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24 東段小村

天沉如墨,三輛轎車組成的車隊在在泥濘、坑坑洼洼的縣級公路上艱難的顛簸前行,目光所見俱是一片汪洋澤國。
  打頭的黑色奔馳車內,徐詠碧見陸景不時的動一下腳,笑著道:“誒,陸景,你難受就把鞋子脫了。我不介意。”
  暴雨如注。剛才從二牛家里走到村頭,一行人的衣服全部都打濕,腳下更是濕透。還好她今天穿的是涼鞋,陸景穿著皮鞋就難受了。
  陸景笑了笑,道:“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腳都濕透了味道能到好那里去?他可不想弄的車內烏煙瘴氣。說完,陸景看著徐詠碧清麗俊秀的臉蛋頓了頓,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他現在面對徐詠碧其實也有點尷尬。
  徐詠碧也想起前晚的事情,感覺后面頸脖子上有熱流涌了上來,連忙托著香腮,扭頭看向車窗外。
  她那一晚上的春-夢里陸景留給她的印象極其深刻,甚至夢里彎腰翹臀迎合陸景沖擊的人由小靈變成了她。這時候當著陸景的面想起夢里的場景來,內心里十分羞赫。
  車內的氣氛變的沉默起來。
  紫云山脈綿延起伏,從渝都市綿延至賓州市內。紫云山山脈在文游縣內起伏之后一路向南馬市蔓延。位于賓州境內的紫云山是整個山脈風光的精華所在。
  暴雨之下的紫云山一改往日的優美、寧靜的仙山氣質,變得躁動、狂野。山頂之上有著數十道山洪呼嘯而下,幾經匯聚。猶如五道渾濁的黃龍張牙舞爪的撲下山下。其中一道便是撲下文游縣境內。
  何路遙隨口說的泥石流一語成讖。
  陸景的車隊并沒有進文游縣城,而是從城外十公里處的一座舊橋直接返回懷遠古鎮。安曉燕、曹嘉的車在車隊的最后。正在笑著說話的兩女看到窗外的景象突然臉色一變。
  小河的河面水線已經和舊橋平齊。而遠處一個巨大的黃色浪頭正洶涌而來,仿佛一匹高頭大馬疾馳而至。很明顯。山洪暴發了。看顏色很有可能還是恐怖的泥石流。
  “危險。快,快打電話,通知陸景他們停車。”安曉燕和曹嘉都手忙腳亂的撥電話。
  暴雨中,三輛車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車子相隔著安全的距離。她們這輛車看到遠處的浪頭呼嘯而至,自然來得及停車。前面何路遙的車也緊急停下來。
  但是,陸景的車已經上了橋,騎虎難下。
  “啊…”看著車窗外的徐詠碧嚇的傻了,嘴里發出一個音節腦子就當場當機。遠處迅速撲來的洪流讓她意識到死亡會在下一刻來臨。
  “加速,向前沖。”陸景反應過來。扶著前排的車椅大吼。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向后退,奔馳后退的速度能有多快?只有向前,向前沖還有一線生機。否則,坐在車里掉入河水中只能是溺亡的結局。
  趙姿經歷過生死,處理危機的經驗很豐富,不用陸景吩咐已經做出了最正確的應對,腳踩油門轟然加速。奔馳座駕良好的加速性能在一刻展現無遺。
  “轟---”
  “咔嚓---”
  “砰----”
  無與倫比的天威之下,舊橋在威力無比巨大的泥石流之下發出一聲巨大的響聲,繼而被沖斷成兩截。橋面一頭栽到水里。在暴雨中帶起漫天的水花。
  在橋頭緊急剎車的何路遙看著眼前這突變,心里變的涼颼颼的。陸景難道就這樣出事了?
  手機根本就沒有信號,電話撥不出去。安曉燕和曹嘉兩人也嚇得呆住,陸景要是出事了。她們倆絕對好過不了。
  …
  舊橋斷成兩截,奔馳瞬間沖過了橋中間,躲過了掉下河里的命運。幸運的是,也沒有被浪頭的余波打到橋下。奔馳堪堪的停在斷橋的這一側。
  “呼---!”長長的出氣聲在黑色的奔馳內響起。陸景手腳有點酸軟。他敢喝毒酒自殺那是有信念支撐。這樣直面死亡他怎么可能不怕。生活優裕從來就沒有經歷過險境的徐詠碧更是完全嚇傻,明媚清亮的眼眸靈性全無。呆呆愣愣的保持著托著香腮的姿勢。
  趙姿停了車,仍是那副酷酷的表情,輕吐一口氣,“陸少,我們暫時安全了。”
  兩三分鐘后,陸景才回過神,從身上摸煙,手顫抖了幾下,終于點著煙,深深的吸了兩支煙,陸景穩了心神,開始打量此時的處境。
  橋頭的道路被一堆泥土壓住,完全阻隔,根本無法繼續前行。而靠近文游縣城的一側,何路遙的沙漠王子和安曉燕的黑色雅閣孤零零的停著。
  陸景拿出手機看了看,信號全無。很顯然,文游縣這里出大事了,極有可能出現了災情。“趙姿,前面的路走不走的了?”
