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29 陳若夕

午飯地點自然是熟悉賓州市的齊克強找的。賓州市人民醫院斜對面巷子里的一家酒樓里,陸景不緊不慢的輕輕抿著白酒。他剛剛已經給郁揚、齊克強說過錢高陽的想法。
  郁揚笑道:“陸景,你別看我。我是來談汽車配件產業的事情。修建渝賓高速的事情我一竅不通。你要我去和我爸說我沒意見。聽你安排。”
  陸景就笑了笑,看向齊克強。
  齊克強夾了一筷子花生米,沉吟了一會,道:“景少,現在賓州市的氛圍有點詭異。錢市長威望大增,在市里說話牛氣了不少。渝賓高速公路有修建的必要,但是怎么修要看如何把握了。”
  他和陸景早在江州就合作愉快,這種官面話就說的十分透徹了。因為高速公路是在賓州市境內,省里就算過問,主導權還是在賓州市里。錢高陽要參與修路可以,只能是搭順風車,不能成為主導者。
  陸景明白齊克強的話,點了點頭,微笑道:“從萬縣趙意智停職的消息,你應該知道了吧?”
  齊克強琢磨了一會,有點品出味道,笑道:“景少,你是想讓白縣長上來?”
  郁揚道:“怕是不行吧?白明俊才多大,不到三十歲。他的年齡是硬傷。”
  陸景胸有成竹的道:“可以先由丁嘉平兼任,由白明俊負責實際事務。等一段時間后再由白明俊代理縣長,再等一段時間讓他轉正。”
  郁揚和齊克強都笑了起來,和陸景干了一杯。這個辦法是很不錯的。多半可以實施。
  三人喝了一會酒,齊克強有點擔憂的道:“景少。錢市長能力很強,這次他搭上了渝賓高速的順風車。手里握住災后重建這張牌,何書記那兒…”
  現在市里面已經有些聲音私下傳出來:認為錢高陽是賓州市最近幾任市長中最有能力的一位。錢高陽一到任就強勢的推行賓州旅游項目,很得人心。他的民間風評很好。
  這種口碑往往是一名干部在當地很有威望的表現。齊克強對這種情況很有些憂慮。如果,陸景不注意的話,很有可能過一段時間,賓州又是“西風壓到東風”了。
  齊克強沒有明說,但是陸景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錢高陽的能力、手腕都是一時之選,何晨恐怕是斗不過錢高陽。陸景道:“我知道。市委副書記的人選我已經考慮好了。”
  既然何晨務實的能力不行,那么陸景就得給何晨找一個得力的助手才行。
  …
  下午時分。明亮的陽光照射在賓州市委市政府大樓上。陸景信步上了五樓。陸景和何晨約好了時間,何晨已經調整了他的見客安排等在辦公室里。
  待客沙發處,何晨笑道:“最近海益旅游點活躍啊!”齊克強能知道的事情,他又如何不知道?總的來說,錢高陽最近表現搶眼,拿了很多分。
  陸景笑了笑,道:“何書記,高家想要開發紫云山-西段的事情我知道。我建議將紫云山-東西段合并成為一個項目來開發。紫云山-西段本就是我應該得的利益。總不能我去找郁省長促成修建渝賓高速公路建成受益最大的是海益旅游吧?”
  渝賓高速覺得有修的必要。陸景并不準備拖后腿。先把高修平踢出局外再說。錢高陽的事情慢慢理會。
  何晨笑著點頭,“只要你資金沒問題就行。我完全贊同。相信錢高明也無話可說。”
  說著話。兩人就渝賓高速密談了很久,陸景忽而問道:“何書記和襄水的陳躍信市長熟不熟?”
  何晨微征,若有所思的拿起茶杯喝茶,慢慢的道:“見過幾次。沒打過交道。”
  陸景微笑道:“這兩天我約陳市長來賓州喝杯茶。”
  何晨笑著點了點頭。
  …
  和何晨見過面后,陸景便回到瑞豐旅游分公司的宿舍里。
  丁靈、徐詠碧下午要返回了懷遠古鎮。徐詠碧的畫作全部放在遠秋園1號別墅里。她休息好之后,對畫作很上心。不想在市區里多待。
  陸景晚上還要和郁揚、成立誠等人聊汽車配件的事情,趕回來和徐詠碧見一面。
  懷遠古鎮雖然住宿擁擠。但遠秋園1號別墅里一應齊全,并不擁擠。想到這件事。陸景一邊往分公司大樓的辦公室里走去,一邊給胡文洸打著電話。胡文洸去了文游縣做村民動遷的工作。
  “胡文洸,遠秋園別墅應該還有很多沒有賣出去的別墅吧?你可以給錢市長說一聲,安排新聞媒體朋友住到遠秋園別墅里。”
  “啊…”胡文洸正在文游縣的一個村鎮里,接到陸景的電話聽他這么說心里詫異至極,景華和錢市長不對付啊,這么幫他干什么?
