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933 酒有問題

“嘩嘩---1
  泳池里的水聲不斷,陸景和曹嘉一起游了幾圈就放慢了速度,慢慢的在泳池中游著。陸景有些好奇的問身邊側不遠處動作優美的曹嘉,“你的泳姿很優美,是不是受過專業的訓練?”
  曹嘉抹了一把俏臉上的水,說道:“我初中的時候喜歡游泳,在游泳館里學了一段時間。你呢?”
  “我純粹是業務愛好,自己在水里混出來的。”陸景摸了摸鼻子。他那難看的游泳姿勢和曹嘉比起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好在泳池邊沒有觀眾。
  曹嘉哦了一聲,輕輕的笑了笑。
  陸景看得出來曹嘉的情緒不佳,笑道:“怎么,還為昨天晚上的流言苦惱?如果你不升職的話,患紅眼病的人恐怕也沒那么多。現在謠傳我們小曹同志要到什么官?”
  錢高陽開口說人才不能埋沒,賓州市里自然會有人運作曹嘉升職的事情。曹嘉在賓州市團委里面工作,升一級大概也是虛職崗位。
  曹嘉被陸景一個“小曹同志”說的展顏微笑,捋著她的馬尾辮,聲音清潤的道:“傳言說我要提副科。哦,陸先生,你其實比我大不了幾歲吧?”
  “副科?那也不錯。”陸景笑了笑,看著天際邊的朝陽,有些感嘆的道:“我今年24歲。”不知不覺回到這個世界里有六年的時間了。
  曹嘉微笑道:“哦,那你比我還小一歲啊。”
  “不會吧?”陸景不禁認真的打量曹嘉。她五官嬌美精致,宛如美玉。她不是那種肌-膚白-皙的女子,而是偏健康的膚色,看起來沒少在曬太陽。但是,以肉眼仍可以感覺到她肌-膚的嬌嫩細膩。
  陸景贊道:“我還以為你大學畢業沒多久呢?”心里也有些釋然,怪不得曹嘉在他面前表現得并非是像毫無閱歷的青澀學生,反而有些揮灑自如。
  曹嘉眨眨眼睛,笑道:“陸先生。謝謝。”陸景這話純屬夸她漂亮、年輕。當然,她是不相信陸景不知道她的年紀。
  只不過,陸景是真不知道曹嘉的年紀。何路遙本來也就比他早來賓州半個月,對曹嘉的事情自然不會了解的面面俱到。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才使得陸景此時的贊嘆顯得很真切。
  陸景微微一笑。也不去解釋,寬慰道:“人不招嫉是庸才。特別是官場這樣的大染缸里,會放大人身上的劣根性。有時候對別人怎么說的不要太在意。自己過得好才是重要的。”
  曹嘉沉吟了一會,默默的點點頭。陸景的身份、地位超然,當然可以這樣,可她畢竟還要在賓州生活下去,自然在意風評。不過,陸景這么說,她的心情卻是好了一些。
  陸景手拍著水,借力浮在水面。換了一個輕松的話題,問道:“曹嘉,你和詠碧兩個文學青年在一起談什么話題?我上次好像聽到你們談紅樓夢。”
  曹嘉道:“是啊。陸先生,你想要聽這個?噢…”
  曹嘉突然一聲驚呼,撲騰幾下。人就往下沉。陸景隔著她至少有一米的距離,反應過來去拉她的時候,水都沒過了她驚惶的臉龐。陸景是靠近泳池外沿,這里的水深度并不深,他橫跨兩步,很快就將曹嘉拉了過來。
  曹嘉慌亂中抓到一只強有力的臂膀,立即死死的抓著不放。這是所有溺水人的本能。接著。她的五感恢復,新鮮的空氣涌來。曹嘉立時吐掉嘴里的水,臉上驚惶的表情變成了痛苦的表情,“噢,疼,腳抽筋了。”
  “沒事了。上去我幫你壓一下腿。”陸景嘴里安慰著曹嘉。抱著她沿著泳池邊沿向入水的臺階處走去。
  “哦,好。嘶--。”曹嘉腳疼的厲害,峨眉蹙起來。等陸景走了兩步她還是發現了不對勁。她雙手雙腳用力的纏在陸景身上,而陸景此時雙手托著她的屁-股上不讓她滑下去。這樣子在泳池中走路,兩人受到刺-激可想而知。
  事實上。陸景已經被弄的火起。但是,曹嘉剛才抓著他的手死死的,又是腳抽筋,他扶著她的屁-股將她托出水面,兩人就保持這樣的姿勢。
