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26 脫險

麗都酒店雖然成了臨時的救災中心,但配備給遠秋園1號別墅的服務團隊并沒有撤回麗都酒店。陸景起身去浴室里舒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
  回到臥室里正準備給郁揚打電話時,高挑的女服務員敲敲門得到陸景許可后推開門,輕聲道:“陸先生,安主任和曹小姐來了。正在一樓客廳里等你。”
  “好的,我馬上下來。”陸景心里有些好奇這個時候安曉燕和曹嘉來找他干什么。
  這時,躺在床-上休息了快一整天的丁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嬌聲道:“陸景…,幾點了?”
  陸景走到床-頭,愛憐的摸了摸丁靈清秀的臉蛋,“五點過一點,再睡一會。昨天累壞了吧?餓不餓?我讓廚房里給你準備一點清淡的食物。”
  丁靈輕輕的點點頭,這時看到陸景便是滿心的歡喜,小聲道:“有一點餓。”
  陸景笑道:“那先吃一點粥,等會起來吃晚飯。我去下面見一見安曉燕和曹嘉。”
  陸景溫柔的吻了吻丁靈的額頭,出了門給女服務員吩咐了一聲,才下樓來見安曉燕和曹嘉。
  經過近一天的休息后,安曉燕和曹嘉氣色都還不錯。實際上,她們昨天受到驚嚇就是陸景的車沖過舊橋時的那么一會,這時心情已經完全恢復過來。
  安曉燕換了一件咖啡色休閑的長褲,素雅的藍白色t恤。整個人顯得清爽干凈,沒有那股子艷麗性-感的少-婦韻味了。
  曹嘉穿著了一件白色的棉質襯衣,寶藍色的牛仔褲。容顏如玉,嬌俏迷人。
  安曉燕問道:“丁助理、徐小姐還好吧?”上午一行人返回麗都酒店之后。陸景的助理丁靈當眾抱著陸景失聲痛哭,是個人都知道兩人關系匪淺。
  陸景道:“小靈和詠碧還在休息。”
  安曉燕將手里拿著一只老式酒瓶裝的藥酒遞給陸景。笑道:“陸先生,錢市長吩咐我和曹嘉這兩天還是跟著招待你。這是錢市長讓我找來的一瓶本地聞名的藥酒。從萬縣當地人喜歡自己泡藥酒滋補身-體,效果很好,在我們賓州很出名。能找到這瓶藥酒還多虧曹嘉幫忙。”
  至于這藥酒到底什么滋補效果,安曉燕并沒有明說。曹嘉卻是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一下。這時謙遜的說道:“我就是托朋友的關系淘到了一瓶。”
  陸景手下酒,道:“有勞錢市長費心了。也要謝謝你們。”說著,沉吟了片刻,問道:“安主任,我們昨天呆的那家村子情況怎么樣?”
  安曉燕、曹嘉臉色黯然的搖了搖頭。
  陸景心里有點堵。用力的抿了抿嘴唇,道:“我打算明天就返回江州一趟。你們這兩天就事情就自己忙。錢市長那里我回頭去說吧。”
  出這么大的事情,這兩位也需要去和家里人見面。他并不打算占用她們的時間。
  安曉燕道:“陸先生,你回江州后這幾天還回賓州嗎?”
  陸景點點頭,“我最遲三天就會帶著救災物資回賓州。”他必須要做點什么。想起二牛那一家子的遭遇,那個騎著板凳當馬的小孩子…
  天威難測。但是,不做點事情陸景心里難安。
  安曉燕遲疑了一會,道:“陸先生,要不你別給錢市長打招呼吧。這三天我和曹嘉做自己的事情,三天后在麗都酒店這里等你回賓州。”她想要光明正大的放幾天假。賓州市這么大的事故,誰沒有個三朋四友要幫忙的。
  對安曉燕這個略有些過線的要求,陸景并沒有遲疑。而是答應下來,“沒問題。”畢竟,她們陪著他去紫云山走了一圈。還是最先去文游縣通報的消息。
  安曉燕心里一喜,和曹嘉對視了一眼。忙道謝,“謝謝你陸先生。”
  …
  麗都酒店已經被征調為臨時的救災中心。在晚飯的供應上是大鍋飯,流水席,餓了就可以去吃。
  陸景送走安曉燕和曹嘉之后,索性打了電話給郁揚,讓他帶著隨行人員來別墅里吃飯。懷遠古鎮并沒有受災,和賓州市的道路也是暢通無阻,因而,物資并不缺乏。
  郁揚知道陸景需要平復心情,就只帶了妻子唐彤來見陸景。一見陸景的面,郁揚感嘆的和陸景握手,“陸景,你這次真是驚險啊。我爸都擔心的打了幾個電話來問我你的情況。”
  唐彤也道:“我媽還不是神神叨叨的擔心了大半晚上。”
