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23 遠秋園別墅

前段時間瑞豐旅游沒有拿下紫云山東段的項目,胡文洸愁,現在拿下紫云山東段的項目,胡文洸還是愁:海益旅游和紫云山東段的幾個村子的村民簽了動遷協議,但是有些條件瑞豐旅游無法答應。
  因為瑞豐旅游的規劃和海益旅游的規劃完全不同。比如:有的村子是不在動遷范圍內,有的村子是那里不是規劃的商業區等等。諸如之類的問題讓他頭大不已。
  遠秋園1號別墅明亮的客廳里,聽著胡文洸叫苦,6景笑著道:“這我就不管你們了。有困難你們自己解決。我后天31號就要回江州。”
  拿下紫云山東段的旅游項目,他來賓州的目的就已經實現了8o%。條件創造了,剩下就要看何晨自己怎么努力了。
  胡文洸對著同來的汪祺廣苦笑一聲,無奈的揉揉眉心。汪祺廣也是苦笑。他負責談判工作。看來接下一段時間,他得泡在賓州了。
  苗才英則是笑著匯報道:“景少,我們這邊談的基本差不多。客南區很配合。分管國企的齊市長也打了招呼,賓州市內的汽車配件廠也認可我們的方案…”
  聽了一會,6景喝了口香濃的咖啡,道:“你這一部分進展的比較順利。很不錯。你和郁揚聯系下,看他明天有時間到賓州來一趟沒有?”
  賓州市的汽車配件產業他是寄予厚望。3oo億的產值未必就是吹牛皮。因為,他希望和郁揚好好談一談。他后天返回江州也會路過襄水。但是那片刻時間無法把事情談透徹。
  其實,很多商業模式看起來都相似。但其中中的細節微妙之處,不是真正在這個行業里打拼過幾年的人根本就無法知道其中的奧妙。比如:景華手機整天在廣告里宣傳它的性能、賣點,但是景華真正讓用戶選擇的“易用性”,“穩定性”等等品質,基本都是秘而不宣,讓競爭對手無從捉摸。只以為是景華的廣告做得好。
  苗才英道:“好的,景少,我一會給郁總打電話。”
  6景笑著點點頭。
  這時。貌美高挑的女管家帶著安曉燕、曹嘉進來。
  安曉燕穿著一件黑色的套裙,鳳眼笑起來媚媚的。套裙緊緊兜的"qiaotun"曲線柔美。一扭一扭的如同風中荷葉。三十歲的少-婦風情十足,艷麗性-感。
  曹嘉挽著馬尾辮、一襲青色飄逸的連衣裙,曲線玲瓏,容顏嬌美精致。
  “安主任,曹小姐。”6景微笑著站起來和兩人握手,“又要麻煩你們了。”
  安曉燕嬌笑道:“6先生。你客氣了。這是我們的工作嘛!”
  6景介紹了安曉燕、曹嘉和幾人認識。寒暄幾句后,眾人紛紛落落。
  曹嘉清幽的對6景笑了笑,打量了奢華明麗的客廳一圈,問道:“6先生,徐小姐呢?她還在作畫嗎?”在樂晚峰上幾天,她和徐詠碧關系處的還不錯。
  6景表情有點古怪。道:“詠碧還在休息。等午飯時你就能見到她。”
  有安曉燕和曹嘉在場,幾人也就沒說工作上的事情,笑著聊起賓州市的趣聞。到吃午飯的時間,6景去二樓里看了看還在高臥未起的丁靈,又去徐詠碧房間門口問她要不要一起去麗都酒店吃飯。兩個人都說不去。待會讓廚師單獨的在別墅里做一餐。
  6景下樓來。對胡文洸、汪祺廣、苗才英笑道:“今天就到這兒吧,我們現在一起去麗都酒店準備吃午飯。何路遙那里已經準備好了。”
  何路遙沒住在他的別墅里。而是住在麗都酒店中。
  聽到庭院里的汽車響聲。徐詠碧滿臉嬌紅的從房間里出來,手里拿著換下來的內-褲去了衛生間。
  精美的墨色大理石洗漱臺前,徐詠碧看著明亮清晰的圓形鏡子中她嬌艷緋紅的臉蛋,心里忍不住啐了6景一口。衛生間里大概早上被6景收拾過。昨天晚上這里可是凌亂的很,衣服丟了一地。小靈的白色繡花胸-罩就給6景掛在這鏡子前造型精致的水龍頭上。
  “6景,你混蛋透頂。害的我一晚上沒睡好。”徐詠碧好笑的罵了一句,開始清洗她的貼身衣物。腦子里那香-艷的畫面揮之不去。
  這次可比她上次看到6景和紫琪在辦公室里親-熱尺度還要大。昨天晚上小靈扶在這洗漱臺上。她進來第一眼就看到鏡子里,小靈豐-盈的白-乳在6景手中變幻著各種形狀。嚇得她尖叫的跑回房間。
  她做了一夜的春-夢,現在都不好意思和6景照面。
  …
  …
  各家麗都酒店的風格基本一致,這可以給旅客在陌生的環境中有熟悉的感覺。
  6景幾人從麗都酒店的旋轉大門進入一樓的大廳,正要去電梯口乘坐電梯,正好碰到從一樓水吧里出來的高修平一行五人。
  高修平微笑著和6景握手,客氣了幾句后,說道:“6景,上次我讓小蘭和你們聯系,他們說你很忙。這幾天有時間嗎?我們談談。”
  6景就笑了笑。這個談談和上次在賓江酒店里,和昨天的電話里的意味,可就都完全不同了。
  6景道:“高總,下次吧。我請公司的員工吃午飯。”說著,伸手沖胡文洸、曹嘉等人示意了一下。他并不想和高修平多接觸。
