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2 縱論發展

天空中又下突然起了雨,黑壓壓的云層讓陸景不得不把辦公室的燈打開。八月的陣雨突如其來。陸景拿著一杯咖啡看窗外的景色。西面竹林中青翠欲滴的竹子不屈的立在雨中,陸景忽而想起一句詩來,“生挺凌云節,飄搖仍自持”。
  杜衛成從他的辦公室出去后,他就給唐悅打過電話,果然不出所料,是莫家動手了。唐悅只是稍稍發動自己的關系網就打聽到,這次來查怡家超市是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龔副局長授意的。唐悅打聽到,他和京城市人事局副局長莫中衡走得很近。
  陸景看了看時間,下午五點二十九分,拿出電話打個胡紅軍,“胡哥,莫家指使人給我名下的怡家超市開了一張100萬的罰單。他們這是想讓超市關門。”
  “什么?”胡紅軍在電話里一聲驚呼,“誰TM干的?”
  “唐悅的消息說是京城市人事局副局長莫中衡。”
  “莫中衡那個草包?他發瘋了。”胡紅軍在電話里極為詫異,這件事在他看來是極為不可思議的,完全顛覆了他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他實在想不通莫中衡的底氣在那里?莫培明嗎?
  莫中衡真是十足的草包一個,怪不得都三十多還是個副局長。有些人是他能使陰招對付的嗎?他不是家里有兩個糟錢,自我感覺太好了吧。
  國內在改革開放初期,商人的地位是很高的。那時候能招商引資就是能力的體現,干部們對外資,臺資,港資趨之若鶩。由此可以推斷出有錢商人的地位。
  而莫家的資本就是港資。
  胡紅軍在電話里沉吟了一會說道:“小景,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手去做,不要有什么顧忌。我們是自家人,不能看著自家人吃虧。”
  “好。”陸景等的就是這句話。莫家從大的方面講是胡家線上的人,需要提前打個招呼,免得引起誤解。有些話提前說和事后說,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效果。
  當然動莫中衡這樣的蝦米級人物,不需要那么慎重其事,和胡紅軍打個招呼就夠了。
  陸景自有辦法炮制莫中衡。
  陸景掛了電話,坐回到寬大的老板椅子上,想了想,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
  夕陽才轉過燕子山頭,地面還有著余熱。坐慣了空調房間,陡然做到溫熱的空氣里,竟有些舒服的感覺。
  唐悅穿著短袖花襯衫,帶著一個大大的墨鏡遮住半張臉,斜坐在薇薇奶茶門外遮陽傘下的塑料椅子,吊兒郎當的叼著一支煙抽著,桌子上放著一杯動沒有動過的奶茶。他不時對路過學生妹紙吹了個色狼口哨,把清嫩可口的小美女們嚇得花容失色,快步而逃。
  一輛銀灰色的皇冠停在了路邊,陸景下了車之后,對車里的女孩笑說了幾句,才關了車門。銀灰色皇冠徐徐而去。
  陸景坐到唐悅的側面,沖他笑道:“唐悅,我應該叫你小馬哥,還是小悅哥?”唐悅這發型,配著墨鏡,太像英雄本色里面的小馬哥了。
  唐悅沒好氣的翻個白眼,丟了支煙給他,“去你的。你還是正正經經的喊我唐悅哥吧。不是你說要低調點,我至于帶個墨鏡嗎?太有損我的形象了,坐了二十分鐘,一個小妞都沒有搭上。”
  陸景笑道:“酒吧的女孩怎么能和學校的女孩比。”
  現在才6點十分,正是四中的學生們放學后半個小時,新鮮出爐的高三學子們現在是屬于暑期補課期間,還不用上晚自習。不少人都推著自行車回家。
  四中門口的人流量不大。薇薇奶茶的老板娘走過來道:“陸景,你喝什么?”
  陸景擺擺手:“老板娘,不用了。我坐一會就走。”唐悅等老板娘走后,從褲兜里拿出一個信封,遞給陸景,低聲道:“這是龔局長手下的一個干部寫的實名檢舉信。莫中衡的把柄暫時沒有查到。一天時間太短了,莫家經濟條件優渥,經濟上他怕是沒什么問題。”
  陸景把信封收起來,微微的冷笑道:“先把龔局長拿下,他和莫中衡關系密切,說不定能找到點猛料出來,就算他手上沒有莫中衡的猛料,只要把莫中衡牽扯進去,就不信查不出什么來。他區區一個人事局副局長,上升無望,手中有權利不做點什么,那怎么可能?