  陸景苦笑道:“我哪里預料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就是打算去紫云山腳下坐坐樣子。沒想到回來的時候碰到泥石流。連累郁省長和小姑擔心了。我一會給郁省長回電話。唉,當時,我和詠碧都快嚇的不行。小靈留在別墅這里也是擔心了大半晚上。”
  唐彤的母親——小姑那里,他自然是早回過電話。
  說著話,陸景介紹身邊的丁靈和徐詠碧給郁揚、唐彤認識。丁靈休息了一陣子后,氣色看起來好了謝。徐詠碧的神情也沒有那么惶惶。幾人寒暄幾句后,一起去二樓的餐廳。
  看著清秀可人的丁靈、略顯嬌小、精致清麗的徐詠碧,唐彤無語的搖搖頭,跟著大家一起上二樓。
  陸景在飯前去給郁行知打了一個電話。吃飯時的氣氛有點沉默。陸景說了他要回江州調集救災物資來賓州的事情,然后抱歉的道:“郁揚,我心情不佳,過幾天再和你談汽車配件的事情。”
  郁揚理解的道:“這件事不急。我這幾天都在賓州。”說著,說起一件事轉移陸景的注意力,“賓州救災副總指揮錢市長調配物資很是得力,一切都井井有條。這場泥石流很快就會過去。村民們居住的地方會重新建好的。”
  陸景點了點頭。他直覺有點不對勁,但是心思恍惚之下,沒有怎么去細想。
  送走郁揚、唐彤之后,陸景和丁靈回了臥室說體己話。徐詠碧臉色有些暗淡的看著兩人的背影,輕輕的關上房間的門。她看似恢復過來,實際上心里也迫切的想要和人說話,希望得到安慰。
  關上門的徐詠碧輕輕的嘆了口氣,撥通了好友吳倩柔的電話。
  …
  “陸景,要我。”剛一關上門,丁靈用力的抱著陸景吻著,低聲而堅定的說道。她差點永遠失去了最愛的男人。那種焦灼的痛苦情緒,唯有陸景能安撫她。
  陸景只是稍稍一愣就一邊吻著丁靈,一邊解著她的衣服。他也需要發泄一些心里的負面情緒。
  好好的去紫云山下轉轉卻莫名其妙的碰到泥石流,換了誰心里都郁悶的要出火,偏偏還經歷了生死一瞬間。
  丁靈晚上穿了一件甜美風格的白色印花蕾絲短袖連衣裙。陸景很快就將小妮子脫得精光,手撫著她豐-滿的玉-乳,將她抵在門上抵死纏-綿起來…
  清晨的微光透過窗簾進來。賓州暴雨未停。陸景是被臥室明亮的燈光給刺醒的。陸景看著身邊熟睡的丁靈,睡夢中她清秀白-皙的面龐上帶著淺淺的微笑。
  陸景看著天花板,輕輕的舒了一口氣。昨天晚上,在門口,沙發,浴室,臥室,陸景和丁靈變換了幾個戰場,一夜瘋狂的纏-綿之后,他心里的負面情緒一掃而空。
  “該回江州了。”
  …
  江州。九月初的太陽依舊毒辣。景華科技園的綠樹都被曬得無精打采。知了的鳴聲陣陣。
  陸景在研發大廈最頂層的辦公室里調集著物資。調集資金、采購、運輸、發放等等一些列問題都需要景華的人親力親為。由于需要協調的事情太多,宋雨綺干脆將電腦搬到了陸景的辦公室來辦公。
  正準備去民大讀書的明雪,這兩天正好在江州宴請朋友、同事。碰到這樣的情況,這兩天都不得不過來協助處理事情——丁靈還在賓州那里休息,沒有隨陸景一起回江州。
  何夢明手捧著一堆文件進來推開門進來,“陸景,這是你要我找的關于高速公路修建的資料。”要和明雪當同學的何夢明這在景華這里幫忙。
  “哦,小明,你來了,放這兒吧。”陸景笑了笑,讓何夢明將資料放下。見她一頭的汗,陸景問道:“沒去你姐那兒借幾個人手啊。”
  何夢明笑著搖搖頭,“沒有。”
  在陸景身邊辦公的宋雨綺眼睛還在看電腦屏幕,道:“昆成汽車要在賓州打造汽車配件供應基地,并且最近白云飲料的銷售量上來了,正在匯總銷售方案,何總那里現在忙的很。”
  正說著話,陸景接到關寧的電話,“小景,明雪和小明的酒宴是在明天中午吧。晚上來方老師這里吃飯啊,漓姐在呢。”
  陸景笑道:“好啊,我到點了就過去。”方琴、葉妍、張漓她們已經從柏斯度假回來。他在賓州遇險的事情讓三人直接來了江州。吳璇、陳笑都借故返回了江州。
  晚飯時,陸景自然又是被眾女情深意重的勸告了一番。陸景一一聽著,撫慰著眾女的情緒。
  …
  9月3日,瑞豐旅游宣布向賓州市捐贈1億引起輿論的關注。這份愛心行動受到了媒體的贊揚。第二天上午,景華第一批運送物資的車隊由江州出發,經由襄水前往賓州。
  陸景換了一輛黑色的悍馬越野車,押送物資同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