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28 物資抵達

陳若夕不耐煩應付著身后追著下樓的中年男子,突然看到陸景和一名五十多歲酒糟鼻子的男子站在樓梯口,驚訝的道:“礙,陸景,你怎么在這里?”
  陸景微笑道:“我跟著瑞豐旅游的車隊的一起來賓州的。哦,你這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那個捐贈1個億的瑞豐旅游啊。”陳若夕笑著說道,然后又扭頭不屑的瞪了身后的眼鏡男子一眼,對陸景道,“他是賓州市下面一個縣長的秘書,這幾天一直纏著邀請我去他們房間住宿。真是不要要臉。”
  這句毫不留情的話一出口,陸景就知道眼前這個穿著著青衣短裙的長腿美女是陳若夕。她姐姐陳若曉的性子要溫和一些。
  追著陳若夕下樓的中年眼鏡男子認出了錢高陽,聽到這句話心里暗自叫苦:“姑奶奶,你才是個20歲的姑娘,說的比我都還直白。我邀請的很含蓄好不好?”
  陳若夕是陳躍信的女兒,陸景自然不會看著她被人欺負,似笑非笑的看了錢高陽一眼。
  中年眼鏡男卻是搶先一步,訕笑著道:“陳小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還有點事情,改天我們再聊。”說著,就要向樓梯上走,準備趁著事態還沒擴大之前溜走。
  錢高陽皺了皺眉,喝道:“你那個單位的?搞什么亂七八糟的名堂!”
  中年眼鏡男子戰戰兢兢的停下來,臉上擠出一個笑容,結結巴巴的道:“錢。錢市長,我…。這是個誤會。”
  錢高陽厲聲道:“是不是誤會我看不出來?”
  中年眼睛男子啞口無言,在錢高陽冷冽的眼光逼視下額頭冒著冷汗。眼看著實在躲不過,才不情不愿的小聲道:“錢市長,我是從萬縣縣委辦秘書二處的秘書。我邀請這位陳小姐喝被茶,她不愿意。”
  輕飄飄的一句話卻是將責任都擔了下來。要是錢高陽無意往死里查,他興許可以蒙混過關。
  陸景那里會輕易放過這個人,譏誚的道:“從萬縣縣委辦秘書二處是給縣長趙意智服務的吧?趙縣長好悠閑啊,從萬縣正在緊張的重建中,他倒是有心情來麗都酒店找女人。”
  白明俊在從萬縣當常務副縣長,他的頂頭上司。陸景和白明俊聊天的時候自然聽說過。況且,陸景還和趙意智照過一次面。在錢高陽的辦公室外,趙意智還偷看安曉燕柔美高翹的臀-部曲線。
  中年眼睛男子眼神怨毒了看了陸景一眼。心里破口大罵陸景多事。
  錢高陽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從萬縣的縣長趙意智是靠近他的干部。沒想到出了這檔子事。
  陸景見錢高陽還在沉吟,冷笑道:“錢市長,渝賓高速途經從萬縣,我看趙縣長這樣玩忽職守的干部肯定是不適合在從萬縣工作。”
  錢高陽聽得出陸景的潛臺詞,衡量了利弊,斷然道:“陸先生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陳若夕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她根本就不知道陸景是什么身份。何路遙介紹的時候也沒說。現在看起來似乎很厲害一樣。
  陸景點了點頭。看似他好像專門給錢高陽添堵,實際上他心里卻是另有一個想法。陸景和臉色不愉的錢高陽握了握手。同陳若夕一起下樓。
  等陸景離開后,錢高陽冷眼看了看滿臉灰暗,站都站不穩的中年眼鏡男子,哼了一聲。轉身回了休息室。錢高陽給貫榮打了一個電話,黑著臉吩咐道:“通告何書記那邊一聲,從萬縣縣長趙意智救災期間擅離職守。我的意見是停職處理。等待調查。”
  貫榮十分詫異,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惹得錢市長自斬“大將”。頓了頓,道:“好的。市長。”
  在錢高陽眼中。只要陸景肯推動渝賓高速公路的進程,而他有進去分一杯羹,趙意智的烏紗帽自然不重要。
  正在賓州市委市政府大樓坐鎮后方的何晨接到秘書魏元緯的匯報,也不覺愣了愣,然后笑問道:“怎么回事?”
  魏元緯來匯報之前就打聽過事情的來龍去脈,道:“趙意智的秘書糾纏麗都酒店里住宿的一個女學生被陸先生、錢高陽當場碰到。好像,陸先生和那位女學生認識。何書記,趙意智這個人風評不太好…”
  何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微笑道:“回復錢市長,我支持他的處理意見。”
  魏元緯應了一聲,離開辦公室。
  何晨抽了半只煙,嘴角不覺的露出一個微笑。錢高陽風頭正盛的時候似乎給他拿到了一張好牌。當然,這張好牌里面陸景的作用很大。何晨當即給白明俊打了一個電話,寒暄幾句后,勉勵道:“小白,工作要踏踏實實的干。組織上準備給你…,恩,你要有心里準備。”
  白明俊正忙著災后重建工作,接到這個電話一頭霧水,又興奮異常。
  …
  陸景和錢高陽道別之后,和陳若夕一起下樓,邊走邊問道:“你這是要去那里?”