  陸景就笑,“你想把遠秋園別墅賣出高價,就要有人配合你炒作。當然,也順便為救災出一份力。”
  目前懷遠古鎮聚集了大量的救災人員,像陳若夕那樣滯留的旅游人員只是少數。這導致住房十分短缺。陸景盡一份力,正好一舉兩得。
  胡文洸明白陸景的意思,琢磨了一下,道:“行,景少,我知道怎么做了。”
  懷遠古鎮名氣大振,比麗都酒店還精美的遠秋園別墅大賣指日可待。但是,有媒體的推波助瀾當然又不一樣。賣出高價的概率有大多了。
  陸景收了電話,推開辦公室的門。
  明亮的辦公室里,丁靈和徐詠碧兩人正悠閑的喝著咖啡閑聊,“啊…,陸景,你來了。”
  “小靈,詠碧。”陸景笑著給兩人打招呼,順便打量著身邊精氣神恢復的徐詠碧。她穿了一件青色蕾絲印花裙,白色的尖頭高跟鞋。明媚可人。
  “詠碧,你怎么這么早就來賓州了?休息好了嗎?”
  徐詠碧挽了挽秀發。笑盈盈的道:“休息好了。我聽說你9月9日要離開賓州,我想著和你、小靈再去一趟紫云山吳晚觀住幾天。不過剛才聽小靈說了你的行程。看樣子去不成了。”
  陸景道:“下次吧,我因為要去香港參加朋友的婚禮,到時候直接從渝都直飛香港,去吳晚觀住幾天的時間不夠。”說著,又笑道:“不過我在賓州這里還要待幾天,你給我畫一幅自畫像的時間綽綽有余啊。”
  徐詠碧掩嘴輕笑,表情生動的微嗔陸景一眼,道:“這我知道,答應你的事情我不會反悔的。”
  陸景微微一笑。也不去理會徐詠碧“譏諷”他的潛臺詞。
  …
  一個星期已經過去,賓州市三縣遭遇泥石流的事故熱點正慢慢的過去。追蹤報道這件事的記者們卻在快要撤出賓州市的時候享受了一把五星級以上的待遇。
  瑞豐旅游騰出了5棟小別墅給新聞攝制組。此舉贏得了各位媒體記者的好感,胡文洸再適時的暗示幾句。遠秋園別墅的格調、品味立即傳揚開。
  咖啡濃郁的香氣在上午的時光慢慢飄散,香味怡人。藍天白云,遠山蔥郁。坐在十四樓咖啡廳里看此時的景色,實在是好享受。
  此時,坐在錢高陽面前的高修平卻沒什么心情來享受美妙的咖啡,“錢市長,難道就沒有爭取的余地?”
  就在剛才,錢高陽通知他紫云山項目賓州市委市政府的意見是統一交給瑞豐旅游開發。他被陸景敲了一記悶棍。這樣一來。他這次賓州之行毫無收獲。
  錢高陽搖了搖頭,“高總,這件事沒有更改的可能。何晨那里堅持這樣搞,我沒有辦法。”
  他當然不能告訴高修平為了他的政治利益要犧牲高修平的經濟利益。
  他只要搭上渝賓高速的順風車。再加上救災的后續工作,他有足夠的信心在賓州壓住何晨,實現他的政治抱負。
  高修平微微苦笑。心里有些黯然。
  錢高陽安慰道:“高總,我和南馬市的柳書記有點交情。你有沒有興趣去南馬市做旅游開發?”
  高修平想了想,道:“聊勝于無吧。”
  錢高陽輕輕的點了點頭。
  和高修平分開之后。錢高陽吩咐身邊的秘書貫榮,“給陸景打一個電話,邀請他參加明天晚上在賓江酒店舉行的答謝晚宴。”
  到今天9月7日,賓州泥石流災難已經過去一周。由于賓州天氣持續轉晴,沒有后續的事故再發生。文游、從萬、于平三縣的路已經完全打通。所有的救災物資將會分別直接派發到三個縣的縣城。懷遠古鎮這里的臨時救災指揮中心將會裁撤。后續工作由賓州市災后重建小組負責。錢高陽擔任這個小組的組長。
  臨時救災中心裁撤,錢高陽需要宴請各路記者、捐贈的企業家、慈善團體負責人表達賓州市的謝意。
  貫榮應道:“好的,市長。”步履輕松的出一邊打電話。他對目前賓州市的形勢看得很清楚。他妨主的名聲終于要甩掉了。實則,前段時間他比錢市長還緊張。
  …
  下午時分,陸景接到貫榮的電話時正在遠秋園1號別墅的人工溫泉池里泡溫泉。
  答應了貫榮的邀請,陸景便裹著浴巾繼續浸泡,思考著他的事情。今天已經是9月7日。他上午剛剛介紹了陳躍信和何晨認識。陸景只是略坐了坐就返回了懷遠古鎮。陳躍信由何晨出面招待。相信很多事情兩人已經心照不宣。
  而汽車配件產業的事情,陸景已經和郁揚詳細的聊了一個晚上。想要在全球汽車產業里占據一席之地,必須要做大做強。這是趨勢。小的汽車廠商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昆成汽車這個時候打造自己的汽車配件生產基地、培養汽車配件供應商是極為關鍵的一步。
  像日系、韓系的汽車廠商,供應鏈十分閉合。他們選拔供應商,一般都要經過三到五年的時間來考核。可見汽車配件供應鏈建立何其之難。
  修建渝賓高速公路的事情,陸景準備9月9日上午跟著楚北省西部經濟發展小組、賓州市的考察團去一趟渝都,然后由渝都直飛香港。
  陸景正想著,忽而安曉燕和曹嘉的笑聲由遠而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