  高修平就點了點頭,“恩,那下次吧。”和隨行的人員進了電,在電梯門關上的那一霎那,高修平的臉黑了下來。
  在失去紫云山東段項目的開權之后,他想要拿下紫云山西段的開權。他來賓州一趟,總要做點業績。否則對他在公司的威信是個打擊。
  畢竟,6景提出的修建從渝都市到賓州市的高公路方案頗有價值。這個方案。安曉燕早就給錢高明匯報過,他自然也知道。
  但是,他昨天返回市區和錢市長談了一次。結果不是很好。錢市長現在威望有所下降,他暫時不想輕舉妄動。
  高修平自然沒有辦法強迫錢市長。今天“巧遇”6景是他精心策劃的一幕。如果能征得6景的同意,自然一切引刃而解。不想6景卻是這個態度。
  這讓他氣得火冒三丈,偏偏又泄不出來。
  …
  …
  6景第二天和徐詠碧、何路遙、安曉燕、曹嘉幾人開車去了紫云山東段。既然,向劉委開了口,要求人招待他。6景自然要做做樣子。
  郁揚昨天已經回了電話,他今天中午能到賓州。6景只是打算做做樣子,準備在中午之前返回懷遠古鎮。
  但是,下雨之后,縣級公路的泥濘程度遠過6景的想象。本來從懷遠古鎮出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就能抵達紫云山東段的一個登山口,結果6景幾人九點鐘從懷遠古鎮出,抵達時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四十。
  “6先生。這個樣子看情況是沒法登山了。附近有村子我們進去吃了午飯再回去吧?我知道這里一戶人家農家菜燒的地道、干凈。”上午出時還是小雨淅瀝,到這時已經是中雨了。曹嘉給6景打來電話建議道。
  6景想了想,就笑道:“行,我聽你安排。”
  曹嘉介紹的地方距離紫云山東段的登山口不遠,二千米開外叫做大王莊的村子。眾人將車停在不大的村子口,不時的有衣著簡樸的村民探頭從家里看著這一行打傘的男女。
  吃飯的那戶人家主人叫二牛。容貌普通,粗手大腳的憨厚漢子,穿著陳舊但是干凈整齊的襯衫西褲,咧嘴招呼眾人進堂屋坐下,道:“曹主任。今天還是老樣子的菜式。”
  曹嘉俏臉微紅,道:“是的。二牛。我說了我不是主任。”
  二牛憨厚的笑了笑,去后面廚房。
  曹嘉無奈的向6景解釋道:“6先生,這個,他亂喊的,你別介意啊。我可不是狐假虎威。”
  6景笑著點頭,“這規矩我知道。上面下來,稱呼上要升一級,沒叫你處長就不錯了。”
  眾人都笑。曹嘉不好意思的笑起來。
  徐詠碧四處打量簡樸寬大的民房,微笑道:“曹嘉,你對這一帶很熟?”
  曹嘉笑著點點頭,不好說什么。
  安曉燕笑道:“徐小姐,曹嘉是我們賓州市的大才女。一般市里作協有活動她都要出面招待。經常是登山吟詩、寫文章之類的,她來得多了,自然熟悉的很。”
  “哦---”徐詠碧恍然,笑道:“那你一會給介紹下附近的好景點,我遠遠的拍幾照片,看看能不能入畫。”
  她本來今天不打算跟著6景出來的。但是小靈又在臥室里補覺,她只能打著畫畫的心思出來了。雨中的山景卻是讓她有些收獲。聽到曹嘉對這里的景色也熟悉,連忙高興的想請她多介紹幾個地方。
  6景笑著搖搖頭,搞藝術的和文學女青年果然有共同語言。
  在堂屋里吃過一頓地道、美味的農家飯后,外面的雨已經下成了白茫茫的暴雨。
  6景和二牛的父親,一名精神頭不錯、白蒼蒼的老爺子聊著文游縣的風土風情、歷史典故,順便問問對他動遷的想法。胡文洸說的困難,他雖然不管,但心里還是有數的。
  老爺子抽著6景遞給他的中華煙,瞇著眼睛,看著堂屋外的傾盆大雨,吐著煙圈悠悠的道:“搬家?小伙子,故土難離啊!就算只有在本縣,誰知道會是什么樣的狀況?”
  6景笑著點了點頭。
  “駕,駕,駕…”二牛五歲的兒子騎著板凳當馬,哐哐當當的一個人在寬敞的堂屋內仿佛是脫了韁的小野馬,一個人玩的痛快。
  何路遙百無聊賴的抽著煙,問道:“安主任,這山腳下,不會碰到什么山體滑坡,泥石流之類的吧?”
  安曉燕笑盈盈的道:“何少,這我那知道啊。”
  正和徐詠碧聊得投機的曹嘉聽了卻是臉色變了變,想起一件事來,去后面和二牛聊了幾句結了帳,走到6景身邊,建議道:“6先生,我們還是冒雨回懷遠古鎮了。這里不太安全。”
  6景沉吟了片刻,對老大爺道,“老爺子,這暴雨挺危險的。你們要不要去縣里避一避。我們車子可以多載幾個人,順路。”
  老大爺干癟的臉上露出個笑容,道:“我知道,你說的什么事。去年嘛,隔壁村子東邊被淹了大半邊。只是,哪有下雨天不在自家屋子里呆反而往外面跑的道理,我們這里很多年都沒事。”
  6景笑了笑,好像也是。幾句猜測的話就讓人在雨天離開家里去外面太離譜,站起來和主人道別。
  一行人冒雨打著傘去停在村頭的車里,動汽車,返回懷遠古鎮。