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27 調整情緒

臨近中午時分,陸景的車隊在賓州市區里與胡文洸等人匯合,繼續向懷遠古鎮出發。
  此時,賓州的暴雨已經收斂,陰沉沉的云層壓著天空。估計天氣預報未來幾天都將是晴天。這時,已經是賓州泥石流爆發的第六天,大規模救援行動基本停止。
  文游縣、從萬縣幾天前中斷的交通已經恢復,更偏遠的地帶則需要時間。賓州市的工作重心已經由救災轉變為災后重建。前往懷遠古鎮的路上不時可見滿載物資、建材、食品的大卡車平緩的駛過。
  悍馬越野車內,胡文洸臉上帶著喜意,但看到陸景神色平靜、目光沉郁,想想陸景差點在文游縣北泥石流沖走,就不敢將心里的欣喜情緒流露出來。
  見胡文洸想笑不敢笑的樣子,陸景笑罵道:“有話就說。別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胡文洸嘿嘿一笑,換了個坐姿,道:“景少,說了你可不許罵我啊。這次景華以瑞豐旅游的名義捐贈1個億在賓州市為瑞豐旅游贏得了極高的聲譽。我看我們解決紫云山下村民動遷的難題解決不會太困難。”
  和村民的動遷協議難題是紫云山旅游開發的最后一個難關。如今瑞豐旅游捐贈的大量物資到位,再加上市里規劃重建村落,瑞豐旅游可以敲敲變故,提一提要求。這樣一來,解決這個“攔路虎”就很輕松了。
  陸景就笑,丟了一支煙給胡文洸,“不只這點好處吧?”景華又不到賓州市發展業務。捐款自然用瑞豐旅游的名義。但是紫云山項目已經和賓州市里簽訂開發合同,村民動遷難題遲早可以解決。這還不至于讓胡文洸在他面前失態。
  胡文洸接過煙,幫陸景點了煙。笑著豎起大拇指,夸贊道:“呵呵,果然瞞不過景少。這次賓州的救災指揮中心設立在懷遠古鎮,近百家媒體記者在懷遠古鎮做新聞,這五六天懷遠古鎮在媒體上的曝光率。懷遠古鎮的知名度直線上升。我預計啊,賓州市的秩序恢復之后,隨著江賓高速通車,賓州市旅游業的興起,我們在懷遠古鎮開發的商業地產將會大賣。”
  瑞豐旅游精心打造的懷遠古鎮只不過花費了幾千萬。商業地產租售結合的運作,至少可以做出幾個億的業績,這還不算上遠秋園那里的別墅。至少是十幾倍的利潤。瑞豐旅游可以大賺特賺一筆。
  陸景笑了笑,輕輕的吸了口煙,“你小子現在是滿心歡喜吧?”泥石流帶來的災難已經過去六天了,他也不能要求胡文洸感同身受的繼續悲傷下去。死者長已矣,生者自茍活。
  要不是,陸景在這次泥石流中遇險,要不是想著二牛那一家子。那個村落的村民們,他也不會有為親力親為為災區出把力,做點事的想法。多半會是捐款了事。國內每天發生的悲劇多的很,誰沒事能天天感懷?
  死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
  胡文洸尷尬的一笑。他能體會陸景沉郁的心情。沉默一會,笑著轉移話題道:“景少,你怎么不直接捐款。而是捐贈物資呢?這操作起來可麻煩。”
  “有景華總部的人負責具體的事務保證物資會發送到災民的手中,我只需要每天跟蹤進度就行。”陸景擺了擺手。沒有直接回答。
  捐錢和捐物資的區別大了。永遠不用低估了人性的貪婪。
  胡文洸有點撓頭,忽而想起一件事來。提醒道:“哦,景少,賓州這里也不全是好消息,也有壞消息。”
  陸景詫異的道:“說說看,什么事!”
