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25 泥石流

陸景黑色的奔馳車內,漆黑一片。嘩啦啦的暴雨在車窗上敲打的正換。
  陸景憂郁的吸著煙。手機信號還沒有恢復。他現在擔心的是那些關心他的人。
  剛才趙姿已經說了,要將車里的汽油留到下半夜取暖——賓州市此時夜晚的氣溫和。車內的燈、空調全部關了。只有微弱的原野亮光和陸景的煙頭在明滅。
  徐詠碧早學著陸景將褲腿卷起來,實在黏糊糊的難受。白生生的、秀美如玉的小腿展露著。她擔憂的道:“陸景,我們會不會死?”說著話,她的肚子餓的咕咕的叫了幾聲。
  陸景這時已經鎮定下來。雖然他還不知道文游縣里的通信以及恢復,但是,這并妨礙他判斷形勢。他之前的判斷是錯誤的。最多一兩天,救援的隊伍肯定就能來。
  陸景勉強笑道:“餓不死的。明天肯定會有人來救我們的。我擔心的是外面的形勢。我們的消息都傳遞不出去。大家會擔心。”
  “哦。小靈現在肯定急死了。我爸也會擔心我的。”徐詠碧輕輕的靠在陸景肩頭,她午飯沒吃多少,現在餓得渾身軟綿綿的。
  陸景輕嘆一口氣。沉默了很久,忽而感覺徐詠碧有點冷,問道:“趙姿,還有多久你才開空調?”
  趙姿道:“我按照我們后天會被獲救的時間來計算汽油的量,再過一個小時。”
  “詠碧,再忍一會。”陸景輕輕的拍拍徐詠碧的肩頭。將她抱過來了一點,將體溫傳給她。
  好在今天中午時。衣服只是濕在了衣袖、褲腳,胸口背上還是干燥的。
  感受著陸景的體溫,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徐詠碧輕輕的恩了一聲。心里有些羞澀,但是陸景抱著她確實讓她舒服了很多。絕境之下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更何況,她心里并不反感陸景。
  陸景見車內的氣氛有些凝重,為了避免徐詠碧胡思亂想,道:“詠碧。趙姿,講個笑話給你們聽,聽不聽?”
  趙姿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的靠在駕駛椅上,節省體力。她預計三天之內,他們絕對會獲救。三天,他們肯定餓不死。因而。也不制止陸景說話。
  徐詠碧怔了怔,抬頭看向陸景道:“你還會講笑話?”
  陸景道:“看到過幾個有趣的。這個笑話是這樣的,有一架從國內飛往美國的飛機在太平洋上即將失事墜毀,空姐拿了紙筆給乘客寫遺言。這時,在機艙前排的一名女乘客忽而情緒失控,大聲說:我長這么大還不知道做女人是什么樣的。誰能讓我在死前體驗一次做女人的感覺。”
  陸景頓了頓。
  徐詠碧俏麗精致的臉蛋上頓時布滿紅暈,揚手拍了陸景的厚背一記,微嗔道:“你要死啊,這時候還有心情講黃-段子。”
  陸景講得這個笑話,怎么看都想是她目前狀況的改編版。她腦子里不由的想起前晚她看到的陸景貼著小靈豐美雪-臀站立的場景以及她自己那個代入感十足的春-夢。
  陸景這個笑話有點調-戲她的意味了。體驗做女人的感覺不是做那事嗎?本來這時候徐詠碧應該掙扎的脫離陸景的懷抱。只是渾身軟綿綿的不想動。只是嬌嗔了一句表示不滿。
  陸景笑著道:“你聽我講完。當時機艙后面就有個男子站了起來,脫了身上的T恤衫丟到地上。把它拿去洗干凈晾起來。”
  徐詠碧一愣,霞飛雙頰,卻又不想承認是她之前想歪了,忍不住眼波清媚的白了陸景一眼,嘴角揚起一縷微笑,道:“你真是壞透了。”
  陸景摸摸鼻子,講個笑話和壞透了有什么關系。
  …
  …
  陸景失蹤的消息讓賓州市、楚北省、京城、香港等地關心他的人憂心忡忡,好在確認他失蹤的幾個小時后,又重新傳來消息他只是被困在一座橋頭。
  京城里有電話打到了襄水市的第三軍區。很快,一個電話又打到了救災一線的部-隊指揮官那里。
  天微微亮的時候,幾輛卡車、沖鋒舟就已經從一片澤國的文游縣城東出發,前往縣城外的舊橋救人——天亮之后的環境救人把握更大。
  趙姿很是警覺,橋對面何晨的車子剛有動靜,傳來幾聲汽笛聲后,趙姿就按響車喇叭進行回應。可以看到對面已經有人來了。趙姿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救援人員來了。
  陸景和徐詠碧這時也醒了。昨晚說著話,迷迷糊糊的入睡。陸景歪在車壁上睡著,徐詠碧則是在卷縮在陸景的懷里。
  和陸景溫潤的眼睛對視了一眼,徐詠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從陸景懷里起來,問道:“怎么了?”
