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30 踢出局

“安姐,別取笑我了,我怎么會有那樣的想法?”曹嘉笑著雙手抓著浴巾裹住全身。她下午無聊的時候填了一首詞,隱喻了幾句對景華的好感,卻不想被安姐看了到。
  安曉燕扶著曹嘉雪嫩的肩頭,咯咯笑道:“財子配佳人嘛!要是我再年輕十歲,我也要動心了。我手下那幾個小蹄子可是吵著要來懷遠古鎮呢。”
  曹嘉輕輕的一笑,也不再辯解。
  瑞豐旅游在賓州捐贈一個億瞬間在賓州變得家喻戶曉。知道內情的人自然知道實際捐贈的景華公司。景華的陸先生作為景華的話事人才二十多歲,這幾天是議論的焦點。她和安姐的這份接待工作在有些人眼里是“香餑餑”。
  說笑著轉過羅馬柱風格的走廊,到了溫泉池,安曉燕嘴巴張了張,愣在了當地。
  她看到陸景正舒服的躺在溫泉池中泡著。
  曹嘉羞赫的裹緊白色浴巾,雖然里面穿著保守的連體泳衣,不虞走光,但她依舊覺得有些尷尬一般。
  陸景目光掃過安曉燕和曹嘉裹著浴巾顯露出的凸凹有致的身材,微笑道:“你們也來泡溫泉?我正要離開。”
  安曉燕忙笑道:“哪能呢。這池子這么大,我和曹嘉兩人去池子那邊,不會打擾陸先生。”這時候,她肯定不能讓陸景走人為她和曹嘉讓開溫泉池。就這么轉身離開,自然也是等罪陸景的舉動。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他確實不想這么快離開,他正在考慮是否由ek咨詢公司來為賓州市做一份未來經濟發展的咨詢報告。溫泉的溫度有助于讓他思維活躍。
  遠秋園1號別墅里的人造溫泉池其實并算不太大,可容納十個人共泡的空間。安曉燕和曹嘉沿著溫泉池沿走到另外一邊進入溫泉池中。
  陸景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毫不避忌的欣賞著兩位美女入池。
  安曉燕身材豐腴。穿著銀色的比基尼,乳-肥-臀-翹,很足的少-婦韻味。相比之下,曹嘉要青澀許多。但依舊曲線玲瓏。她一雙修-長的長腿尤其迷-人。臀圍小一些的俏臀在青花瓷色連體泳衣包裹下曲線曼妙。
  安曉燕笑著和曹嘉低聲咬耳朵說話。眼神卻是不時的偷偷羨慕瞄陸景幾眼。正泡著溫泉的陸景只穿了一條深藍色泳褲,身材修-長勻稱。充滿了男性陽剛的魅力。
  曹嘉羞澀又吃吃的笑著,愜意的泡在溫泉里。安姐又講“流-氓話”。
  陸景很快就閉上眼睛想著他的事情。沒一會,卻是感覺到池水的波動,睜開眼睛。看到渾身濕漉漉的安曉燕正從溫泉池的那頭走到他這里來。
  “陸先生,你過兩天是不是要離開賓州了啊?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說一下。”安曉燕站在陸景面前,鳳眼媚媚的笑說道。
  “是的。我后天離開賓州。”陸景覺得好笑,微笑道:“坐下來說吧。”
  他當然不是隨便什么人的事情都肯聽。否則就成了《教父》里整天協調處理各種問題的教父了——求他辦事的人太多。但是,想起他遇險的那晚她幫忙打電話的事情,如果不是太大的事情,陸景還是愿意幫一幫這個心眼活泛的安曉燕。
  陸景躺著的地方是一塊設計出的躺臥地方。身邊是進入溫泉池的臺階。安曉燕規規矩矩的坐在陸景身邊的臺階上,道:“陸先生,曹嘉才名在外,自年前賞識她文采的吳市長調走之后。她這段時間每天都要被一些覬覦她的人騷擾,不知道明天晚上市里的答謝晚宴上,你能不能在為她說一句話。”
  明天晚上的答謝晚會在懷遠麗都酒店里舉行,屆時,賓州市的權力人物們都會在。陸景只要表露出那么一絲意思,曹嘉整天被蒼蠅騷-擾的事情就能解決。
  陸景就是一笑,“行。不會影響曹嘉以后談感情吧?”只是一句話的事情,他沒必要推脫。
  安曉燕嬌笑道:“那怎么會?哦,陸先生,我讓曹嘉過來給你說。”說著,輕扭腰肢,走向溫泉池的另一邊。
  她要是年輕十歲,還真有心思和陸景發生點什么。但是現在,她事業、家庭穩定倒沒有必要折騰。更何況,陸景身邊兩個美女都比她出色,陸景未必看得上她。
  不過,曹嘉就不一樣了,有才又有貌,和陸景還是有那么一絲可能的。真要成了,她這個牽線搭橋的人肯定能落下點好處。否則,她也不會冒險過來和陸景說曹嘉有困難的事情。誰知道陸景怎么想的。
  陸景見安曉燕回去后和曹嘉咬著說了幾句。沒一會就見曹嘉扭扭捏捏的從池中走過來。