  十幾步路,看起來不遠,但是曹嘉卻是渾身有痛苦與羞澀并重的感覺。她感覺到了陸景身-體的變化。薄薄的泳衣根本就無法阻止彼此的觸感。
  “呼--”陸景將曹嘉放到泳池邊的躺椅上,手從曹嘉那豐-盈的俏臀上放開時,心里竟不自覺的涌上一股不舍的感覺。陸景心里暗罵自己一句: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情想這個。
  問明曹嘉是左腳抽筋后,陸景一手壓住她的左腿膝蓋,一手握住凈白無骨的玉足用力壓著。
  “啊…”曹嘉忍不住驚呼一聲。
  陸景關心的問道:“弄痛你了。”
  曹嘉俏臉紅撲撲的,嬌羞的小聲道:“沒有,你繼續,有效果。”她的腳被陸景握住讓她心里涌起了別樣的感覺,似乎有酸酸麻麻的感覺仿佛如同絲絲的電流從那里傳來。但是,這怎么和陸景說。
  陸景壓了五六分鐘,眼睛卻不覺的欣賞著曹嘉的美-腿。鑒賞美女先看腿與足。一個女人的雅致與輕盈都體現纖纖小腿與凈白無骨的玉足上。曹嘉完全符合這樣的標準。小腿再向上,就是圓潤而修-長的凈白大-腿,修直性-感。
  陸景眼睛看的直勾勾的,差點都挪不開,要知道曹嘉身上現在可是就穿著一套性-感的白色比基尼泳衣。與詠碧那雙美腿相比,詠碧的腿顯得纖細精巧。而小靈修長的腿則是顯得豐腴。
  陸景由衷的贊道:“曹嘉,你的腿真漂亮。哦,好點沒?看看能不能走動。天氣有點涼,早點沖個澡換衣服免得感冒”
  曹嘉輕輕的恩了一聲。
  陸景這時才發現,曹嘉雙手捂著臉,眼睛閉著,眼睫毛微微的顫抖,臉頰緋紅如云。陸景有些發愣。以他的經驗,他自然明白曹嘉臉上的紅潮是什么。那是女人動情后的表現。靠。不會這么巧吧,她的敏-感點在腳上。那他占的便宜就大了去。問題是,他沒想干壞事啊。
  回味著剛才曹嘉那微露的小片翹臀上勾人魂魄的彈性,陸景鬼使神差的將曹嘉打橫抱起來往泳池和溫泉池這里配備的更衣室走去。那里有二十四小時的熱水浴室。
  走過大理石風格的長廊和大廳。右手邊則是豪華的私人更衣室。里面設有休息室,洗漱間、衛生間、浴室。陸景選擇的1號更衣室里是西式典雅風格的裝修,主格調是咖啡色。置身其中,奢華的配置讓人油然升起舒適的感覺。
  陸景抱著曹嘉進入浴室,開了熱水。舒緩的水流留在兩人身上。浴室里的呼吸聲有些重。一時間,兩人似乎都陷入在某種奇怪的情緒中。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會沖-動,女人看到出色的男人一樣會沖-動。陸景和曹嘉接觸了這么些天,相互之間并不陌生。肌-膚相親之下,兩人一時沖-動,情不自禁。
  曹嘉閉著眼睛仰著頭。讓水流順著她的頸脖往下流。她能感受到陸景的手正在溫柔的愛-撫著她全身。讓她剛才異樣的感覺不斷的積累。陸景扶著曹嘉的細腰,感受著懷里佳人細膩的肌膚,曼妙的曲線,驚人的彈軟感。
  曹嘉仰著頭更顯得臀肥腰細。陸景擁著曹嘉,解開了她身上的比基尼泳衣。直接撩撥著那對挺拔的玉兔。正意亂情迷的時候,外間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在空蕩蕩的更衣室里顯得異常清晰。
  陸景和曹嘉都從那種莫名的情緒中清醒過來。曹嘉臉紅的要滴血,她都縱容陸景對她做了什么?當即羞澀的低頭,輕推陸景,“去接電話吧。是你的手機鈴聲。”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不知道是該說郁悶還是該說慶幸。不過,他仍是灑脫的揉了揉曹嘉豐翹的雪-臀。在曹嘉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曹嘉忍不住嬌嗔道:“你個無賴。”說著話,卻是配合著讓陸景將她身上最后一片遮羞的泳褲脫了下來。間中,雪-臀與一雙動人漂亮的玉-腿自然是被陸景撫摸了遍。
  陸景去外間接了電話,是陳若怡打來的電話,問他今天什么時候到香港。“你不會誤了我下午的婚禮吧?”