  陳若夕一臉愁容的道:“我和我同學來紫云山這里自助游。下雨了被困在這里。我同學她們都在房間里休息,我下來看看有沒有車去賓州市,然后在那里返回襄水。這兩天懷遠古鎮這里的車太難搭了,我們一起有五個人,根本就搭不到順風車。”
  陸景恍然,陳若夕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多問,就說道:“這樣吧,我下午安排車送你們回襄水。”
  “啊…”陳若夕好奇的打量著陸景。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幫這個忙。畢竟,她也就因為何路遙的介紹和陸景一起玩了幾回。連朋友都算不上。
  陳若夕是那種很精致的小v臉,剪著**頭,藝術體操練出來修長的身材婀娜有致。氣質青春靚麗。
  見她一副詫異的樣子,陸景就笑。“我和你爸爸是好朋友,替我向陳市長問好。”
  陳若夕的父親陳躍信是襄水市的常委副市長。和他私交很不錯。
  陳若夕這才恍然,笑逐顏開的道:“陸景謝謝你啊。那你安排的車什么時候到,我們希望越快越好。現在懷遠古鎮的住宿很緊張,我們房間里還住了其他人,很不舒服。”
  陸景笑著伸手,“把你的手機給我。”
  “哦,給。”陳若夕將手里拿著的白色景華i88手機遞給陸景。陸景接過陳若夕的手機,給胡文洸打了電話,吩咐胡文洸安排一輛商務車送陳若夕一行去襄水。
  “陸景。你去江州我們再一起k歌啊。”陳若夕道謝之后,笑盈盈的揮揮手,回了麗都酒店。
  …
  同一時間,懷遠麗都酒店32層的豪華套房中,高修平興致勃勃的和馬元龍、從萬縣縣長趙意智聊著紫云山-西段開發合作方案。
  錢市長在賓州市的威望上之后,作為一名優秀的商人,高修平自然懂得如何把握機會。
  高修平喝著助理泡的清茶,微笑道:“趙縣長,我聽說市里有修建渝賓高速公路的想法。方案已經做出來了,等幾天就會報到省里。從萬縣的高速發展指日可待啊。”
  趙意智面目黝黑、相貌普通,這時湊趣道:“高總,渝賓高速公路一通。你開發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項目也嫩剛轉的盆滿缽滿啊。”
  分管旅游的副市長馬元龍笑著道:“這是大實話。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項目開發幾年,時間上剛剛好和渝賓高速公路通車趕上。”
  高修平笑道:“所以我們是合作雙贏。海益旅游在從萬縣的開發還要趙縣長多多關照。”
  雖說賓州市會將風景區收歸市管,但是風景區在從萬縣的地頭上。他自然要走動走動。他已經打聽清楚。在從萬縣里,丁嘉平是靠攏何晨的干部。因而。趙意智是他合作的最佳選項。
  趙意智笑呵呵的應承道:“一定一定。”
  高修平和錢市長關系極好,他自然也樂意搭上高修平的線。從而慢慢的成為前世之核心圈子里的人物。
  高修平微微一笑。這次可是打了一個翻身仗,一吐紫云山-東段旅游項目被陸景搶了的郁悶。他有信心讓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項目超過東段。
  就在這時,趙意智的秘書打來電話,結結巴巴的匯報道:“趙縣長,我碰到錢市長了…”
  聽到秘書的匯報,趙意智的臉都綠了,和高修平、馬元龍說了一聲,匆匆離去,搞得兩人詫異萬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
  陸景和陳若夕分別后,在一樓大廳和安曉燕、曹嘉匯合后一起回了遠秋園1號別墅和丁靈一起吃午飯。
  陸景返回江州,丁靈并沒有隨行。而是留在懷遠古鎮里繼續休息。倒是徐詠碧跟著他一起回江州之后,就飛回了建業。
  麗都酒店里住得滿滿的,丁靈早邀請了安曉燕和曹嘉住在遠秋園1號別墅里。胡文洸等人自有地方吃午飯。這不用陸景費心安排。
  陸景剛走進遠秋園1號別墅就毫不遲疑的將等在一樓客廳里的丁靈抱住,“小靈…”
  丁靈穿著清秀的襯衣、西褲ol裝。這時白皙的臉蛋變得緋紅,后面安曉燕、曹嘉都還看著的呢。
  陸景溫柔的摸了摸丁靈的短發,好好的打量了她一會,問道:“小靈,休息好沒?”
  丁靈嬌羞的點點頭,“休息好了。我一直在等你回賓州。”她主要是憂思過度,沒有休息好。這幾天在賓州這里休息了好幾天,又沒有工作,這時已經恢復過來。
  “陸景,我們先吃飯吧。”丁靈雖然舍不得陸景的懷抱,但是安曉燕和曹嘉還在客廳里,她有些不好意思經歷了一次生死之后,陸景的心態似乎有所不同了。
  陸景就笑,“好,先吃飯。”
  安曉燕和曹嘉對視一眼,都無聲的微笑了起來。陸景和丁靈的那份感情她們又怎么回看不出。
  9月5日,景華的物資去向基本安排好,陸景自然不會再去費心思盯著下面的細節,和丁靈一起回了賓州市區。
  徐詠碧在家里休息了近一周之后,心情恢復,重新返回賓州。她還惦記著她的畫作還沒有完成。
  陸景讓丁靈去瑞豐旅游分公司等徐詠碧,招待她吃午飯。他則是去見齊克強以及今天上午從襄水趕了過來的郁揚。
  錢高陽向他提及了修路的事情。他想要聽聽郁揚和齊克強的意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