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45 奢華的婚禮

陸景委托黃利飛幫他在香港山頂重新買了一棟別墅,這次衛婉儀過來正好住在這里。本來按照計劃,他今天是要住在葉妍的別墅里。
  晚風習習,星光落在臥室的木質地板上,香港九月上旬的天氣和夏季沒什么兩樣。當然,住在香港山頂要涼爽一些。
  陸景和衛婉儀換了睡袍相擁在落地窗前看著遠處燈火璀璨的維多利亞港灣。兩人剛剛在浴室里盡致的做了一次。
  衛婉儀嬌軟的靠在陸景的胸膛上,清幽的道:“你在賓州出事我都快擔心死。陸景,下次不要把你自己放在那么危險的境地。”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衛婉儀粉色水仙花睡袍下的彈軟俏臀,苦笑道:“我真的只是打算做做爬山的樣子,哪里會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婉儀,其實聽到你這么關心我,我…”
  衛婉儀輕嗔著打斷陸景的話,“又不只是我一個人關心你。你別告訴我你和莫小姐、葉小姐是純粹的朋友關系呢。”她們兩個見到陸景的時候,那樣子可是關心的很。
  女人的心思真是摸不透,前一刻還關心著他,這會又突然吃起醋來。陸景笑著搖頭,抱緊嬌妻,祭出轉移話題**,“婉儀,這次來了香港,好好玩幾天再回去。小芷那丫頭明天到香港。”
  “你這幾天不是很忙嗎,我留在香港你也不能陪我。”衛婉儀好奇的問道,“呃…,小芷來香港干什么?”
  陸景把趙清芷暑假幫他作弊幫助明雪通過考試的事情說了一遍。他答應帶小丫頭來香港騎馬的。
  衛婉儀笑道:“作弊靠研究生的事你都做得出來啊?”
  陸景道:“沒辦法,明雪的底子太差。她不提前做準備,鐵定通不過趙教授的面試。”說著。略微頓了頓,“我讓小靈和董冰給你當向導。小靈是我的助理,她在香港生活了四年,對香港很熟。”
  這幾天陸景確實會很忙,要忙著和和華、景華的總經理們溝通。不會有太多的時間陪衛婉儀。陸景對丁靈很信任。沒有人會不喜歡宛若靈貓、性子柔柔、好似鄰家女孩的小靈。他相信婉儀會和丁靈相處的很愉快。至于董冰,想必會給他這個面子。
  衛婉儀輕輕的點了點頭,“好啊。”
  …
  …
  “現在知道頭疼了吧?”九龍半島的世運大廈的頂層陸景的辦公室里,陳笑笑吟吟的撫著陸景的臉說道。她從柏斯飛回香港參加陳創和女兒的婚禮,正好參加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
  今天上午的會議剛剛開開完。過一會就要吃午飯。她過來找陸景說話。說了幾句陸景在賓州遇險的事情后,想起昨晚陸景那狼狽樣子,她忍不住笑他。
  陳笑穿著白色的修身翻領t恤,黑色的方裙,印花的絲襪將她光潔的小腿勾勒的極為動人,標準的ol打扮。
  陸景笑著攬住陳笑的小蠻腰,“不用見面就取笑我吧。不想聽聽我在賓州的收獲?”
  陳笑女人味十足的撩了陸景一眼,嬌聲道:“你說啊,我聽著呢。”
  陸景微笑道:“最主要的收獲是賓州的汽車配件產業園和賓州大學里一個材料學的人才。我已經讓昆成汽車資助賓州大學成立實驗室進行材料研發。爭取將汽車配件國產化。”
  見陸景語氣興奮,陳笑仰著頭,輕笑道:“這些在郵件里都有提到,不是你這么興奮的理由吧?”
  陸景興致勃勃的拽了一句文。“知我者,笑笑也!”他也不理陳笑嬌媚的白眼,笑哈哈的道:“300億的汽車配件產業和汽車配件國產化都是未來的收益。現在卻是有一個很大的收益擺在面前。渝賓高速雖然還沒有通車,但是如果在賓州建立一個汽車配件基地。那么昆成汽車完全可以在渝都再成立一個分廠,將汽車賣到西部地區去。這樣一來。昆成汽車在明年至少可以再增加15萬倆的銷量,差不多就是120億的銷售額。這當然讓我心情大好。”
  這其實就是賓州汽車配件產業園所帶來的經濟輻射效應。只要昆成汽車在渝都建廠,配件通過賓州轉運過去,直接就有大量的收益進賬。
  陳笑算了一會,道:“那差不多有14億的稅前利潤。很不錯了。”
  陸景在陳笑精致的小臉親了一口,笑道:“是非常不錯好不好?昆成汽車去渝都投資建廠在開始一兩年里可以享受免稅的待遇啊。”
  陳笑好久都沒和陸景見面,這時候和陸景相擁,又被他親吻,一時間有些情難自已,踮起腳尖抱著陸景的脖子和他熱吻。好一會,才說微喘著氣說道:“那你和何夢瑤談過這件事沒有?”