  溫泉池是四周淺中間深的布置。池下鋪了細細的沙層。(平南文學網)曹嘉身材中等,一雙比例極佳的長腿看起來十分修-長圓潤。她從溫泉池里走過來時,水線淹沒她的小腹到胸口,再緩緩的落下,露出肌膚細膩的美-腿。很有點美人出浴的感覺。
  陸景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子,不輸給小靈。曹嘉最出彩的地方是她的長-腿和靈秀嫻雅的才女氣質。
  “陸先生…”站在陸景的面前,曹嘉有些難以啟齒,不知道怎么說。
  陸景笑著示意曹嘉坐下來說話。他躺著,曹嘉站在他面前,這樣說話太怪了。“安曉燕讓我明天晚上在晚宴上關照你一句。我問問這樣會不會影響到你以后談感情。別急著回答,不行的話我有備選方案,可以保證你擺脫無聊人士的糾纏。”
  曹嘉坐到陸景身邊的臺階上,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陸景,然后露出個苦澀的笑容,輕聲道:““陸先生,你明天晚上準備怎么幫我說話呢?我能不能問問。”
  陸景笑道:“我向何書記和錢市長夸你一句:鐘靈毓秀,賓州佳(嘉)人。”
  “啊…”曹嘉羞澀的低下了頭。她明白陸景知道她的故事了。
  少女嬌羞低頭的風情很是迷-人。見曹嘉頭都快低她堅翹的玉兔上。陸景微微一笑,道:“這樣可以嗎?對你有沒有影響。”
  曹嘉定了定神,道:“陸先生,這樣可以。對我沒什么影響。”
  陸景就輕輕的點頭。和曹嘉隨意的說了一會話,從溫泉池里離開。
  …
  …
  忙碌了整整一周的錢高陽終于返回到市區辦公。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劉委過來談話。
  9月初,賓州已是秋天。下午四五點鐘的樣子,夕陽的紅霞落在錢高陽的辦公室里。待客沙發處,劉委有些錯愕的接過錢高陽遞來的香煙。
  錢高陽輕松的吸了一口。道:“老劉,還記得黨校里咱們那位老同學蔚奇正吧?過兩天要來賓州,我們到時候好好喝一杯。”
  “行啊。”劉委答應的爽快,心里卻是苦笑。之前,他和錢高陽的私交很好,但是上一回,他實在得罪錢高陽得罪的太狠。這時候錢高陽擺出一副敘舊的樣子讓他很感慨。
  但是。有些事情做過了,就不能當沒發生。
  上次在常委會上的倒戈會在錢高陽心中種下一根刺。有苦衷這種幼稚的話就不用說了。背叛了一次,錢高陽就會防著他背叛第二次。兩人的關系不可能恢復到之前親密無間的情況。
  錢高陽輕輕的嘆了口氣,“你的事情處理好了吧?”幾十年的宦海生涯。對劉委的想法、動態,他能琢磨出一點味道來。
  劉委愣了愣,含糊的道:“差不多了。”事情當然沒處理好,把柄還在何晨手上拿著的呢。但是,他怎么可能告訴錢高陽沒處理好呢?
  錢高陽搖搖頭,“那接下來你協助我處理災后重建的事情?”
  劉委沒怎么想,脫口而出,“這是我分內的事情。”
  錢高陽微笑起來,道:“這就很好嘛。我們齊心協力,賓州才能發展的更快、更好。”說著,愉快的吸了幾口煙,“湯副書記…,恩,你知道吧?”
  劉委點了點頭。省里面湯副書記要擔任省長的流言傳的漫天飛。這次湯副書記來巡查賓州災區就是一個很明確的信號。據說,錢高陽很受湯副書記的賞識。
  錢高陽這時才說出他的目的,“市委副書記的人選不好說,你覺得分管旅游的馬市長擔任常委副市長怎么樣?”
  賓州市常委班子調整的方案原本是由劉委出任市委副書記,再提拔一名常務副市長,其他位置再做調整。但是現在劉委出了狀況無法擔任市委副書記,他傾向的方案自然就和何晨一樣,向省里推薦一名常委副市長。當然,人選要由他來定。這樣一來,市政府這邊的話語權可以得到增加。
  劉委郁悶的吐一口煙。錢高陽這是在隱晦的提醒他:你的上升機會是何晨給弄沒的。錢高陽先打感情牌,再打前途牌,接著打利益牌,最終的目的是要他支持推薦馬元龍擔任常委副市長。
  但是,他有苦衷啊!
  劉委掐滅了煙,斷然的道:“市長,這件事我不方便發表意見。”
  錢高陽愕然的看了劉委一眼,沉默了半響,點點頭,“我知道了。”
  劉委的態度他搞明白了。工作上支持他,涉及到他和何晨的交鋒就棄權。看來,劉委的事情還是沒處理好啊。他的形勢一片大好,劉委依舊不愿意重新支持他。
  未來賓州市的格局還是要重回“二龍搶珠”了。那么,更需要支持馬元龍成為市委常委了。
  錢高陽想了想,撥通了省里的一個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