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931 溫泉池小談

9月8日晚,懷遠麗都酒店11樓金碧輝煌的宴會廳里,賓州市答謝各界人士的晚宴正在進行。
  設在懷遠古鎮的臨時救災指揮中心即將裁撤,各級人員救災都將留在第一線,成立的重建小組在市區里負責調度。隨著各級救災物資直接送往文游、從萬、于平三縣的縣城,懷遠古鎮這里即將恢復往日的寧靜。
  當然,唯一不和諧的是鎮中懷遠路已經被載重的卡車壓得不成形,極為難看,必須要重修。
  宴會廳里賓州市的干部、各界人士,以及此次救災的企業代表、愛心團體代表、媒體濟濟一堂。陸景、丁靈、胡文洸等人一起參加了此次晚宴。
  陸景自然是和何晨、錢高陽、劉委等人坐在了最中心的一桌。以陸景的年紀坐在一群中老年男人自然十分顯眼。
  丁靈和徐詠碧坐在瑞豐旅游這一桌邊看到陸景氣度沉穩的坐在那里,對視一眼,輕輕的一笑。陸景有時候成熟的和三四十歲的人沒什么區別。
  陸景輕輕的抿著酒,以他景華所有者的身份坐在這里并不算出奇。只不過,席間各個常委的話題,他并不怎么參加。只是偶爾和何晨、錢高陽聊幾句。
  趁著首桌沒有人敬酒的時候,陸景和錢高陽喝了一杯,笑著道:“錢市長,這次來賓州要謝謝你安排安主任招待我。哦,安主任找來那位向導曹嘉對紫云山各處風景點異常熟悉,一路上解說的詩情畫意,讓我游興大增。我聽說吳市長曾經稱贊她鐘靈毓秀、賓州佳人,當真是貼切的很。”
  錢高陽不知道陸景說這話什么意思。紫云山-東西兩頓已經合攏,開發權全部交給瑞豐旅游,當然。瑞豐旅游的投入也會大增。看陸景的樣子也不像炫耀,他們明天上午還要和張副省長一起去渝都游說川南省的干部。錢高陽就笑著附和道:“我知道小曹。她很有文采。”
  劉委揣測著陸景是不是對曹嘉有點意思,笑道:“不如讓小曹過來代表我們賓州敬陸先生一杯酒,順便作文記述今晚的答謝晚宴。咱們啊。也文雅一把。”
  何晨微微一笑。道:“可以。”他和劉委的想法一樣。陸景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有一個文采斐然的嫻雅佳人朝夕相伴。有點想法很正常。陸景的事,他可是聽兒子何路遙說過。
  何晨話音剛落,坐在劉委斜對面的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似笑非笑的道:“何書記,這不太好吧!這把一個好好的答謝晚宴搞得格調降低了。”
  說話的是市委組織部部長呼延明。何晨皺了皺眉頭。心里極為不滿。劉委的提議呼延明不反駁,偏偏是他同意了,呼延明卻反駁,這明擺著落他的面子。
  呼延明是賓州市本土派僅存的代表人物。想必對他這個“砸盤子”的人深恨不已。
  錢高陽笑呵呵的打個圓場,道:“那下次吧。小曹是個才女我們不能讓人才埋沒啊。”
  桌面上的幾名夠份量的干部都笑著附和。
  何晨臉色微變。
  陸景心里便嘆了口氣,錢高明一呼百應,何晨在賓州的影響力可想而知。
  怪不得那天要劉委倒戈才形勢轉變。現在據說劉委在工作很配合錢高明。再加上湯副書記當眾表揚過錢高明的工作,賓州市的風向又變了。
  呼延明小勝一局,笑了笑,拿起酒杯和陸景喝酒。“陸先生,我和你喝一個,你可是深藏不漏啊。”
  這句話,話里有話。陸景微微皺眉,隨即笑了笑,坐著道:“呼延部長,隨意吧。”他自然不會按照呼延明的規矩“辦事”。
  呼延書記卻是臉色微變,淡淡的道:“陸先生,我覺得賓州人物的褒貶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陸景輕輕的笑了笑,沒說話。
  劉委不滿的道:“呼延明,你酒喝多了!”爭奪市委副書記的位置中,他搖搖領先于呼延明。而聽說呼延明也無意挪位置。
  呼延明脖子一梗,道:“喝沒喝多,我心里清楚。”
  錢高明卻是慢悠悠的喝著茶,看著好戲。他雖然有求于陸景,但是那是有限度的。這個時候他當然樂意看陸景吃癟。陸景到賓州來可是“壞了”他的“棋局”。
  何晨道:“我覺得呼延部長確實喝多了。”
  呼延明冷哼了一聲,繼續找人喝酒,用行動表明他根本沒有喝多。
  何晨臉色不變,心里卻是想著等陳躍信到任之后怎么摩挲這個“刺頭”。
  這種酒宴作為領導,他們這一桌自然不會久呆,很快便散了。陸景剛坐到了停在麗都酒店外的黑色悍馬中等丁靈和徐用筆。
  沒一會,齊克強走出酒店,笑呵呵的坐到陸景車里,敬了一支煙給陸景,道:“呼延明是市里反對何書記的急先鋒。”
  剛才陸景那一桌是整個麗都酒店的焦點。那幾句話的交鋒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宴會廳。
  陸景心里其實并不怎么郁悶,笑道:“冢中枯骨。”
  齊克強很快就琢磨出陸景話里的意思,驚訝的道:“景少,省里要調整市里的班子結果出來了。”
  陸景微笑道:“恩,差不多,這兩天應該會公示。老齊,要勇挑重擔,不要和稀泥啊。”
  齊克強激動的手哆嗦了一下,好一會才平復了心情,道:“景少,我會的。”
  他的語氣里來著強烈的激動情緒。陸景的意思是常委副市長的人選是他,而不是呼聲最高,取得錢市長支持的馬云龍。
  陸景笑著點點頭。陳躍信將會擔任賓州市委副書記,分管組織人事。有何晨的支持,呼延明這個組織部長被架空只是分分秒的事情。黨-管人事是原則嘛!