  趙姿不假思索的道:“陸少,現在正在下暴雨,很多地方都被淹了。沒有車,我們回懷遠古鎮的路程充滿太多不確定性。我們最好在這里等待救援。”
  陸景嘆了口氣,點點頭,認可趙姿的意見。然后扶著徐詠碧的肩頭,喚道:“詠碧,詠碧,沒事了。”這姑娘都嚇傻了。她這輩子大概都還沒有經歷過這么兇險的事情。
  見徐詠碧眼珠子動了動,陸景抱著徐詠碧的肩膀小聲安慰著她。
  好一會,徐詠碧這時才回過神,眼淚不爭氣的涌出來,用力的握住陸景的手,嗚咽道:“真沒事了,陸景?”
  陸景肯定的道:“恩。我們現在是安全的。”
  現在被困在這個橋頭,安不安全還兩說。要是救援能快點抵達自然沒事,但要過個兩三天問題就大了。車上可沒有食物。不過,陸景這時候要安撫徐詠碧的情緒。自然不會說這些。
  徐詠碧心神這才稍定了定,額頭抵在陸景的手臂上。低聲抽泣起來。她實在害怕。
  就在陸景一邊安慰徐詠碧一邊等待救援的時候。安曉燕和曹嘉和何路遙將車并排停在一起商量起來。奔馳的身影在漫天的雨花中重現讓幾人都松了口氣。縣城這里離山區已經很遠。泥石流沿著河道過來,余威畢竟小了許多。只將舊橋沖垮。安曉燕和何路遙商量之后,她們坐車去文游縣城內求救。何路遙則是等在這里,為陸景留一份守望的希望。
  這時,安曉燕幾人都還不知道文游縣城內內澇,汽車根本就無法通行。通信更是全部中斷。
  …
  8月30日,賓州市內降雨量增大,紫云山附近有七八處村鎮受到泥石流的沖擊,人員傷亡多達近百人、經濟損失初步估算依據超過2億。
  楚北省、賓州市里立即組織疏散救援行動。各地的媒體也都第一時間報道了賓州市的災情。全國的目光在極短的時間落在楚北省西南的小市上。
  位于紫云山北麓的懷遠古鎮成為臨時的救災中心。各式車輛、救災人員、物資不斷的進出。
  深夜時分,麗都酒店的大堂內。紛擾不堪。麗都酒店作為懷遠古鎮的標志性建筑成為救災中心的指揮部。此時,何晨看著大堂一側的窗邊看著仿佛天露了窟窿般落下的暴雨,憂心忡忡。
  秘書魏元緯快步走過來,道:“何書記,省里新-華社分社的記者到了。”
  何晨疲倦的擺擺手,聲音嘶啞的道:“讓錢市長接受采訪吧,我就不過去了。”
  魏元緯點點頭,走到一邊去協調。他能理解何書記的心情。此刻,何書記不僅僅是賓州市的市委書記。還是一個失去兒子的父親。
  今天上午,陸景、何路遙、安曉燕一行前往紫云山-東段之后杳無音訊,至今仍然沒有返回。而根據衛星拍攝的情況來看,紫云山-東段登山入口的村落全部遭受到了泥石流的侵襲。生者寥寥。
  麗都酒店大堂的一角,丁靈默默的守候著等待最新的消息。時間的每一秒對她來說都是煎熬。陸景失蹤的消息已經傳開。她美麗的大眼睛已經哭得紅腫。
  如果知道陸景會失蹤、生還的希望渺茫,她寧可她今天上午沒在別墅里休息。陪著陸景一起去紫云山,一起失蹤。一起死亡,那也勝過此時她心碎的痛苦。
  “丁靈姐…。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江州來的新-華社記者人群中謝清歌看到丁靈形容枯槁的坐在大堂角落里,連忙走過來和丁靈打招呼。
  丁靈使勁的咬著嘴唇,努力不讓她自己哭出來,“歌兒…,陸景去紫云山碰到泥石流…”
  “砰--”謝清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手里拿著的采訪筆記本掉在地上,整個人搖搖欲墜的晃動,嘴里呢喃道:“哥…”
  丁靈手里拿著的手機響起來。陸景失蹤的消息已經傳開,她的手機每隔幾分鐘就要響一次。懷遠古鎮這里并沒有受災,電力、通信都是正常。
  丁靈木然的接通了手機。
  “丁助理嗎?我是曹嘉…”
  丁靈渾身打了一個機靈,失態的急匆匆問道:“曹嘉,陸景怎么樣了?”
  “陸先生沒事,徐小姐也沒事。我們都沒事。陸先生他們被困在在文游縣外的橋頭啊。我在文游縣里給你打的電話。通知你這個消息。安姐正在向市委領導匯報情況…”
  “啊…”丁靈根本沒聽清楚曹嘉后面說的是什么,喜極而泣,大顆的淚珠滾滾而落。
  謝清歌知道陸景沒事的消息后,也從那種天暈地旋的狀況中好轉過來,扶著丁靈的肩膀使勁的說道:“太好了,太好了。”短時間內,情緒如此的大起大落,她的舊疾都差點犯了。
  “好,太好了。”大廳里傳來何晨壓制不住的喜悅聲音,聲音大的異乎尋常,而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大聲的喊道:“小魏,給我搞碗泡面來。”
  從下午到現在,他還沒有吃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