保時捷,在蜿蜒的路中行駛著,清新的空氣從車窗外飄進來,帶著山林早晨特有的草木味道。
  開了約有半個小時,才拐到了京城市的紫竹大道上。時間是上午八點二十分。她按了一下響個不停的手機,不緊不慢的說道:“文輝,什么事?”
  莫文輝在電話里說道:“心藍,市工商局的人剛才來找我,他們說我涉嫌商業賄賂,要我交代問題。還威脅要帶我回工商局里調查。中衡的電話打不通。這是怎么回事?”
  莫心藍促起峨眉道:“中衡哥的電話打不通?好的,我知道了,你放下手上的工作配合工商局的調查吧。我會和相關的人溝通的。”
  “好吧!我這邊沒問題,就是嗅著味道有些不對。”
  莫心藍放下電話,她心里不安的感覺越發濃厚起來,想了想,把車停在路邊,連續打了幾個電話讓人幫忙問問工商局為什么突然查莫文輝。
  把電話放在車臺上,莫心藍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自語道:“希望不要是陸家的反擊。”
  …
  上午十點半左右,莫中衡哼著輕快的歌謠從世紀新城里面出來,手里拿著車鑰匙在食指上轉著圈。積累了一周的想法都在小厲白嫩嬌小的身子里釋放出來,讓他心情大暢。特別是看到小厲那粉嫩的身子在到達極致之后,碰一下就是一陣顫栗,讓他充滿了征服感。
  剛坐進黑色的普桑里面,手機響起來。
  “莫中衡,你膽子不小,上班時間找不到人?我現在命令你半個小時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否則后果自負。”
  “啪”的一聲電話掛了。
  莫中衡愣了一下,手機還放在耳邊。過一會反應過來,把手機丟在副駕駛座上。
  “靠,你就給勞資囂張吧”他一拳狠狠的捶在車前,心里一口氣憋得慌。人事局局長胡安憑什么把他訓得像孫子一樣,他胡安算老幾。
  “遲早要把你搞下去,不要以為有個市委常委護著你就了不起。瑪德。”
  莫中衡不爽的發動汽車,往人事局而去。昨天折騰得太歡,剛才出門才發現忘記了給手機換電池。竟然倒霉到正好胡安那鳥人找自己。真是晦氣!
  抱怨歸抱怨,不爽的心思還得壓下去,官大一級壓死人。莫中衡進了辦公室后第一件事還是去見胡局長。
  推開辦公室的門,胡局長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莫中衡,伸手介紹道:“這位是紀委二處的張處長。你們談。”
  他年齡要到了明年肯定要退下來,平常莫中衡就對他不算恭敬,背后說他的怪話,他對莫中衡意見不小。但是紀委部門突然把手伸到他的地盤上,他同樣很反感。這樣的動作會影響他在人事局里面的威信。
  所以他的語氣很生硬。一副你們自己解決問題的架勢。
  張處長大約四十多歲,笑得很和藹,從沙發上站起來:“莫局長,你好。我是二處的張勝利,有件案子涉及到你,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說著,他打了一個手勢。早就站起來的兩個科員,隱隱的往門邊站住,堵住了莫中衡的后路。
  莫中衡倒是沒什么擔心,他一不送錢跑官,二不收禮提拔,不怕紀委,當下也很硬氣的道:“好。我行的正,坐的直,跟你去喝杯茶也沒什么。”
  張處長笑了笑,“莫局長肯配合是再好不過了。請吧!”