  齊克強坐了一會邊難掩喜色的告辭。片刻后,丁靈和徐詠碧、謝清歌一起坐到車里。
  “哥…”謝清歌坐到陸景身邊,黑白分明的眼眸情意綿綿的看著陸景。
  作為楚北省新-華社分社的記者謝清歌今天也在晚宴現場,雖然早和陸景通過電話。但是在陸景遇險后,這是她第一次和陸景見面。
  “歌兒。”陸景輕輕的一笑,拍拍謝清歌的手背,就著車里明亮的燈光打量著謝清歌。笑道:“恩。變黑了不少。”
  謝清歌摸著臉有些緊張的道:“真的嗎?”其實,她又怎么會不知道她連日里采訪變黑了呢。但是在心上人面前。她禁不住會有這樣擔憂的表現。
  陸景又笑道:“雖然變黑了,還是那么漂亮。”
  “哥…”謝清歌嫵媚的嬌嗔道,水潤的紅唇微微撅起。
  陸景哈哈一笑,輕輕的摸了摸謝清歌的頭發。在杭城的那天晚上謝清歌向他表露了心里的情意。但是他還是喜歡將她當妹妹看。
  看著和陸景聊得親熱、默契的謝清歌,徐詠碧心里莫名的有點堵,托著香腮看向車窗外不斷后退的風景。
  掩耳盜鈴般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丁靈微微一笑。當事人或許還懵懵懂懂,她可是看得清楚呢。徐詠碧和陸景共同經歷了一場生死之后,兩人之間似乎多了些什么。
  回到遠秋園1號別墅,陸景吩咐管家去做宵夜,今天晚上這種晚宴肯定都沒吃飽。
  陸景將上次安曉燕送給他的一瓶滋補的藥酒拿出。笑著給坐到餐廳的三人分了一杯,道:“歌兒,你這段時間在賓州采訪也沒吃好睡好吧?喝點這個酒正好補一下。我前些天嘗了一下,米酒的口味。就是有點后勁。我問過安曉燕,這酒男女老少皆宜。”
  謝清歌明眸清笑,“好的。哥,你明天就和丁靈姐離開賓州嗎?我在這里的采訪任務結束了,有幾天的休息時間。”
  陸景笑著點頭,“明天和張省長約好了,一起去渝都見郁省長。然后,我要飛去香港參加陳若怡晚上的婚禮。”
  陳創和籌辦這次婚禮給和華公司的成員企業高管,關聯企業高管都發了請帖。到時候去香港估計會很熱鬧。
  謝清歌有些失落的哦了一聲。
  陸景問道:“詠碧,你是和我們一起去香港還是一個人回江州?徐行長應該也在香港。”
  徐詠碧喝著酒,優雅的托著香腮,笑吟吟的道:“我爸要是看我和你一起出現估計又要嘮叨我了。哦,那我的這些行李怎么辦?我去香港不想帶畫架。”
  丁靈咬著嘴唇輕笑。徐詠碧說到最后還是話鋒一轉要一起去香港呢。
  陸景打了個響指,道:“我讓胡文洸派車幫你送到江州去。秋蘭姐已經回了江州。讓他們把東西送到秋蘭姐那兒。你回頭回了江州再去取。”
  徐詠碧笑道:“好啊。”
  沒一會,精美的宵夜就送了上來。幾盤精美的點心:蝦餃、燒賣、湯包、小花卷、芙蓉糕。幾碟涼菜:小蔥拌豆腐、黃瓜、白糖西紅柿、地三絲。幾碟小菜:蒜蓉空心菜、小炒肉、韭菜雞蛋、絲瓜肉片。三份小碗盛的粥:皮蛋瘦肉粥,南瓜大米粥,紅豆薏米粥。
  四人一邊說著話,一邊享用著美酒美食。這時,安曉燕和曹嘉一起回了別墅里。陸景笑著招呼道:“還沒吃飽吧,一起吃一點。”
  安曉燕和曹嘉欣然的坐到餐廳里,讓侍者給拿了碗筷過來,又添了幾道夜宵。別看陸景點的樣式很多,實際上分量很少:芙蓉糕一碟其實就三塊。蝦餃是精巧的五個…
  安曉燕喝著南瓜大米粥,笑呵呵的道:“陸先生,今天晚上宴會廳里都在傳你和曹嘉的事情呢。怎么好像傳出來的消息說你和她…”
  曹嘉鬧了一個大紅臉,嗔道:“安姐…”
  “靠。”陸景愕然無語。語言傳遞這種東西確實很容易形成信息失真。大概“財子佳人”是所有人都喜歡的橋段。
  曹嘉雖然不滿緋聞,但還是對陸景道:“陸先生,謝謝你。”
  她的那些不良追求者,這段時間肯定要消停了。另外,緋聞中還夾著她要被提拔的信息。她不得不謝陸景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