  胡文洸道:“這次賓州市的總指揮是何書記,但實際負責調配物資,指揮救災的是錢市長。他打理的井井有條。前些天省里下來視察的湯副書記當眾表揚了錢市長。錢市長現在的威望很高。”
  陸景愣了愣,微微苦笑。這還真不是人力能控制的事情了。很明顯,借著指揮這次救災,錢高明來了一次“華麗”的大轉身,一洗前段時間被劉委反戈一擊的頹勢,重新在市里干部心中樹立了威望。
  陸景心里嘆了口氣。何晨到底是做組織工作的,務虛的時間太長,處理具體事務的能力不如錢高明。
  政客,黨同伐異,不擇手段;政治家,斗爭是有底線的。
  陸景自小被這樣的觀點熏陶,這時候自然不會因為錢高明不是他圈子里的干部,在救災中出了風頭就心里大為不爽,想著拖他的后退。實際上,錢高明有力的完成指揮救災任務,陸景其實很樂意見到。
  …
  …
  車隊抵達懷遠古鎮時已經是快下午一點。昔日蜿蜒秀麗的楚西古鎮早就不復往日閑適從容幽靜。
  進出古鎮的車隊在鎮中的懷遠路上甚至擁堵了一會。經過專人協調后才疏通。看著來來往往的繁忙景象,陸景知道災后重建正在忙碌的進行著。
  山洪、泥石流這種天災來的快,去的也快。只要道路一通,電力、通信恢復,各種物資、救援人員就會源源不斷的進入災區。接著便是重建工作,最新的救災消息也會在新聞媒體的傳播下傳向全國各地。
  懷遠麗都酒店的一樓,接到電話的安曉燕和曹嘉早結束她們的休假等在門口。
  安曉燕穿著灰色的套裙,嬌媚的笑著說道:“陸先生,你還沒吃飯吧?丁助理那里已經安排午飯,和徐小姐等你一起回去吃飯。”
  陸景笑著道:“先把正事吧。哦,曹小姐。”
  “陸先生,謝謝你的捐贈的物資。”曹嘉清雅的淺笑說道。
  她穿著簡單的t恤衫,牛仔褲將修長的大腿,挺翹的俏臀包裹的曲線曼妙。愈發顯得臀翹腿長,頗有些動人。
  曹嘉是從萬縣人。從萬縣這次也是受災的三個縣之一。家鄉父老會從陸景的捐贈的物資中收益。她這句道謝的話并不顯得突兀。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沒說話。
  陸景讓身邊隨行的景華總部人員和她們一起去找救災中心的干部登記了景華的物資。接下來就是等待調配,送往受災的三個縣中。救災物資當然不可能無序的往災區里送。各種物資如何配比,如何分配都是有講究的,需要統籌安排。
  二樓的西餐廳內,電話不斷,此起彼伏。一長排的辦公桌拼起來,搭上了一個簡單的指揮部。
  西餐廳內明亮的燈光驅散著陰暗光亮。貫榮快步走到一臉憔悴的錢高陽的身邊,“市長,陸景運送物資來了。市民政局那邊已經做了登記。”
  錢高陽笑了笑,揮手道:“1個億的物資。這位公子哥還真是大手筆,倒是不枉救援隊伍專程派人去救他。我見見他。你請他來二樓的休息室。”
  “好的,市長。”貫榮快步走了出去。
  這些天錢高陽吃住都在這里,二樓休息室就是錢市長的專用休息室。陸景跟著貫榮走進休息室里,陰暗的視線中錢高陽華發似乎又添了幾根。
  錢高陽臉帶疲倦的和陸景握手,“我代表賓州人民謝謝陸先生為我們賓州捐贈物資,景華是一家了不起的企業。”
  陸景不卑不亢的道:“錢市長過譽了,只是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錢高陽頗為玩味的打量了陸景幾眼,笑了笑。道:“力所能及?說的好啊。有多少企業能做到呢?陸先生,關于文游、從萬、于平三縣的重建方案,我有點想法想和你說說。”
  這才是他要見陸景的根本目的。
  陸景微微皺眉,但還是說道:“錢市長請講。”
  錢高陽露出一絲老狐貍般的微笑。道:“我這個想法也是抄襲你的。假設渝都市能修建一條高速公路到賓州市,可以說,文游、從萬、于平三縣的重建將會及其順利。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渝都游說郁省長。”
  川南省省長郁行知是陸景表姐夫郁揚的父親。
  縱然是舉國之力。災后重建的工作一般都是及其緩慢的。因為重建不僅僅是將倒塌的房子建起來,還有各種基礎設施:道路、水電、施政等等。
  而且。還有因為人口死亡、流失導致當地經濟活躍度下降,要想恢復活力一般得好幾年。
  修一條中等難度的高速公路也得兩三年。錢高陽打的好算盤。
  陸景沉吟了幾分鐘。道:“我9月9日之前都會一直呆在賓州,錢市長,我考慮考慮。”
  錢高陽理解的笑道:“應該的。陸先生,我等你的好消息。”
  陸景無語的搖搖頭。渝賓高速如果得到川南省的支持,自然事半功倍。不可否認,錢高陽的主意是好主意,但是,他需要用的他的資源為錢高陽鋪路嗎?
  聊了幾句,陸景起身告辭。錢高陽堅持將陸景送到二樓的樓梯口。
  這是他第三次和陸景見面。第一次,他冷落陸景,第二次,他釋放善意被拒,這第三次見面,雖說他表面上占了上風,拿話擠兌住了陸景,但實際上是他在求陸景。
  這時,從三樓下來的一個外形靚麗的女孩,嘴里不滿的道:“你想要我去你們那個房間里睡覺,至少得讓我同學們跟著我一起啊。安排我一個人算什么。”
  女孩身后追著一個秘書模樣的中年眼睛男子,有些氣急敗壞的道:“陳小姐,你怎么能這么說。我們趙縣長也是一片好意讓你和他在一個房間里休息,現在懷遠古鎮里住宿有多么難你不知道嗎?”
  陸景臉色古怪的看著下樓的兩人。
  下樓的靚麗女孩正是江州體育學院的美女雙胞胎。至于這位到底是陳若夕還是陳若曉,陸景分辨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