  王燦那里我已經說了,明天會有動作。莫家不是要查我們嗎?我們先查查新虹百貨。看他們到底干不干凈。
  上次說的事,有沒有新的進展呢?莫家提前動手,看來我們也要加快腳步。”
  唐悅歉然的笑道:“只查到了一點點資料,莫氏集團的掌門人莫培英是香港籍,他常年居住在香港。生意方面目前只知道,新虹百貨,大唐雨景是屬于他們家的產業。
  新虹百貨另外兩家股東分別是白家和董家。”
  陸景皺眉道:“白昆他們家?”白家在政壇上有些力量,大體上屬于賀系的范疇。陸景記得日后魯東爆發出來的一樁走私大案就和他們家有關。此時白昆還是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四大公子之一。
  唐悅點點頭,接著說道:“董家是建國時喬遷至海外的一家華商,改革開放后,逐步回國投資,根據消息來看,他們似乎是個龐然大物。涉及到零售,制藥,基建,地產,酒店業務。在國內的負責人叫做董坤城。”
  陸景還記得董冰說過她家是新虹百貨的第三大股東。從唐悅的消息來看,記憶里的“一方豪富”還不足以形容她家里富有的情況。
  他想了想說道:“這兩家不用擔心,我們走正常的手續,真要有問題,有人出來說話也不怕。我們能認100萬的罰單,他們憑什么不認。這一次非要玩把大的不可。”
  上一次新虹百貨用商業手段,陸景手上商業牌不多,只能忍了。這一次他們玩商業外的手段,那么大家就各出手段看誰厲害吧。
  陸家和莫家的較量不會是簡單的商業較量,事情發展到最后肯定會有一系列政治勢力的博弈。陸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不肯先失了道理。而莫中衡看不到這一點,肆意的亂用手段。
  當然,與人講“道理”需要實力。陸景讓唐悅折騰譚志剛的時候,譚志剛就沒有辦法和他們兩個講道理。
  唐悅點點頭,“我明白。你打算把材料交給誰?”陸景低聲道:“我昨天給袁副市長的秘書田秘書打了電話,約了今天吃晚飯,他會介紹我認識市紀委二處的處長張處長。”
  唐悅呵呵的一笑,站起來,拍了拍陸景的肩膀,“陸景,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十八歲。這是一步好棋,看來接下來我可以坐下來看戲了。”
  市紀委二處就是負責查處市直機關干部的。龔局長在劫難逃了。摟草打兔子,莫中衡要是被龔局長咬下去,他也跑不了。
  陸景這一手是一擊致命,出手很準。
  陸景笑道:“看戲還不行,你繼續查莫家的事情。主席有句詩,‘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這是非常有道理的。”
  唐悅哈哈一笑,點了一支煙,“我明白。剛才皇冠里面是關寧吧?你到是有閑情逸致泡妞啊,老余急得頭發都白了。哈哈。”
  陸景哈哈笑道:“老余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有些著急是正常的。小蝦米一個有什么好怕的。你跟他說一聲吧,不用著急,錢的事情,今天我已經和馮逸風找信業銀行談過了,明天上午就能定下來。”
  今天馮逸風領著陸景跑了幾家銀行,辦理怡家抵押貸款的事情。建行肯抵押出150萬,交行愿意貸款180萬。
  這對陸景來說太少了,一個是他需要錢來交罰款,另一個是他需要錢擴張怡家超市。
  怡家超市月營業額連200萬都不到,一個月9萬的盈利更是寒酸得要死。必須要投入資金,讓它走上高速發展的軌道。
  馮逸風的父親和信業銀行的李行長關系密切,本來李行長只想抵押200萬。陸景提出,信業銀行以投資的方式與怡家超市簽署對賭協議。
  如果半年之內,怡家超市不能歸還500萬本金和例外約定的100萬,怡家超市就將賠付給銀行。其地皮會被銀行拿來拍賣。據陸景估計至少能賣出個300萬來。
  李行長表示要投資部門評估,明天給陸景和馮逸風答復。以陸景的觀察,李行長心里只怕早就同意,只不過下午磨洋工的時間太長,他抹不下面子當場定下來。
  唐悅道:“行,我回頭給他電話。保持電話聯系。”
  陸家笑著點點頭。看著唐悅遠去的背影,這個堂哥做事還是很靠譜的,是個得力的助手。前世里隨著陸家敗亡,他最終也是黯然退場,下場不好。
  不知道王燦那邊會怎么樣,邏輯上不會出大問題。他小叔會同意查處新虹百貨的。
  陸景點了煙。默默的吸了一會。有些食品經不起調查,有些公司經不起調查,有些官員也經不起調查。
  莫家想要和自己玩花樣還是太嫩了一點。自己手中的政治牌遠比他們猜想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