  陸景笑著點頭,手掌毫不客氣的伸進她的裙子里隔著黑色的絲襪揉-捏著陳笑的小翹臀,“上午開會之前已經談過了。夢瑤還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白云飲料已經突破了20億的資產,準備繼續擴大規模。正準備邀請天辰娛樂的藝人代言。她問我的意見。”
  陳笑嫵媚的道:“那肯定是李逸落了。再也沒有比她更干凈的大眾形象了。”
  陸景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紫云山旅游項目那兒我能抽調的資金就是10億。我打算讓胡文洸自己籌備資金進行后續的發展,我的目標還是消費電子上。過段時間我準備去建業考察一下個人電腦業務。”
  陳笑嫵媚的大眼睛里這時已經滿是水漬,輕輕的恩了一聲。她的襯衣已經被陸景解開,乳白色的繡花蕾絲胸-罩被推到一邊,一雙尖尖的雪-乳抵在陸景胸膛上。
  陸景溫柔的吻著陳笑,將她的黑色方裙的拉鏈拉開,讓她俯身趴在辦公桌沿邊。黑色方裙緩緩褪下。露出印花黑色絲襪包裹的翹-臀、美-腿,性-感白色的三角褲若隱若現。手掌撫上去滑-膩無比…
  十幾分鐘后,正舒爽無比的陸景接到許雪的電話。“陸景,你今天中午在那里吃飯?我想和你談一談渝賓高速公路的事情。”
  陸景道:“行,我們中午在香格里拉酒店見面談。”
  許雪電話里卻是傳來葉靜雨的聲音,“我和雪姐就在香格里拉酒店里啊,你人呢?”
  陸景咬緊牙關道:“我過一會就來,你們先吃吧。”
  掛了電話之后,又過了一會,陸景在辦公椅上抱著滿臉紅暈,風情迷-人的陳笑溫存著。整理了一番之后,道:“笑笑,跟我一起去吃午飯?”
  陳笑溫柔的吻著陸景,搖搖頭,笑道:“我這樣子怎么見人呢。你自己去吧。我讓曉玉訂了餐。”
  陸景笑了笑,也不勉強,去和許雪見面商談渝賓高速公路的事情,看看她有什么想法。
  …
  …
  香格里拉酒店奢華的餐廳里,陸景見到了許雪和葉靜雨。許雪還是那個美艷凸凹有致的大美人。葉靜雨還是那個雪嫩迷-人的小美-女。
  許雪和葉靜雨早就點好菜,陸景坐下來寒暄幾句,吃著菜好笑的問道:“你們倆怎么又湊到一起去了?葉靜雨,你最近不是在準備科訊轉型的事情嗎?”。
  葉靜雨撇撇嘴。道:“科訊轉型做手機有什么難的。有現成的渠道難道還做不好。越信電子現在把聯科給吞掉了,我還是可以走聯科的銷售渠道的。哦,陸景。你什么意思啊?是不是肚子里笑我和雪姐是同性戀啊?”
  葉靜雨話說的氣勢洶洶,其實語氣嬌柔無比。因為。她說這話的時候沒有瞪著陸景,只是白了陸景一眼而已。倒是像小女孩撒嬌。
  陸景自然知道她不是撒嬌,只不過,他現在也有點習慣葉小魔女在他面前一副乖巧的模樣,笑道:“那可怎么這樣想。哦,許雪,你怎么想著給我說渝賓高速公路的事情?”
  許雪挽了挽秀發,笑說道:“這話說起來就長了,其實是黃利飛先找到我的。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給你打電話啊。他打算承接渝賓高速的基建,缺少資金準備找和華銀行融資。我手下的團隊詳細的分析過,投資高速公路雖然投資回報年限長了一些,但是確實一條很穩妥的投資渠道。我想問問你的意思。看看你最近有沒有需要調用大筆資金的地方。我聽說瑞豐旅游最近接了一個超級大的旅游項目,上午會后,楊總還給我、宋助理說起這件事,立豐地產準備介入和瑞豐旅游合作。”
  陸景就笑,“黃利飛倒是手腳麻利的很。我最近準備去一趟建業,或許會收購一家電腦代工企業,準備進軍個人電腦市場。到時候資金我通過建業市商業調動。你這邊看著辦吧。哦,你要預留一部分資金給景華微芯,晶圓廠的建設有可能會超出預算。”
  許雪笑著點了點頭,“行,我明白了。”
  說了一會話,許雪笑吟吟的問道:“哦,陸景,你上次答應請我和靜雨泡吧的事情還算數吧?”
  陸景笑著舉起酒杯和許雪、葉靜雨碰了碰,道:“當然算數,不過這兩天不行。婉儀在香港,我晚上需要陪著她到處轉轉。”
  葉靜雨撇撇嘴,一句話憋在喉嚨里沒說出來。陸景那些扯淡的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四姐現在可就在香港。
  陸景眼尖,看到葉靜雨古怪的表情,道:“葉靜雨,你有話就說吧,別憋出毛病來了。”
  葉靜雨有幾分急智,道:“我是想問問你最近景華的手機賣得怎么樣?機海戰術是不是應該由景華找個時間宣布結束啊?”
  許雪掩嘴咯咯嬌笑。她知道葉靜雨剛才覺得不是想說這件事,而是想要諷刺陸景假裝一副愛妻子的樣子。
  陸景擺手道:“按你這個說法,專門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不是專門打海外廠商的臉嗎?景華最近手機賣得還可以,但是不可能這樣去得罪人。”
  葉靜雨乖巧的點點頭,“哦,這樣啊。”一副清純少女的模樣,仿佛剛才那個盛氣凌人的主意不是她出的一樣。
  陸景哪里會被她的外表所迷惑,笑著搖頭。也不和她計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