  胡局長看著四人出了辦公室,鼻子里冷哼了一聲,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笑容滿面的說道:“許秘書,我想給林市長匯報近期人事局的工作。哦,好,好的,我下午過去。”
  …
  按照多年養成的習慣,莫心藍會在下午的時候睡一會,這對她的皮膚很有好處。但是今天她卻是難以入睡,索性就坐在了地板上,慢慢的思考問題。
  各方面反饋回來的消息很糟糕。
  馬晴推開莫心藍居室的門,就見莫心藍仍舊是一動不動的用手肘撐著香腮坐在客廳低矮的茶幾邊上。和半個小時前的姿勢一模一樣。鴉色的秀發披在她圓潤的肩頭,杏色的連衣裙襯得她膚如凝脂,名媛氣質盡顯。
  空曠的客廳里,木色地板上坐著這樣一位絕色美人兒,就仿佛一支空谷幽蘭,悄然綻放。她峨眉緊鎖,秀美的臉龐帶著淡淡的憂愁,讓人心生憐愛之情。
  馬晴縱使是身為女人,也禁不住心里泛起波瀾,在門口輕聲提醒道。“心藍姐,還有十分鐘就到了和衛公子約定的時間了。”
  莫心藍看向門口,見是自己的助手馬晴,淡淡的道:“我知道了。”揉了揉有些發酸的腿,輕巧的站了起來。
  莫文輝被市工商局調查,莫中衡被市紀委請去喝茶都是陸家相關人馬的手腳。
  她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這是陸家的反擊。
  市工商局似乎掌握了什么線索,正在調查莫文輝。而莫中衡干脆上午進了紀委喝茶到現在還沒有出來。他那晚口口聲聲說陸家沒有余力反擊,不想第一個就是把他自己搭進去了。
  她想和衛東陽談一談。她這個京城第一美女,有一半的名頭是衛東陽給她捧起來的。
  一個小時后,莫心藍回到了自己的居室。進門前還是巧笑倩兮的樣子,進門之后她臉上的笑容就慢慢的斂去。
  她脫了鞋子,光腳踩在微涼的木板上。她走到陽臺上,看著遠處的綿延起伏的山嵐,微微的嘆了口氣。
  剛才她已經和衛東陽談過了,衛東陽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參與進來。這讓她平時引以為傲的關系網瞬間崩潰了半邊。
  有必要通知叔叔和父親了。新虹百貨有白家和董家的股份,這兩個合作伙伴也要通知到,或許能成為助力。
  山風吹過來,帶著夏日的清涼,莫心藍的發絲被吹亂,她單手斜舉起來,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工商局調查莫文輝的事情倒是好說,只要施加壓力,他們自然會停下來。但是莫中衡那里…
  莫心藍知道他除了有養情人外,并沒有貪污腐敗的行為,應該不會出大問題。市紀委的人是拿雞毛當令箭,要盡快把莫中衡撈出來才行。
  衛東陽拒絕幫忙讓她心里有些難受,別看這些公子哥平常捧人時花樣百出,甜言蜜語,出手闊綽,千金博一笑。但是到關鍵時候卻棄之如敝屣。
  不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們衛家和陸家走得比較近。
  莫家手上的政治牌不只這一副,此前和劉家建立的良好關系是時候用上了。
  …
  晚佳大廈在京城市的湖東區商業中心虹佳商圈偏東北角的位置。十分顯眼,它是一棟出租給各家公司的寫字樓,與名虹大廈一起是虹佳商圈的標準性建筑。
  下午的太陽讓高樓大廈間有著長長的陰影,不過空氣依舊悶熱,由于是上班時間,人流量不大。
  第一名英語就在晚佳大廈里面租了一間辦公室辦公。八月八號開課時,張漓曾打電話要陸景過來看看,陸景一直沒空過來。
  上午與馮逸風一起搞定信業銀行貸款的事情后,陸景下午約關寧出來閑逛。
  5樓502門外的報名處那兒有不少家長在詢問。陸景看著那十幾個家長圍著姜燕咨詢,會心的一笑。
  八月八號打電話時,張漓還在抱怨第一名英語只是收支平衡,根本沒有像陸景所說的那樣大有前途。第一名英語的第一期培訓班招生招了七十二名學生,分兩個班開課。
  而第一名英語的前期投入就有近二萬塊。將學生的學費收起來,差不多也就賬面持平。
  陸景給出來的對策是讓她繼續招生,十天開一期培訓班,二十天結束一個培訓班。然后與方老師商量高級班和低級班同時開課,或者交替開課。
  總之要把生源規模搞上去,流水線作業,這樣才能盈利。等到名氣打響了再提價。
  最近和張漓通話時,聽她說臨近第一期培訓班結束時,報名的人倒是越來越多。看來第一名英語的培訓班開始略有名氣了。
  低頭寫著聯系電話的姜燕,鼻尖上冒著細汗,嘴里說道:“好,好,我記下了,您放心,開課時間一定通知到您。”抬頭間,就發現陸景的同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容貌清麗絕倫的女孩站在不遠處看向這邊,她對旁邊的一個大學生說道:“小黃,辛苦一下,幫我頂一會兒。我有點事馬上回來。”
  “沒問題,姜姐!”小黃是一個長得高大的男生,臉有些黑,笑起來很開朗,露出幾顆白牙。他暑期在第一名英語實習,已經干了十幾天。他為人勤快,說話和氣,姜燕倒是挺喜歡指派他做事。
  姜燕穿著件藍色無袖背心裙,露出雪白水嫩的手臂,一副職場女性的打扮,未語先笑,很有些少婦的韻味。
  她走到陸景面前,笑哈哈的說道,“陸總,過來視察工作也不提前和我們說一聲啊。”說著,她對正在抿嘴笑著的關寧點點頭,心里贊了一句,“好出色的女孩。”
  陸景笑道:“正好閑逛到這里了,在這邊工作還順利吧?”
  姜燕正要說話,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拿出來看了一下,臉色變得有些嚴肅,“一會再聊。我接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