  趙姿難得露出笑容,道:“救我們的人來了。”
  陸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啊…,我們得救了!”徐詠碧疲倦而興奮的說道,“陸景,我們要得救了。”
  看著徐詠碧精致迷人的容顏,陸景笑道:“恩。記得啊,出去之后要給我畫一副畫啊。”昨天給徐詠碧講了書上看來的幾個笑話,她說給他畫一幅自畫像答謝。
  “好啊。”徐詠碧輕輕的看了陸景一眼,生動的微笑起來,也不知道想什么。
  …
  …
  一個小時候,陸景三人登上了沖鋒舟,和何路遙匯合。奔馳自然是丟在原地,等日后再取回來。
  陸景向營救的官-兵道謝后,拍了拍何路遙的肩膀,道:“辛苦了。”一切盡在不言中,何路遙在橋這里守了一夜,這個情分他會記著。
  何路遙疲倦的笑道:“應該的。”
  回文游縣城的路上,陸景了解到詳細的情況。原來是安曉燕和曹嘉坐車去了文由縣城才將消息傳了出去。文游縣城這里昨天晚上就恢復了通信。
  陸景到文游縣城的一所學校的安置點后,手機恢復了信號。安曉燕和曹嘉已經在這里等候,相比于陸景等人的狼狽,她們倆就要從容得多。文游縣這里只是內澇,道路難以通行。物資、電力并不短缺。
  “安主任,曹小姐,這次要多謝你們了。”學校的一間宿舍樓里,陸景笑著和兩人握手,心里松了一口氣。沒有讓大家擔心一整晚上。
  說了幾句后,安曉燕請示道:“陸先生,現在文游縣和懷遠古鎮可以做沖鋒舟聯通,我們要盡快返回嗎?”
  陸景正要說話,手機響了。陸景道:“吃過飯,稍微休息一下就走吧。有衣服的話給詠碧換件衣服。”說著話,陸景走到一邊接電話。電話是老頭子的機要秘書小張打過來的。
  “你這孩子,二十多歲的人怎么不讓人省心,下暴雨你去山區里看什么風景?還是占哥兒給我說你出了事…”母親羅玉蘭在電話里數落道。
  陸景心里暖暖的,一一應著。估計是丁靈她們把事情通知了占哥兒和唐悅,這才傳到家里去了。
  又和父親通過電話后,陸景拿出手機給妻子衛婉儀撥了電話,不想竟然打不通。陸景這時才恍然,打電話的人太多了,通信基站估計都處理不過來。小張那個電話八成是專線撥進來的。
  兩個小時候,陸景一行人返回了懷遠古鎮。一路上陸景斷斷續續的接了幾個電話。進了懷遠古鎮,手機信號才徹底恢復正常。陸景又接了幾個電話,直接和眾人一起到了臨時指揮部,懷遠麗都酒店。
  麗都酒店的大堂里,何晨同陸景用力的握了握手,喜悅的道:“回了就好。”
  陸景謝道:“讓何書記費心了。”
  何晨客氣了幾句,說道:“省里面來幾通電話問你的情況,號碼我給丁助理說了。”
  陸景這才看到墻角邊等著的丁靈。陸景點點頭,“何書記,我知道。”說著,大步向丁靈走去。
  何晨這才有時間和兒子何路遙說話,認真的看了兒子幾眼,欣慰的道:“混賬小子,趕緊給你媽打電話去。”
  “陸景…”丁靈再也忍不住,像只靈貓一樣的撲到陸景懷里,大哭起來。直到見到陸景的人,她才算是徹底的放下心來。這時,情緒怎么都控制不住了。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丁靈哽咽道。
  陸景緊緊的抱著丁靈,溫柔的撫著她的背,安慰道:“別哭,小靈。小靈乖,別哭…”
  半個小時候后,陸景返回遠秋園1號別墅。徐詠碧也跟著陸景回了別墅。陸景和徐詠碧說幾句話,就愛憐的將睡得沉沉的丁靈抱進了臥室里,輕柔的將她放在臥室的床-上。他拿來充電器,站在窗口不斷的接電話,打電話。
  給大哥打完電話之后,陸景下一個電話打給了妻子衛婉儀。衛婉儀幽怨的輕聲道:“陸景,你要是出事了讓我怎么辦?下次別去那些危險的地方了。不然,我…”
  這番大有情意的話讓陸景呆住了。這是結婚以來衛婉儀說的情意最為深重的一句話。
  “婉儀,我會的。”陸景聲音有些柔的說道。說了一會話,陸景輕嘆一口氣,給關寧打了電話。又給秋蘭她們幾個打了電話后,陸景才按照何晨給的名單開始一一給趙省長、湯副書記等人回電話。
  不時的,董坤城、陳創和等生意伙伴也打來電話。
  一通忙亂的電話打完之后,已經是下午四點。陸景休息了半個小時后才想起來,他昨天約了郁揚見面,他應該已經到了懷遠古鎮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