  陸景笑道:“那怎么可能?我今天上午7點半從賓州出發,大約11點到渝都。最多在渝都呆1個小時,然后就飛香港。放心吧,誤不了你的婚禮。”
  和陳若怡打完電話,陸景回到浴室里。曹嘉正在水幕之下沖澡,見陸景又進來。禁不住羞紅臉,轉過身背對著陸景。但實際上,這彎彎的玲瓏曲線、雪沃的俏臀對陸景的誘-惑更大。只不過,兩人都從剛才那種莫名的情緒中出來,現在都恢復了理智,不會再陷入到激-情中去。
  陸景脫了衣服,在水幕下輕擁著曹嘉。片刻后,陸景用浴巾幫她擦干身-體,兩人披著浴巾依偎在洗漱臺的鏡子前說話。
  “離早餐還有十幾分鐘。”陸景輕嘆口氣,道:“曹嘉,你想不想去江州發展?”他和曹嘉其實都清楚兩人沒有未來,但是,臨別之時,他仍舊想要挽留住她。
  曹嘉輕輕的搖搖頭,“我不想去。”她去江州是給陸景當情人,她當然不想去。面對出色的男人,可以沖-動。但是,絕不能要托付一生。
  陸景笑了笑,捉住曹嘉讓他愛不釋手的玉兔,柔聲道:“那把你的電話留給我吧。下次我來賓州的話,如果你還沒有談男朋友的話,我打電話給你。”
  曹嘉嬌吟了一聲,微嗔道:“你怎么知道我現在還沒談男朋友呢?”
  陸景笑著搖頭。曹嘉是不是第一次,都坦誠相對了這么久,他心里自然有數。
  曹嘉靠在陸景的肩頭,帶著回憶又有些幽怨的道:“我在大學里談了一個男朋友。后來畢業分手了。你有幾個女朋友我就不問了。徐小姐和丁助理都是吧?陸景,我想在新婚之夜給我的丈夫。如果剛才你要我的話,我也不會給你。”
  這是她的真心話。當然,陸景如果真的要她,她能不能抵擋的住就兩說了。
  曹嘉話里再不相見的意思很明顯。陸景就笑,“我找你幫我弄幾瓶藥酒滋補下身子不行?藥酒的效果很好。”
  曹嘉臉上再涌上幾縷緋紅,用纖巧凈白的玉足踩了踩陸景表示不滿。要酒什么的顯然是鬼話。但是,曹嘉猶豫了一會,說出了她的手機號碼。
  其實,陸景又怎么會查不到曹嘉的手機號碼。但是,親口找她要號碼,才能打電話約她下一次見面啊。
  陸景拿手機珍而重之的存下號碼,然后溫柔的抱緊曹嘉,親密無間的抵在一起,感受著彼此的存在,溫涼與火熱。這是兩人以這樣親昵狀態相處的最后幾分鐘,以后再也不可能。他和曹嘉有緣無分。
  陸景知道如果他愿意,懷里的佳人現在就能帶給他美妙至極的享受。如果他下水磨工夫,也能將這個嫻雅毓秀的女子軒在他身邊。但是,他不然愿意這樣。
  他雖然想著人活著就應該自在一點,順心而為。但是,這種違背女孩子意愿的事情他不愿意去做。曹嘉不去江州的話,他也沒有多少時間來賓州和她相處。他和曹嘉注定要從人海里擦肩而過。
  再見之時,各自的心境,處境都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曹嘉的手機鈴聲響起。陸景松開曹嘉。她轉身接了電話,“安姐?”
  安曉燕道:“曹嘉,吃早飯了。陸景他們早上7點半就要出發去渝都。哦,我找不到你的人。”
  “安姐,我馬上上來。”曹嘉臉紅了一下,她早上出來游泳散心,哪里會想到發生這么多的事情。
  如果不是腿抽筋,如果不是那樣被陸景抱上來,如果不是腳被陸景握住,接下來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偏偏這一切就這樣巧合的發生了。幸好,她還是她。
  陸景從背后抱緊了曹嘉,“不告訴我,你和詠碧談紅樓夢的結果嗎?”
  曹嘉動人的笑了笑,“行啊。我說賈二爺是自己犯渾。其實,很多次故事都不用以悲劇收場的。當然,曹先生要他悲劇收場,他也沒辦法不是。”
  她知道陸景是不愿意兩人心底的傷感涌起來,故意轉移話題。但是,事后再細想她和陸景會后悔嗎?答案是一定的。
  陸景看著眼前這個聰明美麗的女孩子,輕輕的放開她。兩人換好衣服,對視一眼,默契的微微一笑,曹嘉先上了二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